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五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第二十五章

    前晚犯了胃病, 傅瑞恩吃的药里含有助眠作用,他这一觉睡的极沉。平时他的生物钟都会让他七点清醒,可今天他一觉睡到了八点多钟。

    睁开双眼时, 第一个进入视线的并不是熟悉的天花板,而是帐篷顶上悬挂的小吊灯。他盯着吊灯足足反应了三秒, 才想起来自己昨晚“留宿”在了糖儿子的帐篷里。

    他转向身旁, 意外的发现原本酣睡在自己臂弯中的男孩已经消失无踪, 只留下打开的睡袋铺在自己身上。

    傅瑞恩起身从帐篷里钻了出去,然而卧室中也没有男孩的身影。

    窗帘已经被拉开了,明媚的阳光填满了卧室的每个角落。傅瑞恩洗漱完毕脱下睡衣, 从更衣室里拿了一套搭配好的西服穿上, 镜子里的男人神采奕奕, 眉眼间再也见不到昨晚的狼狈。

    他推开卧室大门向外走去,与此同时, 一股浓厚却不腻人的食物香气扑进了他的鼻间。

    傅瑞恩循着味道望去,只见在开放式的厨房里, 邱秋正忙碌的在灶台前穿梭。台面上的笔记本电脑正同步播放着教学视频,视频里带着高帽的大厨操着一口广普, 教观众如何煲汤。

    邱秋专心致志的学着,小心的把最后一样食材投进了咕嘟咕嘟冒着泡的汤锅当中,精细程度不亚于高中时上化学实验课。

    大厨说:“有人以为最后一样食材放进去之后就结束了, 不, 我要说, 还有最重要的东西要放进汤盅里,那就是厨师的爱意。这碗汤做给谁喝?是给父母的爱,是给朋友的爱,是给客人的爱?……来,跟我一起,把、爱、放、进、去!”

    傅瑞恩:……这厨师莫不是邪/教吧?

    可他的傻儿子真上了“教主”的当。

    只见邱秋对着汤锅念念有词一番后,右手指尖在左胸口一捏,似模似样的捏出了一把空气,然后把这缕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意在手心里聚拢,小心翼翼的投进了汤锅里。

    傅瑞恩失笑,这世上不管多傻气的事情由邱秋来做,都成了最美好的事情。

    邱秋刚把火调小,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他元气十足的回身打招呼:“干爹,早上好!……咦?你上午还要去公司?”

    傅瑞恩一边系着衬衫的袖扣一边走向他:“是啊,工作排的太满,没办法休息,估计司机一会儿就到了。”

    他看了看锅里翻滚的食材,饶有兴致的问他:“一大早炖什么呢?”

    “猪肚汤,”邱秋说,“猪肚汤对胃好,这是我早上去市场买的新鲜猪肚。我看你昨天那么难受,以为今天你至少会休息到中午再去公司,想着刚好午饭时就喝了。”

    说到后来,邱秋的声音有些低落,看样子积极性被打击了不少。

    傅瑞恩哪舍得用爱当作料的邱秋露出这样的表情,干脆提议:“等中午煲好了汤,你要不要来我公司?……当然,如果你功课太忙,我让司机回来取也可以。”

    “没关系的!我可以去的!”邱秋眼睛瞬间亮了,“来回的路上我可以在车上看书,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他虽然在傅瑞恩身旁呆了这么久,但还从来没踏进过恩锐集团,甚至连傅瑞恩的书房都没去过。都说工作时的男人最帅,邱秋真想见识一下。

    既然考生都这么说了,傅瑞恩当然没有意见,能在忙碌的工作间隙看一看邱秋,抱一抱邱秋,最好再能亲一亲邱秋,不管多累都他都能恢复。

    ……

    吃过早饭,傅瑞恩被司机送去公司。

    刚走进办公室,秘书何遇就汇报中午有个午餐会。

    “推了,”傅瑞恩说,“中午秋秋来,你订好午饭,丰盛些,不用点汤,他早上给我煲了。”

    何遇心想,这段话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吧,瞧给老板美的,这语气哪儿像是糖儿子,完全是糖老婆。

