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六月底的时候, 各省的高考分数陆陆续续出来了。高考可是足以决定你未来四年在哪里收快递的人生大事, 分数线出后, 大街小巷都在疯狂热议, 微博上的大号小号翻出了各省高考题又炒了一遍冷饭。

    这些虽然和邱秋无关, 但是和他的好友华翔有关系啊!

    关心朋友的邱秋立即给华翔打了个电话,也不知华翔在忙什么,居然挂断了,过了三分钟之后重新发来了一个视频邀请。

    邱秋很快点了接受,屏幕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手机里。

    只见那人对着摄像头撩起及肩的秀发, 像是洗发水广告那样慢动作甩了甩头, 待全方位展示过自己绸缎般的头发后, 他神气的抬起下巴,开口:“邱贼!你看我新发型怎么样?”

    屏幕这头的邱秋使劲揉了揉眼睛,半晌才相信和他正在通话的人确实是华翔。

    原本他一头风骚脏辫,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就连空气都能被他墩干净了。邱秋已经习惯了他的夸张造作, 哪想到他突然规矩起来,整个脑袋重新建了模, 不仅头发顺溜了, 耳朵上的耳钉也都摘干净了。

    他把上半部分的头发扎了个像道士一样的小揪揪,从背影看去, 倒还真像个大姑娘。好在他五官硬朗, 个头比邱秋高些, 倒不至于错认性别,而且他如果不搞怪的话,表情认真的模样还挺有魅力的。

    不等邱秋问他脑袋的事儿,华翔已经抖落出来了:“我大师兄那个老古板,我脏辫刚做了一个多月,他就给我寄了把剪刀!”

    华翔这人浪打浪,爸妈都治不住他,但他唯一怕的人就是他大师兄。他属于祖师爷赏饭吃的那种人,自小拜于名师门下,几年前师父病重,病中把几位弟子叫到床前,一人送了一件礼物。

    华翔得到了一把铁尺。

    华翔自小和他师父感情好,在他师父床前哭的肝肠寸断:“师父我明白了,您希望我为人如这铁尺般规矩,人生前路笔直,一步不能踏错。”

    师父说:“翔啊,你想多了,这把尺子是给你大师兄的,你要是早上不起床练功,就让他打你手心。”

    华翔的眼泪一下就给吓回去了。

    待师父走后,大师兄果然待他严苛,每日督促他早起练功,稍微赖床就要吃铁板炒肉。他们一门师兄弟年岁差距很大,大师兄的年纪都能当他爷爷了。

    华翔一次被打急了,顶嘴道:“你和我计较什么!我就不信你孙子没赖过床!”

    大师兄气度好,慢条斯理的说:“我孙子在美国读研究生呢,你复读了这么些年连本科都没考上。”

    ……紫薇当年受的刑是扎手指,他受的这刑是扎心哇。

    但越是头顶高压,华翔胆子越大,他假借准备高考的名义在师兄那儿请了假。先叭叭的跑去做了黑人脏辫,又叭叭的跑去参加选秀,他料定师兄不会上网,却忘了师兄的孙子会上。

    结果他藏着掖着的小咪咪就被捅破了。

    邱秋听完这一切,同情的问:“……那你师兄给你寄剪刀,是想让你自断三千烦恼丝吗?”

    “不是,”华翔说,“他想让我自宫。”

    “……你们师门好会玩啊。”

    于是如此这般,华翔花了五千块做的纯正黑人原汁原味手工现搓的脏辫,去美发店找了八个david老师才给拆干净。只是脏辫很伤头发,华翔原本头发很长,现在能保留下来的也就刚到肩膀。

    他变化这么大,很多对他不熟悉的观众在他换了发型之后就认不出他来了,现在来了新赛区,勉强能刷一波黑马逆袭。

    邱秋关心他的表现:“西南赛区怎么样?那可是老牌选秀基地,是不是强手如云?”

    华翔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能改换赛区、以种子选手的身份参加西南赛区的半决赛,其中有邱秋百分之八十的功劳。邱秋不是狭恩图报的人,他只想帮帮朋友,自然不会把功劳拿出来说。

    华翔不屑的说:“强是强,就是没用到正道上。我是空降兵,又换了发型,节目组没告诉他们我是从其他赛区过来的,他们摸不清楚老子的底细,一个个的赶过来套近乎。”

    “他们套你话了?”

    “没有,他们套我人了。”华翔挤挤眼睛,充满暗示的说,“半决赛前那晚,有个唱民谣的女选手半夜跑来敲我门,说要找我喝酒谈心。”

    邱秋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是他的话,估计只会在套房里装死不开门吧。“你怎么做的?”

    “我就说——”华翔忽然嘴角微抿,腰肢一软,芊指如兰,轻挑起一缕发丝别在耳后,声音细腻,动作娇俏,“——‘姐姐,妹妹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啊~’”

    “……”

    “怎么样?”

