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傅瑞恩和邱秋盯着窗外的不速之客, 同时陷入了无边的沉寂当中。

    糖儿子是羞的。

    糖爹是惊的。

    邱爸爸前段时间一直在出差,本来说是下周回来,但公事提前结束了,他惦记着儿子今天比赛, 所以一下火车就风尘仆仆的拎着箱子跑来电视台堵人。

    他连电话都没提前打, 非常自信的觉得自己运气爆棚, 凭借父子俩的心有灵犀, 绝对能把他的崽逮住。

    ……哪想到这么巧,一逮就逮了俩。

    车内,傅瑞恩三分迟疑三分警惕的看着他,不知道刚才那意乱情迷的一幕被对方看去了多少。

    他原本是坦坦荡荡想包养,现在是正正经经要恋爱。他说不好心中的情感是在何时发生质变的, 但他想留住邱秋、想护着邱秋安稳成长、想让他永远快乐……

    如果他只求一时欢愉, 早该在包养结束后转换目标。而他这段时间一直在邱秋身旁打转,闲暇时心里想的、脑中念的都是这个男孩,如果他再把这种感情当做“找乐子”的话, 未免太自欺欺人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对邱秋的关心爱护发自真心, 不带一丝虚假。可是年龄差距、身份差距在他们中间横隔着,他如果站在邱爸爸的立场上,绝对不会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大儿子被叼进狼窝里去。

    亲爸笑的越慈祥,干爹就越警惕, 总觉得那皱纹里夹满了刀片, 眼神里写满了高深莫测。

    傅瑞恩在脑袋里飞速的推演攻心战局, 副驾驶座上的邱秋可没想这么多——他直接拉开车门,像只小袋鼠一样蹦下了车子!

    “老爸,你眼镜呢??!!”

    邱爸爸哪想到儿子第一句话就是兴师问罪。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老婆出现在面前,他犯愁的说:“落刚才那辆出租车上了……秋秋,你可别去你妈那儿告状啊……”

    可惜他儿子不吃这一套。邱秋板起脸,手叉腰,惟妙惟肖的学起妈妈的腔调:“……‘邱老师,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快一千度的老花眼,给你买十副眼镜都不够你丢的!’……”

    邱爸爸五十多岁的人了,被儿子批的面红耳赤,差点就想拎着行李箱继续出差了。

    邱爸爸年轻的时候视力特别好,别看做了几十年的案头工作,但双眼视力绝佳,同窗们都戴着瓶底厚的眼镜,只有他鼻梁上干干净净,帅气的鹤立鸡群。哪想到一上五十岁,发际线说秃就秃,腰围说涨就涨,老花眼说来就来,短短五年间视力急速下降,他要是不戴着他那副八百多度的特制老花镜,两米以内的东西根本看不清——正可谓是男女不辨,人畜不分。

    因为他视力差,看不清脚下的路,经常平地摔跤,远在海外的董老师要求他必须拿线绳拴着眼镜腿儿,挂在脖子上,这样就不会忘记戴眼镜了。

    可邱老师爱俏,觉得那样太老土,就不乐意戴,结果一个月至少要丢两幅老花镜。

    听着这对父子吵吵嚷嚷,傅瑞恩终于把刚才的情形理清楚了。

    ——邱爸爸确实看到儿子和傅瑞恩上了同一辆车,所以才会走到车外敲车窗。可俩人在车里又搂又抱,甚至差点亲上的一幕,他完全没看清,只看到两团灰扑扑的人影。

    傅瑞恩笑自己关心则乱,刚刚那短暂的半分钟里,他脑中列出了一二三四条路来面对被迫出柜的情形。如果邱家父母执意棒打鸳鸯的话,他还准备了八种攻略方法,来证明自己的真心。

    哪想到一种都没用上。

    那边,邱爸爸被邱秋教训的头大,真可谓虎落平阳被狗叨叨。

    邱爸爸赶忙转移话题:“儿子,你还没给我介绍你的朋友呢。”

