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咦?有人结过账了?”邱秋停下了掏钱包的动作, 和两个小伙伴面面相觑。

    一千五百多块钱的花销,居然说买单就买单, 也不知道这个好心人是谁, 这么财大气粗。

    “你可别看我, ”大熊赶快高举双手以示清白, “我祖孙三代都是贫下中农, 不认识这么有钱的朋友。”

    一旁的小丽也跟着摇头。

    邱秋倒是真认识两个有钱阔佬——可华翔已经被节目组弄到西南赛区打天梯去了, 傅干爹有钱是有钱, 可如果他看到自己的糖儿子和前女友坐在一张桌上吃饭……那后果太严重了!

    邱秋全身一激灵,战战兢兢的问服务生:“请问帮我们结账的人是哪位?他走了吗?我们想当面谢谢他。”

    好在那个好心人没打算当不留名的活雷锋,服务生在征求对方的同意后, 便领着邱秋一行三人走向了靠窗的一个卡座。

    还未走近, 邱秋就注意到窗前坐着一位身段玲珑有致、气质出众的女人, 她身着纯白色的典雅套装(具大熊说这是今夏时装周走秀款),高高挽起的长发染成时髦的“奶奶灰”色。她手持一双银筷, 正专注的从宫保鸡丁里找花生豆。

    服务生走到她身前, 低声说了几句。她便停下手里的事情, 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然后带着矜持高贵的笑容侧头看向了邱秋他们。

    出人意料的是, 这位从背后来看撑死了三十岁的摩登女郎,其实并不年轻了。虽然她保养的很好, 但是从她眼角的皱纹来看, 她的年纪应该比邱妈妈还要大些, 那一头灰发也并非染色, 而是上了年纪后的自然斑驳。

    这位阿姨?奶奶?…… 美则美矣,但她是哪位啊……

    见三个孩子面带拘谨,妇人没有卖关子,而是笑着招呼他们坐下。

    “邱秋,没想到在正式见面之前,咱们就在这里遇上了。”

    “呃……”邱秋十分莫名,他在脑中仔细搜寻了两遍,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位女士,只能小心的问,“请问您是……?”

    妇人微愣:“你不认识我?……看来傅老板还没告诉你吧?”她莞尔一笑,虽称不上有多美艳,却比那些小花们自带一份岁月魅力,“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比赛期间的声乐指导老师,我姓龚。”

    说着,妇人从随身的小坤包里摸出一张带着香味的名片递到了邱秋面前,邱秋认真瞧了瞧,淡粉色的名片上印着一个龙飞凤舞的“龚”字,没有写全名,底下接着一行小字:新贵娱乐公司艺人培训部执行总监

    邱秋隐约想起来,新贵娱乐是赫赫有名的徐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徐氏集团的老总和傅瑞恩年纪相仿,交情颇深。怕是干爹找了这层关系,才替自己请了这位好老师!

    之前傅瑞恩就提过要给邱秋找声乐老师,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傅瑞恩向来把邱秋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能□□爹放在心尖上这么惦记、这么呵护,邱秋心里的小田野又开满蒲公英啦。风一吹,毛茸茸的蒲公英就飘啊飘,飘到高高的恩锐集团的会议室里,惹得正在开会的傅瑞恩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在确定面前的年长女性是干爹请来的老师后,邱秋的尾巴摇个不停。

    他亲亲热热的在龚老师身旁坐下,露出酒窝,乖巧的问好:“龚老师您好!我之前唱歌都是自己摸索,没系统的学习过,以后就请您多多指教了。”

    龚老师最最喜欢这样懂事听话的孩子了。

    她点点头,和善的说:“我看过你之前的比赛视频,台风很好,不怯场,仪态满分。就是唱的稀巴烂,根本不知道该靠哪里发声,送气全凭胡蒙。”

    “……”

    “幸亏你参加的这个选秀比赛格调不高,否则唱成这样,你连靠脸晋级的机会都没有。”

    “……”

    她拍拍他的手,安抚他:“不过你不要灰心,凭你展露出来的天赋,称霸ktv是没有问题的。”

    “……”

    龚老师想了想,又温柔的补充:“以你现在的水平,还没有资格叫我老师,我听了头疼。你以后就跟我们公司的那些艺人一样,叫我老龚吧。”

    邱秋长这么大,哪见过这等夹枪带棒的鞭策手段,被唬的胆战心惊,吓得夹紧了尾巴,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老龚好……”

    “乖,”龚老师拍了拍他的脑袋,“下周二的五点半来我工作室报道。”

    邱秋赶忙点头:“好的好的,我周二下午一定不会迟到的!”

    “小瓜皮,我说的是早上。”

    “……”

    哇哇哇,这时要是干爹出现在他面前的话,糖儿子保准哭着扑进他怀里去了。

    这哪里是老师,这是王母娘娘!

    这对新出炉的师徒之后又絮絮说了几句话,大多是龚老师指点江山,邱秋被骂的臊眉耷眼。他还是头一次在年长女性面前被贬的一文不值呢,委屈的酒窝都变形了。

    不过他后来转念一想,现在老师说他,那是客观的,理智的,不带恶意的……虽然话难听了一些(好吧是非常难听),可他如果连这点小风小雨都禁受不住,以后等他成名了,肯定会有更多恶意的评价,他要是还软哒哒的一摁就扁,那他还怎么在娱乐圈里赚大钱还债啊?

    龚老师说到后来也有些疲了,挥挥手让他们离开,她还要继续在宫保鸡丁里挑花生豆吃,要是菜凉了,花生豆就皮了。

    在旁观战许久的大熊终于没忍住,好奇的问:“……您这么爱吃花生,干嘛不直接要一份啊?”为啥非要从肉里找呢?

