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远在a市舞台上的邱秋当然不知道自己刚刚搅黄了干爹几个亿的大生意。

    一曲完毕,邱秋轻压吉他弦,止住了弦上的颤动。他抱着吉他站在聚光灯下,额头带着一点薄汗,大方又自信的看着面前的评委,等待他们的点评。

    其实不用评委开口,看台上观众们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的成功。

    《超级新声代》这么一个并不出名的小选秀节目,即使有了恩锐集团的注资仍然算不上有气候,赛区半决赛厅内的一千名观众,除了选手们自带的零星亲友团以外,绝大多数都是节目拉来的托儿。

    节目组选的是最便宜的那种托儿,节目组不管饭,八十块钱一天,他们不用哭,只负责鼓掌就成。

    本来策划想选几十个能哭的,但预算太高了,没批下来。

    一分价钱一分货,八十块钱的观众坐在台下,就像每个座位上立了一根木头。除了齐奇奇因为年龄小让他们稀奇了几分钟以外,其他选手在台上演唱的时候,观众全都在低头玩手机。导播几次切镜头想照一照观众的表现,都是虚晃一下赶快切回自我陶醉的选手。

    就这么熬啊熬啊熬到了比赛的尾声,邱秋终于走上了舞台。小丽带着被她召集来的同学们一下站了起来,挥舞着灯牌,为他助威。

    他们这么一折腾,周围的玩手机人群下意识的抬起了头,他们见上台的少年干净清爽,笑起来的模样特别讨人喜欢,便决定听听他唱歌。

    结果这么一听,再没人分得出神去拿手机。

    很多人都听不懂邱秋唱的歌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能够听懂歌声里的故事。那种青涩的、懵懂的、想起来就心里回甘的爱情,也曾是大家追求过的。

    不光观众惊讶,评委们也想不到他会成为黑马。

    海选时他那一首《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就像是来砸场子的,要不是投资人爸爸说要选有炒作点的选手,邱秋晋级的可能性不大。

    哪想到今天就被邱秋的表现打脸了。

    虽然气息转换上和专业选手有差距,但音准、感情都抓的很好。几位评委私下交换了眼神,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大家一一点评了他的表现,除了一个负责唱黑脸的男评委挑了些错以外,其他四名评委都对他大加赞扬。

    这还是邱秋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呢,但他本来就属于误打误撞走上这条路的,赢了这场也没觉得特别开心。

    他唯一欣喜的地方在于,他只要晋级就可以拿到奖金了!

    小财迷一想到五万块人民币就笑的眼睛弯弯,评委们都点评完了,他还在那儿抿着嘴乐呢。

    他下场时,最后一位选手华翔正在候场。

    华翔家里有钱,连麦克风都不用节目组提供的,他手里的那一支是他爸掏钱给他特别订制的,上面贴了金箔,金光闪闪,凡人不敢直视。

    他又在那儿显摆:“你看我这麦克风,二十六万一支。在我们当地最有名的庙里开的光,请了八个大和尚在大雄宝殿里给它念经,保佑我一路高歌猛进!”

    ……有钱人的钱可真好赚啊。

    华翔见邱秋下来了,赶快拉住他:“兄弟可以啊,唱的有水平!看来你以后就是我的劲敌啦。”

    邱秋一乐,挤出右边的酒窝:“哪里,哪里,我还需要虚心学习。”

    华翔见着邱秋的酒窝就想戳,咋有人笑起来这么可人呢?他还没戳到呢,邱秋就偏着脑袋躲过去了。

    华翔的少爷脾气上来了:“我刚刚就是表面吹捧,你别当真。”

    邱秋不好意思的承认错误:“……其实我也是假谦虚。”

    “……”华翔决定再也不要理邱秋这个校友了。

    台前的主持人已经开始对最后出场的华翔做背景介绍了,华翔一边做最后的仪容整理,一边嘱咐邱秋:“你先别卸妆啊,你站那儿老老实实看我的表演,好好听听我是唱什么的。”

    不等邱秋答应,他就如旋风一样冲出了后台。

    结果他前脚刚走,邱秋的手机就响了。屏幕上“干爹”两个字一闪一闪彰显着存在感,邱秋手都碰到了接听键,结果台前就传来了华翔的音乐伴奏。

    邱秋又想和干爹说话,又不愿忽略朋友的感受,他皱着眉头痛苦的想了二十秒——结果电话挂断了。

    邱秋小心肝一跳,哪儿还顾得上华翔,捧着手机直奔男厕所跑。化妆间人多口杂,现在只有洗手间是可以安静说话的地方。

    他冲进洗手间的时候,电话又响起来了。不过这次不是语音通话,而是来自“爹是干爹的爹”的视频邀请。邱秋第一时间按下了通话键,傅瑞恩半裸的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上。