    傅瑞恩这时候已经从车里下来了,长身鹤立的站在邱秋身旁。在邱爸爸模糊的视线当中,儿子的这位朋友肩宽腿长,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气质儒雅,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翩,真不知邱秋在哪里结识到的。

    因为邱爸爸视力不好,自然不知道邱秋在偷瞄一眼傅瑞恩后,就慌乱的把视线移开了。

    邱秋是个单线程工作的boy,刚才老爸出现,他就顾着叨叨老爸,现在没得叨叨了,他就想起来在车里的那一幕。

    刚才……他居然晕乎乎的闭上了眼睛,差点就成了案板上的肉、煮熟的鸭子、被拖进狼窝里的喜羊羊了。

    虎口脱险,邱秋紧张的心里砰砰跳。他明明是异性恋,他不喜欢男人的——如果他喜欢男人,大熊总在寝室里光着屁股走来走去,他怎么不去喜欢大熊呢。

    他一定是比赛太累出现幻觉了,所以才会把干爹当成女孩子,情不自禁的想和他做那些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

    ……只要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他就不会再这样胡思乱想了。

    傅瑞恩听到邱爸爸的询问,主动伸出手去,做自我介绍:“邱先生,幸会。我是傅瑞恩,不知您有没有听秋秋提过我。”

    “傅先生?提过提过!”邱爸爸早就听儿子念叨过好久这个有钱干爹了,哪想到今天居然见到真人了。

    他在百度上搜过好几遍,傅瑞恩三个字检索出来的财经新闻很多,加分;花边新闻一个没有,加分加分;而且还是a大的名誉校友,捐过好几座教学楼,加分加分加分。再想想这段时间以来傅瑞恩对邱秋多有照顾,不仅给他提供奖学金,还让他住在家里,邱爸爸在心里已经认定傅干爹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

    邱爸爸接连倒退好几步,直到退出三米外,视线才对上焦,能好好打量一番傅瑞恩。

    嗯……仪表堂堂,玉质金相,人中龙凤,见之忘俗。和他们儿子站在一起,还挺般配。

    邱爸爸一边看一边点头,待看够了,他又大步流星的走回傅瑞恩面前,很满意的称赞道:“傅先生可真年轻啊,站在邱秋旁边不像干爹,像干哥哥。我和他妈都很放心把秋秋托付给你。”

    “……”傅瑞恩可算明白邱秋的性格是从谁哪里继承来的了,估计邱家的染色体上天生就少了一根筋吧。“邱先生谬赞了,秋秋很懂事,我……很喜欢。”

    傅瑞恩特地加重了最后三个字,邱秋一下就听懂了,他不敢抬眼看干爹,生怕看多了再出现干爹变成女孩子的幻觉。

    邱爸爸视力不好,自然看不到他们俩之间你侬我侬的眼神官司。

    他大手拍了拍傅瑞恩的胳臂,爽朗的说:“以你和秋秋的关系,叫我什么邱先生,赶快改口啊!”

    “……改什么?”

    “当然是改叫我‘大哥’,难不成你还想叫我岳父啊,哈哈哈哈哈。”

    傅瑞恩心想,我要真叫你岳父,估计你儿子要变成小老鼠钻到井盖底下去喽。

    ……

    邱爸爸眼神不好,邱秋方向感不好,傅瑞恩哪儿能放心这父子俩黑灯瞎火的独自回家。反正他今天开的车空间很大,他便提议由他送俩人回家。

    说起来傅瑞恩还真不清楚邱秋家住在哪里,秘书替他调查过,但当时他没在意,放在办公桌上翻了几下就放一旁了,他只知道是本市老区那边,再具体些的就不知道了。

    邱爸爸在后座闭目养神,邱秋坐在副驾驶座上指挥傅瑞恩往他家的方向开。其实邱秋还没从刚才那种暧昧氛围里脱离出来,说话时都不敢看干爹,全程低着头看手机导航,可即使他低着头,也能感觉到傅瑞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脑袋顶上,仿佛一张细细密密的网,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傅瑞恩知道不能操之过急,要谋定后动、徐徐图之。但想到刚刚差一点就能把小羊羔吃到嘴里,却被老羊搅了局,他难免觉得可惜。

