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四十三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他爸很不满意的说:“你怎么给我取名叫‘老邱’啊, 太土了, 现在都没人在网上冲浪的时候取这种网名了。”

    邱秋指出:“爸,我们现在不管上网叫冲浪了。”

    “……”

    孩子大了, 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 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 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说那些腻味的情话, 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 邱爸爸是邱老师, 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手没闲着, 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 说:“秋秋, 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 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 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 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 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邱秋犹犹豫豫的问:“对了妈,有个事儿我想问问您。”

    “你说。”

    “您……”邱秋一咬牙问出了口,“您实话告诉我,您一直说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您都帮我存着呢,是不是在骗我?”

    邱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乐开了:“我儿子啥时候成小财迷了啊?妈妈说话算话,你的压岁钱妈妈一分没动。就在妈的卧室保险柜里放着呢。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小金库了,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啊。”

    挂了视频电话,邱秋拿着存有压岁钱的存折欢天喜地的回了房间。

    他家境还好,每年的压岁钱非常可观,零零总总加一起有五万多块钱。他想了想,对着存款余额照了照片,发给了老干爹。

    秋是秋天的秋:[照片]jpg

    秋是秋天的秋:你看,这是我妈给我从小到大存的压岁钱。

    秋是秋天的秋:钱都在,一分没少。

    秋是秋天的秋:你就会骗人。[愤怒]

    秋是秋天的秋:我知道你在看呢。

    秋是秋天的秋:我明天约了小丽见面,我要把这五万块钱给她。我想了想,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最初就不该答应开始,所以这个责任确实有我一半,我必须负责。

    秋是秋天的秋:而且,昨天晚上我打了一晚上喷嚏,一定是她在想我呢。[微笑]

    这次傅瑞恩回复了。

    爹是干爹的爹:不是

    秋是秋天的秋:什么不是?

    爹是干爹的爹:你打喷嚏不是因为她想你

    秋是秋天的秋:[好奇]那是谁想我?

    爹是干爹的爹:那是你感冒了

    邱秋好生气啊,他把干爹拉黑了,这样干爹以后就再也不能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了。

    傅瑞恩也好生气啊,傻小子有五万块居然想着先还小丽而不是先去别墅赎回吉他,真是太不尊敬长辈了。

    等到糖爹发现糖儿子拉黑了自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邱秋躲在厕所里和傅瑞恩聊天,聊得太开心了差点忘了时间。还是傅瑞恩提醒他他才想起来。

    他匆匆挂了电话赶回后台,除了他之外的其他选手都到了,正在听调度给他们介绍一会儿的流程。排队上场的顺序和比赛的顺序一样,华翔气鼓鼓的抱着手排在邱秋身后,看天看地看左看右就是不看邱秋。

    邱秋理亏,主动道歉:“对不起,我其实很想听你的歌的,但是临时有个重要电话,我必须接。”

    华翔从小就是被人捧着的少爷,说话向来冲的像牛:“谁那么重要啊,你爹啊?”

    “嗯,我干爹。”

    “……那个‘阿斯顿马丁’?”华翔的脾气来得快去得快,他想起那辆让他眼馋的顶级豪车,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之前只在车展上见过,还是头一次在马路上看到活生生会喷气的呢!

    邱秋一板一眼的纠正他:“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不能因为别人的某个特质就给他起外号。你想想看,如果有人叫你‘那个拖把头’你是不是也会不开心?”

    华翔吃惊又受伤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邱秋:“再说了,我干爹不止这一辆车啊。”

    “……”

    因为邱秋早就有自己会晋级的心理准备,所以上场后他是所有选手中表现的最淡定的一个。当“邱秋”两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场下的观众们一片沸腾,邱秋直到这时才有些讶异,因为他注意到除了小丽率领的打尻团以外,其他为他鼓掌的都是不认识的陌生观众。

    他心里……还挺开心的。

    这种开心不同于他第一次在杂志上发表“豆腐块”、不同于他从校长手里接过奖学金、不同于看干爹把他做的晚饭吃光光……这是一种全然陌生的高兴,混杂着骄傲、自信和一点受之有愧的意外。

    可能这就是被粉丝喜欢的感觉吧。

    邱秋的两位朋友齐奇奇和华翔也晋级了,齐奇奇的演唱邱秋有听,在齐奇奇开口之前,他真的想不到那样小的身躯里能蕴含着那么大的能量。齐家父母都信教,把孩子从小就送去了唱诗班,当奇奇开口时,那种空灵缥缈的声音仿佛真的能唤来天使一样。

