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就会看到防盗章

    邱秋害怕的东西不多, 他妈算一个, 小丽也算一个。

    分手后小丽脾气更大了, 见自己跳湖换不回他的驻足, 她故技重施,跑到校园论坛连载《邱秋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宗罪》。邱秋不爱上论坛,直到一个月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罪恶滔天,能顺顺利利活到二十一岁真是老天无眼。

    所以现在一见小丽打来电话, 邱秋捧着手机像捧着一个炸药包,随时就要英勇就义。

    傅瑞恩看不下去他这怂样, 拿过来直接按了挂断。

    傅瑞恩数落他:“一个小丫头也至于让你这么怵?”

    话还没说完, 小丽又打了一遍, 那铃声就像催命魔咒,傅瑞恩听着心烦, 想着要做个了断, 干脆接了。

    电话一接通,小丽那边先声夺人:“邱、秋!你敢挂我电话?!”

    那质问的语气好像他们还在交往一样。

    傅瑞恩霸道惯了, 早在第一眼看到邱秋的时候就把这小蜜罐划到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里,小丽身为邱秋的前女友自然让他看不顺眼。

    傅瑞恩冷哼一声, 故意问她:“你是哪位?”

    小丽一听声音不是邱秋, 愣了好半天,才问:“……你又是哪位?”

    邱秋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傅瑞恩, 双手合十, 像是小狗一样朝他作揖, 希望他不要乱说话。

    傅瑞恩拉过他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翻来覆去的捏,别看邱秋瘦高瘦高的,但该有肉的地方软的要命。傅瑞恩一边玩弄着邱秋的手,一边对着电话意味深长的开口:“我是他……干爹。”

    “干爹??!!”

    少女小丽果然傻眼了。

    她迅速换了一副谄媚的语气,娇滴滴的说:“您好您好您好,干爹您好,初次见面,我是您儿媳。”

    “……”

    傅瑞恩现在知道这姑娘有多难缠了。

    小丽段数太高,傅瑞恩选择战略性撤退——他挂了电话,顺手把她加入了黑名单。可小丽有八个手机号呢,几个手机换着轮番给邱秋打电话,傅瑞恩几次三番想进入工作状态都被打断,傅大总裁一气之下就把邱秋的手机扔出窗外了。

    邱秋眼瞅着自己的宝贝手机被摔成了八瓣,痛心极了。那可是他上了大学之后他爸妈奖励他的呢,充满革命情谊,他平常轻拿轻放,没想到就这么被·干爹摔的拼都拼不回去。

    傅瑞恩眼都不眨的说:“回头给你买新的。”

    糖儿子乐了:“‘奖学金’里还包括手机?”

    糖爹也乐了:“‘奖学金’里还包括睡你呢。”

    得,兜兜转转一大圈,拖拖拉拉几小时,最终又转回了原点。

    邱秋家境还可以,所有亲戚都是教师,逢年过节聚在一起,先探讨国际形式,再聊国内民生问题,最后开始批判某些官僚富商浮夸的作风现象,最不齿的就是阶级不对等的非正常交往关系。

    邱秋居然和一个比自己大的孤寡有钱中年男子牵扯不清,那可真是触犯了天条,绝对要被他妈罚背字典的。

    见邱秋一张漂亮的脸蛋难过到变形,傅瑞恩心尖颤了颤,未经思考就脱口而出:“……你走吧。”

    说出口后倒也豁然了。

    他是真喜欢这小孩,八分走肾,两分走心,可是傅老板包养人讲究你情我愿,总欺负个傻小子算什么好汉。

    所以他决定放过彼此,以后傻秋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自己依旧当个黑心糖爹,过段时间再包个白衬衫小帅哥,照样能在床上表演托马斯全旋。

    这次邱秋的天线和傅瑞恩对上了。

    “你……你不包养我了?”

    “不包了。你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吧,我一会儿让司机送你回去。”傅瑞恩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张惹人疼的脸,而是把目光转回到电脑屏幕上的合约里。

    邱秋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他是真的很敬仰傅瑞恩的,他从小到大的生活都太规整了,而傅瑞恩的到来却让他看到了不同的世界。

    就像是小美人鱼第一次浮上水面,她看到太阳落山,她看到星子漫天,她看到海豚越过海面,溅起浪花朵朵。她看到巨大的邮轮轰鸣着经过,游轮上的人们身着华服,翩翩起舞,高声谈笑,她才意识到原来海面上的生活可以这么精彩。

