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六十八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华翔从小就是被人捧着的少爷, 说话向来冲的像牛:“谁那么重要啊,你爹啊?”

    “嗯,我干爹。”

    “……那个‘阿斯顿马丁’?”华翔的脾气来得快去得快, 他想起那辆让他眼馋的顶级豪车, 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之前只在车展上见过, 还是头一次在马路上看到活生生会喷气的呢!

    邱秋一板一眼的纠正他:“你这样是不对的, 你不能因为别人的某个特质就给他起外号。你想想看, 如果有人叫你‘那个拖把头’你是不是也会不开心?”

    华翔吃惊又受伤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邱秋:“再说了,我干爹不止这一辆车啊。”

    “……”

    因为邱秋早就有自己会晋级的心理准备, 所以上场后他是所有选手中表现的最淡定的一个。当“邱秋”两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 场下的观众们一片沸腾,邱秋直到这时才有些讶异,因为他注意到除了小丽率领的打尻团以外,其他为他鼓掌的都是不认识的陌生观众。

    他心里……还挺开心的。

    这种开心不同于他第一次在杂志上发表“豆腐块”、不同于他从校长手里接过奖学金、不同于看干爹把他做的晚饭吃光光……这是一种全然陌生的高兴,混杂着骄傲、自信和一点受之有愧的意外。

    可能这就是被粉丝喜欢的感觉吧。

    邱秋的两位朋友齐奇奇和华翔也晋级了, 齐奇奇的演唱邱秋有听, 在齐奇奇开口之前,他真的想不到那样小的身躯里能蕴含着那么大的能量。齐家父母都信教, 把孩子从小就送去了唱诗班,当奇奇开口时, 那种空灵缥缈的声音仿佛真的能唤来天使一样。

    邱秋私心的希望他们三个能走到最后, 可这是歌唱比赛又不是马拉松比赛, 不是凭借耐力就能赢的。

    ……

    比赛结束后,小丽和她的打尻团成员们围住了邱秋,闹着让他发表一下获胜感言,问他在等待宣布结果的时候会不会紧张。

    邱秋想了想,很诚实的说:“其实我比赛的时候确实蛮紧张的……我一直在担心假发会掉。”

    众人:“……”

    比赛七点开始,九点结束,等到散场已经十点多了。他们a大的宿舍没有门禁时间,不管多晚回去,靠刷卡就能进出宿舍。现在的大学生一个个都是夜猫子,十点多对于他们来说,夜生活刚刚开始,大家精神头十足,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起来,要找个地方好好庆祝。

    大家不辞辛苦的从学校赶来录影棚给他加油,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很多人看演出之前都只啃了块面包充饥,年轻人饿得快,邱秋已经听到好几个人的肚子在打鼓了,其中叫的最响的那个是邱秋自己。

    邱秋拍拍肚子,酒窝陷进了脸颊里:“咱们去吃火锅吧,我请客!”

    为了给他加油,他们汉语言文学系来了五十多个人,按人均两百算,这就一万多块钱呢。邱秋倒是不心疼钱,他刚领了五万块奖金,腰包充裕,只是他刚刚在电话里许诺拿到的奖金要先还傅瑞恩,可现在只能食言了。

    在去往火锅店的路上,他有些愧疚的掏出手机给干爹发短信。

    秋是秋天的秋:干爹,你睡了吗?

    爹是干爹的爹:没,有事?

    秋是秋天的秋:我能先还你四万块嘛><

    爹是干爹的爹:怎么了,生活费不够?

    秋是秋天的秋:不是,今天来了好多同学给我加油,我想请大家吃饭,估计要花一万多……所以只能先还你四万了><

    爹是干爹的爹:……

    爹是干爹的爹向秋是秋天的秋转账 20000元

    秋是秋天的秋:???

    爹是干爹的爹:秋秋,做人要言而有信。

    爹是干爹的爹:这两万你拿去请同学吃饭,你自己赢的那五万,一分不少都得给我。

    秋是秋天的秋:>//////<

    孩子大了,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说那些腻味的情话,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邱爸爸是邱老师,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没闲着,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说:“秋秋,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邱秋犹犹豫豫的问:“对了妈,有个事儿我想问问您。”

    “你说。”

    “您……”邱秋一咬牙问出了口,“您实话告诉我,您一直说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您都帮我存着呢,是不是在骗我?”