    平常傅瑞恩忙起来,上午一眨眼就过去了,可今天他却觉得时间过得极慢,他忙一会儿看一眼表,恨不得走到时钟里推着指针前行。

    这才分开几个小时就开始想念,傅瑞恩头一次经历这种奇妙的心里状态,他逐渐开始理解为什么每逢过节,小秘书们一到下班就跑不见了。

    中午十二点,司机准时去公寓接邱秋。

    邱秋早就把提前把汤盛进了保温锅里,他把饭盒递给司机,自己拿着一本影印的复习资料准备路上看。出门前,他脑子一热又背上了吉他,司机略带笑意的看着他,邱秋没察觉对方揶揄的目光,一直在想一会儿唱哪首歌。

    房子距离恩锐集团不远,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司机把车停在了停车场的专属车位里,旁边就是总裁专用的电梯,可以直达傅瑞恩所在的顶楼。

    这电梯是半面透明的观光电梯,他们从地下冲出了地面,然后逐渐把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抛在了脚下,邱秋像小孩一样趴在玻璃上,着迷的看着那些小的像蝌蚪一样的人群。

    下次再来,他一定要从正门进,好好参观干爹一手创造的公司!

    升到顶楼后,电梯门开了,何遇等在门外,领着他走向了总裁室。

    这一层除了超大超气派的总裁室以外,剩下的空间都被会议室和秘书处占据。

    管理这么大的公司,傅瑞恩肯定不止一个秘书,何遇是他的机要秘书,有专属的办公室,剩下的小秘书都坐在秘书处里,归何遇管。

    本来现在是午休时间,大家都下去觅食了。可有两个年轻小秘书为了减肥,坐在位子上啃黄瓜,于是她们刚巧看到,她们的老大何遇面带微笑的领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那个男孩长得可真好看啊,是那种从小就会让幼儿园老师偏心的好看。他背上背着吉他,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汤壶,见到她们时眼里闪过一丝羞涩,略略颔首,用小酒窝和她们打招呼。

    “姐姐好。”

    ……姐姐们怀疑他就是故意勾引她们!要不然怎么每个五官都按照她们喜欢的长??!!!!

    不等秘书小姐答话,总裁室的大门打开了。

    她们眼睁睁的看着小帅哥转过头去,笑的眉眼弯弯的对屋里的人喊:“干爹!”

    紧接着一只大手从门里伸出来,紧紧攥住男孩的手指,一把就把他拽进了总裁室里!

    “嘭”的一声大门在何遇面前撞上,关门落锁的声音清晰可闻。

    何遇摸摸差点受伤的鼻子,开始琢磨下午的会需不需要推迟半个小时。

    在他身后,两位秘书小姐兴奋的声音已经压不住了。

    秘书a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刚才那个男孩到底和总裁是什么关系?我听到他叫傅总干爹诶,快告诉我我没有做梦!”

    秘书b也跟着捧心:“当然不是做梦,这么好看的男孩子,以咱们贫瘠的想象力就连做梦都梦不出来好吗?”

    秘书a:“这叫什么?《霸道总裁爱上白马王子》?”

    秘书b:“你看那男孩子手里还拎着饭盒,这是来送爱心便当来了!”她故意反问,“老话说的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什么来着?”

    “我知道我知道!”秘书a立即接上,“是‘**’!”

    何遇:????自己的属下这么爱胡思乱想,是不是工作太少?

    节目组选的是最便宜的那种托儿,节目组不管饭,八十块钱一天,他们不用哭,只负责鼓掌就成。

    本来策划想选几十个能哭的,但预算太高了,没批下来。

    一分价钱一分货,八十块钱的观众坐在台下,就像每个座位上立了一根木头。除了齐奇奇因为年龄小让他们稀奇了几分钟以外,其他选手在台上演唱的时候,观众全都在低头玩手机。导播几次切镜头想照一照观众的表现,都是虚晃一下赶快切回自我陶醉的选手。

    就这么熬啊熬啊熬到了比赛的尾声,邱秋终于走上了舞台。小丽带着被她召集来的同学们一下站了起来,挥舞着灯牌,为他助威。

    他们这么一折腾,周围的玩手机人群下意识的抬起了头,他们见上台的少年干净清爽,笑起来的模样特别讨人喜欢,便决定听听他唱歌。

    结果这么一听,再没人分得出神去拿手机。

    很多人都听不懂邱秋唱的歌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能够听懂歌声里的故事。那种青涩的、懵懂的、想起来就心里回甘的爱情,也曾是大家追求过的。

