第六十六章 逼供

    ——叮!系统提示:您学会了‘力量真正的使用方法’。此法将覆盖任何等阶的功法。

    长天打开了自己的属性面板。

    发现自己多出一个功法栏来。

    上面标注着‘力量真正的使用方法’九个字。

    一看之下说明则很简洁。

    “获得力量真正的使用方法,获得顶级特性‘不费吹灰之力’,每10级四项属性额外加1点,此属性不受限制。”

    ——不费吹灰之力:使用力量真正的精髓就是,完全不用力。您的武力属性的所有加成结算后,额外降低70%。

    看清楚说明表达的意思之后长天叹了口气道:“我这个武将职业应该是废掉了吧?”

    ————————-

    “李老。”

    “主公,唤老朽何事?”

    “长兴村,升级乡镇了没?”

    “回主公,已然升级完成。”

    “那就开始建造文心阁吧。”

    “诺!”

    李林从长天的手里接过了文心阁图纸后就开始着手实施文心阁的建造了。

    一共要花费十天的时间才能将之建成。

    李然的伤势也需要花费十几天才能康复。

    小廖化跟着孙大力在刻苦的操练,每天司晨一打鸣训练就准时开始,而且天天不辍。照着样子下去,祖逖(ti四声)闻鸡起舞要变成廖化闻鸡起舞了。

    就在长天准备去其他村子看看的时候,他眼前突然一黑,一阵眩晕感袭来,然后是一阵强烈的头痛。

    在现实中他的游戏头盔,被人用外力粗暴的直接扯了下来。

    “起来!”

    长天因为刺眼来未来得及适应头盔外的光线,闭着眼睛就直接被人拖下床,然后按到在地上。

    “你因为涉嫌盗窃大额现金被捕了。”

    这时李姐的大声喊了起来。

    “诶,你们怎么随便抓人?你们怎么能直接拽掉头盔,伤了脑子怎么办。”

    “我们行事都有依据,请你不要妨碍执法。”一个冷冽的声音说道。

    长天到现在还没能睁开眼睛,脑袋也传来着阵痛,这是头盔被强行扯掉的后遗症。

    他的双手被人反绑在后背铐上了手铐,然后又被人扯住了衣服的后领子,拉了起来。

    长天的眩晕还在继续,他现在连正常站立都很困难。

    “站好了。”

    “啪”对方一个耳光用力的甩在长天脸上。

    然后又是一杯冷水直接泼在长天头上。

    “诶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是强盗么?”

    “如果你在多说一个字,我就认为你在妨碍公务。”一人用手指指着李姐,沉声说道。

    “李姐,我没什么事。没关系,你回去吧。”长天勉强的睁开了眼睛,看了李姐一眼。

    “赵长天你因为盗窃罪被捕了。”

    长天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年轻人。

    “你们的证件呢?”长天问道

    “哼,脸上这么长的刀疤,一看就不是好人。”站在长天面前的那人嘲笑道。

    “是谁给你们的权利,非法闯入民居的?”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没力气。

    “艹,你一个贼偷还想要什么权利?还不快走!”

    那人说完粗暴的拽着长天就出了屋子。

    剩下的那一个,则暂时留在了屋子中,他准备搜查一下长天的屋子。

    然而正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李姐的丈夫杨哥正好赶了过来说道。

    “大院都是有监控的。如果你要搜查这间屋子,那么首先请出示你的搜查证,然后作为屋主,我有权利在一边监督。”

    那人听到后一脸不快,搜查证他还真没有,这点小事谁还专门申请个搜查证。

    冷冷的看了杨哥几眼后那人直接走了出去。

    “这下怎么办?小赵被抓走了。”李姐着急的对自己的丈夫说道。

    “你不是有小赵女朋友的电话么?打个电话给那姑娘,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不行我就直接先帮小赵找个律师,免得在里面吃了亏。”

    “哦,对对。我差点忘了,我马上来打。”

