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三十八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傅瑞恩赶时间, 匆匆吃了几口就要离开。邱秋问他这次去哪里出差, 傅瑞恩却故意绕圈子反问他:“你都把我拉黑了, 还关心我去哪儿?”

    邱秋自知理亏, 只能老实的把傅瑞恩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光加好友不行,”傅总裁得寸进尺的提了要求,“把我的聊天框置顶。”

    于是“爹是干爹的爹”成了邱秋微信里永远的no1。

    其实傅瑞恩的微信名是规规矩矩的“ryan”, 那六个字是邱秋故意搞怪给他的备注,之前都藏得好好的, 无奈今天暴露在傅瑞恩的眼皮子底下。

    “……这是你给我设的情侣名?”

    “不是不是不是。”邱秋赶忙说,“你可以当它是……父子名, 多对称啊。”

    “……”

    傅瑞恩为了感谢邱秋的孝顺, 掏出手机,当着邱秋的面把这傻儿子的备注改成了“傅二代”。

    这次换邱秋无言以对了。

    傅瑞恩笑盈盈的看他:“父子名,有传承感。”

    傅瑞恩走前, 本想抱邱秋一下, 但他顾忌着食堂里有不少邱秋的同学在, 便只规规矩矩的揉了揉邱秋的脑袋, 手从他脸侧滑下来时,还故意揪了他耳垂一下。

    以前俩人在一起(?)时, 傅瑞恩经常对邱秋动手动脚,气氛好时, 还会亲亲额头和他脸上的小酒窝。

    邱秋从小就长得好看, 真真是个粉雕玉琢的大宝贝, 没少被长辈搂在怀里亲,后来邱秋长大了,变成了大小伙子,大家亲不下嘴了,可邱秋脑子里还想着“长辈亲脸=喜欢你”这个公式,每次傅瑞恩亲他左脸,他还要把右脸送过去让他啃。

    现在想来,他真是在给自己挖坑啊。

    傅瑞恩临走前,小声警告邱秋:“你要再不回我微信,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琴弦一根根剪掉?”

    这威胁太狠了,邱秋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感觉被剪掉的不是吉他琴弦,是他的命根子。

    邱秋吓得像是盘被小葱拌过的嫩豆腐,颤颤悠悠的玩命点头,对天发誓自己绝对不敢再把他拉黑了。

    傅瑞恩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秘书走了。

    待那俩人的身影消失在食堂门外,大熊的屁股立即从桌子对面挪到了邱秋身旁。

    大熊胳臂肘夹住邱秋的脖子,把他勾到自己旁边,脸色黑的像包青天:“秋!你刚才管那个副总叫啥?”

    “……干爹啊。”

    “你知道干爹是什么意思吗?”

    邱秋懵懂的回答:“……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

    “那叫养父!……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事儿,刚才那个鬼副总又是吃你口水,又是摸你头的,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啊。”

    邱秋听不得别人说他干爹坏话,但他嘴笨不知道如何反驳——而且他干爹确实是个老不正经——只能用尽脸上所有的五官来表达他的愤怒。

    虽然傅瑞恩是一个包过无数白衬衫小帅哥的衣冠禽兽,但是他成熟冷静,睿智非凡,即使是个王八那也是个帅帅的老王八。

    ——邱秋这糖儿子滤镜真不知道有几层。

    大熊见邱秋完全被一个钻石王老五迷了心窍,急的差点背过气去。他是搞艺术的,见过某些圈里人不好好钻研艺术,非要走偏门走捷径,把年轻的自己搭进去了,最后落得一身腥。他这个好友看着机灵,其实傻乎乎的,可别被人稀里糊涂的占了便宜!

    当初红太狼追他,他就和红太狼好,现在好不容易和红太狼分了,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灰太狼啊!!

    大熊还想唠叨两句,但看邱秋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就明白自己即使说了也是做无用功。

    算了,他还是找人给邱秋纳个鞋底,上面绣上他那个干爹的名字,让邱秋多踩踩小人辟邪吧。

    ※

    邱秋回到寝室时电话响了,来电人是已经抵达机场的傅瑞恩。

    傅瑞恩也觉得自己很奇怪,这才分开多久啊,就开始想念邱秋的一切了。他的机灵,他的迟钝,他抱着吉他给自己唱情歌的样子,还有他拉着一推车鲜花给观众飞吻的模样……明明早就决定要离他远远的,但有时又不甘心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邱秋的声音永远元气十足,说“hi”的时候,傅瑞恩的脑中便浮现出了他略带稚气的笑容。

    傅瑞恩问他:“我要起飞了,你不说两句好听的?”

