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五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邱秋正愁没借口溜走呢,赶快和他们说再见,抱着吉他窜上了八楼的演播室。

    他原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到的, 谁想抵达后才知道,华翔到现在为止还没联系上呢。

    工作人员来去匆匆, 副导演都快把他手机打爆了,可是电话那头从始至终只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

    眼看着副导演的脸色越来越差, 原本一直在沉迷在游戏中的齐奇奇放下手机,奶声奶气的说:“导演叔叔你别急,他肯定是在睡懒觉呢。”

    副导演一想也是,华翔毕竟是考生, 高考后正是放松的时候,晚上玩的太晚,早上起不来很有可能。算了, 反正他是夺冠种子,搞特殊就搞特殊吧,迟到能有什么办法。

    短暂的上午在讲解比赛流程中飞快过去了,到了中午十二点,节目组给各位选手准备了清淡可口的盒饭。

    邱秋本来以为盒饭不会多好吃,可刚吃了一口, 就发觉这个菜的味道似曾相识,简单的炒素菜都做的十分美味, 口感层次分明, 而且每个选手都有一小盅润喉汤, 清香鲜美。

    他仔细看了看包装盒上印的店名,发现这家外卖他曾经吃过——之前他送猪肚汤去傅瑞恩的办公室时,和干爹一起吃的养胃外卖就出自这家。

    果然有其他选手察觉到盒饭的特殊,还和副导演开玩笑:“咱们节目组好阔气啊,这家养生私房菜我只吃过一次,预约排了大半个月。没想到他家还能订外卖,味道和店里的一样好。”

    副导演垮下肩膀,给他们看自己手里的盒饭。他那份盒饭浓油赤酱,有一个大大的红烧鸡腿,还有西红柿炖牛腩、地三鲜、肉炒蒜薹,单独来看已经足够丰盛,可和选手的一比,差距鲜明。

    “我们节目组可吃不起你们那么好的,”副导演三两口啃干净了鸡腿,晃荡着腿骨说,“你们选手吃的小灶是恩锐集团掏腰包赞助的,尤其那药膳汤,养肺润喉,用了好几种药材,光那一碗汤就顶我们十份盒饭。大家一会儿要好好唱,别辜负了金主爸爸的期待。”

    咦……原来是干爹特地选的吗……

    邱秋手里捧着小汤盅,顺着碗边,轻轻的啜饮着。

    这汤实在是太烫了,邱秋只喝了一口,从脸到脖子都被热气薰红了。

    ……

    吃完午饭,副导演又给华翔打催命连环call,可是华翔依旧是关机状态。

    这懒觉睡得也太懒了吧?

    一点、两点、三点、四点……直到节目开始前两个小时,依旧没人能够联系上华翔。

    当初海选报名时登记信息并不完善,没有要求选手们填写紧急联络人。而华翔每次比赛都是独自来独自走,没人见过他的亲人朋友。比赛即将开始,要是他再不出现,那他的名额自动作废。

    在《超级新声代》节目组刚立项的时候,主策就做了好几套紧急预案,其中就有 “选手弃权/失联/因故无法参赛”的情况,一会儿比赛开始后,主持人会找个合适的理由把事情圆过去。

    听到副导演的决定,其他几位选手私下交换了一个目光,眼中隐隐有着窃喜。华翔可是晋级的热门选手,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出现,少了这么一个大阻力,其他人的机会不就增加了吗?

    他们不急,但是邱秋急啊,他不担心节目怎么样,他担心他的朋友出事。

    他知道华翔是a大附属中学的高五学生,他隐约记得王教授有个学生在a大附中任教。他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终于联系上了华翔的班主任,磨破了嘴皮才让对方把华翔妈妈的电话给他。

    好在华翔妈妈的电话是畅通的,邱秋向她自我介绍,说是华翔在选秀比赛中结识的朋友。华翔妈妈一听,赶忙说:“我们就在地下车库呢,小伙子,你帮我劝劝他吧。”

    邱秋一头雾水的乘电梯到了负二楼,电梯门一开,果然听到一阵喧闹声。

    邱秋循声望去,只见华翔整个人平躺在地上,而他身前,有个保养极好的美妇人,正以倒拔垂杨柳的姿势,拽着他的两只脚把他往电梯里拖呢。

    华翔那一头脏辫落在地上,让他活像个正在拖地的拖把。

    邱秋:“……???”

    这是什么,超级变变变的总决赛现场吗?

