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庭审

    “反对!控方的说法毫无事实根据,请控方立刻停止这种企图诱导在座各位意见的不当言辞。”

    “反对有效。”

    关于长天的庭审正在激烈的展开着。

    长天所生活的地方,庭审的是按照控辩双方不断得举证来进行的讨论的。也就是所谓的‘当事人主义’而非‘质询主义’。不过又不是真正的‘当事人主义’,而是更倾向于‘当事人主义’的一种综合其他庭审方式优点的,新型庭审方法。

    也就是由当事人或者代理人进行现场的辩论,各自不断提出有力证据压过对方,或者挖空心思的寻找对方的弱点进行攻击,最重要的是法官是可以直接介入其中的。并且最终由法官或者陪审通过双方的证词来进行有罪或者无罪的判断。

    长天并不关心场上的激烈辩论,他一门心思的看着手中的一支圆珠笔。

    这是支很普通的圆珠笔,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吸引了长天。

    不过如果有人一直很仔细的观察那支圆珠笔的话就会吃惊了,因为圆珠笔竟然在自己转动。

    圆珠笔很快就被旋开,分成两截,那两截笔杆被分开后,中间的笔芯竟然就这么悬浮停在空中。

    长天颇有兴趣的看着圆珠笔,他并没有其他任何动作,只是用自己的手挡住了别人的视线。

    随后被分成三份的圆珠笔,又凭空套在了一起还原成之前的样子。

    这一切正是长天操作的,从那天起长天就不断的回想着那一幕,很快他就发现了自己可以凭空移动物体的这个事实。

    他很惊讶,长天确实被惊到了,从十二岁过后到现在二十四岁他就没有这么吃惊过。

    ‘我特么有超能力了?’长天的心中有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随后这段时间长天一直在试图熟练的使用这种能力。

    到现在长天的力量,已经可以精细到旋开塑料圆珠笔而不损害它的程度了。

    “砰”法官手里的锤子与桌面接触发出的巨响,把长天的心思拉了回来。

    那支圆珠笔也应声碎成了数百片。

    “请被告方赵长天上前接受询问。”

    林晨对长天点头示意,随后他看到那粉身碎骨的圆珠笔,顿时皱了皱眉,他觉得李总裁的男友心性太差了,对着一支圆珠笔发泄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长天大方的走到质询台前,笔直的站在那里然后看向了法官。

    “请控方询问。”

    一位检查员站起了走到长天面前开始问。

    “赵长天先生,你是否在今年x月xx日晚也就是那五万现金被偷的那天到过s市广播电视台。”

    “是的。”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我在那里上夜班。”

    “你是否每天都在那里上夜班?”

    “是的。”

    “请问你现在是否还在那里上班?”

    “没有。”

    “为什么没有继续上班?”

    “离职了。”

    “请问你是主动离职的还是被辞退的?”

    “反对!!”律师林晨立刻站起来抗议道。

    “法官大人,该问题与本案没有任何必然联系,控方又在试图诱导陪审员的思考。”林晨说道。

    那名检查员也对法官说道。

    “法官大人控方认为这个问题关乎这位赵长天先生的一贯行为品质,与本案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反对无效。请被告方回答这个问题。”

    “我应该是被辞退的吧。”长天说道。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是被辞退的还是不是?”

    “是。”

    “请问你为什么被辞退呢?是否是因为偷了那5万块现金呢”检查员继续问道。

    “反对!强烈反对!!这是毫无根据的妄加揣测。”

    “反对有效,刚才的问题陪审员无需考虑在内。”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检查员对法官席鞠了一躬然后回到了位置上。

    “现在请辩方提问。”

    林晨随即上了台,也对法官席鞠了一躬,然后开始问长天。

    “赵长天先生,请问你脸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

    “反对!辩方的问题,毫无意义。”检查员所属的控方开始反对。

    “法官大人,正如这位检查员之前所说的,这位赵长天先生一贯的行为品质,与本案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我这个问题正是与此有关。”

