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八章

    第八章

    邱秋拿到晋级卡的事出乎了小丽的意料,她让邱秋上台演唱《喜羊羊》的主题曲完全是为了让他丢脸。哪想到他不仅没丢脸,还大大的长脸了。

    她有种预感,以后邱秋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邱秋,而是“wuli欧巴秋”了。可是心里还有另一个声音说——他从来就没属于过你呀。手里的五万块钱就像是嘲笑她这段时间以来的痴心妄想,她把自己当作了戏中人,可是另外一个主演从来没有入戏过。

    邱秋也很吃惊,他捧着那张晋级卡就像捧着一只刚出锅的山芋,放哪儿都觉得不对头。他下台时同学涌上来恭喜他,大熊从人群最后挤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秋!苟富贵勿相忘!”

    可是邱秋从没想富贵啊。

    他其实没什么人生规划,十八岁的时候在父母的要求下写了一篇命题作文:《我的未来》。他在作文里写,他要在大学认真读书,争取保个研、直个博……可读完博士以后做什么呢?

    他不知道。

    可能是像邱老师一样,在办公室里修一辈子的字典,让每本语文书上都印着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像董老师一样,教书育人,把自己国家的文化传播到异国他乡。

    但总归……不应该是吃青春饭的吧?

    待看热闹的人群散去,邱秋转悠两圈,找到了一个穿着印有“超级新声代”黄马甲的工作人员,结结巴巴的表示想要归还晋级卡,放弃之后的比赛。

    工作人员看他的眼神就像灰太狼,觉得这只喜羊羊吃草吃到脑子瓦特了。

    晋级卡并不好拿,条件非常苛刻。“超级新声代”的海选参考了之前其他选秀活动的赛制,一共五位评委,如果三位或四位评委给了pass,选手晋级,如果五位评委都给了pass,那么就能拿到特殊晋级卡,以种子选手的身份直升省级半决赛。

    “你真的不比了?”黄马甲问,“别看这一场是网络直播,没多少人看,但是从省级半决赛开始,我们就要全站推广了!开机弹窗你懂吗?——所有安装了我们app的观众在打开软件的时候,都能看到广告,你想想,这是多好的出名机会啊!”

    邱秋为难的说:“我是学生……我不想出名,我只想好好读书。”

    “你可别谦虚了,我听他们说了,你年年都拿奖学金,成绩好的不得了,还不放松放松?……小弟弟,我劝你一句,年轻的时候就要做点疯狂的事情,等你老了才不后悔。”黄马甲忽悠他。

    邱秋还是摇头,一个成年人做事怎么能靠肾上腺素呢,要靠大脑。

    黄马甲见邱秋油盐不进,一下急了:“我可真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唱唱歌就有奖金拿,这种好事别人都抢着上,你怎么往后退啊?”

    结果这话一下戳中了刚从富户变贫农的邱秋,他很想装作视金钱为粪土,结果装的一点都不像:“有奖金?”

    “对啊,省级半决赛是十进六,只要拿到前六名,一人就有五万块现金!”

    邱秋的心思一下就活跃了——他留在干爹那里的吉他,刚好就值五万块钱呢。

    他想,那干脆再参加一场比赛吧,他不贪心,把吉他赎回来就好了。

    ※

    因为邱秋在校园赛中旗开得胜,大熊嚷嚷着让他请客。邱秋不是小气的人,干脆带着大熊去学校小食堂吃小炒。

    大熊这人特别皮实,不挑食,啥都吃,给他一块西瓜他能把白皮给犁干净那种,平常学校大食堂七块钱的套餐都吃的很high,邱秋请他吃小炒他乐呵呵的,从小广场到食堂的一路上都在计划着点什么餐。

    每所高校都有那么一个高端一点的“职工食堂”,教授们天天教书育人,愁的头发都秃了,当然要吃点好的。职工食堂都是小炒,没有大锅菜,标价比学生食堂高了挺多,再加上现在不是饭点,所以职工食堂里没什么学生。

    大熊一进食堂就跟北极熊入了海豹饲养区,瞪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左顾右盼,嘴里说着“你随便买随便买我先去占座”,一边拖拉着人字拖直奔窗户边上的秋千专座。

    现在的学校食堂都是承包制,职工食堂的承包者十分有生意头脑,把靠窗户的一排设成了“浪漫秋千座”,每张桌子两旁各悬挂一个木板秋千,用假花假草假篱笆装饰一下,获得了不少小女生的青睐。不管是闺蜜聚会还是情侣约会,都能在秋千上看到唧唧私语的身影。

    别看大熊又高又壮,却异常喜欢这类东西,一进门就奔去占座了。邱秋按照他的口味,点了三道肉菜,举着托盘晃晃悠悠的坐到了他对面。

    结果没想到刚落座,邱秋就见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傅瑞恩一身铁灰色的定制西装,双手插兜站在食堂中央,脚下的皮鞋擦得比地砖还要亮。他全身上下都写着精英两个字,和油腻的大学食堂格格不入。

    电影中的男主角出场都自带背景音效,可是傅瑞恩出场却自带三米隔绝气场,就连最彪悍的食堂大妈炒菜的时候都不敢敲锅铲了。

    秘书站在他身后,也是一身西装,手里拿个不锈钢的托盘,正仰头看着食堂窗口上的菜单。

    秘书殷勤的问:“老板您吃点什么啊?”