    也不知道下次再碰到这么好的机会要什么时候了。

    晚上车流不大,傅瑞恩从后视镜里瞥到邱爸爸正睡觉,他便把右手伸到了副驾驶座上,一把包住了邱秋垂落在身旁的左手。他动作自然又流畅,完全是蓄谋已久。

    邱秋哪想到干爹胆子这么大,吓得抖三抖,想挣脱,又怕动作太大引起老爸的注意。

    车里放着轻柔和缓的音乐,邱秋在音乐的掩盖下,轻声抗议:“……我爸还在呢……”

    傅瑞恩也小声同他说:“没事,他看不见的。”

    可不是,就老邱那眼神,指不定俩人在他面前接吻,他都能当做傅瑞恩在给邱秋吹眼睛。

    邱秋挣了两下没挣开,只能像小兔子一样任他揉搓。反正……反正都在一顶帐篷里睡过了,他想牵小手……那就让干爹牵吧。

    从掌心到指尖,从手背到指缝,傅瑞恩一心二用,不住的把玩着邱秋的小嫩手,搓红了都不肯放过。邱秋又不是棉花做的,被傅瑞恩捏了两下就觉得疼,他赶忙把左手抽回来,右手送过去,可怜兮兮的说:“换手、换手,你别指着一个地方薅羊毛啊……”

    可傅瑞恩最想薅的,哪儿是羊毛啊。

    豪华轿车安静的在街道上行驶,路灯照亮前路,而车里人的情感之路,还不知通向何方。

    傅瑞恩故意错过了邱秋指挥的几个拐弯点,兜了一个大圈子,才驶向了那片筒子楼。这片坐落在老城区的筒子楼已经有些年头了,邱秋说他刚出生的时候就住在这小区里,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闭上眼都能从家门口走到公交车站。

    老小区没有停车场,幸亏傅瑞恩车技高超,才让自己的爱车在狭窄的街道里杀出一条小路,稳稳的停到了筒子楼门口。

    邱爸爸今天坐了一下午的高铁,在车上睡得半梦半醒,还是邱秋叫他,才让他醒过神来。

    “啊……到了……几点了?”他迷迷瞪瞪的问。

    傅瑞恩答:“十一点多了。”

    要不是他故意兜圈子想和糖儿子多温存一会儿,十点半就能把父子俩送到家。

    “这么晚了?”邱爸爸揉揉眼睛,赶忙从车上下来。他一边把行李箱塞到儿子手里,一边回头招呼傅瑞恩:“我看你也别走了,你回去还不得凌晨了?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凑合一晚好了,家里地方不大,你也别嫌弃。”

    邱秋哪想到他爸会有这么神来一笔,一想到要在邱爸爸眼皮底子下和傅瑞恩睡在一起,他就又窘又急,整张脸像是熟透的苹果。“干爹明天还要上班呢,咱家离他公司太远了。”

    傅瑞恩笑眯眯的答:“明天上午我没什么事,可以晚到一会儿。”

    “我家还没你书房大……”

    “我创业那会儿,地下室都住过。”

    “我床太小,是单人的……”

    傅瑞恩眉毛一挑:“那不正好?”

    邱秋:“……”

    邱爸爸:“……嗯???”

    傅瑞恩:“我的意思是,我不挑,秋秋别让干爹睡厕所就成。”

    傅瑞恩老谋深算,见招拆招,邱秋仓促之下提出的几个拒绝理由,都被他一一化解。俩人再客气下去那邱爸爸就要看出问题来了,邱秋没办法,只能咬牙带傅瑞恩回家。

    筒子楼不高,他家住四层,邱爸爸眼神不好,扶着栏杆慢悠悠的往上走,邱秋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替他拎着行李。

    邱爸爸出差一个月,行李又多又沉,再加上他购买了一大堆当地特产,邱秋那小身板根本扛不住。

    傅瑞恩从他手里接过最大的行李箱,只把最轻的小零碎留给他拿。

    邱秋想抢,傅瑞恩拦住他:“我帮你爸拿,你帮干爹拿干爹的行李好不好?”

