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章

    第十章

    邱秋知道自己参加选秀活动的事情肯定瞒不过家长,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传的这么快。

    他完全低估了自己在学校的知名度,他下午上台演唱,等到晚上的时候,整个大学城的所有学生都知道a大校草凭借一首神曲《别看我只是一只羊》成功晋级。

    第二天他有专业课,上课的是副院长王教授,两节大课之间有十五分钟休息,王教授乐呵呵的把他叫到了台上,让他给大家唱歌。

    ……邱秋体会到了小学时逢年过节被迫给所有亲戚表演节目的恐惧。

    不过邱秋心理素质高,从来不怯场,大大方方唱完了,赢得了满堂喝彩。

    其实不少男生等着这位校园男神出丑呢,可就有人天生魅力点点的高,唱儿歌也能唱的观众心神荡漾。

    一个女生在台下大喊一声:“邱秋,我要给你生一窝小灰灰!”

    邱秋为难的说:“……可我只是一只羊啊。”

    有人把这段独唱录了小视频,发在了微信朋友圈,配以《震惊!a大学霸校草居然在专业课上不听讲,反而做这种事情……》的标题,在学生群体里传播迅速。

    邱秋的姨夫看到了这段视频,非常鸡贼的分享到了家庭群。

    邱爸邱妈看完视频,果然“震惊”了。

    我是老邱:……秋秋是校草????

    董你的心:……秋秋是学霸????

    我是老邱:董老师,您儿子随他爸,才高八斗、博古通今,绩点40,学霸那是肯定的。

    董你的心:邱老师,您儿子随他妈,脸小、眼大、腿长、腰细,不知道有多少大闺女想嫁。

    尚善若水:善,此子必成大器。

    秋是秋天的秋:(ノへ ̄)

    这家子可真不会找重点啊。

    现在邱秋已经是大三下学期了,课业紧任务重,本来还怕他爸批评他不务正业,没想到老邱压根儿没在意这事儿。

    他觉得孩子嘛,有时间就要多玩玩、多闯闯,现在不体验,等以后上班了,朝九晚五的,哪儿还有时间参加什么唱歌比赛啊。

    邱秋周末刚进家门,邱爸爸仔细端详他了半天,说他现在的形象太学生气了,要带他做个时髦一点的发型,好配得上他的校草称号。

    “就那种‘墨西哥头’,两侧剃的短短的,搓上去,上面头发长一些……我看现在好多小年轻都怎么剃。”

    邱秋稀里糊涂的跟着爸爸走了。

    等他坐到美发店的镜子前才知道,原来不是“墨西哥头”而是“莫西干头”,给他剃头的也不是“戴老师”而是“daisy老师”。

    邱秋近视很深,摘下来人畜不分的那种。他轻易不进美发店,因为他永远摸不准站在他身后的是美发师还是毁容师。

    等到一个小时之后他重新戴上眼镜,发现自己整个脑袋被重新刷新了一遍,而且刷新结果是404无法显示。

    daisy老师很热情的问他喜不喜欢新发型。

    邱秋:“……我有点方。”

    “方?没事,我给你剃圆喽。”

    “……”

    好好的一个小帅哥,愣是变成了只有头顶有毛的猕猴桃。

    邱秋回学校时,同学笑,老师笑,就连舍友大熊都在笑。

    “超级新声代”的工作人员过来给他送半决赛的比赛章程,见到他时震惊的合不拢嘴。

    今天来的人还是上次那个黄马甲,据说还是个副导演。

    副导演对他还挺客气的:“……羊同学,你为了节目效果真是牺牲太大了。”

    “我姓邱……”

    “对不住对不住,记串了,都怪你这发型,太像‘懒羊羊’了。”

    邱秋忧愁极了:“真的很丑吗?”