    ……哎,干爹除了想睡他之外,真是一点缺点都没有了。

    邱秋又遗憾又惆怅的跑去收拾行李。其实这个别墅他不常来,衣服只放了两套,最贵重的东西除了游戏账号,只有他的吉他了。

    邱秋很喜欢唱歌,每次文学院汇演都有他的solo,但除了干爹以外,没人知道他会写歌,他也不好意思给别人演唱自己的拙作。

    他因为有奖学金,所以自从上大学后就不管家里要钱了,奖学金用来支付除了学费以外的一切,勉强够用。这次干爹“资助”他,让他平白得了五万块钱,他头脑一热,就冲到琴行里,买了自己眼馋了很久的一把吉他。

    他肩上背着吉他,手里提着一兜子衣服,犹犹豫豫的问:“……干爹。”

    “嗯?”傅瑞恩没有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其实从刚才到现在,他一行字都没看进去。

    “……我有个问题……”

    “嗯。”

    “……这个吉他我需要还你吗……”

    傅瑞恩又是生气又是觉得好笑,故意讽刺他:“当然要还啊!我就算娶个黄花大闺女,婚事吹了人家也要把聘礼退回来,你现在拿了我的钱买了吉他,要不然退钱,要不然把吉他压这儿。”

    邱秋抉择了好久,他现在已经欠小丽十万块钱了,要是拿走吉他,账单上又多五万,他一个穷学生,哪年才还得起。他痛苦的思考一番后,最终选择把吉他留下了。

    司机已经来了,他接过邱秋手里的衣服拿到了后座上。邱秋在玄关前磨磨蹭蹭的穿好鞋,心情十分低落。他抬头看看干爹,却见他依旧端正的坐在电脑前处理公事,是不是干爹以前也这么处理过无数个和自己一样的干儿子呢。

    邱秋落寞的开口:“那我走了。”

    “嗯。”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

    “干爹,我会想你的。”

    “……”

    “但是你不要想我。”

    “……嗯。”

    想了想,软软的邱秋又软软的补充一句:“如果你实在想我也可以,但只能白天想,晚上不能想的。”

    傅瑞恩胸腔里的那个器官突然咚咚咚咚的剧烈跳动起来,他沉静了二十年的情感在这一刻被一个年轻的男孩撩拨了。他很想说些什么,但他既然选择了放手,就不会再回头。

    邱秋诚恳的说:“你晚上千万不要想我,我会打喷嚏打的睡不着觉的。”

    “……秋秋,你多大了,现在还信‘别人想你你就会打喷嚏’这种瞎话?”

    邱秋大惊失色的看着他。

    傅瑞恩坏心眼的说:“顺便再提醒你一句,你妈说‘你从小的压岁钱都给你存着呢’也是骗你的。”

    于是邱秋又被讨厌的干爹欺负哭了。

    ……

    司机奉命把邱秋送回了学校。在回程的路上,司机接到了傅瑞恩的电话。

    傅瑞恩问他:“秋秋送回去了?”

    “是的老板。”

    “还哭吗?”

    “不哭了,就是一直在打喷嚏。”

    “……”傅瑞恩命令道,“明天给他买点感冒药送过去。”

    而恩锐集团赚的就是女人和孩子的钱。

    傅瑞恩基本上属于白手起家,他的原生家庭不仅没给他一点助力,反而一直在拖他后腿。傅家当年富得流油,可谁让傅瑞恩是他爸意外搞出来的私生子呢,老爷子一蹬腿,傅瑞恩拿了点微薄的遗产就被扫地出门。

    他怀里揣着这点钱,在商场里碰的头破血流,好歹后来摸出点名堂,误打误撞开始做化妆品和女装,之后又涉及母婴儿童等等,在圈子里算是威名赫赫。

    有看不上他的人说他是“靠卖卫生巾和纸尿布发家的”,傅瑞恩表面上一笑而过,等过阵子天凉了,他就让说这话的人破产了。

    每天早上醒来,傅瑞恩都会在镜子中见到一个言出必行的霸道总裁。

    ——可你说奇怪不奇怪,傅瑞恩从第一次见到邱秋的时候就决定要把他屁股艹开花,可直到现在连嘴巴都没亲过。

    他为了糖儿子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节目里砸了三千万,好在糖儿子还算有点良心,支支吾吾的表示周末来看他。

    傅瑞恩美滋滋的应了。

    见面地点还是原来的香江别墅,傅瑞恩提前让人打扫干净,从大门玄关到卧室铺了一地的玫瑰花瓣,吧台上放着醒好的红酒,空气中点了撩人香薰……而他自己则湿着头发、裹着浴袍等在客厅。

