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邱秋顺利通过半决赛晋级,家里人都由衷的为他开心。

    远隔重洋的董老师把自己儿子的比赛视频发给了所有学生看,还把官方发表的两百字通稿拿来给外国学生们做课外阅读,看不懂的字都帮他们标注了读音。

    邱老师很时髦的在家人群里发了一个红包,尚姨夫眼疾手快的抢了,结果发现里面只有三毛二。

    邱秋都看不下去了。

    秋是秋天的秋:邱老师,你也太抠门了,才三毛二……

    我是老邱:三毛二在我们那个年代都够割一斤猪肉了。

    我是老邱:你还是学生,重心要放在学习上。虽然唱歌比赛赢了第一场,但一定要戒骄戒躁,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职任务。老王可和我说了,你们下周要交两篇论文。

    邱秋现在已经是大三下学期了,他把所有的选修课必修课都在这三年里修完,这样大四就不需要再回学校点卯,可以专心实习。

    其实他成绩好又聪明,小学的时候班主任就和他爸妈商量过让他跳级,但是邱爸爸就是不同意——“他长那么快干嘛啊,我家又没有皇位急着让他继承。”

    于是在别的天才儿童努力跳级学习适应大孩子们的交往规则时,邱秋慢悠悠的一级级读下来,因为学习上没什么压力,他有时间发掘其他的兴趣爱好,而学弹吉他就是其中一个。

    不过家里所有人(包括邱秋本人)都把弹琴唱歌放在了学习之后,在他们看来,参加选秀节目就和参加学校表演一样,就是图个重在参与。

    比如邱爸爸就特别擅长拉二胡,每年出版社新年联欢他都要上台露一手,可他从来没想过不当总编,去当职业阿炳。

    娱乐圈?大明星?那个世界离他们一家人太远了。

    虽然比赛很重要,但是日渐逼近的考试月更重要。

    邱秋半决赛结束的第二天就开始泡图书馆写论文,他依旧是t恤牛仔裤双肩背包,桌上摆着thinkpad电脑配一个印着“马到成功”的保温水杯。除了食堂大妈会偷偷多给他打半勺菜之外,邱秋并没有觉得参加比赛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小丽这期间又找过他几次,说要和他商量着订做新的应援服。邱秋现在见她就躲,躲不过去就让大熊帮忙敷衍。大熊可崇拜她了,拉着她和她讨论她的新作,问她坑掉的那篇“邱秋”是个怀孕omega的文还会不会填坑。

    ……光是听他们聊故事梗概,邱秋就觉得自己要来大姨夫了。

    ……

    又过了一周,忙碌的傅瑞恩终于有时间和邱秋见面了。

    邱秋在考试月前,结束了自己的家教兼职工作,家长们把他这学期的报酬一一付清,小松鼠的金库里顿时多了几颗金瓜子。

    邱秋在美食app里收藏了很多特色店铺,却总是找不到人和自己一同品尝。这次终于有了机会,他一口气分享了十几家店铺到微信对话框里,这家做港点,那家做湘菜,邱秋挑来挑去挑花了眼。

    邱秋苦恼的问:“干爹,你想吃什么菜啊?我请客。”

    傅瑞恩一边同他视频,一边低头批示文件,随口说:“什么菜都不如你做的菜好吃。”

    哎呀,小松鼠赶快用尾巴把红彤彤的脸遮住了。

    因为香江别墅距离市区远,来回就要一整天,而邱秋正在复习期,实在腾不出那么多时间,所以傅瑞恩考虑了一阵,便让司机把一套公寓的钥匙送到了邱秋的手上。

    邱秋这才知道,原来干爹在市中心有这么一栋高层豪宅,站在顶楼的落地窗前往下望,大半个城市都匍匐在他脚下,最繁华的金融世界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么好的地段这么高端的装修,邱秋喜欢的要命,这儿可比香江别墅好太多了,那里虽大,但是空荡荡的。而且这里通地铁,下楼就是超市,再也不用千里迢迢像是蚂蚁搬家一样从城里买菜了。