    邱秋私心的希望他们三个能走到最后,可这是歌唱比赛又不是马拉松比赛,不是凭借耐力就能赢的。

    ……

    比赛结束后,小丽和她的打尻团成员们围住了邱秋,闹着让他发表一下获胜感言,问他在等待宣布结果的时候会不会紧张。

    邱秋想了想,很诚实的说:“其实我比赛的时候确实蛮紧张的……我一直在担心假发会掉。”

    众人:“……”

    比赛七点开始,九点结束,等到散场已经十点多了。他们a大的宿舍没有门禁时间,不管多晚回去,靠刷卡就能进出宿舍。现在的大学生一个个都是夜猫子,十点多对于他们来说,夜生活刚刚开始,大家精神头十足,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起来,要找个地方好好庆祝。

    大家不辞辛苦的从学校赶来录影棚给他加油,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很多人看演出之前都只啃了块面包充饥,年轻人饿得快,邱秋已经听到好几个人的肚子在打鼓了,其中叫的最响的那个是邱秋自己。

    邱秋拍拍肚子,酒窝陷进了脸颊里:“咱们去吃火锅吧,我请客!”

    为了给他加油,他们汉语言文学系来了五十多个人,按人均两百算,这就一万多块钱呢。邱秋倒是不心疼钱,他刚领了五万块奖金,腰包充裕,只是他刚刚在电话里许诺拿到的奖金要先还傅瑞恩,可现在只能食言了。

    在去往火锅店的路上,他有些愧疚的掏出手机给干爹发短信。

    秋是秋天的秋:干爹,你睡了吗?

    爹是干爹的爹:没,有事?

    秋是秋天的秋:我能先还你四万块嘛><

    爹是干爹的爹:怎么了,生活费不够?

    秋是秋天的秋:不是,今天来了好多同学给我加油,我想请大家吃饭,估计要花一万多……所以只能先还你四万了><

    爹是干爹的爹:……

    爹是干爹的爹向秋是秋天的秋转账 20000元

    秋是秋天的秋:???

    爹是干爹的爹:秋秋,做人要言而有信。

    爹是干爹的爹:这两万你拿去请同学吃饭,你自己赢的那五万,一分不少都得给我。

    秋是秋天的秋:>//////<

    因为傅瑞恩胃病还没好利索,桌上的菜都以清淡为主。傅瑞恩口重,吃那些东西觉得没滋没味的,倒是邱秋做的汤一连喝了好几碗。

    邱秋平常都是吃食堂,偶尔和大熊下馆子也是火锅烤鱼麻辣烫,偶尔吃一次清淡蛮新奇。这一桌大半都是他吃的,撑得肚皮滚圆,像是只翻不过来身的小乌龟一样,摊在沙发上直哼哼。

    越躺着越难受,邱秋开始在办公室里溜达着消食。

    傅瑞恩的办公室很大,估计普通人家的一套房都不如他这里阔气。其中一面墙摆满了公司获得的荣誉奖杯,正对着的另一面墙做了通顶的大书柜。

    落地的玻璃幕墙前,摆放着厚重的老板桌、老板椅,电脑前堆放了一些重要文件,还摆了吸收辐射的盆栽。屋里到处都是绿植,专人伺候,长得枝繁叶茂。

    邱秋喜欢花草,只是他家里人都没有植物缘,小时候学校门口有卖两块钱一株的“死不了”,那是某种多年生多肉植物,耐旱耐水,生命力顽强,邱秋的妈妈买了好几盆,最后全死光了。

    小学有《自然》课,要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老师要求每个同学写一个月的观察日记,可以是小花小草,可以是小动物,总之必须亲自“养”个东西。

    傅瑞恩听到这里,饶有兴趣的问:“那你养了什么?”

    “我爸扔给我一块石头,让我每天浇水。”

    “……”

    邱秋兴致勃勃的说:“最后还真长出青苔了呢!”

    ……傅瑞恩真想穿越回十年以前,这么好糊弄的孩子,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能拐走。

    傅瑞恩的住处很高,可他的办公室更高。邱秋刚开始还有点害怕,等到适应了这个高度,他小心翼翼的挪到玻璃幕墙前,趴在玻璃上,望着脚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不觉间就看入了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