    “什么快吃什么,咱们一个小时之内到机场。”

    傅瑞恩在看完邱秋的表演后,本来准备打道回府的,结果临时有个重要合作需要他亲自飞过去面谈。他一年有一半的日子在当空中飞人,多丰盛的飞机餐他都咽不下去,他便打算上飞机前随便吃一口垫垫肚子。

    他虽然有钱,但不是那种瞎讲究的土大款,他小时候苦过很长一段日子,现在吃食堂也没觉得拉低自己的档次。

    结果哪想到这么巧,刚一进来,就看到自己的糖儿子不好好吃饭,在荡秋千呢。

    他远远的看着邱秋,没说话。

    邱秋远远的看着他,也没说话。

    结果大熊嚷嚷开了——“诶诶诶,邱秋,那不是前天晚上给你点了三百个赞的大帅哥吗!”

    秘书噗嗤一声笑了。

    大熊特别热情的站了起来,招呼他们过来一起坐,邱秋也不吭气,局促的坐在秋千上,手攥着秋千的吊绳,眼睛乱瞟。

    秘书正准备推辞,哪想到傅瑞恩长腿一迈就走过去了,而且特别自觉的落坐在邱秋身旁,一点不脸红,装的真像偶遇一样。

    秋千荡啊荡,邱秋的心也荡啊荡。

    秘书点的菜还没做出来,大熊就把自己的三道菜往他们面前推。

    傅瑞恩赶时间,简单道谢后,拿了筷子和碗就吃起来了。他的餐桌仪态极好,吃个鱼香肉丝都像在品尝米其林餐厅,大熊双手托腮,花痴的光明正大。

    大熊问:“你和邱秋是怎么认识的啊。”

    秘书帮忙回答:“我们傅总欣赏邱同学的才华,为他提供了私人奖学金。”

    大熊与有荣焉的说:“我们秋这么优秀,只有你们副总欣赏他,正总不欣赏他吗?”

    “郑总?郑总常驻东南亚,没见过邱同学。”

    俩人鸡同鸭讲,讲的热火朝天。

    邱秋并不是内向的人,可自从傅瑞恩坐到他身边后,他就不开口了——因为干爹居然借着饭桌的遮挡,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在俩人还是不纯洁的保养关系时,傅瑞恩也时常吃着吃着饭,就把手放在邱秋的身上,有时是搂肩膀,有时是搭手背,有时像现在一样,放在他大腿上。

    邱秋每次都直接把他的手抖下去,认真的提意见:“干爹,你手太热了,不要老摸我。”

    邱秋天生体温凉,可傅瑞恩却总是满心火热。

    之前邱秋不懂傅瑞恩干嘛老摸他,能够特别正直的把他的手拿开。可是现在邱秋知道了,却……却不好意思让他松手了。

    邱秋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忧愁的夹起一块红烧带鱼默默啃着。

    邱秋特别擅长吃带鱼,每次都先咬掉带鱼两侧的小刺吐掉,然后再把带鱼身上的肉吃光光,最后就剩下正中间一根大鱼刺,干干净净,可以拿去当梳子。

    谁想他刚把带鱼两边的小刺剔干净,忽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副筷子,把他碗里的带鱼肉夹走了。

    能干出这种缺德事的人,除了傅瑞恩不做他想。

    邱秋一时情急,脱口而出:“干爹!”

    直男大熊:“……???”

    傅瑞恩自顾自的在带鱼肉上咬一口:“干嘛?”

    邱秋:“带鱼上都是我的口水,你也不嫌脏。”

    傅瑞恩:“你的口水怎么了,你的口水我吃的还少吗?”

    宇宙无敌超级直男大熊:“…………??????”

    邱秋一想也是,他们之前偶尔会共用一个水杯,互相夹菜的时候也蛮多,确实不该计较。但……但傅瑞恩也不该直接抢他的东西吃啊。

    傅瑞恩又说:“而且你吃什么鱼,你应该去吃草。”

    邱秋莫名其妙:“我干嘛要去吃草啊?”

    “因为‘你只是一只羊’啊。”

    “……”邱秋放下筷子,狡黠的看着他:“干爹,你怎么知道我去参加歌唱比赛了啊?”

    傅瑞恩被问住了。

    “还有,你怎么忽然想来我们学校食堂吃饭啊?”

    傅瑞恩惯会装模作样:“刚才在这附近谈了个两千万的小生意,急着去机场,就随便吃点。”

    这理由无懈可击,邱秋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他干爹这两千万的小生意和自己息息相关。

    其实何止两千万,傅瑞恩的裤裆里有好几亿的生意想和他谈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