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自打见过家长之后, 傅瑞恩时不时带着邱秋回家和邱爸爸喝茶下棋,狠狠的刷了几次存在感。

    傅干爹不搞那些虚情假意的东西,他只是把他私下疼宠邱秋的行为展现出了十分之一,就足够让邱爸爸信任了。

    这次邱爸爸出差归来后,主动提出让邱秋搬回家里住。学校宿舍楼一直没修好, 筒子楼虽然破旧,但好歹是家。傅瑞恩见招拆招,搬出“邱秋过了预赛, 打算给他请个好老师教教声乐”的借口,硬是把邱秋留在了自己家里。

    邱秋几次想插话申诉,都被傅瑞恩轻描淡写的堵回去了。他只能趁邱爸爸上厕所的时候,可怜巴巴的给干爹使眼色。

    傅瑞恩挠挠他的下巴, 忧心的说:“最近天热,你老实在干爹家呆着好了,要是万一被太阳晒化了,干爹得拿多少白糖才能再捏一个。”

    邱秋□□爹逗的面红耳赤,但仍然据理力争的说:“晒不化的晒不化的,我出门挑着树荫走。”

    “行了,就算你基因突变头顶长出树叶子都别想离开我的视线。不仅是你,你的豆芽、韭菜、尖椒、香菜、葫芦、小白菜、丝瓜也不能。”

    “……”邱秋好后悔啊, 早知今日, 他肯定不把干爹家那个足以俯瞰整个城市的玻璃阳台改造成菜园子。

    糖儿子和糖爹的关系这么好, 淳朴的邱爸爸根本没深想, 只当是邱秋和傅瑞恩确实投缘。他张罗着要在家里办个认亲宴, 到时候把亲戚都聚齐了,按着老礼,把傅瑞恩请到上座,让邱秋给干爹磕头敬茶,到时候干爹再给个改口红包,这才算是正正经经的亲戚关系。

    以后邱秋的人生大事,甭管是升学还是工作还是结婚,傅瑞恩都可以参与进来,提提意见把把关。

    本来邱爸爸打算和傅瑞恩拜把子的,可后来踅摸了半天,还是没提这茬儿。他们俩毕竟没那么熟悉,再加上傅瑞恩是全国有名的青年企业家,他手底下的恩锐集团太有名了,邱爸爸怕表现的太热情,让人家误会。

    于是思来想去,邱爸爸只把认亲的事儿拿出来说了。说完了他推推瓶底厚的眼镜,连手里的茶水都顾不上喝了,特别期待的看着傅瑞恩,问他:“傅老弟啊,你觉得怎么样?”

    “……”傅瑞恩脸色不变,低下头从印着“一帆风顺”的保温杯里抿了口水,模样四平八稳,其实脑袋里都要炸了。

    他当然不会同意这个提议:现在邱爸爸真情实感把傅瑞恩当兄弟,而傅瑞恩真心实意想睡他儿子……这往后要是关系曝了光,邱爸爸是打算打断邱秋的两条腿,还是打算打断傅瑞恩的三条腿啊?

    邱秋在旁边听着,说不出心里到底是紧张还是什么别的情绪。他又想和傅瑞恩认亲,感觉这样他们的关系就稳固了、踏实了;可他又不想和傅瑞恩认亲,心中隐隐有个声音说,要是这头真磕下去了,那他一辈子只能当你干爹了……

    傅瑞恩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我觉得不太合适。”傅瑞恩把茶杯放下,语速不疾不徐,脸上笑容真挚,“您看,认亲毕竟是个大事儿,而且认的是‘干爹’,这不像认叔叔阿姨那样,随便就能认了,总要全家聚齐才好。我要正式认邱秋当干儿子的话,那他的亲爸妈也要上座才行。可现在董老师在海外教书,要是她缺了席,那不太遗憾了吗。”

    他这招用的精妙。邱妈妈现在是欧洲某国的孔子学院院长,任期四年,现在才第三年。语言学校不分什么淡旺季,月月都忙,唯有年底的圣诞假可以回国探亲。傅瑞恩执意让邱妈妈出席,现在才六月份,一拖就能拖半年……

    ……他就不信,半年之后他还不能把小肥羊叼在嘴里。

    傅瑞恩此话一出,胜负已定。邱爸爸琢磨了一下决得他说的在理,就没再强求,只和他约定好新年的时候再行认亲礼。

    邱秋长舒了一口气,又突然僵住——他为什么会觉得“幸好没成功”呢?

    ……

    六月底的时候,邱秋接到班导通知,回学校领八百块钱的“保险赔偿”。

    大家刚入学的时候,a大就给学生们上了保险,钱不多,一年几十块买个心安。这次学校宿舍失火,烧掉一片寝室,也烧毁了不少同学的私人物品,唯一庆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按理说这次着火属于人为意外,本来不应该赔偿,可学校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怎么和保险公司谈的,居然真的从他们手里抠出了钱,虽然不多,但好歹是个慰藉。

    邱秋的寝室是受灾最重的,东西都烧成灰了,着火之前他刚从学校图书馆借了几本文学作品的老版影印本,烧毁之后,光赔偿的钱都不止八百。他对床的大熊最惨,这个文艺青年刷信用卡买了个单反,贷款还没还完呢,单反就被烧焦了。

    俩人排队领了八百块钱,对坐在体育场的阶梯上唉声叹气。

    大熊怒道:“你叹什么气!你可是资产阶级的干儿子!你现在吃咱爹的,住咱爹的,穿咱爹的,就差睡咱爹的……你和我这贫下中农能比吗?”

