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能活下去的唯一原因

    “祖兄弟,我严氏幸得祖兄弟来援,这等大恩,此生不忘!”两方相遇之后,严大一脸笑容拍马上前打招呼。

    “严大哥言重了,朋友有难,我祖郎岂能不星夜赶来救援。”那个叫祖郎的也在马背上抱拳笑道。

    “严大哥,家中如何?是不是败了?既然我两家已经合力,不如杀将回去,看我为你报仇!”祖郎说道。

    “我二弟让我先走,他留下断后拖延,我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了。”

    “那现在就回去?救出严二哥?”

    “不!不可!我已离堡多时,若是我那二弟能逃出来,必然已经逃出来了,自然会与我汇合,如果不能。。。”严大没有说完。

    “那何不回去杀个痛快。”

    “祖兄弟高义,远道来援,但是你星夜兼程,跋山涉水,远道而来,已成疲兵之势,加之贼势浩大,又有顾家精兵,两方对阵,只怕很难一鼓而下,若成胶着之势,反而不好。”严大抱拳说道。

    “依大哥之见如何?”

    “离这里一天路程,有我一处基业,叫做石城山,此处地形隐蔽,十分险要,易守难攻,祖兄弟何不引大军随我同去,祖兄弟大军所需一应钱粮,皆由我来。只要守个十天半月,那些人必然无心再战,你意下如何。”

    “好。就这么办,我们现在就走!”祖郎点头道。

    随后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主公,现在怎么办?”李然问道。

    “我们远远的跟着就好了,不要被他们发现,他们迟早要休息的。”长天看了看远处正在离去的大队人马说道。

    李然点齐士兵,随着长天远远的跟在严家队伍的后面。

    此时的严家堡。

    “大门攻破了!”

    “杀!”

    所有人开始冲锋。

    最前面的正是骑着上等宝马的孙大力。

    孙大力的冲锋势如破竹,重若万钧,根本无人可挡,随着他的突进留下了一地的尸体。

    “贼子,拿命来!”此时严二领着兵马也迎了上来。

    “哼!去死吧!”孙大力根本没有和严二这种弱者战斗的想法,直接用力甩出了一根短矛,闪电般刺透了严二的身体。

    孙大力对严二的尸体看都没看一眼,继续往里猛冲,快速杀戮着挡在他前面的严家私兵,然后他嘴里还不停的大喊。

    “蔡邕先生何在?我乃领主长天麾下孙大力,奉我主之命特来救援!蔡邕先生何在???”

    孙大力的大喊简直压过了周围的厮杀声,传出去老远,这也是长天教他的,必须第一时间大喊,以确保蔡邕听到。

    “老大!这个武将竟然也是那长天的!艹!他哪来那么好的运气?我们要不要在这里弄死他?”前无极比了一个手势。

    “不行,现在没机会,他是随顾雍一起来的,别说不一定能弄死他,就算弄死了也没法跟顾雍交代。何况现在救出蔡邕要紧。”徐峰眼中寒光顿闪,冷声说道。

    早知道孙大力是谁的红尘一刀,自然不会有什么惊讶,反倒其他大公会开始四处打听,这个叫长天的情报。

    “大姐,这个孙大力竟然也是渣男的。他为什么运气这么好啊?”

    “到时候你自己问他不就知道了。”白小仙说道。

    其他的玩家,现在可不管蔡邕不蔡邕的,抢东西要紧,他们像是蝗虫一样,将所到之处扫的干干净净。

    “艹啊!一个城堡就这么点东西啊!”

    “是啊,还特么堪比巨型山寨呢。卧槽!”

    “那个什么一箭封喉呢?死哪儿去了?”