    邱秋真心实意的夸赞:“华翔,你可真是个妖艳贱货。”

    现在华翔已经顺利闯过了西南赛区的半决赛,下周就要争夺进全国大赛的入门卡了。在他来之前,西南赛区原本水平寥寥,大家唱的随随便便,整个比赛暮气沉沉的,网播率很低。

    他的到来就像是母鸡群里突然闯入了一只哈士奇,危机感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所有选手都拿出了百倍的精神头儿,比赛时亮点频发,最后擦线而过的那位直接在赛场上哭出来了。

    华翔主动提出:“你现在放假没事了吧?下周来现场我看比赛吧!我给你出头等舱往返机票,和我一起睡套房大床!”

    邱秋其实也想去现场支持好友,可只能遗憾拒绝:“我干爹给我请了个声乐老师,下周开始每天都要上课,实在是走不开……”

    “谁谁谁?”华翔关心的问,“这圈子里真正有唱功的老师我都知道,我不知道的我师兄也知道。我帮你把把关!”

    “是新贵娱乐的龚老师……”

    “老龚?”华翔吃惊极了。

    “你也认识龚老师?”

    “啧啧啧,邱砸,你干爹是你亲爹吧,老龚可好久不带学生了,据说不少当红小花小草捧着几百万请她上课,连面都见不到。”

    邱秋虽然知道干爹为他付出很多,但是从别人听到傅瑞恩的用心良苦之后,感觉那种亏欠感更深了。

    到现在为止,邱秋已经算不清楚到底欠他干爹多少钱了。他好不容易把三千零七万的巨债零零散散还到了三千万以下,哪想到债主一开心,他的欠额迎风见涨,而他这个背债人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哎,要是他发的豆芽能有这涨幅速度就好了。

    傅瑞恩倒是真没把这几千万当回事。现在刚工作的宅男都在努力攒钱参加小姐姐的握手会、努力给她们投票呢,他一个公司总裁,还不能给自己重视的人多花点钱了?

    而且三千万哪够,他的邱秋是无价之宝,就算别人给三十亿都甭想舔一口。

    邱秋哪里知道他干爹的想法。他这几天一直在犯愁,傅瑞恩在自己身上的投入越来越多,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情债”他还不完了,“人债”总得努努力吧?

    他知道一旦当了明星,随随便便一个代言就有上千万,可他生怕辜负了干爹的期待,选秀之路走到一半就被淘汰了。

    原本邱秋还挺有自信的,觉得自己天赋不错,努努力应该能拿到前几名。可是遇到龚老师之后,才知道自己引以为豪的天分在专业人士眼里有多么不值一提。

    邱秋从上幼儿园就开始拿奖学金,二十一年里头一次成了差生典型。

    但自怨自艾绝对不是邱秋的性格,他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十分耕耘就能高产赛母猪,所以他拿出了百分的劲头来迎接接下来的考验。

    ——学习这种事一通百通,别的课他都要做课前预习,那正式上声乐课之前,他也要好好钻研一番啊。

    邱秋从网上调出自己前两次的参赛视频,对比着大熊收集的校园晚会的演唱,反复观看自己在台上的表现。把难看的小动作、声音的小瑕疵都拿小本本记录下来,原本他以为能找到七八条,哪想到仔细一抓,就抓住了二十多条小尾巴。

    不论是他还是傅瑞恩,都不是那种会无视公平、左右结局的人,如果仅仅因为赞助商的身份,就把邱秋“内定”成冠军,这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侮辱。

    当傅瑞恩下班回家时,邱秋还在认真钻研,甚至就连吃饭的时候都要把ipad放在桌上。

    傅瑞恩又无奈又心疼,强硬的拿开他的电子设备,让他不要把面条吃进鼻子里。

    邱秋这才发现筷子都要戳到他鼻子了,他尴尬的放下筷子,乖乖的认错:“干爹对不起……你每天工作那么忙,只有晚饭才能和我多说两句话,结果我顾着自己的事情,忽视你了。”

    他一道歉,傅瑞恩哪还舍得生他气。面对自己的糖儿子,他就算有千般硬心肠,最终也会化成万般珍惜。“你爱学习是好事,但也要让眼睛放松放松。我给你请老师,是想让你继续进步,而不是为了让你压榨自己的身体。”

    虽然知道干爹是为了自己好,但一想到下周二就进宫面见王母娘娘,邱秋就轻松不起来。

    他犯愁的说:“……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老龚……呃,我是说龚老师……”

    “什么?”那个奇特的称谓让傅瑞恩愣住了。

    邱秋尴尬的解释:“龚老师说,我现在水平不行,不能当她的学生,所以只让我叫她‘老龚’。但是叫‘老龚’太奇怪了……我都说不清楚‘老龚’是谁在占谁的便宜。一想到以后每次上课时,我都要‘老龚’‘老龚’的叫,我就觉得……”

    “秋秋。”傅瑞恩放下手中的餐具,双眼中仿佛有暗潮汹涌,“你要再叫下去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在餐桌上感受一下什么叫老公。”

    邱秋吓得赶快闭嘴埋头苦吃。

    干爹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原来餐桌上也行啊?

    ……现在的糖儿子哪知道,不仅餐桌上可以,其实浴室里可以,阳台上可以。

    如果他同意的话,虽然帐篷里有点小,但挤一挤,也是可以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