    “不影响。你是实力派,靠才华不靠脸。”

    “……”邱秋知道这个发型真的很丑,丑的都让他从偶像派变成实力派了。

    俩人约在学校门口的咖啡馆见面,和之前随便搭台子的海选不同,这次的赛区半决赛相当受重视,只要赢过这一场,就能参加赛区大比。他们这里归属华北赛区,决赛决出的前三名会继续向上走,和其他赛区的选手们继续比拼才艺。

    赛区的比赛方式相对简单,就是两两比赛取优胜,等上升到全国比赛了那花样就多了,还要看场外支持率,还要搞复活赛,总之怎么吸睛(金)怎么来。

    之前邱秋从来没关注过选秀活动,这还是第一次老老实实听完赛制规则。

    他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现在是青铜,一层层往上打,打赢了就晋级,等我变得越来越厉害,就能成黄金了对吧?”

    副导演一拍大腿:“对对对,你们这岁数的孩子原来也看《圣斗士星矢》啊?”

    “……我说的是《王者o药》。”

    副导演被噎了一下,不过他脸皮厚,继续叨叨叨:“这次赛区半决赛和决赛的地点都在a市电视台,我们已经租好演播室了,最大的那个,可以容纳一千名观众呢,特别有名的那个恋爱节目《男女对对碰》就是在那个演播室录的。”

    那个节目邱秋知道,董老师追的一集不落,即使远渡重洋也要坚持看录播。

    副导演用一种吹嘘的口吻说:“想租那个演播室的节目组可多了,本来咱们是轮不上的,可是谁让咱们拉到了一个大赞助商呢。咱的金主爸爸特别慷慨,演播室的钱都是人家掏的。”他重重拍了两下邱秋的肩膀,说,“小伙子,虽然人数是有点多,但是你别紧张啊,可别上去了开不了口。”

    邱秋说:“不紧张。”

    副导演明显没信,以为小年轻在逞能。

    其实他哪里知道,每年a大的新生晚会都有两万学子在看呢。

    他们咖啡喝了半个小时,其中十分钟用来讲解赛制,剩下二十分钟都是副导演在吹嘘他们抱上的金大腿。他说自己明珠蒙尘,而人家慧眼识珠,现在正要强强联合,更上一层楼。

    金大腿不仅冠名了,还额外又掏钱又出力给他们做整体包装,现在节目组鸟枪换炮,再也不是十八线野鸡栏目了。

    副导演掏出了厚厚一沓子的节目介绍扔到了咖啡桌上,震得桌上的糖罐都在跳。

    而邱秋被封面上印着的宣传语吓得头毛都立起来了。

    ——“超级新声代”栏目由恩锐集团冠名播出。

    邱秋还是有点当糖儿子的自觉的——他糖爹傅瑞恩一手创办的公司,就叫恩锐集团。

    邱秋又不傻,他本来就觉得自己唱《别看我只是一只羊》能晋级很奇怪,他还以为是节目太水了,现在看来,这水也太浑了啊!

    邱秋糯糯的问:“……副导演大哥,这个节目冠名多少钱啊……”

    “不多不多,两千万。”

    “……”

    “以咱们的节目潜力来看,很值的!”

    “……”

    待导演走后,邱秋哭丧着脸给干爹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

    “秋秋,什么事?”

    邱秋很直白又很隐晦的问:“……干爹,除了那五万块钱的吉他以外,我是不是又欠你两千万了?”

    傅瑞恩停顿了几秒,淡淡的回答:“没有。”

    邱秋喜笑颜开:还好还好,原来干爹砸钱捧这个莫名其妙的节目不是为了他。

    傅瑞恩:“线下落地和线上包装,额外追加了一千万。”

    邱秋:“……???”

    负债一下从5万变成了3005万,邱秋在电话里哭着说今天晚上要睡不着了。

    傅瑞恩对这个结果还挺满意的:“睡不着刚好,多想想我。”

    “……”

    挂了电话,邱秋心里慌得要命。如果把他论斤称的话,他一斤都值20多万了。

    他惴惴不安的给傅瑞恩发微信。

    秋是秋天的秋:干爹,你真是财大气粗……

    爹是干爹的爹:不,我是财大器粗。

    邱秋盯着手机上的字羞红了脸——他居然看得懂黄色笑话了,一定是和干爹学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