    傅瑞恩觉得自己花了三千万,怎么也得换三千个动作才值回票价吧。

    ……

    当邱秋敲开门时,傅瑞恩的脸色一下就黑了。

    只见邱秋左手提着西瓜苹果,右手提着牛奶鸡蛋,这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来看金主的,倒像是来探望孤寡老人的。

    操。

    傅瑞恩想,别人的“干爹”重点都是“干”,只有邱秋,重点是“爹”。

    邱秋看看地上的花瓣,再看看露着大片胸肌的傅瑞恩,他从脖子到脸红的像煮熟的螃蟹一样。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傅瑞恩常年健身,身材保持的非常好,腹肌邦邦硬,胸肌硬邦邦,全身的肌肉线条不是小年轻能比的。

    “干爹……我,我还是不打扰你了。”怂怂的邱秋一边说话一边往后退。

    傅瑞恩瞪了他一眼,就这一眼,邱秋就像是被主人拽住了狗链的小狗。

    “你给我滚进来。”

    邱秋只能提着几袋子农副产品,垫着脚小心翼翼的踩着花瓣走进了屋。

    傅瑞恩也没心思搞儿子的屁股了,他把浴袍拢紧了,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双腿交叠坐在了沙发里。他盯着面前的大男孩,觉得哪儿哪儿都好吃,但偏偏哪儿哪儿都不好下口。

    邱秋刚踏进门的时候还有点畏首畏尾,但香江别墅是他来惯了的,没多久就放开了胆子,在厨房里钻进钻出。

    傅瑞恩不知道这别墅里有几把刀叉几副碗筷,可邱秋都知道。

    他忙碌的像是一只小蜜蜂,先把鸡蛋牛奶放进冰箱,又跑去洗水果削皮,没过多久就弄出来一个漂亮的大果盘:苹果做成小兔子的模样,屁股冲外围了一圈,正中间是二十颗挖的滚圆的西瓜瓤球,红的像是宝石一样。

    邱秋捧着果盘送到了傅瑞恩面前,额头上还带着几滴汗,眼睛里是满满的讨好。

    这种讨好并非是被包养的小鲜肉对金主的谄媚,而是……而是发自内心的,“我喜欢你,所以我要对你好”。

    只是……这种“喜欢”实在太纯洁了。

    傅瑞恩接过果盘,手里捏着银叉,慢条斯理的叉起一只西瓜球往嘴里送。圆滚滚的红色小球被轻轻咬开,汁水四溢,转眼就消逝在唇齿之间,邱秋一时看的入了神,咕咚咽了口口水,差点把自己呛到。

    他怀里还抱着被他挖的坑坑洼洼的半拉西瓜,上面插着个大铁勺子,这是他给自己准备的消暑食粮。

    邱秋心头一震莫名燥热,只能低下头猛吃西瓜,结果西瓜太凉,他没吃几口就被冰的直打嗝。

    傅瑞恩无奈极了,起身把西瓜拿走,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见邱秋乖乖喝完了,才问道:“你到底干什么来了?”

    “……我就是来看看你。”

    “行了。”傅瑞恩说,“鸡给黄鼠狼拜年,真亏你想的出来。”

    邱秋老实了,小声同他打商量:“干爹,你能把吉他还我吗?”

    傅瑞恩挑眉:“你钱凑够了?”

    “……没有,能先欠着吗……”

    “当时是你自己说的,凑够了五万块就来赎吉他。”

    “可是小丽那边也需要钱啊……”

    傅瑞恩的眼神猛地冷酷起来——邱秋在那种目光的注视下,居然隐约有种自己居然当着原配的面说要把工资给姨太太花的罪恶感。

    傅瑞恩就这么看了他一会儿,待看的邱秋坐立难安了,才道:“邱秋,你未免太善良了。你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之后她把情绪代入进工作里,导致丢了工作,这件事是她的责任。你为什么要负责?”

    “我……我知道的。”邱秋执拗的回答,“我没打算全部负责。只是我觉得,她是女孩子,这段感情里她吃亏比较多,我给她的五万块钱不是赔她的工作,是赔她在我身上浪费的感情。”

    傅瑞恩觉得这孩子真是傻的感人,以后绝对会有他哭着跑回来的时候。

    ……

    邱秋今天特地来取吉他是为了好好准备十天之后的半决赛,虽然说节目组会提供乐器,但邱秋还是觉得用自己的更顺手。

    五万块钱的吉他在真正玩音乐的人眼里算不上什么,但这是邱秋从傅瑞恩那里得来的唯一一个“礼物”,也是他的第一把专业吉他,对他的意义非常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