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傅瑞恩的算盘打的哗哗响,但是当他看到卧室地上的单人帐篷时,一瞬间所有算盘珠子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彼时邱秋正在客厅里学习,傅瑞恩回卧室本来打算换居家服的,哪想到推开门就看到那么一个碍眼的丑玩意出现在他视线里。

    傅瑞恩掀开帐篷门看了看——好嘛,蚊帐、吊灯、睡袋、小风扇一应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准备打游击。

    一个睡床,一个睡帐篷,怎么着,这是打算和他异地恋啊?

    傅瑞恩已经过了意气用事的年龄,而且他修养好,自然干不出拆帐篷的事情。

    他不愿强迫人,所以把选择权放在邱秋手里,既然糖儿子觉得睡帐篷更合适,那他只能尊重。

    于是傅瑞恩阴沉着脸走到帐篷前,两手把它拎起来,扔到了自己那个宽广无边的大床上。

    ——看,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还是有的。

    客厅里,邱秋完全不知道傅瑞恩帮他的帐篷换了个更好的扎营位置,他正专心致志的观看学习课件呢。

    炉子上的咖喱牛肉正拿小火咕嘟咕嘟煨着,满室都是咖喱香料的诱人香味,等干爹换好衣服,他们就能吃晚饭了。

    这时,一个聊天对话框在电脑上跳了出来。

    是熊大不是熊二:秋啊,谢谢你给我买的内裤,班导就给我拿了几件他的旧衣服,我差点以为我要一条内裤过完这个月了。

    秋是秋天的秋:……你说的我都有画面感了

    是熊大不是熊二:对了你收到通知了吗?有个大金主出钱给咱男四楼加固、铺防火,就是工期挺长的,这学期肯定搬不回去了,得下学期开学才成。

    秋是秋天的秋:这么久?

    是熊大不是熊二:久点多好啊!咱宿舍又小又破,这儿又有空调又有洗澡间的,没人想回去。

    这话倒是真的,转移到宾馆去的男生们都乐疯了,wifi速度超快,刚好联机打游戏。只可惜大熊的电脑在宿舍里被烧成焦炭,他只能四处流窜,一会儿看看这个寝室的开荒进度,一会儿围观那个寝室打天梯。

    是熊大不是熊二:对了,你不是把笔记本充电器落在宿舍了吗,怎么电脑还有电啊?

    秋是秋天的秋:哦……我干爹给我买了个新的……

    是熊大不是熊二:新的充电器?嚯,那老色鬼想的还挺周到。

    秋是秋天的秋:不是,他给我买了台新电脑。

    是熊大不是熊二:……

    是熊大不是熊二:…………

    是熊大不是熊二:………………

    是熊大不是熊二:咱爹还缺儿子吗?

    ……

    当傅瑞恩平息了帐篷带来的怒火,换好轻便的居家服走进厨房时,勤快的邱秋已经把咖喱饭盛好端上了桌。

    邱秋爱吃辣,但是每次一吃就疯狂长痘痘。人家都在脸上长,只有他长在耳朵后面,痘痘又红又肿,眼镜腿儿刚好卡在那里,磨的要命。

    为了将来不再受此困扰,邱秋后来学会了戴隐形眼镜。

    ……在“如何另辟蹊径解决问题”这点上,邱秋和傅瑞恩还真挺有共同话题的。

    这次的咖喱果然做的辣味十足,就连傅瑞恩都辣的直喝水,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家里原本的透明玻璃杯不见了,换上了一对颜色鲜艳的卡通马克杯,幼稚的造型和性冷淡的装修风格十分不搭调。

    “你买的?”傅瑞恩拿起手边的杯子端详起来,只见在蓝天与绿地的包围中,一脸坏笑的灰太狼嘴里叼着一根稻草,表情坏的冒烟。

    邱秋双手捧着属于自己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下去,辣的直吐舌头,半晌才能开口说话:“嘶……好辣……不是,是买牙膏的时候,促销员说买家庭三支装,就能送一对儿杯子。”

    傅瑞恩饶有兴趣的问:“你手里的是谁?”

    邱秋眨巴眨巴眼睛,默默的把水杯上的图案转给干爹看。

    那上面印着的既不是相爱相杀的好基友喜羊羊,更不是官配红太狼。

    ——是它儿子,小灰灰。

    敢情这不是情侣杯,是父子杯啊。

    傅瑞恩真是被邱秋磨得没脾气了,感觉自己每次都抱着一腔温柔而来,结果转眼怀里就剩下啼笑皆非。

    但偏偏自己就吃这一套,可能这就是鬼迷心窍吧。

    ……

    吃了晚饭,傅瑞恩回书房工作,邱秋继续霸占客厅,屋内虽然安安静静,却自然弥漫着一种默契和温馨。

    期间邱老师和董老师发来视频邀请,他们听说学校失火了,心急火燎的想看看自己的大儿子受没受伤,结果视频接通后,他们意外发现邱秋所处的房间十分大,装修不算奢华但处处沉稳大气,尤其是儿子身后的整片玻璃幕墙,把迢迢星光都踩在了脚下。

    董老师稀奇的问:“秋秋……你这是住哪儿了啊?a大这么有钱了,能给学生安排五星级酒店?”

    邱秋老实回答:“我住干爹家了。学校只给外地学生安排了宾馆,我本来想回家的,但是钥匙烧没了,爸又出差。”

    邱老师皱眉道:“之前你不是和我们说,你和你干爹吹了吗?这才多久啊,就又上门打扰了?”

    “……我们,我们当时吵架来着。”干爹想睡他,他不让干爹睡,这也算吵架的一种吧?

    董老师叹气:“原来是吵架呀,妈还以为什么事儿呢。行啦,你现在住在人家家里,要乖点,勤快些,才讨人喜欢。”

    “可是干爹已经很喜欢我了啊……”

    “妈还不知道你?平常看着挺机灵的,一到晚上就变成邱三岁。又怕黑,又满床乱滚,还有你记得睡觉的时候别裸睡,这么大的小伙子,睡衣扣子都系不好,羞不羞啊。”

    果然是知子莫若母,三言两语就拆穿了邱秋的真面目。

    三人又絮絮说了很久,大多是当妈的在关心孩子的衣食住行,顺便数落一下当爸的只知道生存不知道生活,而邱秋全程负责点头附和,发誓接下来的一个月绝对不把自己养瘦,顺便把干爹养肥三公斤。

    挂电话前,邱爸爸拍了下亮晶晶的光脑壳,补充了一句:“我研讨会下个月结束,到时候亲自上门向你干爹道谢,顺便给你俩正式结个亲。”

    “……咦???结什么亲?”

    “还能结什么亲,肯定不是姻亲啊。你认人家当干爹,没磕头没敬茶,这算什么干儿子嘛。”

    邱秋一想也是,现在俩人名不正言不顺的,走在外面叫声干爹都会被人误会关系,都怪傅瑞恩太过英俊,气场又强,站在邱秋身边不像是他的长辈,倒像是个行走的荷尔蒙散发器。

    可问题是,他干爹想的“亲”……和他亲爹想的“亲”,有那么一点点微小的差距。

    其实邱秋理应高兴的——这样一来,傅瑞恩再也不能对他动手动脚了。

    可当视频结束后,邱秋发现漆黑的屏幕上映照出的是一张愁眉苦脸。

    身旁的沙发上靠放着原木色的吉他,没有合拢的琴盒里散落着一篇篇琴谱。邱秋茫然的看着它们发呆,他忽然不知道以后的情歌要唱给谁听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