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就会看到防盗章

    越躺着越难受, 邱秋开始在办公室里溜达着消食。

    傅瑞恩的办公室很大, 估计普通人家的一套房都不如他这里阔气。其中一面墙摆满了公司获得的荣誉奖杯, 正对着的另一面墙做了通顶的大书柜。

    落地的玻璃幕墙前,摆放着厚重的老板桌、老板椅, 电脑前堆放了一些重要文件,还摆了吸收辐射的盆栽。屋里到处都是绿植,专人伺候,长得枝繁叶茂。

    邱秋喜欢花草, 只是他家里人都没有植物缘, 小时候学校门口有卖两块钱一株的“死不了”, 那是某种多年生多肉植物, 耐旱耐水,生命力顽强, 邱秋的妈妈买了好几盆,最后全死光了。

    小学有《自然》课, 要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老师要求每个同学写一个月的观察日记, 可以是小花小草,可以是小动物, 总之必须亲自“养”个东西。

    傅瑞恩听到这里, 饶有兴趣的问:“那你养了什么?”

    “我爸扔给我一块石头, 让我每天浇水。”

    “……”

    邱秋兴致勃勃的说:“最后还真长出青苔了呢!”

    ……傅瑞恩真想穿越回十年以前, 这么好糊弄的孩子, 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能拐走。

    傅瑞恩的住处很高,可他的办公室更高。邱秋刚开始还有点害怕,等到适应了这个高度,他小心翼翼的挪到玻璃幕墙前,趴在玻璃上,望着脚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不觉间就看入了迷。

    傅瑞恩不知何时走到了邱秋身后,他微倾身体,让自己的上身一寸寸贴紧邱秋。他的动作很慢也很温柔,不带任何侵略性,两具温热的身体逐渐贴紧,仿佛天生就不存在距离。

    毫无危机意识的邱秋根本没注意到后背失守,他两只手搭在玻璃墙上,还在数楼下路过几辆车呢。

    傅瑞恩左手轻搭在宝贝儿子的腰间,右手则覆在了邱秋的手背上,指尖分开了他的五指,与他穿插着一同贴在了冰凉的玻璃墙上。

    邱秋那又软又小的耳垂刚好落在傅瑞恩嘴边,傅瑞恩冲它轻轻吹了一口气,眼见着它一点点红起来,他压低声音,意有所指的暗示:“秋秋,你知道吗,这个玻璃墙外有一层特殊涂料,即使咱们像这样贴在玻璃上,外面也根本看不见。”

    气氛正好,若是在这玻璃墙前做些什么不要脸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

    可惜邱秋根本没领会到他的意图,反而很惊讶的一抖,转过头来焦虑的说:“那干爹你要离窗户远一点,要是有哪个小直升机驾驶失灵,以为这层没人,一头撞进来怎么办。”

    “……”傻儿子啊,以后少看点灾难片吧。

    气氛被破坏殆尽,傅瑞恩无奈的放开邱秋,叫人进来收拾桌上的剩菜剩饭。

    邱秋没事做,像是领导视察一样,背着手在屋里转了一会儿。他实在无聊,干脆拿过吉他,靠坐在老板桌上,唱歌给傅瑞恩听。

    他的指尖扫过琴弦,一阵轻快的小调流淌而出,邱秋跟着音乐哼唱起来,唱着少年心事,唱着春夏秋冬。这歌是邱秋自己填词自己作曲的,歌词朗朗上口,曲调也轻快可爱。

    进来打扫卫生的两位保洁阿姨都不禁放慢了收拾动作,下意识的随着音乐节拍摇头晃脑。等到一曲终了,她们才像是清醒过来一样,赶快埋头收拾起桌子和地面,然后在总裁的盯视下迅速离开办公室。

    结果她们刚一出屋,就被门外的小秘书围上了。

    现在已经过了午休点儿,外出吃饭的秘书们一回来就得知总裁有贵客到——那是个白衬衫小嫩草,眼睛像星星,嘴巴像月牙,笑起来梨涡又深又甜,乖的不得了。

    刚开始大家都不信,可阿姨们进去打扫卫生的时候门没关严,总裁办公室里隐隐约约传出来年轻男孩的歌声,伴着清爽的吉他伴奏,就跟个小钩子似得,勾的人心尖痒痒的,觉得下一秒就要恋爱了。

    小秘书们围着保洁阿姨打听里面的情况。

    保洁阿姨说:“那小伙子是老板的干儿子,可乖了,我们端进去的水果,他先削了皮递到老板嘴边,老板吃了几口,剩下的他才吃。”

    另一个保洁阿姨说:“可不是,我孙子才三岁,他爸咬过一口的苹果他都不肯吃,嫌不干净。还是这个小伙子好,又孝顺又懂事儿。”

    保洁阿姨毕竟年纪大了,哪想到其中的弯弯绕绕。倒是小秘书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这哪是干儿子,这是老板娘诶!

