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

    第三章

    傅瑞恩扛起邱秋,直接把他往卧室带。

    邱秋急的扑腾起双腿。他以前也被傅瑞恩这么扛过,那时候他还以为干爹要教他摔跤呢,兴致勃勃的和傅瑞恩在好几平米的大床上对摔了一下午,最后以傅瑞恩被秘书电话叫走而告终。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邱秋明白过来,干爹打算履行金主的权力,要睡他了!!

    可是他从来没打算被·干爹睡啊,他们年纪相差这么大,干爹二十岁的时候,他还是个受精卵呢!

    不行不行,太重口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俩没有感情基础啊。

    邱秋好歹是个一米七八的大小伙子,傅瑞恩一时制不住他,反而被他连踹了好几下。傅瑞恩过来的时候衣冠楚楚,没过多久就被弄的头发也乱了,衣服也皱了,看着跟遭贼了一样。

    别看傅瑞恩年纪比邱秋大一半,但平常一直有健身,还深入学习过搏击。他刚开始束手束脚的不愿意伤到邱秋,可接连被邱秋踹了几下,他的邪火就上来了。

    傻小子非得让他来硬的是吧?

    傅瑞恩用上格斗的技巧,把邱秋狠狠地甩到了沙发上,紧接着扭过他的胳臂,让他痛苦的只能趴在沙发上。傅瑞恩用膝盖顶着他腰眼,压了大半体重上去,邱秋半边身子都麻了,他就像是一只被掀翻了的小乌龟,左右动弹不得。

    男人弯下腰,指尖从男孩的脖颈滑到脊背中央,给对方带去阵阵战栗。手掌下的肌肤热气腾腾的,汗水都带着青春的滋味,低低的喘息声在空气中飘荡开来,充满极致的性吸引力。

    他眼中凶相毕露,哪里还有平常的气度,现在的他就是一头饿狼,望着自己的盘中美餐。

    邱秋被他欺负惨了,又怕又惧,眼见着逃脱无望,眼圈逐渐红了:“……干爹,你今天就一定、必须、没得商量的要睡我吗?”

    傅瑞恩说“是”。

    邱秋又问:“……男同性恋之间做·爱是不是要用菊花啊。”

    傅瑞恩见他开窍了,压着他的力气轻了点:“是。看来你了解的不少嘛。”

    邱秋说:“……可是我这几天有点便秘,我怕连累你当了搅屎棍。”

    “……”

    傅瑞恩一下就把邱秋放开了。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这么……这么那什么的小白脸!

    邱秋还趴在沙发上不起来,他拿抱枕盖住头,小心的从抱枕下露出两只眼睛窥探男人:“干爹……你不睡我了?”

    傅瑞恩冰冷冷的说:“我嫌脏。”

    这话指向性太明显,要换一个爱面子的人,听了肯定特别受伤。

    可邱秋根本没往那边想啊,他揉着酸疼的胳臂在沙发上坐起来,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赞同的说:“可不是嘛,我也觉得用菊花这样那样太脏了。所以咱们以后还是继续做一对相敬如宾的父子吧,我保证好好学习,努力锻炼身体,未来活久一点,好给你养老送终!”

    “……”什么养老送终,他干爹现在就要被他气的英年早逝了。

    “对了,我和我爸说了你的事儿,我说我在学校认了干爹,又帅又有气质,还特别有钱。我爸一直想和你拜把子呢。”

    傅瑞恩头疼欲裂,他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难搞,思维怎么总是在跳跃前进?谁会把自己的干爹介绍给亲爹啊???

    傅瑞恩还想教训他几句,可这时秘书打来电话,说有个特别特别特别特别重要的文件需要傅瑞恩现在审批一下,这关乎到最近几个月他们一直在忙的公司收购案,所以傅瑞恩越早回复越好。

    傅瑞恩是个工作狂,把邱秋晾在一边,自顾自的处理工作。

    邱秋从小家教好,特别有眼力见儿,懂事俩字恨不得贴在脑门上。他见傅瑞恩这么辛苦,小媳妇一样去厨房端来了一碗冰糖银耳汤。那汤熬了一下午,银耳胶都熬出来了,汤汁粘稠却特别透亮,银耳又软又脆,汤里点缀着橙红色的枸杞子,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傅瑞恩看了看那碗银耳汤,又瞅瞅刚刚被欺负的眼睛都红了的干儿子,伸手接了过来,又顺便掐了下邱秋的小白脸。

    手感肉肉的,还挺好。

    邱秋老实的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简直就是那个表情包:秋式乖巧jpg

    傅瑞恩喝了一口,皱眉。“太甜了。”

    “啊……有吗?我尝着还好啊。”

    “嗯,比你还甜。”

    邱秋“啊”了一声,后知后觉的脸红了。

    ……干爹这是在调戏他吧?

