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七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就会看到防盗章  本来节目组没几个钱, 宣传网页做的也十分简陋, 就连官网都是挂靠在视频网站下的二级域名, 想要查看详情的话需要通过点击主网站的弹窗广告——邱秋第一次上的时候,还以为是钓鱼网站呢。

    但现在有了恩锐集团的注资,节目组顿时有钱有人有时间去搞一些花样, 便决定把所有半决赛参赛选手聚在一起, 给他们拍一组样式统一的宣传照。

    网站主美的算盘打得特别好:到时候把长得最好看的邱秋放在视线中心,绝对能吸引观众注意力。

    哎,这怎么是个选秀比赛而不是选美比赛呢, 要不然邱秋早就能当冠军了。

    ……

    拍硬照的那个周末, 邱秋起了大早, 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倒了三次地铁, 才终于到了拍照的摄影棚。

    除了他之外没有选手选择公共交通工具, 最差也是打车。可谁让邱秋最近穷的叮当响, 兼职的钱还没到手,又不想向父母开口要钱,所以只能背着吉他挤地铁。

    幸亏是周末,车上人不多, 他一手护着头上的假发,一手护着怀里的吉他, 跌跌撞撞抵达了目的地。

    他到时, 其他选手都到了大半了。工作人员把他领到了休息处, 让他随便找张椅子休息。

    进入赛区半决赛的一共是十位选手,因为邱秋是拿着pass卡直升上来的,没有参加过一轮轮的淘汰赛,所以完全不认识其他人。选手中有相熟的已经攀谈起来了,邱秋到时,不少人的眼光直白的落在他身上,不住的打量他,像是在评定他的威胁等级。

    隐隐约约的,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句议论:“……据说是a大的学霸校草……长得倒是不错,不知道唱的怎么样。”

    “……还是个学生啊。既然是学生凑什么热闹,回去好好学习才是正经事……”

    “学生怎么了,现在小鲜肉多流行啊。而且别说学生了,那边还有一个没上学的呢。”

    邱秋不介意别人议论他——走在学校里被女生偷拍、拦下送情书是他的日常——他倒是对他们口中的另外一位选手很感兴趣。

    邱秋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还没上学”的小朋友,那是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留着瓜皮头,头帘剪的齐齐的,脸蛋嫩的像糯米团,看着和女孩子似得。

    他穿着一件印着小猪佩奇的t恤,短裤下露出两条胖的像藕段似得小腿,膝盖上星星点点不少青紫,看来是平地摔跤型选手。

    小男孩靠坐在墙边,胸口挂着一个参赛证,正聚精会神的拿ipad打游戏,玩到不算关键的地方,他还会分神挠挠下巴。

    邱秋喜欢小孩子,他现在的兼职工作是给小学生当家教,他对待小孩子温柔又有耐心,又长得像明星一样好看,不管多顽皮的小孩都喜欢听他讲课。

    邱秋走到小男孩身旁,想要看看他在玩什么。这个年龄的孩子嘛,估计都在玩dy rush、水果忍者或者跑酷一类的,他也见自己的学生玩过。

    ……结果邱秋发现小男孩玩的是《王者o药》。

    ……而且还是黄金段位。

    ……至今为止屡战屡败,到现在还是青铜级别的邱秋婉拒了小男孩“一起打一局”的邀请。

    不过进展还是有的——两个人交换了名字,邱秋得知男孩叫齐奇奇。

    邱秋惊讶的说:“咱们的名字这么像,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齐奇奇比他还惊讶:“叔叔,你都这么老了,还想当我哥?”

    “……”

    邱秋好生气啊,刚刚还有人嫉妒他是小鲜肉呢。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这才几分钟的的功夫啊,邱秋就给傅瑞恩找了个干孙子。

    就在邱秋和齐奇奇聊天时,其他选手们陆陆续续到齐了。工作人员把大家聚在一起,给他们讲述今天的拍摄日程。

    今天在场的一共有两组摄影师团队,分为ab组先拍单人宣传照,最后再拍几张合影。

    大家上前领了统一的拍摄服装,那衣服丑的可怕,人人都是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印了节目slogan的白t恤,松松垮垮的没个腰身。

    有聪明的小姑娘把下摆卷起来,系上了一个小结,显着腰身纤细,盈盈不足一握。其他选手也开始自我发挥,有的把领口剪大了,有的把袖子去了,有的把下摆剪成了一条条的……

    邱秋左右看看,也开始依葫芦画瓢的折腾自己的参赛服,傅瑞恩的视频电话打过来时,他都没手接,只能把视频点开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自己笨手笨脚拿着衣服瞎搞。

    “秋……”傅瑞恩刚吐出一个字,就立即收声了。从他的视角看去,屏幕里只能看到年轻人柔韧的细腰,腹部一层薄薄的肌肉,形状十分漂亮。他身上的t恤衫大的能装下两个人,弯腰时可以轻易从领口里看到细瘦的锁骨和淡粉色的乳♂头。

    邱秋笨拙的扯着t恤,一会儿撩起下摆,一会儿又试着把领口扯得更大一点。

    “你在做什么?”傅瑞恩声音低了,性趣却高了。

    邱秋完全不知道自己又双叒叕被老色鬼盯上了,他一边收拾自己,一边解释道:“今天来拍合影,节目组发的衣服太丑了,大家都在想办法改造。”