    “反对无效。请被告回答。”

    长天眨了眨眼说道:“应该算是见义勇为吧。”

    “请具体的说明。”

    “9年前的事情,我读书放学时,看到有歹徒正用刀威逼我同校的一个女生想侵犯她,我于是上前阻止了那歹徒,这疤痕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请问赵长天先生,您说的这些有证据么”

    “有的,有市里面颁发的见义勇为奖章和奖状。”

    随后林晨将那份奖章递呈到了法官的面前。

    接着林晨再次问道:“长天先生请问你有女朋友么?”

    “反对!!这与本案根本毫无联系!!”

    “法官大人,这个问题涉及这桩毫无根据的偷窃案的动机,请让我的委托人回答这个问题。”

    “反对无效。”

    长天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林晨,说实话他不想把李心语牵扯进来,不过随后他看向了正在听审席上,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李心语后,只能无奈的承认了,否认的话显然会让这傻妞伤心,这妞之前听到疤痕的那个问题时眼光就已经痴了。

    “是的,有。”

    “请问能把她的名字告诉我们么?”

    “李心语。”

    长天话一出口,台下的李心语,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双眼弥漫着雾气,满脸幸福的样子,瞅这情形要不是在法庭,估计这妞就能直扑上来。

    “请问是天语科技的总裁李心语么?”

    “是。”

    “法官大人,诸位陪审员,我的委托人,作为一个见义勇为奖章的获得者,作为拥有一家资产数千万的而且还在快速的持续不断的增值的一位极其漂亮的女士的爱侣,他本人显然没有任何的为了去偷窃那区区的5万块钱而冒着会让自己的女友感到不快的可能,也没有这种必要,这种猜测是丝毫站不住脚的。”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林晨对法官席鞠躬后退了下去。

    这时那名检查员又站了起来。

    “法官大人,鉴于辩方引入了代表新的一方证人证言的问题,控方也有问题想继续询问被告。”

    “准许提问。”

    于是那名检查员走到了长天的面前。

    “见义勇为是很值得人们尊敬的事,但是无法否认的是见义勇为本身也带着极大的风险,我想请问赵长天先生,您因为这次见义勇为所受的伤害是否只有脸上这一处?”

    “不是,身上还有几道。”

    “请问是几道?”

    “七道,长短不一。”

    “是否能请你脱下衣服让我看看您的伤痕呢?”

    “反对!这是在侮辱我的委托人。”林晨反对道。

    “反对有效,被告无需对此作出回应。”法官说道。

    “我为我的问题抱歉,不过您既然受了这么大的伤害,那么是否会因此而产生相应程度的心理扭曲呢?比如暴力倾向?又比如偷窃?”

    “强烈反对!这是对我委托人的严重的诋毁和极端恶意的揣测。”

    “反对有效,请控方注意你的言辞。”

    “好吧,我再次为此真诚的道歉,不过还请你回答我,你所说的那位歹徒后来怎么样了。”

    “死了。”

    “是否是在和你的搏斗中你杀死了对方?”

    “是的。”长天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请问你是怎么杀死那个歹徒的?”

    “反对!控方试图恶意抹黑我的委托人。”

    “反对有效。”

    “好吧我换个问题,请问您是否是用您的铅笔,狠狠的穿透了对方的左眼扎进了他的大脑,然后彻底的杀死了对方?”

    “反对!控方正在严重侵害我委托人的名誉和权益。”林晨的抗议极其的激烈。

    “反对有效!控方如果继续忽视法官的存在,我将判你藐视法庭。”

    “最后一个问题。”那检查员说道。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检查员对着四周说着。

    “我想请问被告,你口中的那位被侵犯了的女生是不是正是你的女友李心语女士?”

    检查员说完满脸微笑直视着长天。

    此前一直毫无表情的长天,听到此话的瞬间,双眼射出了噬人的光芒,狠狠地钉在了那名检查员的脸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