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舞台上,华翔虽然外表还是那个脏辫嘻哈风格的华翔,可是内里像是真的换了人一般。抬腿时轻移莲步,眨眼时娇俏可爱,一颦一笑间皆是女儿风情。

    他的编曲一听就是花大价钱请人做的,明明调子还是熟悉的口水歌调子,但配上别致的民族传统乐器后,格调直接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邱秋之前没听过戏曲,分不出唱腔正宗不正宗,但他能听出来华翔的气息运用、曲调转变都非常优秀。

    站在前面的主策和编导没注意到黑漆漆的观众席上还坐着其他选手,小声议论起来。

    “这次他的编曲倒是挺有意思的,进全国大赛估计也能取得好名次。”

    “人家这是童子功,就凭这嗓子肯定是赛区第一名,其他人都没戏。”

    若是别的选手听到了,估计要狠狠嫉妒华翔了。可是邱秋听后只觉得开心,本来他还担心华翔要被淘汰,没想到对方深藏不露,能和新朋友一起前进,站在更高的舞台上,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华翔唱的是男旦,女声极为清脆悦耳。平日里他的声音就不低沉,带着少年人的朝气。他这首歌曲到了后半程时,女声与男声交替出现,配乐也是忽流行、忽戏曲,十分别致。

    邱秋不知不觉入了迷,华翔一连试唱了三遍,他就在底下入迷的听了三遍,只是在最后一遍时,华翔高音忽然劈了,不知是气息不足还是其他原因。

    华翔很快试唱结束,台上那个泼辣俏皮的旦角昙花一现,转眼又变回那个天大地大老子才是最大的公子哥儿了。

    他晃荡着金麦克,背着手颠颠儿跑到邱秋面前,很拽的问他:“校友,我唱的怎么样?”

    邱秋自然是一通猛夸,夸得华翔浑身飘飘然,都能原地起飞了。

    邱秋:“不过最后一遍你高音怎么没上去啊?”

    华翔抓了抓喉咙,大咧咧表示:“嗓子不舒服,估计是这几天准备高考没睡好吧。”

    邱秋就是个操心的命,赶忙叮嘱他回去多喝水,决赛就在十天后,可别小病熬成大病。

    华翔看样子根本没往心里去,他懒散的举手:“我发誓,我会像保护小鸡·鸡一样保护我的嗓子,您就放心吧!”

    ……

    十天后的决赛先不要去想,对于邱秋来说,迫在眉睫的考试周更重要。

    几周前经历了寝室着火事件的男生,一个个在宾馆里打游戏都打疯了,哪儿还记得起要复习啊,几乎每门考试都是临时抱佛脚,甚至还有人把邱秋的照片打印下来挂在门上,一天上供三炷香,就为了沾点学霸的气息。

    因为邱秋选择提前修够学分,所以他这学期有三门课要交论文,还有六门课要考试,比同班同学的压力大了很多。但是他特别会合理分配时间,即使每天待在家里,也严格按照自己写的复习计划看书,甚至还有精力练歌。

    傅瑞恩怕耽误邱秋学习,所以“剥夺”了邱秋做家务的权利,每天派人来做一日三餐。

    邱秋软软的抗议:“我又不是参加高考,干爹你不用这么紧张。”

    “你要是参加高考的话,我连公司都不要了,每天在家陪你复习。”

    邱秋的抗议向来无效,只能被迫接受了干爹的好意。

    不过傅瑞恩怕他闷头学习学傻了,就想让他养点东西调节一下心情,只是养什么要好好挑挑,一定要选个好养活、又不耽误时间的东西才行。

    邱秋说:“那养石头吧,我小时候养过,还挺有意思的。”

    瞧这傻儿子,多好满足啊。

    最后傅瑞恩让保姆阿姨发了一盆绿豆,用布罩上,放在客厅的矮桌上。邱秋学累的时候就给绿豆浇浇水,前前后后养了一周多,等到最后一门考试考完了,豆芽都吃过两茬了。

    这还是邱秋从小到大第一次养植物养成功呢,开心的不得了。他在傅瑞恩家里转悠来转悠去,觉得客厅落地窗前的阳光最好,打算沿着玻璃幕墙的墙角摆一排蒜苗、韭菜、尖椒。

    保姆阿姨是被临时调过来照顾他的,摸不清他的身份,好心提醒他:“这毕竟是傅先生的房子,听说花了好几千万买的,用来养菜不太好吧。再说那几样菜味道都大,您要不先和傅先生商量一下?”

    咦?在房子里养什么东西和房价有关系吗?他家以前那两套四合院里还种香椿呢。

    等到晚上傅瑞恩下班,邱秋就把打算在客厅里养菜的事情和傅瑞恩说了。

    “……”傅瑞恩侧头看了眼装修的清雅简约的客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想养就养吧,养多少都行。”

    邱秋像是只得了肉骨头的小狗一样,开心的团团转,嘴里喊着“干爹最好了”。

    宝贝儿子又甜又软,傅瑞恩这个大色胚顺势把他搂进怀里,还把下巴搭在了邱秋肩膀,用自己的身体裹住了他。

    他沉声道:“但是你养的植物你必须负责照顾,浇水、除草都自己来,不能因为怕麻烦,养到一半就不养了。”

    这要求合情合理,邱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期末考试结束的第二天,邱秋去市场买了几种家养蔬菜的种子,以及种菜用的花土、肥料、深盆,因为东西太多,他还借了辆小推车运回了家。他整整耗费了一天的时间,才把所有种子栽种下去,虽然现在花盆里黑漆漆的,但邱秋仿佛已经看到了绿色的小苗从土里钻出来的模样。

    傅瑞恩回到家时,正好看到邱秋抱着吉他给十几个花盆唱歌。

    邱秋说,这叫胎教。

    傅瑞恩走到气派的落地窗前,装模作样的欣赏了半天秃的和邱秋脑袋一样的花盆,先大大鼓励了一番,然后问:“这些蔬菜什么时候能种出来?”

    “最快也要一个月。”

    傅瑞恩满意的点点头,优雅的露出了他的利爪:“既然都种下了,那你就别惦记着搬家了。”

    “……”邱秋这才想起来,去外地出差的亲爹下周就要回家了,而他期末考结束,按理说他过几天就应该搬回自己家才对。

    邱秋这才惊觉上当,但事已至此,他又不能从土里把种子扒拉出来。

    小受气包哭唧唧的说:“干爹,你这是在给我下套!”

    傅瑞恩答应下来:“既然秋秋要求,那干爹保证以后不对你用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