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第十八章

    像是这种选秀比赛,除了海选阶段以外,其他所有赛程都要在节目尾声搞一个“激动人心的宣布晋级环节”。即使评委们心中都已经确定了谁能晋级,可仍然要在观众面前激烈的讨论一番,然后把所有选手重新叫上台来, 当众宣布结果。

    邱秋躲在厕所里和傅瑞恩聊天, 聊得太开心了差点忘了时间。还是傅瑞恩提醒他他才想起来。

    他匆匆挂了电话赶回后台,除了他之外的其他选手都到了, 正在听调度给他们介绍一会儿的流程。排队上场的顺序和比赛的顺序一样,华翔气鼓鼓的抱着手排在邱秋身后,看天看地看左看右就是不看邱秋。

    邱秋理亏, 主动道歉:“对不起,我其实很想听你的歌的,但是临时有个重要电话,我必须接。”

    华翔从小就是被人捧着的少爷, 说话向来冲的像牛:“谁那么重要啊, 你爹啊?”

    “嗯,我干爹。”

    “……那个‘阿斯顿马丁’?”华翔的脾气来得快去得快,他想起那辆让他眼馋的顶级豪车,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他之前只在车展上见过,还是头一次在马路上看到活生生会喷气的呢!

    邱秋一板一眼的纠正他:“你这样是不对的, 你不能因为别人的某个特质就给他起外号。你想想看, 如果有人叫你‘那个拖把头’你是不是也会不开心?”

    华翔吃惊又受伤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邱秋:“再说了, 我干爹不止这一辆车啊。”

    “……”

    因为邱秋早就有自己会晋级的心理准备,所以上场后他是所有选手中表现的最淡定的一个。当“邱秋”两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场下的观众们一片沸腾,邱秋直到这时才有些讶异,因为他注意到除了小丽率领的打尻团以外,其他为他鼓掌的都是不认识的陌生观众。

    他心里……还挺开心的。

    这种开心不同于他第一次在杂志上发表“豆腐块”、不同于他从校长手里接过奖学金、不同于看干爹把他做的晚饭吃光光……这是一种全然陌生的高兴,混杂着骄傲、自信和一点受之有愧的意外。

    可能这就是被粉丝喜欢的感觉吧。

    邱秋的两位朋友齐奇奇和华翔也晋级了,齐奇奇的演唱邱秋有听,在齐奇奇开口之前,他真的想不到那样小的身躯里能蕴含着那么大的能量。齐家父母都信教,把孩子从小就送去了唱诗班,当奇奇开口时,那种空灵缥缈的声音仿佛真的能唤来天使一样。

    邱秋私心的希望他们三个能走到最后,可这是歌唱比赛又不是马拉松比赛,不是凭借耐力就能赢的。

    ……

    比赛结束后,小丽和她的打尻团成员们围住了邱秋,闹着让他发表一下获胜感言,问他在等待宣布结果的时候会不会紧张。

    邱秋想了想,很诚实的说:“其实我比赛的时候确实蛮紧张的……我一直在担心假发会掉。”

    众人:“……”

    比赛七点开始,九点结束,等到散场已经十点多了。他们a大的宿舍没有门禁时间,不管多晚回去,靠刷卡就能进出宿舍。现在的大学生一个个都是夜猫子,十点多对于他们来说,夜生活刚刚开始,大家精神头十足,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起来,要找个地方好好庆祝。

    大家不辞辛苦的从学校赶来录影棚给他加油,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很多人看演出之前都只啃了块面包充饥,年轻人饿得快,邱秋已经听到好几个人的肚子在打鼓了,其中叫的最响的那个是邱秋自己。

    邱秋拍拍肚子,酒窝陷进了脸颊里:“咱们去吃火锅吧,我请客!”

    为了给他加油,他们汉语言文学系来了五十多个人,按人均两百算,这就一万多块钱呢。邱秋倒是不心疼钱,他刚领了五万块奖金,腰包充裕,只是他刚刚在电话里许诺拿到的奖金要先还傅瑞恩,可现在只能食言了。

    在去往火锅店的路上,他有些愧疚的掏出手机给干爹发短信。

    秋是秋天的秋:干爹,你睡了吗?

    爹是干爹的爹:没,有事?

    秋是秋天的秋:我能先还你四万块嘛><

    爹是干爹的爹:怎么了,生活费不够?

    秋是秋天的秋:不是,今天来了好多同学给我加油,我想请大家吃饭,估计要花一万多……所以只能先还你四万了><

    爹是干爹的爹:……

    爹是干爹的爹向秋是秋天的秋转账 20000元

    秋是秋天的秋:???