    邱秋感觉他们友谊的小船要被大熊的体重压翻了。“干爹的钱是他自己的,我从他那儿借的钱我一直努力还呢。”

    “你现在还了多少了?”

    邱秋掰着手指头算:“刚开始赛区半决赛获胜的五万,决赛获胜还有十万……我这次期末又是系里第一,不过两万块奖学金应该下学期才能发下来。”

    至于当家教赚的钱,傅瑞恩让他拿着当零花,反正这几千块对于三千万的巨债算是杯水车薪。

    大熊一听,也替他犯起愁来,他这兄弟比他更可怜啊。明明来钱很快,可入不敷出,瞧这小脸瘦的,双下巴都有了……

    要是他大熊欠了这么多债,在面对四十岁风姿绰约的债主时,估计反手就是一个深蹲再接一个深·喉了。

    只有他的秋,面对男□□惑和金钱陷阱,坚持底线,铁菊铮铮。

    多想无用,大熊拍了拍屁股,拉着邱秋站起来:“走吧,这八百块钱留着也不能下出崽来,咱们搓一顿去吧,就当庆祝放假,外加庆祝你再次晋级!”

    之前决赛成绩出来后,兴奋的邱秋抱着奖杯乐颠颠儿的去找干爹分享好消息,结果忘了犒劳帮他助威的同学们,这点确实是他疏忽了。

    现在他和大熊分头给同学们打电话,想补上这一顿,哪想到期末后大家归心似箭,动作慢的还在火车站,动作快的都躺在家里沙发吃西瓜了!a市本地的同学只有零星几个,还都有事无法参加。

    最后叫来叫去,好好的一场庆功宴,只有三个人参加。

    邱秋。

    大熊。

    还有——小丽。

    邱秋从来没想到,他此生居然还有机会能和前女友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这可真是太刺激了。

    小丽到时,穿着一身抹胸连衣裙,踩着一双五寸恨天高,描眉画眼,容光焕发,从头发丝到脚指甲盖都保养的闪闪发光。

    邱秋局促的坐在桌旁,眼睛盯着桌上的小菜,尴尬的同她打招呼:“……小丽,你气色真好。”

    废话。小丽今天出门前特地花了半小时敷了某大牌的“气死前男友”面膜,涂了某支风靡全网的“斩前男友”口红,又抹了“前男友脱发了它都不会脱妆”粉底……好几百块人民币贴脸上,气色能不好嘛。

    小丽和邱秋的关系太复杂了,他们分手之后做不成朋友,只能做粉丝和偶像了。

    这顿饭除了大熊以外,剩下两个人都吃的不痛快,但就算不痛快,依旧硬着头皮“尬吃”。

    刚刚叫人出来吃饭时,大熊和邱秋打定主意要把保险赔偿花光光,哪想到最终只有他们三个人。平摊下来,每个人五百多的预算,足以吃相当不错的餐厅了。他们一咬牙一跺脚,选择了一家市里有名的餐厅,价位对于学生党来说相当奢侈。

    当然,傅瑞恩带着邱秋去过不少人均好几千的高档餐厅,但情侣约会(划掉)能和朋友聚餐一样吗?

    这么好的餐厅大家不常来,菜确实做的鲜香味美,端上桌后三个人埋头苦吃。吃到后半程,大家速度渐渐放慢,开始有空闲聊两句。不过碍于身份尴尬,邱秋几乎没怎么说话,都是大熊和小丽在聊天。

    小丽最近接了个新工作,要写一出纯纯的校园爱情剧,截稿期刚好在《超级新声代》全国比赛开始之前,不会影响她为偶像打尻。

    在她的笔下,新剧的男主角有才、帅气、温柔、善良、还有那么一点迟钝,兴趣爱好是唱歌。

    邱秋诚实的指出:“……我觉得你私货夹带的有点多。”

    大熊是她的忠实粉丝,就算她写的是屎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他双手托腮,特别期待的问:“女主角什么样?清纯小白花,还是严谨女学霸?”

    “都不是,”小丽摇摇头,“是个事业有成的御姐金主。”

    邱秋:“……”

    小丽说的头头是道:“姐弟恋,女强设定,男主弱鸡一个,还要带点强制爱情节——现在可吃香了。”

    ……邱秋都快搞不懂什么叫校园纯爱了。

    三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足足吃了两个小时,吃到盘干碗净,人仰肚翻。就连菜盘上装饰的胡萝卜雕花,都被大熊拿走当水果啃了。

    邱秋叫来服务员打算结账,他们点菜时是算好价格的,加上服务费刚好是一千五百多。

    哪想到等了半天却没等来账单——服务员微笑着告诉他们,已经有人替他们结过账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