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后会有期

    历史武将

    姓名:何曼

    职业:山贼/水贼/海贼/黄巾贼/葛坡贼

    身份:反贼

    名声:1234(略有薄名)

    统帅:57武力:864智谋:19治政:3

    悟性:ss

    称号:截天夜叉

    天赋:身高力壮,面貌凶恶,头脑简单。

    特性:蛮力,步战能手,历史名人。

    技能:略。

    道具:狼牙棒

    ——截天夜叉:普通称号,名声加500点。

    ——身高力壮:天生身材高大,气力惊人。武力额外加2点,攻击力增加30%,反应速度降低10%。

    ——面貌凶恶:长相十分丑陋,凶恶的让人害怕。战斗中自动将对方士气下限降低5点,加快对方士气降低的速度,受到的伤害减少5%。

    ——头脑简单:智慧程度保持在平均线稍下,思维速度减慢。体力增加100点。

    ——蛮力:后天锻炼出的惊人力量,武力额外加1点,体力增加200点。

    ——步战能手:习惯于步战的勇士,可徒步与骑将厮斗半点不惧。步战时武力额外加1点,移动速度增加加20%。

    长天还有些意外,怎么还有这么一号人物,这哥们是不是跑错地方了?水浒剧组又不在这边。

    这货武力还真不低,86加4比李然都高,虽然额外增加的武力无法获得特性,但是攻击力计算是一点也不少的。

    而且在长天看到这个何曼的职业与身份后,再次感叹这哥们不穿越去水浒真是可惜大了。

    “主公,我去杀了此贼。”李然大声请战。

    “主公,让我去吧。”孙大力自然也不甘示弱。

    长天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暂时按捺。

    就才刚才他心里也还很想要强杀这些水贼,因为他手里还有一支强大的海威军,‘品评天下’点评出来的效果,既然系统说会加入己方那么肯定会加入,正好用这支部队作为攻坚主力,一举杀败这些敢截他胡的傻叉。

    但是当长天看到那些海威军的属性面板时,差点没向管承一样吐出口血来,长天的眼角接连的抽搐了几下,深吸了一口气后他才平复下心神,庆幸自己没一上来就开战。

    没有熟练的水军,有很大可能不是这些水贼的对手,毕竟在水面上战斗,个人武力只有接舷战才能发挥出作用,如果对方选择和你游斗,而你又没有相当的水战经验,那么获胜的可能性,将降到最低。

    “原来是截天夜叉,久仰大名,大名久仰。”长天拱了拱手,大声说。

    一听这话截天夜叉就咧嘴笑了起来,不过这一笑他那张丑脸就变得越发的扭曲了。

    “汝这小小异人,也识吾大名,倒是比那些豕犬之辈要稍强上半点。也罢,今日我高兴,就饶尔等不死,滚吧。”

    “夜叉兄可先将这些海贼船还我,我便即刻离去。”长天的脸上毫无异色,淡淡的说道。

    “哼!这些船只都是老子所获,岂能白送于汝。莫非汝觉得我好欺负?汝是想死不成?”何曼大声喝道。

    长天听后朗声大笑:“哈哈哈,少他娘的废话,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其他的我且不管,但那管承的旗舰我要定了,你要是不给,今日就并个你死我活,至死方休!”

    何曼听完站在甲板上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而是斜着眼睛打量着长天的船队,他的眼神一一扫过了长天士卒们的脸庞,他的丑脸上多了几道褶皱。随后他又看到了那虽然只有空架子,但气势仍然不减的八百海威军,脸上的褶皱更深了。

    显然他在衡量着双方的战力差距,合计一番后他发现自己这边竟然不占多少优势,高端战力对方更强,但是人数因为糜家的存在也不比自己这边少太多,而且对方船更多。

    “呸!”

    何曼吐了口唾沫,然后大笑道:“哈哈哈,既然你执意要这大船,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也罢就把那艘最大的送你了。”

    不知是不是和异人对话后,就会被智脑关注投入资源的原因,何曼说的话也开始向着玩家靠拢,不再是半白半文了。

    随后何曼的船队再次分开,露出了被围在中间的那艘旗舰。

    旗舰上的海贼既不是长天的人也不是何曼的人,所以不太听话。

    何曼立刻一声令下射死了不少海贼,那旗舰这才乖乖的开了出来,此时何曼还挑衅般的看了看长天。

    长天没有理会他,随着旗舰靠近后,他派那些变成空壳的海威军接管了旗舰。

    随后朝何曼说道。

    “后会有期。”

    长天和糜家的船队,缓缓的退去了,没有一丝慌乱,没有一丝狼狈,反而十分的整齐有序。

    从刚才与那何曼的对话到现在的撤离,长天心里都不是很担心对方来攻,既然上次在江面上相遇时,虚张声势能成功,那么这一次未必不能。

    “大当家,为什么不灭了这小子,还让他带走那艘最大的船啊?”

    “那异人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精锐,再加上那糜家船队的人并不比我们少多少。硬拼有屁好处。”何曼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说道。

    “我们先找个地方站稳脚跟,且等糜家的船队走了,到那时这异人还不随我们拿捏,那船权且先给他,迟早都是我们的。”

    “走我们找地方落脚,这次收获不错,哈哈哈。”何曼得意的哈哈大笑。

    “可是,我听说蔡伯喈就在此人的领地上啊?这我们也去打么,不如趁现在灭了对方?”

    “蔡伯喈么?这算个鸟,我们届时只杀这异人和他手下就行了,占了那大沙洲,连蔡伯喈都是我们的人,担心个屁。”

    随后何曼的船队朝着战场的东南驶去,很快消失不见了。

    此时长天和糜竺他们已经换乘到了那艘管承旗舰上,船员和操浆手也全部换成了长天自己的人。

    所有的海贼俘虏大都集中在几艘海贼船上,船的四周则又长天和糜家的船队围住,全部用弓箭对着,他们是无论如何不敢跑的。

    “无垠果然厉害,几句话就说得那什么截天夜叉将这艘大船送出,某当时可是替你捏了一把汗啊。”糜竺对着长天恭维道。

    “子仲过奖了,那些贼寇个个奸险狡诈,又胆小怕事,如果我们刚才不强硬的要走那艘大船的话,他反而会觉得我们怕了,肯定会来攻击我们。所以我才会如此这般。”

    “无垠说的是,我有一问想请无垠回答。”

    “请讲。”

    “如果他们真的来攻的话,我们能赢么?”糜竺微笑着看向长天,对自己的问题毫无忌讳。

    长天坦然的看着糜竺,嘴里里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怕是不能。”

    “哈哈哈哈哈。”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开怀大笑。

    “无垠兄,在下要在贵地多叨扰几日了。”糜竺拱了拱手。

    “子仲大驾光临,长天求之不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