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邱家的主卧里, 邱亲爸拉着傅干爹拉拉杂杂的说了不少话,把儿子从小到大的好事儿糗事儿全都抖落出来了。

    不过他今天舟车劳顿, 精力有限,没过多久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在半分钟的寂静之后, 细微的呼噜声在傅瑞恩的耳畔响起。

    傅瑞恩也假装睡着, 心中默数了一百个数, 再睁眼时, 身旁人已经睡得人事不知。他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 手里提着拖鞋,伴着邱爸爸的呼噜声,赤脚走出了主卧室。

    傅老板这个大尾巴狼,啥本事都有,尤其偷鸡的本事最擅长。

    他来到邱秋门前, 缓缓推开了屋门。小卧室里漆黑一片, 月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探进来, 隐隐约约的勾勒出屋内的布局摆设。

    傅瑞恩小心避开地上堆放的杂物,走向了角落处的小床。

    邱秋的卧室很小,一米宽的单人床靠墙摆放, 他面朝墙的方向侧躺着,薄被拧成一条, 被他夹在了双腿之间。他身上松垮的纯棉背心掀起来一大片, 小三角内裤包裹住挺翘的屁股, 两条腿重叠放着, 像是一只在月光下睡着的小人鱼。

    傅瑞恩悄声走到床边,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虽然同居日久,可邱秋每晚都钻回小帐篷里睡觉,故而他很难欣赏到男孩酣睡的模样。

    梦中的邱秋呼吸绵长而平静,傅瑞恩越看越觉得这小家伙是上天派下来拴住他的,要不然怎么自己的十八般手段三十六种心计,到了他面前就样样行不通了呢。

    面对这么一个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软的小家伙,傅瑞恩语气不敢硬,手腕不敢硬,除了身下的定海神针以外,真是哪里都不敢硬。

    可总这么下去,傅瑞恩就要憋出病了。

    这只小羊羔在羊圈里养的又白又嫩,老狼吃不到,舔舔总好吧?

    他放慢动作坐到单人床上,可是和邱秋年纪一样大的弹簧床垫依旧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他缓了缓,待那刺耳的声音没了,他才伸出手打算吃些不轻不重的小豆腐。哪想到他的指尖刚摸上邱秋的锁骨,原本正在睡梦中的男孩忽然睁开了眼,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坐起来了。

    月光下,邱秋眼睛里哪有一丝困意:“干爹,果然是你!”

    傅瑞恩:“……你在装睡?”

    邱秋瘪着嘴,理直气壮:“谁叫你突然袭击?!我还以为是我爸查房,吓得我游戏玩一半就强退了。”

    傅瑞恩笑道:“你都多大了,半夜听到家长起夜的动静就装睡,羞不羞啊。”

    邱秋被踩了痛脚,脸上一红。好啦,他承认他就是怕爸妈,别说他今年已经二十一了,就算他三十一岁,他要是敢在被窝里偷摸玩手机,他爸妈都会叨叨。

    见半夜来骚扰的人是干爹,邱秋胆子肥了,他拧开床头灯,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赶快解锁回到对战页面。

    可为时已晚,因为他“临阵脱逃”,连累他的队友这局输到内裤精光。他刚开始玩《王者o药》的时候,随便加了一个公会家族,这次和他组队打野的都是这个公会的成员,邱秋平常就属于公会里的落后分子,这次还这么坑,当即就被众人拎到公会频道里骂成了狗。

    要说骂人真是项本事,几十口人变着法儿的骂,一句话比一句话难听。邱秋不管怎么解释、怎么道歉,他们都不停。

    眼看着那些污言秽语越来越过分,傅瑞恩眉头紧皱——他平常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和邱秋说,现在他的宝贝被人骂成这样,他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乖,别委屈了,让干爹来。”

    傅瑞恩从后面捂住邱秋的眼睛,让他扭身扎进自己怀里,同时另一手抢过手机,点开了公会聊天栏。

    邱秋被他裹在怀中,眼不能看,身不能动,只能听着耳边噼里啪啦的打字声音。

    没过一会儿,傅瑞恩松开宝贝儿子,把手机扔回了邱秋手里。

    邱秋定睛一看,发现他被公会移出去了。

    之所以说是“移”而不是“踢”,是因为邱秋同时接到了公会会长的一封私信。

    会长:大哥,行行好,我们宿舍里好几个大小伙子被您骂哭了。

    邱秋:“……干爹,你都和他们说什么了?”

