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如果。。该多好啊。。。

    夜色渐散,东方微白。

    在浩瀚广大的平原之上,这种天色将亮未亮之际,是景色最为迷人的时候,因为隐约与朦胧通常能带来极为强烈的神秘感。

    如果能在平原上看到日出东方,在黎明的太阳跃出地平线的那一瞬间,漫天的红霞万里连绵,橙色的阳光铺满大地,那就又是另外一场视觉盛宴了。

    长天此时没有心情驻足观赏景色,因为还不到太阳出场的时间,也因为长天还有更为重要的目的。

    此时此刻的长天正竭力的追赶着时间,他必须要赶在太阳冲破黑暗之前,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他甚至有些希望快要苏醒的太阳能够再多睡一会儿。

    时间不多黎明将至,不过他的目的地也已经不远了。

    崇明岛东岸,海贼城。

    “兄弟,你说管二当家这次去收拾那异人,能赢么?”海贼城的城墙上有一名守卫对着自己的同伴小声问道。

    “废话,管二当家出马,自然手到擒来,一个小小的异人而已,算个屁。你没听人说过么?那些异人都自以为有些小聪明,其实个个蠢如猪狗,贪婪无度,而且还什么都想去尝尝味道,听说他们连牛粪都吃。”另一名守卫也小声说道。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这都是东莱那边的兄弟们说的,他们亲眼所见怎么会有假。”

    不过最先开启话题的那名士兵听后,显然还是不大相信,一个人再傻怎么可能去吃牛粪,你说他们吃狗食,他到还更能相信些。

    与此同时远在广陵的魔刀客,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种心脏中箭的感觉。最近几天他一直有些郁闷,他把手伸进包裹里摸出了一个金灿灿的盆子,左看右看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最后他一咬牙把盆子又放回了包裹,这盆子他已经用出感情了,舍不得卖掉它。

    至于别人说什么就让别人说去吧,反正已经有人扒出了他之前的那个神兽帖子,结合菊花枪那个贱人的话,恶意满满的嘲讽早已铺天盖地,他已经不在乎了。

    不过在魔刀客心里对长天这个只会吃软饭,还挥霍无度的小白脸,已经深深得恨上了。

    长天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个敌人,他马上就快到海贼城了,能不能拿下此城,扫平崇明海患,成败在此一举。

    “诶,好像来了不少人,还是骑兵!快,快准备通知大家。”城墙上的守卫此时已经发现了长天的大量先头骑兵。

    “快开城门,让老子进去!”没等守卫预警,城下就传来了他们十分熟悉的声音。

    “城下那个是谁啊?我怎么觉得声音挺熟悉得?”正准备喊人的守卫听到之后,突然停止了脚步转头问道。

    “哎,不就是那个话唠王四的声音么,城里谁特么没听过他唠叨。”另一名守卫的语气十分不屑,显然也对王四的唠叨十分不满。

    “嗯,是像。不过让我先问问再说。”

    “城下是谁?报上名字。”

    “我是你家王四爷,二狗子别以为我听不出你的声音,快特么给爷下来开门。”王四在下面大声说道。

    “哟,原来是王四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恕罪恕罪,话说王四爷您怎么回来了?管二当家呢?”那个二狗子还是没有下来开城门的打算。

    “这次我们是大获全胜,管二当家带着我们那是扫平了那异人的四个领地,获得钱粮马匹那是无数啊,你看这不立了大功的兄弟们都骑上马了。管二爷留在那里清点财物,让我回来在带些人过去,帮忙搬东西。”

    “我跟你说不上这些,你特么到底开不开门,拖久了管二爷发火,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王四胡说八道的水平还是很不错的,识时务的俊杰一般都很聪明。

    “好咧,我这就下来,不过先麻烦四爷举个火,让我看看您的脸。”二狗子还是没立刻开门的意思。

    “我特么怎么觉得,你小子想惹事儿啊?”王四骂道。

    “四爷见谅见谅,职责所在嘛。”

    “好我让你看,玛德。”王四拿了个火把举了起来。

    这下楼上的二狗子算是看清了王四的脸,立刻说道:“哟,真是四爷,小得眼神是越来越不好的,全靠火把才能看清啊,麻烦四爷给后面的兄弟们也照照?”

    “你开不开?不开我回了!你知道管二当家的脾气。”王四顿时暴跳起来。

    “我来了来了,您别生气,职责所在,职责所在。”二狗子这才噔噔噔跑下楼,打开了城门。

    二狗子把门一打开,就看到走在当先的王四,王四的身后还是跟着不少的骑兵,不过他看了看却一个都不认识。

    “我说四爷,这些兄弟们怎么瞅着这么面生啊?”二狗子诧异道。

    “少废话,你一个守门的还想认识所有人了?”王四骂道。

    随着骑兵的缓缓进入,二狗子越看越奇怪,不但这些人他一个都没见过,这些人身上的气势,也完全不像自己的那些海贼同伴。

    此时二狗子突然想起,王四说是回来喊人去帮忙的,既然是回来喊人去帮忙,那么还带着这么多人干什么?

    想到这里二狗子的心中突然有些颤巍巍的,身体不自主的哆嗦了起来。

    随后他看到骑兵的队伍中,有一个气场不凡面色平静的年轻人,他看到此人的同时瞳孔一缩,而且他还发现,骑兵远远不是全部,骑兵的后面竟然还跟着数千步兵。

    二狗子猛然把目光停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他伸手指着那年轻人,颤颤的说道:“你是那异。。。”

    还没说完一缕寒光就划过了他的颈项。

    二狗子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就在二狗子捂着脖子快要倒地的时候,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明悟,这股明悟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很可能是天神施舍给他的怜悯。

    只是这种明悟来的实在太晚了一些,他已经没办法改变自己这次的结局了。

    他觉得灯火正在慢慢的变暗,骑兵的马蹄声渐渐的远去,四周也开始变得有些冷了。

    二狗子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掌,在黑暗中想要抓住点什么,但是这世间的一切已经无情的抛弃了他。

    远离了一切的二狗子无力的闭上了眼睛,但神色间的遗憾还是流露了他那最后的心声。

    “如果。。我也姓王该多好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