    “心语姑娘,不好了。小赵让警察给抓走了。就在刚才,说是他偷了钱。小赵的性子,我们都知道,这根本不可能的事儿,你看这怎么办。哦,好好,那你赶快。”

    “心语姑娘说她来想办法。”

    长天来到警察局后,直接被拖拽到了审讯室。

    他被反铐在一张椅子上,一盏光线强烈的台灯正对着他的脸,发出极其刺眼的亮光。

    “说吧,为什么偷钱。”一人因为光线无法看清面目的人坐在了长天的对面。

    “你们到现在也没出示过一次证件。”长天说道。

    “砰”对面的人用力的拍着桌子。

    “我在问你问题,你老实交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长天说。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为什么偷钱?”

    长天闭上了眼睛,说:“只有法庭才能给人定罪。”

    “行,你厉害,不说是吧。”那人说着还对长天伸了伸大拇指。

    只见他起身,然后抽出了腰间的棍子。

    慢慢的走到长天的身边,然后在长天的身边来回的转,他走的不快,但是鞋子的声音不小,显然是想藉此给长天带去无形的压力。

    然而长天不为所动,仍然闭着眼睛坐着,他的脑袋到现在还是晕的。

    那人见无法给长天压力立刻恼了,抓起棍子对着长天的腋下就用力捅去。

    这一下很重,也很痛。

    长天的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还挺能耐,看来这下还不够。”刚说完又再次对长天的腋下捅去。

    长天闷哼了一声,咬紧了牙关,抬头撇了那人一眼,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哟呵,今儿碰到个好汉啊,行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又是一段时间之后,那人已经有些累了,长天的脚底、腋下、胸口,后背,等部位都不止一次的受到了攻击。

    还好这些手段只是痛,对方并不敢真正的往死里整,所以长天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

    “你特么还不说是吧,我让你硬气。”

    “小子,还没结婚吧,找女朋友了没?”

    “干过女人没?还想干不还想生孩子不?”

    对方刚说完,警棍又捅了过来,不过这次的目标是长天两腿之间的要害。

    长天顿时挣扎了想要躲开。

    “哟,怕了?”那人捅到一半停了下来。

    “怕就说呗,为什么偷钱?怎么偷得?偷了多少次?有没有干过别的?我看你浑浑噩噩的是不是吸过毒?”一连串的问题就喷了过来。

    长天还是没说话。

    “艹,我让你硬气。”

    说完棍子就捅了过去,这次是来真的了,虽然用的力道控制过,但是还是能痛死人。

    长天怒目圆睁,额头青筋暴起,他躲不开了。

    然而这下攻击并没有碰到自己的身上,他发现那棍子里自己身体大概还有半厘米的样子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

    “嗯?你小子裤裆里还藏什么了?”

    “住手!!!”

    此时的门外冲进来一个身穿深色西装,带着金丝边眼睛的年轻人,正对着那人大喝。

    “我是律师,这位赵长天先生是我的委托人,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我和我的委托人会保留起诉你的权利。”

    年轻人推了推带有隐秘摄像头的金丝边眼镜,调整好角度对着那人。

    “不出示证件,暴力执法,私刑逼供,意图诬陷,官司打完我就会起诉他。”长天缓缓的说道。

    “怎么,你还想威胁我?”那人一瞪眼。

    “我的委托人只是在阐述自己的委托,你这样的用词,是代表你所属的部门企图逃避责任,还是你自己想要用恶意诽谤来逃脱制裁。”

    那人冷冷的看了律师一眼就走出了审讯室。

    “赵先生你好,我叫林晨,是李心语女士委托我过来的,你稍等我一会,我办好手续就带你离开。至于刚才你所受到的私刑,就我刚才录到的那些就足够对方坐牢了,你大可以放心。”年轻人对着长天说道。

    长天对他点了点头,此时长天的心思并不在这些上面。

    他回忆着刚才的那一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