    不光观众惊讶,评委们也想不到他会成为黑马。

    海选时他那一首《别看我只是一只羊》就像是来砸场子的,要不是投资人爸爸说要选有炒作点的选手,邱秋晋级的可能性不大。

    哪想到今天就被邱秋的表现打脸了。

    虽然气息转换上和专业选手有差距,但音准、感情都抓的很好。几位评委私下交换了眼神,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大家一一点评了他的表现,除了一个负责唱黑脸的男评委挑了些错以外,其他四名评委都对他大加赞扬。

    这还是邱秋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呢,但他本来就属于误打误撞走上这条路的,赢了这场也没觉得特别开心。

    他唯一欣喜的地方在于,他只要晋级就可以拿到奖金了!

    小财迷一想到五万块人民币就笑的眼睛弯弯,评委们都点评完了,他还在那儿抿着嘴乐呢。

    他下场时,最后一位选手华翔正在候场。

    华翔家里有钱,连麦克风都不用节目组提供的,他手里的那一支是他爸掏钱给他特别订制的,上面贴了金箔,金光闪闪,凡人不敢直视。

    他又在那儿显摆:“你看我这麦克风,二十六万一支。在我们当地最有名的庙里开的光,请了八个大和尚在大雄宝殿里给它念经,保佑我一路高歌猛进!”

    ……有钱人的钱可真好赚啊。

    华翔见邱秋下来了,赶快拉住他:“兄弟可以啊,唱的有水平!看来你以后就是我的劲敌啦。”

    邱秋一乐,挤出右边的酒窝:“哪里,哪里,我还需要虚心学习。”

    华翔见着邱秋的酒窝就想戳,咋有人笑起来这么可人呢?他还没戳到呢,邱秋就偏着脑袋躲过去了。

    华翔的少爷脾气上来了:“我刚刚就是表面吹捧,你别当真。”

    邱秋不好意思的承认错误:“……其实我也是假谦虚。”

    “……”华翔决定再也不要理邱秋这个校友了。

    台前的主持人已经开始对最后出场的华翔做背景介绍了,华翔一边做最后的仪容整理,一边嘱咐邱秋:“你先别卸妆啊,你站那儿老老实实看我的表演,好好听听我是唱什么的。”

    不等邱秋答应,他就如旋风一样冲出了后台。

    结果他前脚刚走,邱秋的手机就响了。屏幕上“干爹”两个字一闪一闪彰显着存在感,邱秋手都碰到了接听键,结果台前就传来了华翔的音乐伴奏。

    邱秋又想和干爹说话,又不愿忽略朋友的感受,他皱着眉头痛苦的想了二十秒——结果电话挂断了。

    邱秋小心肝一跳,哪儿还顾得上华翔,捧着手机直奔男厕所跑。化妆间人多口杂,现在只有洗手间是可以安静说话的地方。

    他冲进洗手间的时候,电话又响起来了。不过这次不是语音通话,而是来自“爹是干爹的爹”的视频邀请。邱秋第一时间按下了通话键,傅瑞恩半裸的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上。

    画面背景是傅瑞恩所住的酒店套房内,他上身赤·裸倚靠在床头,紧实的腹肌和性感的人鱼线一直延伸到画面末端,他在腰上盖了块薄毯,只遮住了关键位置。

    邱秋看的脸红,想移开眼睛又忍不住多看看。

    “干爹……”

    “你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傅瑞恩语气不善,眉头紧皱。

    他在看到小丽出现在现场后,心里极为烦躁。她为什么会在?是不是邱秋约她去的?会不会旧情复燃?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小丫头产生这么强的紧迫感。

    他硬耐着性子等到邱秋下场才给邱秋打电话。

    可是他的糖儿子没接。

    在电话盲音的那二十秒里,傅瑞恩已经幻想出邱秋和小丽的龙凤胎长什么样了。

    所以傅瑞恩没忍住又打了个视频电话,本来想着语气温柔的慢慢说,结果一出口就压不住火了。

    若是换了一个脾气冲的,听到这种质问早和他吵起来了。也就邱秋人乖脾气软,好声好气的向他解释了一下自己刚刚在和朋友说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