    见邱秋来了,美妇人热情的和他打招呼:“邱秋是吧?你帮我劝劝这孩子,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嚷嚷着要弃权,我实在劝不动了。”

    华翔不愿在熟人面前丢脸,不好意思再装拖把,只能黑着脸从地上爬起来。可他并不开口,脸色臭到极点。

    这小子明明只比邱秋小一岁,但从小被宠坏了,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齐奇奇都比他成熟。

    邱秋摸不清他的脾气,只能给他顺毛,问他为什么要弃权。

    华翔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话——“我嗓子发炎了。如果上台时不能唱出最好的声音,那我宁可不开口。”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状态确实不好。华翔的妈妈说,高考结束的第二天他就开始发烧,医生说这是压力结束后的释放,很多学生在大考后都会生病。华翔一连病了好几天,前天才刚刚退烧,可声音一直没有恢复。

    现在他说话没有问题,唱动感的口水歌也勉勉强强,可如果想要发挥他的专长唱男旦的话绝对没戏,高音全部劈成低音,听着不像俏姑娘,反而像容嬷嬷。

    华翔赌气说:“我丢不起这人!我弃权,爱谁晋级谁晋级,反正老子不上台。”

    华翔做事向来冲动幼稚,但弃权这件事确实是他这几天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是歌手,靠嗓音说话,现在他引以为傲的歌声失去了颜色,不能帮助他站在那个绚丽的舞台上,那他除了退出还能做什么?

    华妈妈向来特别溺爱孩子,教歪了也舍不得修枝,只能无奈同意了他的决定。她埋怨道:“你要是真不打算出场了,那你心急火燎的让我载你来电视台做什么?”

    谁想华翔一把抓住邱秋的胳臂,声音沙哑的说:“托、弧!”

    他回到车上,从带锁的小箱子里掏出了自己的黄金麦克风,极为爱惜的抚摸了好几下。他把这柄经过高僧开光的宝器递到了邱秋面前,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像《天龙八部》里的无崖子,在身死道消之前,把自己的衣钵传递给了虚竹。

    邱秋接过这价值二十八万的宝贝,小声提醒他:“谢谢你的信任……不过那个词念‘托孤’,而且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他现在开始担心这位好朋友的高考语文成绩了。

    ……

    因为华翔临时退出,赛区决赛少了不少看头。

    毕竟华翔可是从海选时就金光闪闪的一颗星星,节目组私下认定,他至少能闯到全国决赛的四强,哪想到华翔这么不懂规矩,说失踪就失踪。

    邱秋拿着华翔借给他的黄金话筒走上了舞台。

    聚光灯下的他,仿佛被那个意气风发、肆意纨绔的公子哥附身了一样,上台时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表现的极为出彩。

    他唱歌时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感情,琴弦颤动,歌声幽幽。这首民谣里所表达的校园情谊,刚好贴合了最近毕业季的送别主题,引得到场观众纷纷落泪,网络直播的评论量也节节攀升。就连评委们都演技精绝的红了眼眶,点评时毫不吝惜赞扬之语。

    最终,邱秋以赛区第一名的成绩顺利晋级,齐奇奇勇夺第二,一位实力还不错的女选手成功捡漏,取得了第三名。

    当最终结果公布时,台下邱秋同学们的欢呼声瞬间淹没了演播室。打尻团在队长小丽和副队长大熊的带领下,整齐划一的摇摆着灯牌,组成了一片粉红色的影院海洋。

    邱秋站在高高的舞台上,看着台下熟悉的同学们为他认真应援,看着陌生的观众为他衷心祝贺,他从未体会过这种陌生的满足感和荣耀感。

    当节目结束后,邱秋抱着赛区第一名的奖杯步履匆匆的离开了电视台。路灯把他的影子拉的极长,脚下的影子仿佛会跳舞一样,代替他蹦跳着、雀跃着。

    电视台外的停车场里,傅瑞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晚上车流少,他把摩托车送回车库后,选了一辆舒适又豪华的轿车来接宝贝儿子。

    邱秋见到他的身影,笑的酒窝都藏不住,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车前,把奖杯递到了傅瑞恩的手里,尾巴摇的像旋风似得,一脸期待的等着干爹表扬。

    “我的秋秋最棒了。”

    虽然邱秋今天晚上受到了无数人的赞赏,可唯有干爹的肯定让他觉得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赛区奖杯其实做的并不精致,获奖者的名字刻的极为潦草,傅瑞恩挑剔的翻看奖杯,决定全国比赛的时候,所有的奖杯都要镶真金打造。

    关于这场比赛,邱秋有满肚子的话要跟干爹说。

    傅瑞恩在网上看了现场直播,知道那个拖把头没有出场,也知道原本属于他的黄金麦克风莫名其妙的到了邱秋手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