    “你哪有什么行李?”

    “谁说我没有?”傅瑞恩望着他,眼睛里盛的满满的都是糖儿子的倒影,“我的行李沉着呢,有一百多斤呢。”

    “……啊?”邱秋惊讶的四处张望,“在哪儿呢,后备箱里吗?”

    傅瑞恩:“……”

    ……

    邱秋家确实不大,小小的筒子楼一层就塞下了好几户人家,邱家守着把角,一间屋子也就三十多平米,两室没厅。

    屋里的装潢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墙上白漆早已斑驳,小门厅里局促的放着一张正方形餐桌,墙上密密麻麻贴着无数奖状,有属于邱秋的三好学生、有属于邱爸邱妈的先进工作者。

    傅瑞恩住惯了阔气的大房子,骤然来到这小房间里,确实有些不得劲。但想着这毕竟是邱秋自小长大的地方,他便饶有兴趣的四处观察起来,但看着看着,就看出了问题。

    “这间房子……很久没住了吧?”

    这房子是有邱秋成长的痕迹没错,但这痕迹十几年前就断档了。而且房里的装潢年头太久了,总不可能20年都不翻新一次吧?

    邱秋一边替老爸收拾行李,一边回答:“是啊,我小学的时候就搬家了,这房子不大,出租也得不了几个钱,一直用来堆放杂物。”

    “那怎么突然搬回来了?”

    “哦,现在住的平房拆迁,这儿是我爸单位当初分的房子,离出版社近,步行就能去上班。现在我妈在国外,我又住校,他一个人就搬回来凑活啦。”

    傅瑞恩开玩笑说:“没想到我们秋秋还是拆二代了。现在平房很值钱,除了给房还给钱,你家能分多少?”

    他完全是闲聊的态度,毕竟邱家只是普通的书香人家,想必拆迁的平房也不大,能给个两套楼房就很不错了。

    邱秋掰着手指算了半天,很苦恼的说:“具体的我也数不清啦,但房产加现金,两三个亿总归是有的。”

    傅瑞恩见他说的头头是道,觉得这小财迷装模作样的姿态实在是太可爱了,他屈指敲敲邱秋的额头,揶揄道:“那以后干爹缺钱了,就管秋秋借了,利息算低一点好不好?”

    哪想到邱秋当了真,他停下手里的工作,看着傅瑞恩的眼睛,特别郑重的说:“……如果干爹需要管我借钱的话,一定是生意出了问题,到了特别特别艰难的时刻,要不然你不会向我开口的。我怎么可能再管你要利息,我的钱有多少,就给干爹多少。”

    傅瑞恩听后哑然无言,心中感情如波涛翻涌,又觉得感动,又觉得好笑。

    他知道邱秋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钱,但邱秋这种赚钱给他花的态度,不偏不倚的击中了他胸口中最柔软的地方。

    他以前的一段段感情,都是拿金钱买断,拿金钱衡量,他向来是付出的那一方。头一次他被放到了天平的一端,而在邱秋心中,他的重量比数以亿计的现金还要重要。

    就算邱秋现在一穷二白,但傅瑞恩相信,邱秋说的绝对不是讨他欢心的假话。

    他不愿让感情过分外露,怕吓到自己乖乖巧巧的糖儿子,于是他转移话题说:“那秋秋一定要努力当明星,当了明星后就能赚大钱给干爹花了。”

    邱秋觉得干爹是不是年纪太大听不懂话了?他不用当大明星就有钱给干爹花啊。

    ……

    收拾完行李已经很晚了,邱爸爸刚才在车上睡了一觉,现在没那么疲倦了。他和邱秋、傅瑞恩三人围坐在小餐桌边,闲聊起邱秋最近的学习生活。

    邱秋身为当事人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主要是两位操心的老父亲在交流。

    不过邱爸爸说的是育儿经验,傅干爹说的是育儿精验。

    傅瑞恩说话很有技巧,他把俩人在一起后发生的种种事情都拿出来说了,明明每句话都是真的,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显得他俩的关系比自来水还清白无辜。