    一声声类似的抱怨声也随之而来。

    “先生,我找遍严家堡,也看不到蔡邕先生的踪迹。”孙大力回到了顾雍身边抱拳说道。

    “蔡师一定是被他们转移走了,不过这些都在预料之内,长天先生那里想必能有收获。”顾雍说道。

    “嗯,主公行事,必然手到擒来。”孙大力很有信心的说道。

    顾雍意外的看了看,这个十分推崇自己异人主公的粗犷武将。

    在顾雍的概念里,像孙大力这般实力的武将,在军中做个裨将军是毫无问题的,甚至会有人争着抢着要。

    “我看万钧你武力超群,可愿从军?由我保荐,定然能让你当个将校,你意下如何?”

    “先生,我孙大力这辈子只会跟定主公一人,再是高官厚爵,哪怕是大将军之位,在我眼里也不抵不过主公一句夸奖。先生的好意大力心领,不过这话请先生以后莫要再提。”孙大力有些不快的抱拳说道。

    “好吧,是我唐突了。走吧我们离开这里去找你家主公和我的恩师,让这些人继续抢掠吧。”顾雍眼中闪过一丝光彩,随后说道。

    “好,我们走。”孙大力跟着顾雍离开了。

    “老大我们怎么办,蔡邕没找到,这里没什么油水,我们现在应该跟上去吧?”前无极问道。

    “嗯,当然,我也跟上。跟着顾雍绝对能找到蔡邕,说不定那长天也在,有机会的话正好一并把仇报了。”徐峰点头道。

    随着前锋工会的离开,其他大公会的人马,也一起跟着顾雍走了。

    零散的玩家则还是有不少人留了下来,期望能找到些别人没发现的财物。

    “主公,哨兵来报,对方开始扎营了,应该是准备明天再走了。”李然说道。

    “好,他们停下就好,只怕他们连夜赶路,他们扎营正是我们的机会。传令士兵原地找舒适的地方休息,吃完干粮,全部睡觉,只留少数人看守,晚上我们去夜袭。”

    “诺!”李然转身立刻开始下令。

    深夜,无光,寒风凛冽。

    长天和麾下的五百士兵没人口中都含了一枚铜钱,他们趁着夜色快速的在林中穿行。

    很快长天就来到了祖郎的营寨之外。

    营寨的守卫及巡逻规律早已没长天的哨兵摸查清楚。

    长天对李然示意,李然点了点头,然后指挥了数名箭法最好的士卒朝前摸去。

    他们的弓都是蛇影弓,但是这种名器弓的出产速度实在太低,到现在长天军中的蛇影弓也不足十把,大部分用的都是普通弓箭。毕竟长天是单人领主,他的图纸来源严重不足,有太多断档,缺少了很多量产级别的图纸。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少量的名器自然会形成强烈竞争,乃至于现在长天手下的神射手多了不少,立大功的并且箭术精准的,自然获得蛇影弓的几率更大。

    数名神射手,在手势的示意下,各自瞄准了自己的目标。

    随后几乎同时射出了箭矢,蛇影弓不愧是名器级别的武器,箭矢离线,快若闪电。

    “嗖”

    几支箭没有一发落空,全部命中了目标,而且是一击毙命,让对方连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李然手一挥,于是不少士兵猫腰上前,搬开了营寨前的鹿角。

