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

    第六章

    邱秋把姨夫的聊天记录删除了,然后才把手机还给他爸,又手把手教他怎么用微信。

    他爸很不满意的说:“你怎么给我取名叫‘老邱’啊,太土了,现在都没人在网上冲浪的时候取这种网名了。”

    邱秋指出:“爸,我们现在不管上网叫冲浪了。”

    “……”

    孩子大了,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说那些腻味的情话,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邱爸爸是邱老师,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没闲着,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说:“秋秋,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邱秋犹犹豫豫的问:“对了妈,有个事儿我想问问您。”

    “你说。”

    “您……”邱秋一咬牙问出了口,“您实话告诉我,您一直说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您都帮我存着呢,是不是在骗我?”

    邱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乐开了:“我儿子啥时候成小财迷了啊?妈妈说话算话,你的压岁钱妈妈一分没动。就在妈的卧室保险柜里放着呢。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小金库了,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啊。”

    挂了视频电话,邱秋拿着存有压岁钱的存折欢天喜地的回了房间。

    他家境还好,每年的压岁钱非常可观,零零总总加一起有五万多块钱。他想了想,对着存款余额照了照片,发给了老干爹。

    秋是秋天的秋:[照片]jpg

    秋是秋天的秋:你看,这是我妈给我从小到大存的压岁钱。

    秋是秋天的秋:钱都在,一分没少。

    秋是秋天的秋:你就会骗人。[愤怒]

    秋是秋天的秋:我知道你在看呢。

    秋是秋天的秋:我明天约了小丽见面,我要把这五万块钱给她。我想了想,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最初就不该答应开始,所以这个责任确实有我一半,我必须负责。

    秋是秋天的秋:而且,昨天晚上我打了一晚上喷嚏,一定是她在想我呢。[微笑]

    这次傅瑞恩回复了。

    爹是干爹的爹:不是

    秋是秋天的秋:什么不是?

    爹是干爹的爹:你打喷嚏不是因为她想你

    秋是秋天的秋:[好奇]那是谁想我?

    爹是干爹的爹:那是你感冒了

    邱秋好生气啊,他把干爹拉黑了,这样干爹以后就再也不能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了。

    傅瑞恩也好生气啊,傻小子有五万块居然想着先还小丽而不是先去别墅赎回吉他,真是太不尊敬长辈了。

    等到糖爹发现糖儿子拉黑了自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