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为了省钱

    “无垠,此去你的领地,要花费多少时日?”顾雍坐在马上向长天问道。

    “陆路两天到渡口,坐船再两天就能到。”

    “那倒也不算太远。”顾雍点了点头。

    《世界》里的地图堪称广袤无边,所以里面的npc对于距离的概念,和一般人有些不同。

    换做一般人,过江坐个船摆个渡还特么要两天时间,玩蛋去吧。

    “主公!哨探来报,我军左侧出现了数千骑兵,看旗号正是那祖郎的。”李然策马跑过来说道。

    长天听完,皱了皱眉:“具体多少。”

    “大概在三千人的样子。”

    “三千骑兵?那个祖郎怎么会有这么多马?”长天眉头大皱。

    顾雍也凑过来说道:“我们要不要暂时退避,先返回娄县?这么多骑兵可不好对付,他们远道而来,总需要粮草的,不如守在娄县,那祖郎定然不敢攻打县城,那是真正的造反,我们只要静待对方粮尽便可。”

    “那万一,祖郎转头去抢劫异人的领地呢?那些人虽与我们无关,但是异人的习性你也知道,他们个个都和仓鼠一样喜欢囤粮食。我是异人所以清楚,因为我本身也是如此。”长天摇了摇头说。

    “这样不更好么?激起公愤,祖郎必败!”顾雍笑了笑,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点。

    “不,这样耗时太久,我的领地还有海贼的威胁没有清除,离开太久我怕有变。”长天还是摇了摇头。

    “守诺,你问下哨兵对方都是什么马,我不信他们有这么多好马。”长天问道。

    没多久李然回来说:“回禀主公,探马来报,对方大半是驽马,小半是下等战马,良马只有几匹。

    “哈哈哈哈哈,好。这仗可以打。”长天大笑。

    “无垠为什么如此大笑?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顾雍好奇道。

    “元叹,这次是天助我们,此战必胜,哈哈哈。”说完长天从包里取出了个东西出来递给顾雍。

    顾雍接过来一看,也是满脸的笑意,点了点头说:“有这东西,确实必胜。”

    长天留下的几人保护顾雍和蔡邕,亲自带着数百骑兵上前对阵。

    没多久祖郎的骑兵就到了。

    “你这异人,我本与你无怨无仇,你却无故偷袭我的大营,杀戮我的将士,今日必将你等碎尸万段。”祖郎纵马上前,横握长枪朝着长天大喊道。

    “哼!败军之将也敢言勇。你家李爷爷就在这里,可敢与我斗将?”李然拍马上前,挑衅祖郎。

    祖郎一看上来的正是那晚将自己击飞的人,顿时双目冒火,若不是那晚这人趁着马匹之力,自己如何会那样狼狈,骑马斗将他祖郎从来没怕过谁。

    对方竟敢欺他有伤在身挑衅自己,这让他心里那个火啊,于是他立刻也引用了一句名言。

    “两军对阵岂能以斗将决胜负,今日我提大军而来,便是要将尔等杀个片甲不留。”

    “少特么说废话,要打便打,不打就滚,我赶时间。”长天皱眉说道。

    “哈哈哈”长天的士卒一阵大笑。

    “你,我必杀你!给我上!”祖郎气极,回到了军阵随即大喊。

    随着一声令下,祖郎麾下的三千骑兵同时发起了冲锋,不得不说这么多骑兵同时冲锋,确实气势惊人,如排山倒海,滚滚而来。

    上万只马蹄踩踏地面的声音,仿佛震得整个大地都在抖动。

    数千骑兵如同数千头猛兽,仿佛挟着无可匹敌的力道,能碾碎一切胆敢阻拦在它们前面的目标。

    这样的场景,如果是一些胆小的低阶士兵,恐怕早已吓得双腿无力抖如筛糠了。

    不过长天的士兵是经历过多次生死的老兵,面对这一切他们无惧,他们绝对信任自己的主公。

    顾雍在远处观察长天麾下的士卒的素质后,也不仅暗自点头,绝对是精兵。

    祖郎在远处满意的看着自己麾下的骑兵,这气势确实能碾压一切。他再看对方的骑兵竟然毫无动作,不由得心中大笑。他觉得对方的那个首领异人,简直是白痴,骑兵战怎么能不动,他难道以为是长枪兵对阵骑兵么?

    想到这里的祖郎哈哈大笑,他觉得胜利就在眼前了。

    其实长天在对方冲锋的同时,就把之前的那件东西掏出来了。

    这是一个号角模样的玩意儿。

    这东西就叫‘黔驴之嚎’,正是打败虎王后获得的那张图纸打造出来的。

    长天把这玩意儿塞给了王三,示意他开始使用。长天当然不会自己用这玩意儿,谁知道吹出来的是不是驴叫。

    王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吹响了‘黔驴之嚎’。

    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传遍了战场,那声音的分贝极高,还夹杂着一声声凄厉的驴叫,如果从未听到过的人,突然听到这种声音也会被吓一跳。

    马也是如此,而且马更容易受惊,越没经过训练的马越是如此,驽马是无论如何抵挡不了这种声音的。

    瞬间那些骑着驽马正在冲锋的骑兵,个个人仰马翻,栽倒在地,然后又瞬间被后面的骑兵踩成稀烂,而那些摔倒的战马和士卒的尸体,又变成了一道障碍,再次阻拦了后面的骑手。

    如此的恶性循环,使得祖郎的骑兵队伍,瞬间崩溃了。剩下的只是少数没被波及到的战马,和最后面侥幸竭力绕开了的骑兵。

    剩下的那还不到半数的骑兵,顿时惊慌失措了,勒住马缰绳,不知该继续冲锋还是撤退。

    长天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

    “冲锋!”

    随着他的令下,李然和孙大力他们的冲击开始了。

    敌人正在手足无措之时,这两人自然更是如鱼得水,每一枪必然都会有一名地方的士兵落马。

    长天的骑兵快速收割着那些试图反抗的祖郎军。

    远处的那本来志得意满,正准备开始欣赏自己的麾下大肆杀戮敌军的祖郎,差点惊吓得从马上摔下来,这种大逆转实在来得太突兀了。

    “快撤退!!!”祖郎撕心裂肺的尖叫着,他是真的太心疼了。这点骑兵是他起家到现在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没想到今日受到了这么大的损失。

    他现在那叫一个后悔,当时因为战马实在太贵了,就夹杂了大半的驽马,现在终于尝到了用驽马的苦果,祖郎突然觉得自己真得好命苦。

    祖郎军还剩下的那些骑兵慌乱的拨转马头,往回没命的狂奔,跟着祖郎向远处逃窜而去。

    “不用追了,打扫战场,这场战斗除了马其他收获都归个人,把那些没受多大伤害还可以走动的马带上,我们回落霞了。”

    “谢主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