    李然一马当先带着队伍快速潜了进去。

    长天也紧紧跟在后面。

    士兵的分工很明确,一部分负责暗杀岗哨,一部分负责搬运草料,很快祖郎营寨靠近大门的数十个营帐已经被堆满了祖郎士兵做饭烧火用的柴草。

    点火是同时进行的,数十个营帐几乎在同一时间被点燃了。

    “杀啊!”看着大火熊熊而起,五百名士兵同时高喊,竟然不顾那些被点燃的营帐而是朝着中军杀去。

    “敌袭!!!”撕心裂肺的示警声响起。

    顿时祖郎营地一片大乱。

    惊慌的祖郎刚穿好铠甲拿起武器出来,就看见李然挥舞着长枪朝着自己冲来,祖郎大惊。

    虽然平时他也是自负勇力过人,但是奈何现在连马都没一匹如何敌的过拥有宝马宝枪的李然。

    只见那祖郎被李然借着宝马的冲击力,直接砸飞了出去,如果不是幸好被亲卫抢回,恐怕今天就是他的死期了。

    祖郎的五千人,处在了极度的惊慌失措中,被长天的士兵趁乱杀死杀伤了极多。

    祖郎上了匹马,回头大喊道:“无耻小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刚喊完他就被亲卫护拥着落荒逃去。没有人指挥作战的士兵自然也如无头苍蝇般四散而逃。

    长天没让士卒追杀逃兵,而是带着所有人朝着严家人逃跑的方向急追而去。

    严家马车辎重极多,又是惊慌失措怎么跑得快,很快便被长天给追上了。

    “站下!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把蔡伯喈交给你,但是你必须将我的家人放了,如若不然我宁死也要拉着蔡伯喈一起。”严大面目狰狞的叫喊着,他拔出剑站在一辆马车前。

    长天根本没接他的话,而是四处乱放洞察术,随后他眼睛一亮,对着严大说道。

    “可以,你和蔡邕先生留下,其他人可以走。”

    “父亲,你不能留下啊,留下来必死无疑啊。”

    “是啊,父亲,不要留下,我宁愿跟他们决一死战。”

    严虎和另一名少年,跪下对严大大哭。

    “快点,我的耐心有限,不走就一个都别走了。”长天说道。

    “快走!你们想让我严家灭族吗???”严大对着两个儿子厉声大喝道。

    “虎儿,與儿,活下去才能振兴严家,才能帮为父报仇啊。。”严大的声音忽然变得很轻但却颤抖的厉害。

    严虎听完,抹了抹眼泪,拉起弟弟严與。

    “父亲,孩儿必不忘今日之仇!”严虎的声音极度低沉,满是仇恨。

    “走吧,快走!”严大催促道。

    “慢!”长天喊道。

    “你!你想反悔吗?我严家是杀不了你,但是能杀了蔡邕!!!”

    “把帘子掀开我看看,不然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蔡邕先生。”

    严大迫不得已只得掀开了车帘。

    长天定睛一看,只见马车上盘坐着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老头,没有因为兵祸战乱而有一丝一毫的惊慌之色。

    光看这份镇定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车上九成九是蔡邕。当然长天也不会吝啬自己的洞察术。

    虽然看不到太多信息,但是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蔡邕字伯喈’

    长天点了点头,说:“可以了。”

    “快走。”严大又催促道。

    严虎他们刚想动身,长天的话却又传了过来。

    “慢。”

    “你还想干什么!!!”

    “人可以走,东西全部都留下。”长天忽然发现那严大想暗暗的给那个叫严虎的塞什么东西,立刻喊道。

    “你不要逼人太甚!”

    “少说废话,异人重的是利,保全家族还是财产,任君自选。”

    “好!都给你!”严大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哥,我们去哪里?”跑出一段距离后严與问严虎道。

    “二弟,这里虽然离石城山不远,但是那里已经不安全。我们带着族人去白虎山!”

    “白虎山上有父亲留下的基业,我们在那里休养生息,招兵买马,等时机一到,便可如猛虎下山,扫平江南,报仇雪恨。从今日起,我严虎便改名为严白虎!”严白虎说完回头朝长天的方向看去,目光中满是仇恨,仿佛要把这个异人的脸,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子里。

    “严虎,哼哼,呵呵呵。”长天脸上不由得多了些笑意。

    对方能活着离开的原因,既不是严大的威胁,更不是对方‘历史名人’特性的保驾,究其原因只有一个,因为那严虎叫做严虎,因为长天的信息栏显示出的对方那一个暂时还没有被激活的称号‘东吴德王’。

    这个称号很可能成为自己以后带大军入吴郡的一张门票。

    长天当然要留着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