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情况复杂

    吴郡太守府。

    “太守大人,这是娄县长顾雍的书信。”管家模样的人双手捧着一份书信,对堂上坐着的一名中年人说道。

    那名中年人正是吴郡太守盛宪盛孝章

    “哦?咳、咳、元叹的书信,拿来我看。”盛宪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

    盛宪打开了那封书信,没多久就看的怒气腾升。

    “吾素闻使君,以仁孝治郡,万民无不景仰,雍亦深感敬佩。雍自知才疏德薄,今领一县之地,已是捉襟见肘,故每行必以使君为鉴,兢兢业业,从无懈怠,恭惟鞠养,莫敢毁伤。”

    “吾本蒙昧小童,幸得蔡伯喈垂青,伯喈先生不以雍愚鲁,每每传道授业解惑,方令雍开智启蒙,雍有今日,全赖伯喈先生之所赐也。昨日忽闻伯喈先生,竟为乌程严姓所执,身陷囹圄,不见天日。雍闻此信,如肝肠绞断,似利剑穿心。雍虽不才,亦知大丈夫立世,当以孝义为先,今家师遭陷,余岂能苟全,欲尽起家兵,与严贼决死!辞官顿首,泣血百拜。”

    “啪!”

    盛宪狠狠地把信拍到桌子上。

    “混账!严家越来越放肆了。竟敢劫持当朝大儒,他们是想造反不成??”

    “我修书一封,你让人送到严家去,告诉他们不放了蔡伯喈,别怪我盛宪不客气。”

    “诺”

    “太守大人,我有一话不知当将不当讲。”那管家又开口说道。

    “说吧,我听着。”

    “那严家,本就是乌程县豪强,虽行事素来蛮横,对大人也一贯阳奉阴违,但是劫持蔡邕这种事,恐怕还不敢干吧?”

    “那蔡邕之名海内皆知,更是桃李天下,虽被罢职,但那东观汉记说不得以后还得靠他来续。严家怎敢得罪那蔡邕?”

    “再者严家还有人在吴县任职,怎会无故行此盗匪之事,只怕、只怕。。”管家有些吞吞吐吐。

    “只怕什么,说!”盛宪不耐烦道。

    “只怕此番是有人授意啊。”

    “有人授意?你是说?”盛宪说道。

    “是,只怕正是朝中之人所为,蔡邕昔日曾多次上疏陛下,妇人、宦官干政乃天灾**之根源,又弹劾朝中重臣张颢等人贪赃枉法。得罪的人只怕都数不清。”

    “你的意思是这次是那些被他弹劾的人授意的?”

    “若真是那些重臣那还罢了,怕就怕是那些中常侍们授意的啊,此事关于数十年来的党锢之祸,大人万万不可轻忽啊。”管家言辞恳切的说道。

    “哼!党锢!天下士子的耻辱。我又何惧那些阉党。”盛宪怒骂。

    “太守大人,莫要忘记那张俭和曹鸾啊。”

    “那你说怎么办?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太守大人可先罢免那在吴县任职的严家人,然后再发布讣告,就说当代大儒蔡邕,被吴县山贼所执,但是大人绝不可轻易动刀兵。”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还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无能。”

    “大人,您可别忘了,这当今这天下除了我们这些天神住民外还存在着一些其他人啊,那些人别说十常侍了,他们就连皇帝陛下都从不放在心里,向来我行我素。而且这些人只求追名逐利,毫无道义可言。关键的是,他们对我大汉的文人武将,都有种让人惊诧执着。何不利用一下这些人呢?”

    “你说那些异人?”盛宪皱眉问道。

    “正是,那些异人几乎都蠢笨如猪,整日里目中无人,且大逆不道,总说什么开后宫开后宫的,这与造反何异,试问这后宫也是他们这些货色能开的?”

    “说些有用的!”盛宪脸色不虞道。

    “诺。这些异人向来热衷于拉拢我等天神住民,就算是小人身边也时常有人刻意曲意奉承,若是将蔡邕被劫的消息让他们知道,其结果可想而知。”

    “那严家门前异人必然蜂拥而至,严家就从此坐立不安了。那严家不是一直不将太守大人放在眼里么?这此定能让他们灰头土脸,这是其一。再者凭蔡邕的名声,严家是万万不敢加害的,不然灭族之祸转瞬及至,所以蔡邕早晚必会被救或被放,这是第二。这第三么,自然就是大人不必担心党锢之祸及身了。”

    “嗯,这么做倒是不错,只是元叹那边,哎。。”盛宪叹道。

    “大人,以顾元叹之才智,岂能不晓其中关系,必然不会怨恨大人,再者大人这么做也算是帮了他大忙啊,那蔡邕毕竟是罪臣。大人此举可谓仁至义尽了啊。”

    “行,就按你说的办吧。我这就发讣告,你务必让江东六郡悉知此事。去吧。”

    盛宪叹了口气说道。

    “诺,小的这就去办。”管家说完走了出去。

    但是没多久又转了回来。

    “大人,我还有一事要禀告,险些忘却此事。”管家对盛宪说道。

    “还有什么事,快说吧。”盛宪皱了皱眉。

    “昨日小的接到密报,说是前些时日广陵张超,下邳笮融联名上疏的反贼长天,昨晚已到娄县,并且入了娄县县令府。”管家看了看盛宪然后说。

    盛宪一听就怒道。

    “哼!说起此事我就来气。都说这个长天,我是辖下异人,我让人翻遍籍册,全无此人半点消息。简直荒谬。”

    “这些异人,往来频繁,足迹遍布大汉十三州,哪里会有半点乡情。谈何‘辖下之民’,简直荒谬绝伦,谁爱管谁管去。”

    “那大人,这反贼长天,该如何?”

    “哼!什么反贼不反贼?那些异人哪个不是反贼?他张超无非借其兄之名,一沽名钓誉之辈耳,那下邳笮融更是奸险邪恶的无耻之徒,善于溜须拍马实则口蜜腹剑。此二人皆无能之辈,不思安抚民生却来诬我辖下有反贼,理他们作甚。”盛宪大骂道。

    “那长天既然进了顾雍的县令府,他到底是不是反贼,难道顾元叹还看不出来么?”

    “以后这等烂事休来烦我,你去把自己的事办好就行了。”

    娄县县令府。

    客厅之内,长天和一个身穿文士袍的年轻人面对面坐着正在品茶,淡淡烟霞在客厅上空慢慢飘散。

    “元叹先生,你说那盛宪会帮我们么?”长天问道。

    顾雍喝了口茶,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盛宪此人,虽以仁德著称,但颇为迂腐,行事瞻前顾后。我料他必不会起兵助我。”

    长天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别指望他了,还是我们两个提兵去救伯喈先生吧。”

    “好,我们现在就走,你且随我去吴县家中,我必尽起私兵,与你一起救出蔡师。乌程县大多是山路,行马不便,你的那些马只能先暂时放在娄县,我会派人看管,你领麾下精锐随我步行吧。”

    “好。”

    长天有些无语,他还想试试骑兵的威力呢,结果第一次出师就不顺。

    不过他随后想到,反正还要帮白小仙去打那个巨型山寨,留到那时再发挥也行。

    ——叮!系统公告:吴郡太守盛宪发布江东六郡讣告,当代大儒蔡邕,途径乌程县,被当地强梁所劫。希望各路玩家前去救援。

    ——叮!系统提示:警告!您的营救任务对象蔡邕,变成公告任务对象,如果蔡邕被其他人所救,那么您的营救任务将视为失败。

    “我c”长天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粗口咽了回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