    傅瑞恩实在不喜欢吃甜食,喝了两口汤就放在一边,继续处理公事。可是笔记本电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连不上网。

    邱秋一拍脑袋:“对不起对不起,之前无线网坏了,我重新买了个路由器,改了wifi密码。”

    “密码是多少。”

    “你生日。”

    傅瑞恩闻言,挑眉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屁孩到底有没有被包养的自觉,嘴上说着要当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却动不动就这么撩他的老干爹,可真够要命的。

    傅瑞恩低头在键盘上输入wifi密码,可奇怪的是,他从4位生日输到6位生日再到8位生日,都显示密码错误。

    傅瑞恩:“……你真的知道我生日吗?”不会是记错日子了吧。

    “当然记得啊,那可是信用卡密码,我怎么可能忘。”

    “……”傅瑞恩没好气的把电脑扔给他,“那你给我输密码。”

    邱秋抱着键盘噼里啪啦的输,无线网一秒钟就连上了。

    旁边的傅瑞恩气得头疼,因为他看到wifi密码是:ni sheng ri。

    ——我生日?

    ——我日!

    ——我现在就日!

    傅瑞恩真恨不得把电脑一扔,狠狠日他。可手还没碰上呢,邱秋的电话响了。

    邱秋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脸皱成一团,酸的和吃了一整个柠檬似得,苦中泛涩。不用说,来电的肯定是他那个不省心的前女友小丽,一个资深drama queen。

    正所谓天大地大,都没有她逝去的爱情最大。

    ※

    当初干爹和干儿子刚确定奖学金资助关系的时候,俩人曾经深谈过一次。

    那时候傅瑞恩还摆着一副儒雅温和的面容,怕第一次太孟浪吓到邱秋,就没动手动脚。俩人平平静静的躺在一张床上,盖着被子——纯聊天。

    傅瑞恩人生短短四十载,过得波澜壮阔。他小时候在垃圾堆里刨食,后来被亲生父亲认回了傅家,可私生子根本得不到什么好待遇,被敌视,被霸凌,被栽赃陷害……他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之后去过好几个国家,体验过很多种人生,曾经数次创业失败,直到如今终于打造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傅家早在十年前就倒了,可他一直屹立在那里,大**都弯了,脊背却从没弯过。

    他自己的经历随随便便拿几件说,就唬的邱秋“哇”“哇”的叫。

    邱秋就是普通家庭出身,衣食无忧,一路顺风顺水,见过最大的场面就是春运人流,遇到过最大的危险就是国足球迷群殴。除此之外,他人生里没有一件“大事”可以拿出来说。

    ……家里有两套四合院正在动迁算大事吗?应该不算吧。

    傅瑞恩见他苦恼,就说:“不用非说人生中的大事,让你开心、让你苦恼的事情都可以说给我听,你的每个人生经历我都很感兴趣。”

    看看,这套路搞的,简直是温柔干爹爱上我。

    邱秋正愁没人给他分析问题,闻言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了。屋里热,傻孩子睡觉喜欢光着,只穿了条内裤,这么一坐起来,肩膀,胳臂,胸口,肚皮……白花花赤条条的露在傅瑞恩眼皮子底下,看的这老色狼差点没把持住。

    邱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苦恼的说:“干爹,现在有个事儿是这样的:我女朋友小丽总是说我陪她的时间太少,可我还要学习啊,总不能随叫随到……”

    其实邱秋对小丽真没什么男女之情。但小丽追他追的太执拗了,每天不上课的时候,就跑到邱秋的宿舍楼底下埋伏。她学编剧的,文笔特好,还特地在校园网上开帖写《邱秋与我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事》,可问题是八件事里没一件是真的。

    她单恋他的事情搞得轰轰烈烈,闹得两个学院的院领导都知晓的地步。同学劝他,老师也劝他,说小丽家境好长相好成绩好哪哪都好,两人天造地设的一对,最主要的是她对他一片痴心,干嘛不试试呢?

    ……结果试了这么久,邱秋也没对小丽试出感情。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应该更坚定一些,如果他和她的故事从来没有开始过,那就好了。

    他口中的烦恼刚开了个头就被傅瑞恩打断了。

    傅瑞恩在床上单手撑起上半身,危险的眯着眼睛看着这个无法无天的年轻人。

    “……你有女朋友?”

    “有啊。可是……”

    “分了。”

    “啊?可是……”

    “我说分了。”

    “……哦……”说这话的时候,邱秋眼睛都红了。两泡眼泪楚楚可怜的含在眼眶里,一圈圈的晃荡,硬是没落下来。

    虽然糖儿子在自己面前哭的梨花带雨,但傅瑞恩的心没有一丁点软化。他心想这小屁孩胆子可真大,一边拿着他的包养钱一边出去交女朋友,这是嫌屁股没被艹开花?

    其实他真误会邱秋了,邱秋之所以哭,完全是被感动的。其实他早就想分手了,可是身旁所有人都劝他再考虑考虑、再坚持坚持,觉得好男人不应该主动甩掉痴情的女朋友。

    可是……可是他真的好累啊,谈恋爱好麻烦呀,他还没当够小王子,不想去伺候小公主。

    傅瑞恩的“鼓励”成为了邱秋勇气的来源,在谁都不理解他的情况下,只有傅瑞恩是他坚强的后盾。

    他终于鼓起勇气把小丽约了出来谈分手。

    结果小丽二话没说就跳湖了。

    小丽在湖里一边扑腾一边喊:“你们谁都别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邱秋在岸上急的火烧眉毛,他不会游泳,可是为了女朋友硬是跳进湖里英雄救美,结果刚一下去就崴了脚。

    原来那湖水还不到他屁股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