    画面背景是傅瑞恩所住的酒店套房内,他上身赤·裸倚靠在床头,紧实的腹肌和性感的人鱼线一直延伸到画面末端,他在腰上盖了块薄毯,只遮住了关键位置。

    邱秋看的脸红,想移开眼睛又忍不住多看看。

    “干爹……”

    “你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傅瑞恩语气不善,眉头紧皱。

    他在看到小丽出现在现场后,心里极为烦躁。她为什么会在?是不是邱秋约她去的?会不会旧情复燃?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小丫头产生这么强的紧迫感。

    他硬耐着性子等到邱秋下场才给邱秋打电话。

    可是他的糖儿子没接。

    在电话盲音的那二十秒里,傅瑞恩已经幻想出邱秋和小丽的龙凤胎长什么样了。

    所以傅瑞恩没忍住又打了个视频电话,本来想着语气温柔的慢慢说,结果一出口就压不住火了。

    若是换了一个脾气冲的,听到这种质问早和他吵起来了。也就邱秋人乖脾气软,好声好气的向他解释了一下自己刚刚在和朋友说话。

    傅瑞恩这才放下心来,表扬了几句他发挥不错,让他继续保持,又谈了一下自己在这边的工作进展,快的话后天就能回国。

    他说的那些商业合作离邱秋的平凡生活太远了。但邱秋非常努力的在听,傅瑞恩偶尔夹杂几个专业的英文单词,邱秋就在心里默默记下来回去再查——他希望自己踮起脚、伸长手时能碰到那个属于干爹的世界。

    傅瑞恩兜兜转转一大圈,终于绕到了他的目的地。

    “对了秋秋,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前女友也在现场呢?你们又联系上了?”

    邱秋多机灵的一个人啊,每次做试卷上的阅读理解都是满分,特别会揣测出题人意图。“原来干爹你这么急着给我打电话,是怕我和小丽复合啊?”

    “……”

    “我们没再联系过。”邱秋说,“我不会和她复合的,我们不适合。”

    ……那谁适合?

    这四个字在傅瑞恩嘴边转悠了几圈,又被他混着悸动咽下去了。

    邱秋没察觉到他刚刚的失神,像只小百灵一样轻快的叽叽喳喳:“对了,你后天回来后,有没有时间见一面?”

    “怎么,想我了?”

    “我是要还你钱啦。”

    傅瑞恩莫名其妙:“什么钱?”

    邱秋红了脸:“你忘了?你当时……你当时给我发了五万块的‘奖学金’,我这把吉他就是拿五万块买的。我赢了这场比赛,奖金刚好还你。”

    傅瑞恩的心情瞬间不美好了。

    他这糖儿子是什么意思,见面时笑得像一枚嘎嘎甜的大苹果,说出的话却像一颗还没熟的猕猴桃?

    等邱秋还清包养费,是不是还要割袍断义,以后见面是路人了?

    傅瑞恩阴森森的提醒他:“五万块还清了,你还剩三千万呢。”

    “我知道啊。”哪想邱秋爽快的说,“即使咱们关系好,该算的钱还是要算清楚的。现在赚钱这么不容易,你每天工作都好辛苦,我不能白花你钱的。”

    傅瑞恩这才明白邱秋的意思。

    这孩子……这孩子咋就这么“糖”呢?

    傅瑞恩去过不少地方,听过不少方言。在南方某个小城里,当地人管“傻气”称为“糖”,“傻得可爱”就叫“糖汁溅出来”。

    邱秋不知在傅瑞恩面前飚过几次糖汁了,傅瑞恩舍不得喝,恨不得拿个碗存起来,摆在自己床头,每天睡前抿一口。

    生龙活虎,延年益寿,包治百病,尤其能治被气歪的丁丁。

    傅瑞恩逗他:“三千万你怎么还啊,你看你读完大学之后还要读研究生,还要读博士,等你工作了一个月能拿三万吗?要是你万一还不起跑路了怎么办?”

    邱秋怕他不信,赶忙发誓:“干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跑的!”

    傅瑞恩故意用审视的眼神看他。

    邱秋笑起来:“就算我跑了你也不用追我。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我肯定还会跑回你身边的。”

    嗯,所以傅瑞恩只要站在原地,傻兔子就会晕头转向的撞上来。不过他可舍不得让兔子去撞树桩子,要撞就撞他怀里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