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要说八千八百八十八的假发质量就是好,即使近距离看也能够以假乱真,化妆师给他的脸上刷了两层粉底,稍微画了画眉毛,然后就不知该向哪里下手了。

    看这睫毛浓密的,就像是画过眼线又夹过睫毛一样,近距离看着更是让人脸红心跳,化妆师托着他的下巴端详很久,硬是找不到修补的地方。

    最后没办法,她只能向对待齐奇奇一样,给他草草画完口红就放他走了。

    这是邱秋第一次拍杂志照片,在镜头下他手脚都不会放。他是在场选手中唯一一个把衣服穿的规规矩矩的,空荡荡的大t恤罩在身上,就像是他偷穿了邱老师的衣服一样。

    不仅如此,他还特别不会摆姿势,黑洞洞的镜头对准他时,他只知道比v,连齐奇奇会的动作都比他多。

    邱秋刚上大学哪会儿去逛街,他从商业街的东头走到西头,硬是被不同网站的街拍摄影师拦下来八次,导致他现在看到单反镜头就有心理阴影。

    摄影师指导他做了一些跳跃、转身、扮酷等一系列动作,但都不尽人意。摄像师也不愿浪费这么好的一张脸,想了想,说:“你把上衣脱了,背着吉他来一张。”

    邱秋:“……能不脱吗?”

    摄影师乐了:“又不是小姑娘,露肉怕什么。”

    邱秋忧愁的说:“……我干爹要是知道了,晚上肯定不让我睡觉的。”

    “干爹”这个词确实让摄影师确实想歪了一秒,但见邱秋表情坦荡荡的,举手投足更是一副孩子模样,摄影师在心里自嘲起来:人家孩子说的是正经亲戚关系,自己在这个圈子混久了,思想太龌龊了,听到干爹就以为是金主。

    摄影师打趣道:“你家教也太严了。等你以后当大明星了,肯定会拍湿身照、性感照,现在男人也流行卖肉了,躲不掉的。”

    “我没时间当明星的。”邱秋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透露了一个惊天大咪咪,“我打算比完半决赛,拿了五万块钱奖金就退出。”

    “……”

    “我查了比赛日程,赛区决赛那天我有两门考试,在那之前还有三篇essay要交。”

    “……”

    邱秋叹了口气:“摄影大哥咱们快点拍吧,下午我们院有个《中文不同语态下的真假复合词》讲座,特地请了语文出版社的总编来讲呢。”

    “……”

    摄影师&助理&灯光师三脸懵逼,真是从未见过如此无欲无求一心畅游在知识海洋的选秀新星。

    因为邱秋不肯脱衣服又不会摆造型,没多久就拍完了。摄影师看着拍出来的成品长吁短叹,他从业这么多年,头一次把一只白天鹅拍成了可达鸭。

    比邱秋早化完妆的华翔还在另一组摄影师的闪光灯下摆造型,他十分爱秀,又是后空翻、又是单手倒立,引得围观的工作人员一阵阵惊呼。五千块钱的黑人脏辫在空中飞扬,这让他看上去变成了一杆飞舞的拖把。

    华翔又开始漫天吹牛逼了:“我从小家里就给我请武术老师,一个月学费就要五万呢。”

    坐在角落里的齐奇奇抱着手臂,摇头晃脑的说:“我要是他的话,我就把所有购物小票都贴在身上。鞋多少钱,皮带多少钱,头发多少钱……”

    邱秋:“原来做头发也能开发·票?”

    “……”齐奇奇感觉自己和这位叔叔有代沟。

    邱秋向来迟钝,总是搞不懂人与人之间应该怎么交往。比如考试周前夕,同学问他复习了几遍,他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需要复习啊,每次上课后我都会把当堂的重点背下来”。等考试结束,别人问他能考多少分,他心里默默算一下,能报个**不离十的高分。

    邱秋知道不少人说他爱炫耀成绩,可他只是实事求是啊,明明准备的很充分,考的很好,干嘛要编“我昨晚打电动没有看书”“我这次估计要不及格了”的谎话呢?

    由己推彼,邱秋根本没意识到华翔是在炫富,他觉得有钱人都爱把金钱挂在嘴上——像傅瑞恩,总是提醒他欠款3005万的事情呢。

    ……

    等到所有单人照拍摄完毕,工作人员把大家聚在一起准备拍合影。邱秋一心想低调,主动往后排站,结果被来巡场的副导演叫住了:“邱秋,你站前面来,华翔,你站边儿上去。”

    本来站在第一排正中间的华翔顿时不乐意了:“副导演,凭什么啊。”

    副导演没好气的说:“凭你头发高,凭他个子矮。”

