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玩家的攻城战

    “所有冒险类玩家不要猛冲。让盾兵护在左右,我们靠盾兵保护,躲避弓箭,减少伤亡。”

    一箭封喉喊道。

    “排列整齐不要太分散!”

    “盾兵在前,枪兵在后。”

    “弓兵别上,弓兵这里没用。”

    数量极多的玩家挤在一起是不会有任何秩序可言的。

    大量的玩家和他们麾下的士兵,乱糟糟的挤在一起。

    发号施令根本没有所谓的统一,完全是自顾自。

    就在这一片嘈杂声中,攻城战开始了。

    有了刚才那一次的前车之鉴,所有人都懂得了保存实力,让盾牌兵护在自己身边,毕竟能不死谁也不想白白的掉级或者损失士兵。

    那些麾下没有盾牌兵的玩家,则远远的缀在后面,只等前面的攻破了城门,再一拥而入。

    玩家的力量从来都是无比强大的,玩家的强大在于人数众多。

    战场上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大片乌合之众。

    至少有几万人的样子。

    严家堡虽然称为城堡,但是它的城门并不大,顶多能并排进两辆马车的样子,也就是差不多并排能走10个人那点宽度。

    以至于大量的玩家涌了上来,把整个严家堡的城门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不少可以够到城门的人二话不说对城门开始了攻击,够不到的人则举着盾牌在看戏,甚至有些还在攻击城墙,或者射击城墙上的敌人,反正没有人愿意散去,都等着城门一破进去抢钱。

    那时候谁还管狗屁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先下手为强,谁下手快就是谁的。

    还有些人甚至在心里估算着这堡垒里的财富到底有多少,如果大型山寨有1000多金的话,那么这看起来和巨型山寨差不多的堡垒,怎么着也得有个上万金吧。

    所以在没有人愿意散开的情况下,如果不把城门攻破的话,这些人是根本没法动弹一步了。

    不得不说那一箭封喉的煽动效果还是很好的,而且效果太好了一点。

    堡垒围墙上的攻击仍然在继续。

    这次得益于对飞矢防范得比较好的原因,死在箭雨下的玩家和士兵并不算多,死的大都是些运气极差的倒霉鬼。

    可以预料的是城防手段肯定不会只有射箭这一种。

    很快围墙之上大量的石头和木头砸了下来,这种东西的重量决定了,这些根本不是一个人顶着盾牌就能防御的。

    大量的滚石檑木砸中了人群,被这些玩意儿砸死的人死状实在惨烈之极。

    因为大量玩家扎堆的原因,导致了滚石檑木通常能一次砸到很多人,这更加重了玩家的伤亡。

    场外几乎所有大型公会的人,都早早地打开了摄像,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大公会有专门的参谋组,会分析这些录像里面的行为所产生的利弊。

    “打的还挺激烈的。”

    “这些蠢货,根本不懂怎么攻城吧。”

    “那个什么一箭封喉真是够蠢的,还特么瞎得瑟,这下伤亡惨重了吧。”

    不少大公会的人,在远处冷笑。

    “大姐,他们打的好惨烈啊,你觉得他们能攻破城门么?”鱼潇湘指着战场上问道,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战场的影响,鱼潇湘的语调也变得有些糯糯的,十分好听。

    “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攻破城门,但是我知道如果再不改变现状的话,很可能他们将会遭遇到极其惨痛的损失。”白小仙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

    “快散开,快分散。”一箭封喉在军队中大喊大叫。

    但是并没有人听他指挥,最前面的人正猛烈的攻击着厚实的城门,那卖力的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能打穿它一样。

    随着伤亡的增加,玩家对于滚石檑木也找到了防御的方法,他们让自己的部队全部紧紧的靠拢,所有人举起盾牌靠在一起,没盾牌的人也帮忙举手撑住盾牌,这样一来就算有滚石檑木砸下来,也能靠着众人的力量抵挡住,从而减少伤害,再者这样密集的盾牌阵,更可以进一步的减少箭矢的伤害。

    在那些攻城的玩家自以为安全,正为自己的聪明之举洋洋得意时,远处看戏的那些人发现了异样,严家堡的围墙上,被人摆上了许多东西,像是一个个罐子和一口口大锅。

    “砸下去!”

    随着一声令下,只看到墙上的罐子被一个个接二连三的扔了下来,大锅也被一个个的倾斜了。

    罐子里和大锅里装的,全部是火油,一点就着的真正的火油。

    大量的火油罐砸中了下面的人群,罐子粉碎,火油四溅,浸染了大部分集中在一起的玩家。

    有些玩家通过这火油的味道,认出了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么,顿时大惊失色,惊慌的喊叫起来。

    “是汽油!卧槽!他们想烧死我们。玛德这npc还会提炼汽油,卧槽尼玛,赶快闪开啊!”

    “靠,堵着干什么,你特么倒是快走啊。艹!弄半天是个npc,特么你家主人呢。”

    “日啊,这帮狗ri的要放火了,尼玛赶快学司马懿跪下求雨吧。”

    诸如此类噪杂之声四起,然而外围的人却完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挤在一起不肯退后,就等城门一破一拥而入呢。

    “火箭!”城墙之上又是一声令下。

    话语刚落,一片火矢便如漫天飞蝗般散落而下。

    火油被点着了。

    “啊~~!”

    “我艹,你倒是跑啊,叫毛,赶快跑出去啊,又特么不是真痛。喊毛喊,有病啊!”

    “别过来!靠你特么才8级,到里面去死,别特么害人,老子身上都是油。mdzz”

    火势一起,外围的人总算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争先恐后的远离城门。

    很快就剩下场中一堆身上还在着火的人。

    那些或因为离得远或及时或侥幸的跑出范围的玩家,看着场中那些正在燃烧的同伴时,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件事。

    点开付费录像的功能。

    “喂,我说这场景百年难得一见啊。诶,你看那哥们还在补血。”

    “还真别说,这种大烧活人,确实不容易碰见。”

    而此时的论坛上,也于此时多了无数的关于这次攻城的视频。

    没多久,场中一片白光连闪,着火的玩家全部回到了复活点,场中只剩下一片士卒烧焦的尸体,这些尸体也会在战后的短时间内被刷新掉。

    死掉的那些玩家大部分都损失惨重,至少麾下的士卒几乎都阵亡了,那个一箭封喉也在其中。

    不过显然两次次失利并没有让他灰心,很快一箭封喉就通过传送,再次来到了严家堡。

    “兄弟们,严家堡的大门,已经被我砍的差不多了。敌人的手段也基本都清楚了,我们再来一次,这次肯定能一举破门,直捣黄龙,大笔的黄金在等着你们,你们难道不心动么?”

    金子的吸引力实在很大,但最关键是为此所需付出的成本相对来说不算太大,毕竟是个游戏而已,又不是真去送死。

    再次集合的队伍,又朝着那在玩家们看来已经摇摇欲坠的城门冲去。

    当然这次他们学的更乖了,不会再扎堆挤在城门口了,而是分散开来,另派了少量的人直接破城。

    这次严家堡的城门很可能挡不住了,毕竟那不是真正的城池。

    在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城门上的时候,一箭封喉却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前锋工会所在的方向,他的视线所及之处,正是前锋工会的会长徐峰。

    当他看到徐峰对自己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立刻招呼了众多的玩家,朝着马上就要被攻破的城门冲了过去。

    在玩家们的攻击还没落到大门上时。

    严家堡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时之间大量的以为大门已被攻破的玩家奋力的挤开别人往里猛冲,生怕慢了拿不到好处。

    当然在城里等着他们的,显然不会是他们脑子里所想的无数黄金财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