    当傅瑞恩下班回到家时,发现大门里的世界头一次充满了家的气息。鞋柜里多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运动鞋,衣架上多了一件印着校名的帽衫,客厅沙发上扔着双肩背包,茶几上、地上散落着几本笔记。

    就这么几个小小的改变,却让这座房子里的空气都变暖了。

    奶油浓汤的香气从开放式厨房里飘来,邱秋穿着保姆阿姨留下来的一条花色围裙,正拿着汤勺满意的品尝着自己的作品。

    傅瑞恩赤脚踩在木地板上,绕到邱秋身后,一手搭在他的身侧,同时自然的把头探了过去,理所当然的要求:“喂我一口。”

    邱秋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不过还是乖乖的盛了一勺,先送到自己嘴边吹两口,然后才喂到了傅瑞恩嘴里。

    邱爸爸不爱吃西餐,邱秋每次在家里做点洋玩意,都只能自己一个人吃。还好干爹不嫌弃,只要是邱秋做的,他都能一口不剩的吃干净。

    俩人站在炉边守着锅子,连第二把勺子都想不起来拿,你吃一口,我喂一口,气氛甜蜜的刚刚好。

    傅瑞恩试探性的把两只手都搭在了邱秋的腰上,手掌在他敏感的腰间轻轻揉搓。掌下的腰肢纤瘦而柔韧,这样一来,糖儿子完全陷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傅瑞恩咽下嘴里甜腻的奶油浓汤,下巴在邱秋的脸颊旁蹭了蹭,意有所指的暗示他:“秋秋,你不觉得咱们这样……很像老夫老妻吗?”

    “啊?”邱秋脱口而出,“应该是‘老夫少妻’吧?”

    “……”

    “老夫”被气的差点犯老年病。

    在遇见邱秋之前,傅瑞恩一直十分自信,他觉得自己正当壮年,年富力强,经验丰富,还有一颗时刻保持警醒的头脑,这世上就属他最有魅力。

    可他的宝贝儿子只有他岁数的一半大,他们俩之间已经不是代沟了,是马里亚纳海沟,傅瑞恩引以为豪的各项优点,在邱秋面前,就剩下一项“有钱”还能拿出来品品了。

    虽然明知道他们之间的年龄差是现实存在的,但傅瑞恩仍然为此愁心。

    他气闷的扔下邱秋去换衣服,出来的时候邱秋正老实的趴在茶几上看书。

    邱秋手边放了一碗刚做好的黑椒牛柳炒意面,他眼睛盯着书,手里的筷子随便夹起一根喂到嘴边,“吸溜”一声全部嘬进去,鼓着腮帮子嚼两下,“咕咚”咽下去,再挟下一根吃。

    ……傅瑞恩怀疑邱秋给他下了咒,要不然他怎么连邱秋吃面条都觉得超级可爱啊?

    见傅瑞恩来了,邱秋终于舍得放下课本。他从背包里掏出五沓厚厚的人民币,献宝一样放到了傅瑞恩手心里。

    这钱一看就是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一沓沓捋的齐齐的,用扎条绑好,落在一起像是五块粉红色的板砖,沉甸甸的。

    “我还是第一次赚到这么多钱呢。”邱秋特别为自己自豪。

    傅瑞恩笑着说:“这就满足了?通过赛区决赛的话,能再拿十万呢。”

    邱秋满怀憧憬:“那这样的话,我只欠你两千九百九十二万了。”

    他的人生就像是一本褒义词词典,里面没有“愚公移山”“痴人说梦”,只有“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傅瑞恩突然产生了一丝紧迫感,他迫切想给邱秋再花些钱,最好让他一辈子还不清。

    “对了干爹,这里环境又好、交通又方便,离我们学校就三站地,之前咱们应该在这儿见面的,省的我每次去别墅来回都要浪费一天。”

