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那么你呢?

    翌日,落霞镇中心,长天领主府。

    长天端坐在领主大椅上,李林、李然等五人则分坐两旁。

    “主公是不是要去剿灭海贼了?”孙大力性子最急,出口问道。

    “就你最急,有你打的时候,叫人去把那个管老八带过来。”长天笑道。

    “诺。”

    没多久管老八被人带到了领主府。

    管老八畏畏缩缩的低头站在长天面前,不时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长天。

    “管老八,你可知罪?”长天淡淡的说道。

    管老八一听,立刻双腿一跪瑟瑟发抖,颤道:“领主大人,小的没罪啊。”

    “你真的没罪?”长天再问。

    “小得真的没罪啊。”管老八跪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哼!看来不动刑,你是不会招了。万钧,先将他左手五指一根根折断。”长天怒道。

    “诺!”孙大力站起来就要照着长天的吩咐行事,他才不管对方冤不冤枉,自家主公说的就是对的。

    “慢着!慢着!大人我招,我招!”管老八顿时声泪俱下,吓得连忙承认有罪。

    “说吧,我听着。”长天说。

    “小的,小的前日,前几日偷看了枢纽镇的张寡妇洗澡。。。昨日,昨日又偷了老杨头家的两枚鸡蛋。。。”管老八,低声下气的说道,一副真的认罪了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长天大笑。

    这一阵大笑声,弄的管老八有些不知所措,微微抬头看了看长天,奇怪他为什么这么开心。

    “管老八,你知道么,我这人最喜欢聪明人。对聪明人也最为宽容。因为我知道一般来说,聪明人都怕死。所以我喜欢他们,他们就算会背着我作恶,也不会触犯那种必死的规矩。我看得出来,你也很聪明,不要逼我送你去见阎王。”长天用开玩笑似的口气说道。

    “大人,除此之外,小得,小得真无话可说了啊。”管老八边哭边坦诚,那叫一个言辞恳切。

    “那我来提醒你一下。”长天冷冷的说道,说完后顿了顿,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管老八,脸上已经没了笑意。

    管老八听闻此话,心中顿时一个咯噔,冷汗就下来了。

    “在青州东莱郡长广县,有一户豪强。”长天缓缓的说道。

    管老八的身体开始了不自主的微微颤抖,这次是真的在发抖。

    “其人生性暴虐,时常为害地方,且颇善海战。麾下有战船数百,更是聚众数万,专好于海路劫掠往来客商,每逢围剿便乘船躲入大海,因此逍遥至今,无人能除之。”

    “此人姓管名承,管老八。你可认得此人?!!”长天的‘认得’尤其加重的语气。

    此话一出长天下首坐着的五个人的目光,全部盯在了管老八的脸上,尤其是孙越与孙阳父子俩,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怒火。

    管老八又一边发抖一边伏地哭诉:“大人明鉴啊,小人实在不认识此人,大人不能冤枉小人啊。”

    “管老八你且记住,我的耐心一向不是很好。不过你既然说我冤枉你,也罢。我就再来问你。”长天说道。

    “管老八,你觉得一个人为了什么或者在什么时候,才会甘心冒着生命危险驻足停留?”长天问道。

    管老八依旧瑟瑟发抖不敢发言。

    “答不上来?那我来告诉你,为了利益!”

    “为了到手的利益,或者已经将其视为囊中之物的利益,巨大的利益!”长天说着一边不屑的看了管老八一眼。

    “你可还记得初次遇见我那日么?所有长兴村的村民全部逃回,却独独只有那王虎和你管老八留了下来。”

    “那王虎后来已经被证实是匪王寨的暗间,他为了匪王寨的利益,为了那数百匹马的得失,他自然有留下来的理由。那么你呢?”长天居高临下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管老八。

    他的话语声很轻,但是每个字都像铁锤一样,重重得击打在管老八的心房。

    “你原本不是长兴村的人吧,我曾问过孙老,他说你是五年前流落到长兴村然后才加入的。”

    “所以你不要告诉我,以你一个才加入五年的人,会为了长兴村,会为了不属于自己的财富,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以你这个平日里偷鸡摸狗的人说出此话,只怕谁都不会信。”

    “现在说说吧,你当时到底是为了什么留下的?”长天淡淡的问道。

    “我,我。。”管老八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来。

    “哼!管老八!!你还不承认,你是海贼内应!!!”长天一声大喝。

    “莫非你真的想死?”

    “大人,小得是冤枉的啊,大人,没有证据能证明小得是海贼内应啊,大人明鉴啊。”管老八还是矢口否认,看来他准备一赖到底了。

    “哈哈哈哈哈,证据,你竟然跟我提什么证据?哈哈哈,这倒是让我想到了某次堂审。”

    “你跟我提证据。哼哼!我告诉你,我长天要杀你何须什么证据!”

    “我长天说你的海贼,那么你就一定是海贼!我现在就可以让李然,将你千刀万剐,然后在你头上扣个海贼的帽子,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我治下数万民众只会为此拍手称快!”

    长天说完这话后,在场坐着的那五个人,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主公,既然此人誓死抵赖,想必是不会招了,不如这次就由我来刮了他吧,上次守诺大哥刮了王虎,我深恨不能亲自操刀。”这时孙大力站起来说道。

    “主公,我保证会一刀刀割下此贼的肉,不到最后一刀绝不让他死。”孙大力大声保证。

    “既如此,那么这事就交由你办吧。”长天点都到,不再看地上的管老八。

    就在孙大力抓住管老八的脚,准备将他拖出去时,管老八大声哭喊了起来:“大人饶命啊,我招,我什么都招。”

    “是嘛,可是我已经有些不相信你了,我觉得先将你刮个几十刀,然后再问,这样更能让我相信你。”长天挑了挑眉,侧目看着管老八。

    “大人,我保证句句属实,我确是那管承麾下的海贼,本来被安排去长兴村做内应,后又随长兴村迁移至此,才加入了大人的领地。”

    在死亡面前管老八顾不得许多,如倒豆子一样,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