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

    孩子大了,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 说那些腻味的情话, 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邱爸爸是邱老师, 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没闲着,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 说:“秋秋,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 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 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 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 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 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邱秋犹犹豫豫的问:“对了妈,有个事儿我想问问您。”

    “你说。”

    “您……”邱秋一咬牙问出了口,“您实话告诉我,您一直说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您都帮我存着呢,是不是在骗我?”

    邱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乐开了:“我儿子啥时候成小财迷了啊?妈妈说话算话,你的压岁钱妈妈一分没动。就在妈的卧室保险柜里放着呢。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小金库了,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啊。”

    挂了视频电话,邱秋拿着存有压岁钱的存折欢天喜地的回了房间。

    他家境还好,每年的压岁钱非常可观,零零总总加一起有五万多块钱。他想了想,对着存款余额照了照片,发给了老干爹。

    秋是秋天的秋:[照片]jpg

    秋是秋天的秋:你看,这是我妈给我从小到大存的压岁钱。

    秋是秋天的秋:钱都在,一分没少。

    秋是秋天的秋:你就会骗人。[愤怒]

    秋是秋天的秋:我知道你在看呢。

    秋是秋天的秋:我明天约了小丽见面,我要把这五万块钱给她。我想了想,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最初就不该答应开始,所以这个责任确实有我一半,我必须负责。

    秋是秋天的秋:而且,昨天晚上我打了一晚上喷嚏,一定是她在想我呢。[微笑]

    这次傅瑞恩回复了。

    爹是干爹的爹:不是

    秋是秋天的秋:什么不是?

    爹是干爹的爹:你打喷嚏不是因为她想你

    秋是秋天的秋:[好奇]那是谁想我?

    爹是干爹的爹:那是你感冒了

    邱秋好生气啊,他把干爹拉黑了,这样干爹以后就再也不能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了。

    傅瑞恩也好生气啊,傻小子有五万块居然想着先还小丽而不是先去别墅赎回吉他,真是太不尊敬长辈了。

    等到糖爹发现糖儿子拉黑了自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总裁办公室里,当然没有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的事情。

    沙发前的矮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午餐,邱秋一手拿着勺,一手拿着汤碗,正从保温锅里盛汤。这碗猪肚汤他炖了整整六个小时,汤清味浓,鲜香可口,他先盛了半碗清汤,又偏心的盛了大半勺好料放进了碗里。

    因为傅瑞恩胃病还没好利索,桌上的菜都以清淡为主。傅瑞恩口重,吃那些东西觉得没滋没味的,倒是邱秋做的汤一连喝了好几碗。

    邱秋平常都是吃食堂,偶尔和大熊下馆子也是火锅烤鱼麻辣烫,偶尔吃一次清淡蛮新奇。这一桌大半都是他吃的,撑得肚皮滚圆,像是只翻不过来身的小乌龟一样,摊在沙发上直哼哼。

    越躺着越难受,邱秋开始在办公室里溜达着消食。

    傅瑞恩的办公室很大,估计普通人家的一套房都不如他这里阔气。其中一面墙摆满了公司获得的荣誉奖杯,正对着的另一面墙做了通顶的大书柜。

    落地的玻璃幕墙前,摆放着厚重的老板桌、老板椅,电脑前堆放了一些重要文件,还摆了吸收辐射的盆栽。屋里到处都是绿植,专人伺候,长得枝繁叶茂。

    邱秋喜欢花草,只是他家里人都没有植物缘,小时候学校门口有卖两块钱一株的“死不了”,那是某种多年生多肉植物,耐旱耐水,生命力顽强,邱秋的妈妈买了好几盆,最后全死光了。

    小学有《自然》课,要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老师要求每个同学写一个月的观察日记,可以是小花小草,可以是小动物,总之必须亲自“养”个东西。

    傅瑞恩听到这里,饶有兴趣的问:“那你养了什么?”

    “我爸扔给我一块石头,让我每天浇水。”

    “……”

    邱秋兴致勃勃的说:“最后还真长出青苔了呢!”

    ……傅瑞恩真想穿越回十年以前,这么好糊弄的孩子,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能拐走。

    傅瑞恩的住处很高,可他的办公室更高。邱秋刚开始还有点害怕,等到适应了这个高度,他小心翼翼的挪到玻璃幕墙前,趴在玻璃上,望着脚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不觉间就看入了迷。

    傅瑞恩不知何时走到了邱秋身后,他微倾身体,让自己的上身一寸寸贴紧邱秋。他的动作很慢也很温柔,不带任何侵略性,两具温热的身体逐渐贴紧,仿佛天生就不存在距离。

    毫无危机意识的邱秋根本没注意到后背失守,他两只手搭在玻璃墙上,还在数楼下路过几辆车呢。

    傅瑞恩左手轻搭在宝贝儿子的腰间,右手则覆在了邱秋的手背上,指尖分开了他的五指,与他穿插着一同贴在了冰凉的玻璃墙上。

    邱秋那又软又小的耳垂刚好落在傅瑞恩嘴边,傅瑞恩冲它轻轻吹了一口气,眼见着它一点点红起来,他压低声音,意有所指的暗示:“秋秋,你知道吗,这个玻璃墙外有一层特殊涂料,即使咱们像这样贴在玻璃上,外面也根本看不见。”

    气氛正好,若是在这玻璃墙前做些什么不要脸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呢。

    可惜邱秋根本没领会到他的意图,反而很惊讶的一抖,转过头来焦虑的说:“那干爹你要离窗户远一点,要是有哪个小直升机驾驶失灵,以为这层没人,一头撞进来怎么办。”

    “……”傻儿子啊,以后少看点灾难片吧。

    气氛被破坏殆尽,傅瑞恩无奈的放开邱秋,叫人进来收拾桌上的剩菜剩饭。

    邱秋没事做,像是领导视察一样,背着手在屋里转了一会儿。他实在无聊,干脆拿过吉他,靠坐在老板桌上,唱歌给傅瑞恩听。

    他的指尖扫过琴弦,一阵轻快的小调流淌而出,邱秋跟着音乐哼唱起来,唱着少年心事,唱着春夏秋冬。这歌是邱秋自己填词自己作曲的,歌词朗朗上口,曲调也轻快可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