    傅瑞恩一时语塞。

    邱秋十分迟钝,即使香江别墅远离市区、他每次进出都是司机接送、他没拿到过别墅的钥匙……他也从来没有意识到,那间别墅是傅瑞恩专门用来金屋藏娇的地方。

    傅瑞恩每次去那里都是为了泻火的,只是邱秋运气好到逆天,之前三个月里和傅瑞恩见了五六次,每次在进入正题前傅瑞恩都会因为公司有事被叫走。

    结果俩人兜兜转转这么久,糖儿子拿到的第一把钥匙,居然属于糖爹的私人住所。

    傅瑞恩是个人精,他故意把话题推了回去:“你喜欢这里的话,那干脆住下来好不好?我这里床大,wifi也快。”

    邱秋可不傻,他可清楚他干爹脑袋里在想着什么,才不上这当呢。

    以前俩人睡一床,那叫黄香温席,现在俩人睡一床,那叫鸳鸯交颈。

    邱秋很硬气的说:“除非我宿舍床塌了,我才不会留宿呢。”

    傅瑞恩被顶撞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提议:“要不今天晚上我去你宿舍住,咱们努努力,把你的硬板床弄塌了,明天刚好回来住。”

    邱秋被他唬的胆战心惊:“……可,可我宿舍里还有大熊呢。”

    “既然是熊,我相信他很擅长冬眠的。”

    邱秋:/(tot)/~~

    ……

    手机上的日历本又跳过了一个星期。

    某天一大早,邱秋如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图书馆占座,哪想到板凳还没坐热呢,就接到了大熊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大熊就汪的一声哭了。好歹也是二百多斤的人了,他说话却颠三倒四的,几分钟过去了,一句话都没说清楚。

    邱秋急的要命:“你别哭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大熊抽泣着说:“秋啊,你……你快回来看看吧,咱宿舍没了!”

    啥叫宿舍没了?

    邱秋没懂,但直觉这事儿不简单。他骑车的速度像脚踩风火轮,没一会儿就冲到了宿舍楼下。

    其实在隔着三百米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不对劲了——远远望去,只见天空浓烟滚滚,而着火的地方正是男四宿舍楼!男四楼的半面墙都被熏黑了,消防车停在楼下,云梯上的救火员正拿着喷水枪在对着失火处猛喷。

    大熊和其他十几名同学裹着毯子坐在宿舍楼门口的花坛上,大熊满脸是泪,傻愣愣的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模样像是一只被抢了蜂蜜的维尼熊。

    见到邱秋来了,大熊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熊抱上来,不停的抖啊抖。

    原来宿舍里有人违规使用大功率电热水壶,结果短路后引着了电缆。他们宿舍旁边就是配电室,天干物燥,火势蔓延的很快,大熊睡得死沉,差点就成烟熏熊了。

    他出来的太匆忙,什么东西都没带,连拖鞋都没顾得上穿,两只大熊掌被烫掉了一层皮。

    等到火势熄灭后,邱秋和其他几位没有受伤的同学进宿舍里拾取个人物品。其他人零零碎碎的捡出了不少东西,只有邱秋他们宿舍,烧的跟烤鸭用的挂炉一样,望眼望去全是黑漆漆的灰烬。

    学校安排同学们住在附近的宾馆里,但因为房间有限,所以本地的同学并没有安排住处,学校发了通知,建议大家回家休息。

    ……可邱秋他妈远在欧洲,邱秋他爸去外地参加讲座,他的家门钥匙早被大火烧成了铁疙瘩。

    他站在宿舍楼下思考良久,犹犹豫豫的拨通了通讯录里置顶的那个电话号码。

    专属的电话铃声在恩锐集团顶层会议室里响起,傅瑞恩立即叫停了会议,拿着手机起身走了出去。

    傅瑞恩的声音永远是沉稳的、可靠的:“怎么了邱秋?”

    邱秋:“……干爹,我最近能住你那儿吗?”

    傅瑞恩先是一愣,然后笑着揶揄:“怎么了,你的床塌了?”

    “没有……”邱秋回头看了看身后被烧焦了一半的宿舍大楼,语气茫然,可怜至极,“……我宿舍塌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