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视频证据

    “反对!此问题与本案毫无关系。”

    “法官大人,恰恰相反,这个问题正是对辩方之前无动机辩论的可信性的质疑。”

    “反对无效,请被告回答。”

    长天的双目充满了血丝,他用极度危险的眼神看着眼前的混蛋。

    “她不是被侵犯了,歹徒只是想侵犯,她没有被侵犯,你这个杂种。”

    长天说的很慢,但谁都能听出他字里行间喷薄欲出的怒火。

    “被告请注意你的措辞。”法官无奈的敲了敲锤子。

    “我只要你回答是或不是。”检查员面对长天那可以杀人的眼神毫无所觉,仍然一脸微笑的看着长天。

    这时听审席上的李心语心痛的看着被逼到边缘就快爆发的长天,她用力擦干了眼泪,站起来喊道:“是的!我就是那个女生!你这个混蛋!你满意了吗!!!”

    “砰砰砰”

    “法庭上不得喧哗,女士如果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么请你离开法庭。”法官对着李心语说道。

    李心语捂着自己的嘴,低着头坐回了座位上。

    那名检查员无视了长天那仿佛要吃人的神色,对着周围说道。

    “各位,想必已经能够察觉到,这位李心语女士,对于被告赵长天先生的感情,可谓爱到了极点。甚至愿意为了这位一同经历过生死的爱侣在法庭上咆哮。通过这点我们可以想像得到,即便这位被告作出了一些,不是那么太严重的,某些侵犯了法律的事情,比如偷了5万快钱。想必这位李心语女士并不会因此动摇其对被告的爱意。因此辩方之前用可能的感情危机来排除动机的理论,是不可靠的。”

    “而且我们有证据表明,这位被告赵长天先生,从十二岁开始每个月都会出去打工,他每月的一切花销和收入从来不曾超出过1000元。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其大学毕业,事实上在被告参加工作之后,他的消费记录也仍然保持在极低的数字。”

    “所以,我们可以从中猜测出,在被告赵长天先生的眼里,金钱对其的吸引力有多么的大。”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检查员说完后,恭敬的鞠了个躬退回了自己的坐席。

    “现在暂时休庭,下午两点继续开庭。”法官敲了下锤子后说道。

    ——————

    “天子。”

    在休息室里,李心语把头埋在了长天的怀里,长天则爱惜的拥着李心语。

    “我不会有事的,别哭了。结束后我会去狠狠地抽那混蛋一顿。”

    李心语摇了摇头。

    “不要去,理这种人干什么。”

    “你为什么不让我把那些证据拿出来?你给我公司设计的那些产品收益早就超过了千万,你根本没有偷钱的理由,以你的计算机水平在哪里都是超一流的,还少这5万么。”

    李心语忿忿不平的说道。

    “让你受委屈了,是我不好。原因以后我会告诉你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行。”长天搂着李心语慢慢的说道。

    “嗯,我没事,那你就以后告诉我吧。”李心语用长天的胸口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继续把头埋着不想出来。

    “咳、、准备开庭吧。”林晨进来看到两人搂在一起,有些尴尬,却又不得不出声打断。

    “砰砰砰”

    三下敲击声过后法庭安静了下来,大家把视线转向了法官。

    “双方还有需要递呈的证据么?如果没有将开始宣判。”

    法官对着控辩双方说道。

    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其实还是长天占更大的优势,他的见义勇为奖章发挥了最大程度的作用。即便那位检查员将整个见义勇为的过程描述的十分血腥也没多大意义。对众多的陪审员来说见义勇为那就是见义勇为,更主要的是死得是个意图侵犯未成年女生的渣滓,在绝大部分人心里这种货色死了只会让人拍手称快,谁管他怎么死的。

    “法官大人,我有新的证人要传唤。”检查员站起身来说道。

    “准许。”

    很快一个身穿淡黄色休闲服和长天差不多高的胖子走上了法庭,这人正是s市广播电台的王主任。

    不过长天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仍然在专注看着一支新的圆珠笔。

    王主任站到了证言台前,整了整衣领还不忘捋一下梳得锃亮的假发。

    “你好,请问你的职业是?”检查员开始询问王主任。

    “我是s市广播电台的办公室主任。”

    “请问您当上这个职位多少时间了?”