    爹是干爹的爹:秋秋,做人要言而有信。

    爹是干爹的爹:这两万你拿去请同学吃饭,你自己赢的那五万,一分不少都得给我。

    秋是秋天的秋:>//////<

    香江别墅以前就是他用来金屋藏娇的地方,远离城区,周围一片寂静。他负手站在二楼书房的落地窗前,望着一片漆黑的远方,头一次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真奇怪啊,香江别墅来来去去不少人,怎么只有这次会有“寂寞”的感觉呢。

    其实邱秋不算聒噪,平时两人在一起时他最常做的就是给傅瑞恩唱歌。

    那时候,傅瑞恩误以为这是邱秋暗示他想进娱乐圈,所以傅瑞恩曾经很恶毒的评论过:“唱的真难听。”

    邱秋脾气软,也不恼,只拿记着谱子的本子敲他脑袋:“干爹,你不要口是心非啦。你要是觉得难听的话,就不要把我的歌设为来电铃声啊。”

    傅瑞恩躲了过去,心想这小子居然没大没小的,为了让邱秋知道什么叫“大”,他扛着他去了卧室,结果俩人摔了一下午的跤。

    ……

    意识到自己居然又陷入了回忆当中,傅瑞恩自嘲的笑了笑。他给自己倒了杯酒,身体放松陷进了沙发里。

    他和邱秋一直是用电话联络,微信加了好友,说的话却没超过三句。傅瑞恩点开邱秋的头像看了好一会儿,这个小笨蛋在阳光里笑的格外灿烂,任谁见了都会情不自禁的跟着一同笑起来。

    傅瑞恩的手指在删除好友的红色按钮上迟疑了好久,最后没忍心,改为点开邱秋的朋友圈。

    结果这一看就看了一整晚。邱秋每天都要在朋友圈里碎碎念,见到小花小草小猫小狗都要拍一张照片,吃到好吃的更要九连拍来表达内心的兴奋。

    傅瑞恩不光看,他还给邱秋的照片点了“小红心”。

    邱秋第二天早上拿到了司机送来的新手机和补办的手机卡,结果一开微信,提示一共有二百八十三个赞。糖爹给的最早的一个赞,赞到了三年前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条朋友圈。

    邱秋震惊了,他三年前的朋友圈他都觉得幼稚的没眼看,没想到傅瑞恩全翻遍了。

    舍友大熊见他一脸苦恼的样子,问他怎么了。

    邱秋挑挑拣拣避重就轻的说:“……有个人一晚上给我点了三百个赞。”

    大熊同仇敌忾:“他视奸你?这人脑袋有病吧?”

    “没病,而且他很聪明。”

    “那他是不是长得丑,没朋友?”

    “不丑,”邱秋很严肃的纠正他,“特别帅。”

    大熊一听眼睛就亮了,缠着他要照片。大熊是雕塑系的,他们美术学院的学生宿舍不够用了,就把他调过来和文学院的学生一起住。

    大熊有一双特别会欣赏美的眼睛,第一次见到邱秋就惊为天人,有天晚上邱秋觉得腿上痒痒,一睁眼发现大熊在捏他的腿骨,手边放着一个小本本,在画他的身体。大熊解释,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他白天不好意思捏,怕邱秋以为他在性骚扰,只能大半夜捏。

    ……敢情夜里爬上舍友床摸来摸去就不叫性骚扰了。

    大熊想看傅瑞恩的照片,这让邱秋犯了难。

    其实邱秋的云盘里存着好多好多张傅瑞恩的照片,都是他偷偷拍的。有工作时非常严肃的干爹、有吃饭时表情满意的干爹、有疲惫的捏鼻梁的干爹、还有静静小憩的干爹……他把这些照片妥善的藏到了文件夹的深处,晚上在被窝里偷偷翻看。

    他就像只勤劳的小老鼠,把回忆做成一颗颗糖球,拖进自己的洞穴里,每晚夜深人静时,就悄悄拿出来,蘸着蜂蜜一口口吃掉。

    邱秋舍不得把自己的私藏拿出来分享,挑挑拣拣找了一张最糊的照片给大熊看。

    但是傅瑞恩的英俊与气质哪是能被模糊的?

    大熊看了一眼,当即捧着胸口倒在椅子上,大呼:“不行了不行了,这他妈也太帅了。”

    “我就跟你说他很帅啦。”

    大熊艳羡极了:“这么帅的人,别说视奸我了,奸我都行啊!”

    邱秋:“……你这人怎么没有底线啊。”

    这时的大熊哪听得到他的话,自顾自的做春梦:“天啊,他要是站在我面前和我说一句话,我连婚后去哪里领·养·孩·子都想好了。”

    他喜滋滋的表示:“我说秋啊,回头我和他的婚礼,你一定要出席啊。”

    邱秋不知怎么回事,听了这话,觉得心里怪不是滋味的。那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小老鼠的糖球被狗熊抢走了一颗。

    他又不能不给舍友面子,只能勉强答应下来:“你和他的婚礼,我一定出席……”

    “嘿,真是好兄弟!”

    “……但是他出不出席,那我就不知道了。”

    “……”

    中午的时候邱秋本来打算和大熊一起去食堂,结果他爸来了电话,让他回家吃饭。

    邱秋不乐意。他上大学那年,他妈就外派去欧洲某国当孔子学院院长了,院长任期是四年,时间都够当总统了。他们家最会做饭的人一走,他爸就开始瞎糊弄,一锅东西煮出来像饲料,所以才逼得邱秋自学烹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