    “那我给你唱首《祝你平安》?”

    “……你省省力气,这歌留到十进六的赛场上唱。”

    “呃,那祝你早去早回,不延误不误机?”

    邱秋实在不擅长“说好听的”,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可说来说去都朴实的掉渣。他哪里知道,傅瑞恩想听的话只有一句——能让他打喷嚏的那个。

    俩人啰啰嗦嗦说了一长串,直到空姐过来提醒,傅瑞恩才不舍的挂断电话。

    “最后一句话了,不祝我一路顺风?”

    “啊?”邱秋为难的声音传来,“可是,飞机是逆风起飞,逆风降落的啊……”

    “……”

    傅瑞恩笑了——又傻又呆又直白,真不愧是老子的小可爱。

    哎,这糖爹的滤镜也够厚的了。

    傅瑞恩在旁边欣赏了一会儿,原以为自己的出现会让吃零食的男孩感到不好意思,哪想到邱秋吃的太认真了,压根儿没注意到傅瑞恩的到来。

    傅瑞恩清清嗓子,笑问:“这都几点了,还在吃零食?有那么好吃吗?”

    正努力磕零食的邱秋被他唤回了神智,男孩真的像被打断进食的小动物一样,浑身皮毛一紧,仿佛能看到波浪状的抖动。

    邱秋抱着零食坐在地上,仰头看着自己苦恼的来源。面前的男人脸帅腿长身材好,又有钱又有品,不知有都少人上杆子要做他的干儿子。

    邱秋有时候真希望傅瑞恩能像他爸一样,身高矮一点,头发少一点,腰围粗一点……这样的话,自己就不会胡思乱想,能和他当一对普普通通的父子了吧。

    邱秋高高举起手,把自己咬了一半的大米饼递过去,大方的问:“你吃一口?”

    傅瑞恩不爱吃甜食,光是闻着饼干上散发着的甜味儿就受不了了。

    他摇摇头,长腿一曲,半跪下来,把零食推回到邱秋的嘴边,又用纸巾帮他胡噜干净脸上沾着的碎渣:“好了,吃完了就去刷牙,再胖下去,当不了校草只能当学霸了。”

    邱秋下意识的掐了掐自己的肚子,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仿佛真觉得肚腩上多了三斤膘。他三两口把剩下的大米饼塞进嘴巴里,颠儿颠儿的跑去刷牙。

    傅瑞恩就喜欢见他这幅模样,直到邱秋的尾巴消失在洗手间门缝里了,傅瑞恩才起身向厨房走去。

    他本意是想睡前冲杯营养剂喝,哪想到拉开壁橱后,稀里哗啦掉下来一堆巧克力派、麦片、小饼干……

    冬眠都吃不了这么多吧?

    ……

    邱秋洗漱完,一身清爽的打算回帐篷睡觉,结果卧室的地板上空空如也,他茫然四顾,这才发现自己整个窝都□□爹搬上了床。

    傅瑞恩的床又大又奢华,帐篷立在上面就像是豪华邮轮的甲板上搭了一间茅草房。傅瑞恩倚靠在床头,正在翻看电子阅读器,见糖儿子进来了,他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邱秋像是被端了老窝的小母鸡:“我我我我我的帐篷!”

    傅瑞恩淡淡的说:“叫什么,不是在这儿吗。”

    邱秋抱着帐篷想往地上搬,结果拽了两下拽不动,才发现他干爹居然拿扎营的固定绳把帐篷的四角拴在了床柱上,还打了个死结。

    傅瑞恩:“地上没铺地毯,我看你帐篷里连防潮垫都没铺,怕你着凉。”

    邱秋气鼓鼓的:“你怎么知道我没铺防潮垫?……干爹,你居然未经我同意,就进我的房间?”

    “……这算什么房间,这只是一顶帐篷。”

    “那也是我的**好不好?”

    傅瑞恩懒得同他辩:“总之我是为你好。我又没住在山顶上,你来我家就别惦记着露营了。”

    邱秋说不过他,又解不开帐篷扣,只能委屈巴巴的爬上了大轮船,然后在船长抓到他之前,跐溜一下钻进了自己的茅草屋。

    其实帐篷里真的挺宽敞,一个人睡绰绰有余,邱秋把小吊灯开开,借着吊灯的光收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