    傅瑞恩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好孩子就不要打听了。”

    因为游戏中出了这番插曲,邱秋也没心情打游戏了。他平常生物钟很准,这个点儿早该睡了,可今天又是比赛、又是见到老爸,精神实在亢奋,要不然也不会熬夜打游戏。

    他不睡,傅瑞恩自然也不睡。

    傅瑞恩不知何时坐到了邱秋身后,揽着他的腰和他一同看着小小的手机屏幕,刚开始邱秋还顾忌着距离,正襟危坐。可是没坚持一会儿,他就放松下来,不知不觉的向后倚靠在干爹怀里,傅瑞恩十分享受他的这份依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糖儿子可以靠的更舒服一些。

    想来想去,邱秋点开了视频网站,调出了昨晚比赛的录播视频。

    《超级新声代》这个节目,是由一家小有名气的视频网站主办的,现在几个视频网站之间竞争非常激烈,都争着做网剧、做脱口秀,这种早就被做烂的选秀节目一点都不受重视,立项之初,在公司内部评级并不高。若不是傅瑞恩大意之下投资了三千万,恐怕这个节目做三个月就草草收尾了。

    现在有了金主爸爸的注资,再加上涌现了几个好苗子,网站内部调整了它的评级,所以这次赛区决赛,特地在app上给了一个小图的宣传窗口。只是这个位置太不起眼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忽略掉。

    这么一个小小小的小豆腐块,二分之一的位置都是邱秋捧着奖杯的笑容,其余的地方密密麻麻挤下了节目和赞助商的名字。看到自己的脑袋比恩锐集团四个字还要打,邱秋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傅瑞恩很挑剔的评价:“没把你最好看的一面照出来。”

    至于邱秋哪面最好看?当然是早上睡醒时,头发乱乱的,衣服皱皱的,脸上还印着枕巾痕迹,懵懵懂懂的叫“干爹”时最好看啦。

    昨晚的比赛是直播,到现在为止,几个小时过去了,点击只有可怜的几十万,比那些红人主播都不如。

    评论区也不怎么热闹,留言的人大部分在花痴邱秋的美貌,少数有几个人评论“听哭了”“太感动了”“想起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邱秋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他点开节目,拖动到了自己登台的那一段。

    别看邱秋当众表演过很多次,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表演视频。不管是学校晚会上的同学录像,还是半决赛时的官方剪辑,他都觉得那属于过去的事情,没想过再看一遍。

    所以现在,他真是头一次自屏幕里看到自己唱歌的模样。当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华丽的舞台上,邱秋有些紧张的坐直了身子,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屏幕里的他,和现实生活中的他,差别太大了。

    那个“邱秋”打扮的好光鲜,画了眼线,涂了口红,打了发胶,就连锁骨上都喷了亮晶晶的东西。邱秋注意到他在刚登上舞台时,左手下意识的攥紧了裤线,这是他不安的表现,但好在很快就松开了手。

    他用的是华翔借给他的金麦克,能抓住很细微的声音变化,他的紧张,他的自信,都被细细的收拢,然后从音响里播放出来。手机的喇叭有些失真,但仍然能听出邱秋唱歌时投入的感情。

    傅瑞恩与他头靠着头,一同静静的聆听着他的歌声。

    音乐反复播放,视频里煽情的民谣带着缓缓的睡意袭来。

    疲惫了一天的邱秋终于被睡意击倒,他的头一点一点的,靠在干爹的怀里,就像一只在主人面前玩累的猫。

    傅瑞恩不忍吵他,关掉视频,慢慢起身,动作轻柔的把他放在床上,又替他拉好被子,避免着凉。其实傅瑞恩很想同他一起入睡,但想到隔壁房间里的邱爸爸,他知道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窗外的明月已经从树梢移到了夜空,月色如水,温柔缠绵。

    傅瑞恩的手指划过邱秋的脸颊,最终指尖停留在酒窝的位置。

    他的糖儿子已经开始闪闪发光,很快,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邱秋的优秀,他们会称赞他是璞玉、是未经雕琢的宝石、是刚发掘的钻石……而他要做的就是为他保驾护航,不需要由别人打磨掉他的棱角。

    等到了那时候……

    傅瑞恩斩断脑中纷乱的思绪。

    他俯下身,把自己的薄唇贴在了男孩儿的双唇上。即使没有深入,即使只是略微品尝,但邱秋唇间的甘甜却让他一触难忘。

    ……等到了那时候,邱秋还会像那个人一样,离开自己的身边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