    邱秋觉得干爹真是太虚伪了,明明今天在车里还想糟蹋他来着。

    傅瑞恩事无巨细的说完,邱爸爸特别感动的握住他的手,感谢他这段时间以来对邱秋照顾,让他这没什么心眼的傻儿子长胖了三斤。

    聊完学习,邱爸爸又转向邱秋,开始问他选秀比赛的事情。

    “你今天的表演我在动车上看了,唱的特别好,你又晋级了,爸妈都为你自豪……”邱爸爸停了停,“但是你这个比赛,要比到什么时候啊?”

    邱秋回忆了一会儿:“全国比赛八月份开始,根据赛制,应该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吧。”

    邱爸爸一听,脸上就显出了几分踟蹰:“那你大四上半年……不打算实习了?”他知道儿子提前修完了学分,大四上学期打算找个对口的地方实习,所以他特地跟同僚们打了招呼,打算给儿子开个后门,把邱秋揪到眼皮子底下工作。

    邱秋知道爸妈私下已经为他打算过了,这时候难免有些愧疚:“……不了。我成绩好,能够直接保王叔叔的研究生,实习不实习都不影响。”

    “行吧,既然你自己都计划好了,爸也不多嘴了。只是秋秋啊,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比赛最后能带给你什么?”邱爸爸毕竟是五十五岁的人,虽然一直在象牙塔里工作,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眼界,反而让他看的很透彻。他的孩子他了解,邱秋要的肯定不是名不是利,但去参加选秀还能给他什么呢?

    在这件事上,傅瑞恩没有帮腔,其实他也在等待邱秋的答案。

    邱秋误打误撞的走上选秀这条路,确实有傅瑞恩在后面推波助澜。他其实也在担心,害怕邱秋是为了不让他失望,才一直坚持到现在。

    邱秋想了想,回答:“我就是想看看,我如果不当老师不当编辑不当作家的话,人生能不能有别的选择。我喜欢唱歌,我希望大家能听到我的歌声,那么我就努力唱下去。至于这条路能通向哪里,其实我并不在意,我在旅途中看到了什么风景,才是我所关心的。”

    人生的答卷又不是阅读理解题,没有什么满分不满分一说。

    邱爸爸也不是阅卷老师,反正儿子阐述的有理有据,他没必要多加干涉。

    年代变了,孩子大了,邱秋自己选的路,那就自己走下去吧。

    要是万一遇到困难,他们当家长的能帮就帮,帮不了的……就让邱秋那个看着就很有门路的干爹帮。

    说起傅干爹,邱爸爸一拍脑门,掏出手机张罗道:“来来来,咱们加个微信好友,我给你加进家里人群。”

    “好的。那麻烦你了。”

    于是傅瑞恩顺利打进邱家内部,成为了“a市老中青年专业学术研讨会”微信群中的一员。

    傅瑞恩:“……您家这群名真别致。”

    邱爸爸:“还行吧,我们平常就分享一下各专业学科的前沿研究或者重大发现,你就当扩展一下课外阅读知识面吧。”

    “……”

    邱家一门英烈……啊不对,邱家是书香世家,家里都是老师、编辑、作家,就连邱秋最不成器的表哥现在都在教体育。

    微信群里来了新人,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纷纷向拉人的邱爸爸打听这是哪个亲戚。

    我是老邱:给各位介绍一下,新人@ryan 是秋秋的干爹——傅瑞恩,大家不了解的去百度一下啊。

    董你的心:欢迎欢迎,之前总听秋秋提到他干爹,没想到今天见到了。

    尚善若水:呱唧呱唧,小傅好年轻啊,真是有为青年。

    就连邱秋都在群里颤巍巍的冒了个泡。

    秋是秋天的秋:欢迎干爹进群

    ryan:谢谢大家,我非常喜欢秋秋,能听他叫我干爹,我很荣幸。

    明明都十二点了,第二天大家还要上班,可微信群里聊的火热,傅瑞恩看着群里瞬间刷过的大邱老师,小邱老师,男邱老师,女邱老师……没一会儿就头昏脑涨,感觉股票走势都比他们谈的内容好懂。

    其他人聊的话题太高深,傅瑞恩搭不上话。邱秋有点担心家里人冷落了干爹,但傅瑞恩情商高,很轻松的就化解了难题。

    ——他动动手指,直接开始在群里发红包,两百块钱一个的红包一连发了20个,果然炸起了一片潜水艇。

    邱秋心疼钱,苦恼的眉毛都打结了:“这可是四千块钱呢,这也太破费了!”

