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谁敢与我厮斗?

    ——叮!系统提示:恭喜您使用‘品评天下’权限,点评1000名海贼成功,1000名海贼获得各1点名声,您获得100名声。1000名受点评海贼获得‘土鸡瓦犬’特性,该1000名海贼暂时成为中立单位,并且在您与海贼的战争获得胜利后将加入您的麾下。

    ——土鸡瓦犬:软泥捏成的鸡,粘土烘培的犬。不管等阶多少,均降低三等,下降到0阶为止。此特性为顶级特性,非顶级权限不能更改。

    长天听完提示后大喜,这八百人不但瞬间变成了中立单位,只要自己获胜还真的能变成了自己人,而且还外带了两百个普通海贼,不过这也可以看出‘品评天下’还是有数量限制。

    随着这一千海贼变成了中立单位之后,挡在长天与管承之间的阻碍已经消失了。

    长天此时是春风得意笑容满面,他是见识过那海威军的实力的,确实比自己的队伍要强上不少,但是现在这八百海威军竟然马上就能加入己方了,这简直是个巨大的惊喜。

    “这应该是玩家中的第一支特殊兵种了吧,虽然只是水军,但是我正需要水军啊。”

    长天开始有些浮想联翩,此时的他还看不到海威军的属性,浑然不知将会加入自己的那一千个海贼,其实已经被自己的嘴炮给废了。

    犹如智珠在握的长天看了已经傻掉的管承一眼,淡淡下令道:“上。”

    李然和孙大力对于长天的能耐已经不惊讶了,两人对着近在眼前的海贼旗舰,露出了危险的笑容,长天的船队直直的朝管承冲去,再无片刻的阻挡。

    此时的管承还没缓过神来,他搞不懂为什么素来以自己的意志为最优先的海威军,竟然背叛了他,目瞪口呆的他只是张着嘴却说不出话。

    管承根本没法想出个所以然来,现在背叛他能得到任何的好处么?任何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选择吧?

    自己的优势如此明显,击溃异人简单至极,拿下糜家更是能收获巨万。到那时自己还能亏待了他们,他可从没亏待过海威军的士卒,跟着那异人能比自己这边还好?

    而且关键的是,对方连招降的诚意也没拿出来过,那个异人就连tmd一个铜子都没掏出来,就靠着一句废话,你们就投降了?你们不是见钱眼开的海贼么?你们怎么能就这么投降了??

    为什么???

    瞠目结舌的管承,用颤抖的手指了指长天,但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种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些。

    “噗”管承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倒了下去。

    “管公!”

    管承的亲卫看的大急,立刻七手八脚的将他搬上了一艘快船,随后指挥船队断后,他们护着管承急急忙忙逃离远去。

    “兄长!海贼退了,我看到那个管承乘着快船逃出去了。”糜芳面露惊喜对着糜竺大喊大叫。

    “好!让将士们只拦住小部分海贼便可,逃命的海贼更厉害。杀死一小部分也算报仇了,赶快与援军汇合,我要去感谢对方。”糜竺的脸上也十分激动。至少自己这么多船的财物保住了。

    长天看到糜家的船队迎上来后,也下令靠了上去。

    “可是糜子仲当面?在下异人长天,见过子仲先生。”长天不等糜竺发话,率先抱拳道。

    “哦?可是得蔡伯喈赐字的长天长无垠?”糜竺急忙问。

    “正是区区在下,子仲先生大名长天也是久仰。”长天之前还不知道被蔡邕取字的好处,竟然有这么大,连邻州的人都能知道。

    “哪里,伯喈先生天下知名,能得他的青睐,足见阁下不凡,竺能得君相助,幸甚,幸甚。”

    “哈哈,恰逢其会罢了,我今日不攻这管承,他日后亦会来攻我。”长天笑道。

    “哦?这是为何?”

    “因为昨日夜间,我夺了他的城池,此贼早已恨我入骨了,哈哈哈。”

    “哈哈哈,先生真英雄。”

    “子仲先生叫我无垠就好,不若我等先打扫战场,然后去我领地一叙如何?蔡伯喈也在我落霞镇的文心阁长住。”

    长天对这种没营养的客套话不大感冒,他更想先把那艘管承的旗舰拖回去,这次战利品估计大都在这艘大船上。

    然后回去继续拉近与糜竺的关系,有了战场相助这一层,搞好双方的关系必然会变得简单的多。

    “如此甚好,竺正有拜访之意。”糜竺笑着点头答应。

    在双方吩咐手下驱赶海贼,收降俘虏,收编战船的时候,长天也让人架舟朝着管承的旗舰而去了。

    那旗舰他还没登陆过,上面的海贼没损失多少,所以对方现在正使劲的划桨逃离这里。

    长天怎么肯让这到嘴的食物跑掉。

    现在的海面十分的混乱,海贼们大都驾着自己的船四处逃亡,由于糜家船队和长天的船队南北夹击了管承军,因此还是有东西两面可供海贼逃跑。

    海贼们大都选择了东面,朝向大海的那一方,那艘旗舰也是如此。

    不过就算海贼们再怎么拼命逃跑,长天的速度也要比对方快很多。

    眼看双方的距离已经逐渐拉近了。

    但是就在此时,嘈杂的江面突然传来一声清晰的号炮声。

    长天用右手遮住刺眼的阳光,循声看去,只见数百船只从远处开速而来,直接组成了一个连环,将那些逃逸的海贼给围在了中间,管承的旗舰也一起被围住了,无法逃脱。

    对方显然是准备截胡了。

    没多久长天的船队和糜竺的船队看到情况有变,都赶到了这边一字排开在长天船后,双方展开了对峙。

    长天站在船头眯起眼睛,看着对面不知在想什么。

    没多久对方的船队分开了一条路,一艘不下于管承旗舰的大船,缓缓开了出来,停在了队伍的最前方。

    大船的船首站着一个彪形大汉,面相极其凶恶丑陋。头上一领黄色头巾,身披一件绿色棉袍,肩膀上抗着一根碗口粗的大铁棒。

    大汉对着长天这边喊道:“我乃截天夜叉何曼也!谁敢与我厮斗?”

    长天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甩出了一个洞察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