    大家还想八卦,可是老大何遇黑着脸把她们轰回了格子间工作。

    老板之前的小情儿都是他处理的,好聚好散,藏的严严实实,没一个能踏进公司方圆一百米以内。只有邱秋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了老板的规矩,先是赞助选秀比赛,又是让他住进了家里……就算明天老板命他去投资一所研究男人生子的机构,他都不会惊讶。

    唔……也有可能老板现在就在和邱少爷研究男人生子呢?

    想到这里,何遇望着总裁办公室紧闭的大门,眼神一下犀利了起来。

    其实他们都想多了,屋内,邱秋正和干爹规规矩矩的汇报学习呢。

    傅瑞恩敏锐的察觉到邱秋最近练歌的时间增长了,虽然只是一点点小变化,但他仍然抓住了邱秋心里的波动。

    邱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之前王教授同他说的话复述给了干爹听,又加上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也想看看,自己在唱歌这条路上能走到哪里。干爹,你会不会觉得我贪心啊,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喜欢我了,可我还想做明星,让更多人喜欢我。”

    “不会啊,谁都希望能被人欣赏。”傅瑞恩拉着他的手,在自己掌心里反复揉捏把玩,“越多人喜欢你,我越开心。因为他们再怎么喜欢你,也没有我离你近。”

    至于究竟有多近嘛……-18厘米够不够近?

    不够的话还能再近点儿。

    邱秋又自豪的说:“而且我这么聪明,踏实做学问的话几岁都不晚,当不了明星的话,考证转行也成。”

    傅瑞恩失笑,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只有邱秋才能说这种大话了。说起学业,他关心的问:“比赛会不会影响你学习?”

    邱秋想了想:“影响不大。我已经提前修完了学分,这学期上完后,大四也不需要回学校了。全国比赛是从暑假开始延续到九月底,我刚好有时间。”

    “那就好。我们秋秋要是因为选秀比赛,考试拿不到第一名,那干爹可要替你难过死了。”

    邱秋被夸的脸都红了:“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厉害,怎么可能门门功课都拿第一,我还有差点不及格的课呢。”

    傅瑞恩想想邱秋平常刻苦的劲儿,真想不到还有哪门课他不擅长。“你什么课成绩不好?”

    “体育啊。”邱秋满面愁容,“大一的时候抢课没抢到好课,结果被分去了橄榄球班。选课系统过时不候,我又没办法重新选,只能硬着头皮跟其他男生一起练。一学期下来……”

    “你能抱球过人了?”

    “不,我骨裂了。”邱秋委屈的指了指自己的左小腿,“后来老师看我可怜,给了我61分。”说着,他还脱了鞋,提起裤管,露出白生生细瘦瘦的小腿给傅瑞恩看。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人帅心又善的傅瑞恩抱着邱秋的小腿,霸道的帮他按摩了好久。

    从脚底到脚踝,从脚踝到膝盖,从膝盖到大腿根……傅瑞恩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瓶护肤霜,在掌心搓热了,在邱秋的腿上反复推拿揉搓着。

    邱秋被揉的全身上下都红了,他伤的是左小腿呀,干爹总是揉他右大腿做什么呀……

    傅瑞恩第一次听这歌就被惊艳住了,问他是谁唱的。邱秋当时红着脸说自己写的,只写了中间最甜的一小段,开头结尾都没想好。

    傅瑞恩特别喜欢这歌,每次都等这首曲子唱完了一小节才会接电话。

    “秋秋,怎么了?”

    邱秋声音要哭不哭的,怯怯的模样像是一团随时会被戳散的杏仁豆腐:“干爹……你能借我十万块钱吗?”

    十万块钱对于邱秋是大钱,对于傅瑞恩小的不能再小。但钱这事情还是要掰扯清楚的。

    傅瑞恩问他:“你要钱做什么?”

    自从邱秋跟了他,他直接给了对方一张副卡,额度没有上限,任他随便刷。可是他俩在一起三个多月了,邱秋买过最贵的东西就是一支五万块的吉他,而吉他弹出的第一首歌,现在成了傅瑞恩的手机铃声。

    邱秋小心翼翼的说:“……你先答应我别生气。”

    “你不说什么事,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生气。”

    邱秋被噎住了,可十万块钱可是大事儿,面子能有里子重要吗?他只能委屈的说:“干爹,我的前女友小丽你还记得吧?……她不是学编剧的嘛,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接了一个剧本,要写一部都市情感恋爱喜剧。”

    “然后呢?”

    “然后……她不是和我分手了吗,天天都在宿舍哭,剧本也写不下去了,她说她自己都失恋了,还要写女主角谈恋爱,她特别痛苦。结果到了deadline她交不出稿子就违约了……她,她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因为是我提的分手,她是受害人,要求这个十万块违约金由我出。”

    邱秋又是苦恼,又是担忧,愁的心里的花田都枯萎了:“……可是,可是我没钱啊。干爹,你能借我十万块吗?我现在打工一个月能赚两千五,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我妈帮我存着呢,我回家的时候管我妈要一下,里面应该有不少钱,这样我三年就能把十万块还清了……”

    他在那边吭哧吭哧的掰着手指头可劲儿的算,却不知傅瑞恩被他生生气的砸断了一支限量版的鎏金钢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