    傅瑞恩见邱爸爸专心抢红包,便在他眼皮子底下,贴到了邱秋耳畔:“如果秋秋觉得干爹花钱大手大脚,以后干爹的钱都给秋秋管,好不好?”

    ……

    邱家的两个卧室都不大,尤其现在还堆了不少东西,连个下脚之处都没有。

    傅瑞恩趁着邱秋去洗漱的时候,推开小卧室的门看了眼——嗯,很好,单人床,俩人一起睡觉的话,必须面对面搂着睡。

    傅瑞恩深受启发,决定明天回家就把家里那个八百平米的大床换成单人的,看糖儿子的帐篷还能往哪儿搁。

    筒子楼的高层水压不够,邱秋没有洗澡,只简单的洗漱一番,把脸上亮晶晶的舞台妆卸掉了。他用的卸妆油还是邱妈妈留下来的,虽然过期了,但好歹能用,他在脸上搓了半天,眼睛都搓红了才把眼线卸干净。

    洗干净后的邱秋脸蛋又白又嫩,配上红彤彤的双眼,真像小兔子一样。

    傅瑞恩期待的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捏捏小兔子的圆尾巴,把又硬又粗的大胡萝卜喂给兔宝宝吃呢。

    家里杂物太多,邱秋没翻到睡衣,只翻到了他爸穿的老头儿背心。

    那背心是白色纯棉质地,因为多次洗涤,被搞得松松垮垮,又肥又大,根本没型。邱秋穿着的时候,下摆一直垂到屁股,腰围大的能塞下两个自己。而最尴尬的是,背心的腋下恨不得开到腰间,邱秋稍一动弹,光、裸的胸口便一览无余。

    虽然说男生打赤膊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大熊还经常光着身子在宿舍里甩着蚯蚓跑来跑去呢……可邱秋迎着干爹火热的眼神,恨不得把衣服拽高一点,捂住脖子才好。

    邱秋窜的飞快,傅瑞恩的指尖刚勾到他的肩膀,他就跐溜一下冲进了小卧室,还把卧室门给关上了。

    只可惜老房子房门不带锁,傅瑞恩在外面推,他在里面手脚并用的顶,两人就像是小红帽与大灰狼,喜羊羊与大灰狼,三只小猪与大灰狼……隔着房门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

    傅瑞恩在外面哄:“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让干爹进去。”

    邱秋拼命摇头:“不开不开就不开,我今天唱歌很累了,要好好休息。”

    俩人半认真半玩闹的说了几句话,邱秋本就绵软,被哄了几句就丢盔弃甲,抵抗力越来越小,傅瑞恩趁机加大力气,一使劲儿,眼看着就把卧室门推开了——

    ——“我说你们俩干嘛呢?”

    邱爸爸的身影出现在主卧室门口,他一脸狐疑的看着他们:“我在屋里听了半天,你俩咋还对起山歌来了?”

    傅瑞恩:“……”

    邱秋:“……”

    邱爸爸让开身子,露出主卧室的大门,卧室里顶灯已经关了,唯有床头灯的灯光温馨的笼罩了一方天地。

    傅瑞恩往里一望,只见收拾的齐齐整整的大床上,两只枕头亲密的放在一起,再看床上两卷被子已经掸开,并排铺好。

    邱爸爸爽快的说:“我说傅老弟啊,这么晚了,你就别闹秋秋了。他那屋单人床没法挤俩人,走,和我睡大床去吧!”

    傅瑞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