    龚老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笑容得体的回答:“因为我钱多啊。”

    大熊的口水一下就下来了:“那您缺干儿子替你吃肉吗?”

    邱秋:“……”

    小丽仅存的良知让她忍受不了大熊的厚脸皮,拉着他的后脖领子把他硬拽走了。

    ……

    三颗小白菜出了餐厅后商量了几分钟,两位男士打算发挥绅士精神,送小丽回家。好在小丽家距离这里不远,三人溜达半个小时就能到,权当消食了。

    为了照顾穿着高跟鞋的女生,他们的速度很慢,光闷头走路不说话那多尴尬啊,大熊想了想,主动开腔。

    “秋啊,你们这个选秀的全国赛啥时候开始啊?”

    “应该是八月初……等西南赛区比完了,还得宣传一阵子呢。”

    小丽很关心的问:“这么算起来就只有一个多月了,那个龚老师看起来好严格,你能达到她的要求吗?”

    “没事,努力学呗。”邱秋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我最擅长学习啦。”

    邱秋和大熊这对好舍友完全互补,一个是学啥啥都会,一个是吃啥啥不剩。

    小丽又问:“那你决赛打算唱什么歌?你英文是强项,还唱英文情歌吧。”

    “那个……我自己写了不少歌,干爹说会请人给我编曲,包装的成熟一些。”邱秋实话实说。

    直到这时,另外两人才知道邱秋居然还会自己写歌。之前邱秋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舞台上唱的都是流行歌曲,哪想到他这些年一直在默默积攒自己的作品,只要一有灵感就写歌,但是因为缺乏自信,所以一直没有当众表演过。

    到现在为止,唯一的观众只有干爹一个。

    正是因为傅瑞恩一直在肯定他、鼓励他,才让他有了勇气,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唱自己的歌。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说大话,邱秋当即掏出手机,调出干爹给他录的演唱视频。

    大熊和小丽作为他的大粉头和二粉头,得到了优先欣赏作品的权利。他们捧着小小的手机站在树荫下,屏气凝神的盯着屏幕——

    ——“干爹,你到底有没有在录啊?”穿着居家服的邱秋对着屏幕挥了挥手,他双腿盘坐在沙发上,面色微红,额头一层薄汗,看上去有点点紧张,但是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在呢。”屏幕后,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回复到。

    ——“那好,我唱了……”男孩清了清嗓子,手刚放到琴弦上,忽然又想起什么似得赶忙说道,“我忘了报幕了!……《喜欢你》,作词作曲加演唱,邱秋!”

    ——屏幕后的男声跟着重复:“嗯,邱秋,《喜欢你》。”

    屏幕里,男孩熟练的拨弄琴弦,悦耳的前奏随之响起。他眉眼温柔甜蜜,梨涡里盛满思念,仿佛真的在向屏幕外的人诉说爱意。

    “喜欢是什么感觉的,

    是走过街角的时候寻找熟悉的身影。

    喜欢是什么颜色的,

    是一把彩虹糖洒到了花田里。

    喜欢是什么味道的,

    是街边的糖葫芦,

    是嘴角的棉花糖,

    是货架上的巧克力。

    喜欢你,

    像春天喜欢阳光,

    像夏天喜欢阵雨。

    喜欢你,

    像秋天喜欢落叶,

    像冬天喜欢繁星。

    你问我喜欢是什么样子的。

    我会说,

    喜欢,就是你。

    ……”

    一曲结束,屏幕重新变回漆黑,大熊和小丽的两张脸倒映在黑色屏幕上,稍微有些扭曲变形。

    他们还想再听一遍,可邱秋已经害羞的把手机抢回去了。他面带期待的看着他们,问:“这首歌怎么样?”

    大熊夸张的碎碎念:“糟了,老夫的少女心都被你唱出来了!”

    而小丽的眼妆又又又又花了,白瞎了她今天贴在脸上的几张人民币。她听得眼泪汪汪,衷心的表示以后要从邱秋的颜粉变成事业粉,她会努力加油,发展壮大邱秋打尻团,为安利事业添砖加瓦。

    他们的表现说明了一切,如果说刚刚龚老师的批评把邱秋的小心脏扎漏了气,那他们的表扬就像气门芯。

    邱秋捧着胸口,感觉自己膨胀啦!

    ……

    待送走小丽后,邱秋兴奋的给干爹打电话汇报今天的经历。

    不过他很聪明的避开了一些关键信息,只和傅瑞恩说,大熊很喜欢自己的原创歌曲,而他在和大熊吃饭时,偶遇了龚老师。

    至于小丽——那是谁?他已经完全忘了前女友叫什么名长什么样了!

    傅瑞恩说:“……你和龚老师已经碰面了?本来还想过几天带你去正式拜会呢。”

    “是啊,龚老师好有范儿啊,不愧是搞音乐的。”邱秋想起那位风度非凡的老师,语带憧憬,“真希望我老了以后,也能像龚老师那么有风采。”

    “秋秋肯定可以的。”傅瑞恩满意的说,“龚老师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你能和她多学些东西,干爹的钱就不算白花。”

    “……咦?”

    邱秋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下意识的捂住口袋里的八百块钱,弱弱的问:“龚老师的学费是……?”

    “一课时五万。”傅瑞恩含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

    “我暂时先订了一百课时。”

    “……!!!”

    一课时五万,一百课时就是五百万!!!

    噫!……他现在□□爹多少钱来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