    “十二年了。”

    “请问你在这个职位上犯过什么重大错误么?”

    “没,这怎么可能,犯大错怎么还能安稳坐到现在。”王主任反问道,还一脸理所当然。

    “请问你认识本案的被告么?”

    “当然认识。”

    “那么被告在您的印象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人干活极其不专心丢三落四,我们那儿的工作经常被他弄的是一团糟。已经被我骂了多少次了还是一样。像十几年前我也是整天外面跑,一会这个现场一会那个现场,整天忙的要死,知道工作虽然都不容易,但大部分只要努力就没问题了。可惜啊整个电视台就只有他和另外几个小子一点也不肯吃苦,他这一走啊,我还真有些庆幸。”王主任的语速很快,说起话来十分流利,仿佛是已经说过多次了一样。

    “您对电台被偷的五万块现金,有什么看法。”

    “那五万块不就这小子偷的么?还有什么好问的,直接把他判了不就完了?”

    “反对!这是无端的臆测。”

    “反对有效,证人请注意你的言辞。”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再说了看他那脸上的凶相就知道不是好人。”王主任无所谓的说道。

    “证人注意你的言辞!你这是在对一个获得过见义勇为奖章的市民进行恶意的抨击!若是不收回你的言论,我将会把你逐出法庭。”法官直接说道,连林晨的反对都省了。

    “好吧,我收回,我收回。我们老总带着证据马上就要到了,到底是谁偷得一看就知道了。”王主任缩了缩脖子。

    “这是视频证据,铁一般的真实,这是我们老总中午从美国回来后,直接从监视器中提取出来的。”说道这里王主任底气十足,说完还不忘朝长天那里,得意的看了看,那眼神根本就是再说‘小子你等着死吧’。

    法官没理会他而是对检查员说道。

    “控方还有证据要提交么?”

    “有的,是最新的证据,现在已经在法庭外了,我也是刚得到消息。”检查员立刻说道。

    “如果出示的证据或证词还是像这样无端的揣测,本法庭将直接宣判。”法官说道,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再是像这胖子这样的证词,那就会直接判你们败诉。

    “是真正的能证明犯罪事实的证据。”检查员很有信心的说道。

    此时林晨看了看边上的长天。

    长天注意到了他的眼神,看出来这位有些担心,长天对他点了点头,示意其安心便可。

    很快法庭的大门打开,一位中年男子气场十足的走了进来,然后对检查员点了点头。

    “法官大人,我方的证据已经到了,由于是视频类证据,需要播放设施,请法官大人准许。”

    “可以。”

    那位检查员走到了新来的中年男子边上,然后那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半个小指甲大小的芯片递给他。

    检查员走到法庭中间中间,拿起桌上的一个火柴盒大小的东西,把芯片嵌进去后放回了原位。

    只见他对着自己左手腕上的手表轻轻敲了敲,瞬间一个五平方米面积的虚拟屏幕呈现在法庭的中间,这个虚拟屏幕十分特别,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是正对着屏幕中间,而屏幕里面正是那天晚上那五万现金放置的房间外的情景。

    随着快进,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长天的模样,只见画面里的长天,站在放置现金的房间门前,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之后用钥匙打开了门进入了那间屋子,没过多久又走了出来。

    再接下来进去的人就是早上上班后报警的出纳了,可以看到在警察来之前,那名出纳并没有离开房间走出过摄像的范围。

    也就是说偷出那笔现金的人正是之前画面上的赵长天。

    视频一出整个法庭一片哗然。

    林晨也直直的看着长天的脸。

    “肃静!肃静!”法官不停的敲着手中的锤子,看那架势锤子都快要被敲断了。

    然后整个法庭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长天身上。不过只有李心语一人的眼光是不带任何异样的。就连林晨的目光都有些诡异。

    “辩方对此有话要说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