    “不准改。”

    邱秋很不开心的说:“凭什么啊。”

    “你要敢多露一点肉,我一会儿就到摄影棚,把你拖出去糟蹋了。”

    “……”

    中年人(?)真是不可理喻。

    ……

    换完衣服大家分男女两组排队上妆,为了镜头效果,粉底都要扑一层又一层,就连齐奇奇都被迫涂了红嘴唇。

    化妆师用的口红是巧克力味的,奇奇一会儿舔一下,一会儿舔一下,没多久就舔干净了。嘴巴上的巧克力味没了,他就屁颠屁颠跑去让化妆师补妆,他一连补了三次,把化妆师气的够呛。

    排在邱秋前面的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伙子,他估计是手机成精,坐在椅子上时一直处于振动模式,抖腿抖个不停。他穿了一双特别时尚的滑板鞋,一头长发弄成了“黑人脏辫”,大金链大纹身大墨镜,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是唱摇滚的。

    而且不仅如此,他耳朵上还穿了十五六个洞,换衣服的时候邱秋不小心瞅见他乳♂头上还有俩。

    实在是……太摇滚了。

    这位名叫华翔的摇滚青年十分爱攀谈,四处和人炫耀自己家庭富裕,邱秋在旁边听了半天,得知他全身上下所有东西都是在外国买的,就连嘴里的假牙都是在日本镶的。

    华翔:“你看我这头脏辫,手工现搓,原汁原味,地道非洲黑人弄了整整八个小时,花了我五千呢。”

    因为华翔的头发太贵,所以他拒绝了节目组的美容造型师帮他做头发造型,而且话里话外都在讽刺节目组请的造型师太low,用的粉底居然是大路货。

    等他走了,化妆师憋着一股气,拿着梳子和定型胶要给邱秋弄个特别帅的发型。

    邱秋忙护着自己的假发:“不用了不用了,您给我涂涂脸就好。”

    化妆师没好气的问:“怎么着,你头发也五千做的?”

    “不是,我头发八千呢。”

    “……”

    《超级新声代》节目组定在6月8号晚上进行赛区决赛彩排,华翔下午考完最后一门综合,出了考场就马不停蹄的赶来演播室,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

    贴心的邱秋知道他没吃晚饭,特地给他做了三明治,里面夹上厚厚一层牛肉和鸡蛋,咬一口汁水四溢。他一边囫囵吃着一边和邱秋聊考题,喜滋滋的表示这次请的家教十分给力,好几道大题的知识点都押对了,十有**能过分数线。

    “等我考上大学,咱就当不了校友了。”华翔长吁短叹,“我学的专业只有音乐学院才有,不过都在大学城,回头找你更方便。”

    “你学什么专业?声乐还是表演?”

    “都不是啊,我学戏剧专业。”

    “……武生?”

    华翔气极,这都要决赛了,他的好朋友连自己的比赛视频都没看过,男人之间的友谊真是太虚假了。

    华翔生了好一会儿气,低头看了眼啃到一半的三明治,勉勉强强的决定饶了邱秋一条狗命。“算了,一会儿我上台试唱的时候你可不能再跑了,干爹的电话不准接,亲爹也不行!”

    邱秋赶忙举手发誓,这次绝对站在场下当第一排观众。

    今天是不带妆彩排,副导演依旧穿着那身黄马甲,忙前忙后的跑着。他一会儿跑去吼伴奏乐队,一会儿跑去找灯光师,累的跟狗一样。

    好在赛区决赛的赛制并不复杂,依旧是六人抽签后上台演唱,根据导师打分择优晋级。既然是彩排那就不抽签了,六位选手每位都可以在台上试唱半个小时,抓紧时间的话能来个三四遍,足够和伴奏乐队磨合。

    现在剩下的几位选手各自心里都有计较,决赛淘汰率可是一半啊,只有三个人能升入全国大赛,谁都想成为最后的赢家。虽说彼此的水平在半决赛的时候基本就摸清了,可半个月不见,谁知道其他人有没有私下特训?

    于是当副导演把话筒递过来的时候,一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接,都想先看看别人的水平,自己再上台表演。

    就这么僵持了几秒钟,邱秋见无人争抢,便笑笑接过了话筒。

    他实力强,底气足,不怕被人窥了底牌,也不惦记着偷师别人的技艺。

    他抱着吉他走出了后台,站定在舞台中央。

    这次与上次截然不同,上次是万灯齐亮,台上星光闪耀,台下灯牌明灭,放眼望去人头攒动,而他站在高台上,被无数爱意的目光包裹。

    而彩排时为了节省电力,降低棚内温度,台上只追了一线灯光,刚好落在话筒支架前。因为他是吉他独奏,也不需要乐队配合,所以台上只有他一人,台下更是黑漆漆一片,除了摄影器械的亮光外,只有工作人员腰间佩戴的手台在闪烁。

    他还是头一次……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下,为了自己唱歌。

    邱秋定了定神,左手扶住琴头,右手握拳,手指关节轻叩共鸣箱。他使用的吉他是最常见的木质吉他,随着他有节奏的叩击,吉他琴身发出了通透的回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