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缘由

    乌程县某处坞堡之内。

    “父亲现在怎么办?庄外已经围满了异人了。全是来讨要那蔡邕的。”

    “那些异人暂且不需理会,他们还不敢进这严家堡来强抢,就算敢强抢,堡中军士足可以对付。严虎啊要成大事的人,首先不能遇事慌乱,冷静思考才有成功的机会。”

    一个中年人对着面前那个叫严虎的年轻人教诲道。

    “是的,父亲。孩儿知道了。”

    “你先下去吧,你二叔就快回来了。你二叔这一被罢免,我严家就少了一条财路,我和他商议下,看看以后怎么办。”

    “是”

    没多久大厅外走进来一个人,此人正是那天在吴王墓门口,收取1人1金费用的那名将领。

    “大哥。”严二(就这么叫吧)说道。

    “二弟来了啊,外面情况如何了?”严大(龙套就不取名了)急问。

    “大哥无须担心,那些异人还掀不起风浪,他们敢闹事,我即刻带兵绞杀了他们。”

    “我不担心异人,我担心的是盛宪。”严大皱眉说道。

    “大哥放心,我在盛宪手下当差,深知其为人,遇事畏首畏尾,他既然只是把我罢免了,而非将我扣下,必然不会发兵,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那娄县县令顾元叹。”

    “顾雍,是啊,顾家乃江东豪族,根深蒂固,枝繁叶茂,远非我严家可比。又与蔡邕有师徒之情。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必须要早做准备才是。”严大的眉头更皱了。

    “大哥我还是不了解,为何要将那蔡邕扣下?说起来他和我们无怨无仇,而且此人名声极大,这么做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严二疑惑的问道,言语间还有些抱怨。

    “要不是出了此事,我还在那吴王墓外安稳的收钱呢,那可是日进斗金的买卖啊。”严二说。

    “哎,你有所不知,我是说道这个就来气,哼!要不是我。。。。岂会落到如此两难之地。”严大愤愤不平道。

    “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严二疑惑的问着。

    “你镇守吴王墓外的那段时间为我严家立下了大功,那两月时间咱们严家进账了三万多金。”

    “前些时日我就想,何不用这些金去洛阳疏通关系买个官做,届时就算你这边有什么意外,咱严家也有另一条路可走。”

    严大说着看了看严二,严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

    “于是,我就提了两万金上了洛阳,洛阳买官自然是要去张让府邸拜访。可我到了那里才发现,那府门之外是车水马龙,求见之人不计其数,门外光马车就停了数千辆之多,等闲人根本是进不去的。”

    “就在我垂头丧气准备改日再来的时候,张让府邸突然大开,里面走出一群张府家奴,个个衣着鲜明,颐气指使。而这时大路上走来了一辆马车,这车豪奢至极,那些张府家奴,一见此车,纷纷跪道相迎,众人顿时大惊,不知来人是谁。”

    “等那人从马车上来下,才有人认出对方是那扶风孟佗,那孟佗刚下马车,就被那群张府家奴给迎进了张让府邸,随即大门紧闭不再面客,时过半日那孟佗从张府走出,扬长而去。”

    “我和门外那些等候召见的人,都以为那孟佗与张让定是至交,因此纷纷去拜见那孟佗,送上礼物,希望那孟佗能代为引荐,我自然也不甘落后。”

    “我见到那孟佗后献上了一万金,我当时认为,就冲孟佗与那张让相善,就值这个价。”

    严二听了也点头同意。

    “可谁知数日过去,孟佗那边却音讯全无,我四处一打听才得知那孟佗早已去了凉州当刺史了。”

    “难道是那孟佗骗了大哥?”严二问道。

    “不是他还有谁!我接着就听别人说,那孟佗根本连认都不认识张让,他去张府门前所受那群家奴的一拜,完全是因为之前他散尽了家财,买来的这一拜。这孟佗把张府门外那数千人都给骗了。然后等他收足了我们这些人的钱财,去见了张让,一掷便是巨万,外加一斛珍藏的西域葡萄酒,直接捐了个凉州刺史,随即上任去了。”

    “我当时那个恨啊!”严大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那这孟佗不怕别人怪罪于他?”

    “哼!他怕什么。凉州偏僻路远,再者他本身就是扶风人士,当地豪族,有什么好怕的。”

    “我恨不能寝其皮食其肉,真真是气煞我也。”严大怒骂道。

    (孟佗绝对堪称‘x祖’,装x之祖。所以大家不要以为古人不聪明,千年前就有人比我们玩的溜了。)

    “大哥,那蔡邕又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我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其他什么,倒是受到了张让的召见,我将剩下的一万送上去时,那张让却看都不看,拂袖就走。”

    “就在我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来了一个张府家奴。那人告诉我,这点钱连个县令都买不到,然后又说张侯爷知道我是吴郡人,要交代我一件事,只要我办成了,便让我做个郡守。”

    “你也知道那些中常侍们素来就对蔡邕有怨,张让想让我除掉蔡邕,我当时就摇头反对。那蔡邕乃修史之人,怎么能随便杀戮,如果我严家杀了蔡邕,然后被人得知,只怕立时会死无葬身之地。后来那家奴又说如果囚禁他几年,也能稍稍让张侯解气。”

    “我这才点头答应。本来我还苦于蔡邕不常出家门,就算偶尔外出也会受诸多江东士族照拂,无从下手。幸好前几日不知那蔡邕发了什么神经,说是要出门求学,正好他路过了咱乌程县,我这才有机会把他留住。”

    “我之前一直对外谎称,要师事蔡邕,故此留蔡邕在家中服侍,以掩人耳目。其实我也没亏待他,每日好吃好喝供着,那老家伙也没说要走,因此我们根本就还不算强留他。”

    “可谁知,这才数日,我们扣押蔡邕的消息竟然已经传遍了江东各郡。这叫什么事儿。”

    “那大哥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小弟一定以大哥马首是瞻。”严二沉声说道。

    “这关乎严家未来,放肯定是不能放的。我别的不担心,就担心那顾雍带兵来要人。”

    “大哥我们严家堡里数千精兵,实在不行就打个玉石俱焚,蔡邕在我们手里想必那顾雍必然会投鼠忌器。”

    “不,这是下下之策,撕破脸皮于我们严家毫无益处。我们得另想办法才是。”

    “大哥,你有什么良策么?”

    “我们可以。。。”

    “报!!”

    门外跑来一个严家家奴喊道。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严大对自己的话被打断十分的恼怒。

    “家主,大事不好了,堡外突然来了大批的异人和他们的私兵,二话不说就开始攻打我严家堡。”

    “哼!这些异人真是吃了熊心豹胆。大哥我去看看。”严二说完转身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