    其实单看邱秋不算矮,可是他瘦啊。小腰将将两尺,宽大的t恤衫扎在牛仔裤里,更显得肩窄腰细。在场的选手胖的胖、壮的壮,就连齐奇奇都胖的像米其林轮胎,邱秋和他们一比,顿时变成了伶仃的豆芽菜。

    华翔的发型太出挑,后面选手的脸都被挡住了。他不情不愿的移到了角落里,一边走一边往下压自己的头发。

    集体照是最难拍的,尤其是这种选秀节目的集体照,每个人都要拍的好看、每个人都要拍出特色。一会儿这个人打喷嚏、一会儿那个人眨眼,时不时还有人换个动作……一张集体照硬是照了一个多小时才完事。

    好不容易收工了,大家都归心似箭。

    邱秋是最急的一个,他还等着回去听《中文不同语态下的真假复合词》呢,这场讲座超热门的,去晚了连站票都没了,只能买挂票了。他急的连妆都没有卸,套上自己衣服就往外走。

    华翔眼尖,见他走的匆匆忙忙的,便主动说:“我记得你是坐车过来的吧,往哪个方向走啊,我捎你一程?”

    邱秋开心不已:“谢谢、谢谢,我往a大,顺路吗?不顺路的话给我捎到地铁站就成。”

    华翔一拍大腿:“我天,太他妈巧了,校友!”

    邱秋也很惊喜,要不然古人说人生四大喜之一是他乡遇故知呢,没想到前十选手里居然有一个是自己的同学。不过以华翔这么“出众”的外形,他不应该没见过啊。

    “你也是a大的?”

    华翔:“差不多吧。”

    邱秋没明白,校友还有差不多的?

    华翔很骄傲的回答:“我是a大附中的。”

    “……你多大?”

    “二十啊。”

    “高三?”

    “高五啦。”华翔难得不好意思,“我是特长生,比较难考……”

    俩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走,邱秋从小就开挂,小学在尖子班,初中在重点班,高中在火箭班……最后火箭一发射,他没参加高考直接踏进了大学校门。他虽然没参加过高考,但也听闻过高考的严苛,尤其是艺术类学生考试,更是困难重重。

    从摄影棚到停车场的路上,俩人因为“校友”关系在,亲近了不少。

    华翔是个敞亮人,很开心的说:“邱秋,我发现你和别的学霸有根本性的不同。”

    “怎么不同了?”

    “你不歧视学渣。”

    俩人熟了之后,华翔的嘴巴更管不住了,一直在叨叨叨自己多有钱,刚进停车场,他就掏出自己的宝马车钥匙甩了起来。车钥匙上的logo大得要命,华翔把它扔来甩去,说这是自己二十岁的生日礼物。

    他说着说着,忽然发现身后没人附和了,一回头才发现邱秋居然停下了脚步,正望着马路的方向。

    华翔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辆奢华大气的银灰色跑车从道路尽头轰鸣而来,卷起尘土阵阵,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华翔羡慕极了,口水都流下来了:“嚯,阿斯顿马丁,真有钱啊……不知道我考上大学的时候能不能让我爸给我买一辆。”他见邱秋还是盯着车一动不动,便想当然的问他,“你也喜欢车?”

    邱秋摇摇头,脸上带着些羞赧:“有名的车我只认识宝马、奔驰、大众……”像他这样对车一窍不通的男孩可真不多。

    “那你看什么呢?”

    “那个……那辆车好像是来接我的。”

    “……????”

    结果邱秋话音刚落,那辆阿斯顿马丁就从他们面前开过去了。

    华翔:“……你想着它来接你,不如盼着自己变成了灰姑娘,到时候会有仙女教母给你变出来一辆南瓜马车。”

    邱秋不说话,只是握紧了吉他肩带站在路边,对着车开走的方向翘首以盼,他嘴角翘着,脸上的小酒窝深的能装下一坛酒。

    华翔拉了拉他:“行了别看了,你不用装的这么像,我不会嘲笑你的。”

    可是邱秋却执拗的还守在路旁,甚至跟华翔说:“你不用送我了,有人接我的。”

    就在华翔打算硬拽这位患有妄想症的校友离开时,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那辆豪华、昂贵、酷炫、高端的阿斯顿马丁跑车,居然真的踩着阳光驶了回来,它缓缓减速,最终停在了他们面前。

    车窗降下,驾驶座上的傅瑞恩半眯着眼睛,看向满头都是拖把条的华翔。

    被那样冷酷的眼光扫过,华翔手一抖,赶快松开了邱秋的衣角。

    邱秋早就忘了身后的校友,像是一只追着毛球的猫咪一样,兴奋的扑到了车旁。他问:“干爹,你刚才干嘛去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五分钟。”

    傅瑞恩随手接过他身上的吉他放在了后座,无奈道:“我哪里知道调头要这么久。”

    旁边的华翔:“……”靠,原来新朋友真的有仙女教父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