    邱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乐开了:“我儿子啥时候成小财迷了啊?妈妈说话算话,你的压岁钱妈妈一分没动。就在妈的卧室保险柜里放着呢。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小金库了,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啊。”

    挂了视频电话,邱秋拿着存有压岁钱的存折欢天喜地的回了房间。

    他家境还好,每年的压岁钱非常可观,零零总总加一起有五万多块钱。他想了想,对着存款余额照了照片,发给了老干爹。

    秋是秋天的秋:[照片]jpg

    秋是秋天的秋:你看,这是我妈给我从小到大存的压岁钱。

    秋是秋天的秋:钱都在,一分没少。

    秋是秋天的秋:你就会骗人。[愤怒]

    秋是秋天的秋:我知道你在看呢。

    秋是秋天的秋:我明天约了小丽见面,我要把这五万块钱给她。我想了想,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最初就不该答应开始,所以这个责任确实有我一半,我必须负责。

    秋是秋天的秋:而且,昨天晚上我打了一晚上喷嚏,一定是她在想我呢。[微笑]

    这次傅瑞恩回复了。

    爹是干爹的爹:不是

    秋是秋天的秋:什么不是?

    爹是干爹的爹:你打喷嚏不是因为她想你

    秋是秋天的秋:[好奇]那是谁想我?

    爹是干爹的爹:那是你感冒了

    邱秋好生气啊,他把干爹拉黑了,这样干爹以后就再也不能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了。

    傅瑞恩也好生气啊,傻小子有五万块居然想着先还小丽而不是先去别墅赎回吉他,真是太不尊敬长辈了。

    等到糖爹发现糖儿子拉黑了自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可那些小白脸都是主动送上门的,邱秋不一样,邱秋是傅瑞恩第一个动了心思、主动想要包养的。

    一般人要是碰上一个心仪的对象,第一想法都是怎么“追”到手。可傅瑞恩习惯了拿钱解决问题,而且他虚岁都四十了,没时间没心思没精力哄小男孩谈恋爱,就想着靠包养来定义这段关系。

    包养多好啊?

    一个出钱,一个出爱,说开始就开始,说结束就结束,而且主动权永远放在他自己手里。

    他让秘书去调查邱秋的家庭背景,可问题秘书也他妈没做过这种缺德事啊。秘书心里一边骂着,一边兢兢业业的去查了。

    三天之后,秘书把邱秋的家庭情况列了一个二十页的大表格交上来了,秘书心里其实特别忐忑,因为说实话,邱秋这个家庭条件……不好包。

    邱家家境小康,不穷不富,家里所有人都是老师,标准的书香门第。邱爸爸醉心中文,参与编纂过字典、词典、辞海,小学语文书的扉页上都印着他爸的名。而邱妈妈相对女强人一些,现在是外派的孔子学院院长。

    邱秋从小就拔尖,长得拔尖,成绩也拔尖,而且这孩子一步路都没踏错过,走哪儿都是众人眼中的焦点。

    秘书苦口婆心的劝:“老总,这孩子真的挺难下手的……”

    一个不缺钱的孩子好好的日子不过,跑来给老男人包养,脑子得有多大洞啊?

    傅瑞恩想了想,说:“那就让他对我下手。”

    “……”

    “约他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店见面,说我觉得他很优秀,想要以私人名义赞助他奖学金。”

    “……老总,这能成吗?”

    傅瑞恩说的很直白:“谁不爱钱啊?”

    是啊,谁不爱钱啊。邱秋听闻有土大款要赞助他奖学金,欢天喜地的就来了,结果到了咖啡店一看,发现赞助人一点都不土,反而又帅又成熟,邱秋那两只眼睛啊一下就贴上去了。

    傅瑞恩这个衣冠禽兽,别看心里黑的要命,外表那是完全没得说。他风度翩翩、仪表非凡,一举一动都彰显了成功人士的完美气度。邱秋才二十一岁,哪儿见过这么有内涵有底蕴的长辈,话没说两句,心思就全飞了。

    傅瑞恩看着邱秋含羞带怯的脸,得意的想,这事儿成了。

    邱秋又憧憬又期待的看着他,心里却在想:要是我爸的发际线能有傅老板一半完整,该有多好啊。

    两人刚开始是隔着咖啡桌面对面的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邱秋就坐到傅瑞恩身边了。

    其实傅瑞恩觉得这距离还是有点远,他恨不得让邱秋坐在他腿上才好。

    傅瑞恩觉得时机成熟,把手轻柔的覆在了邱秋的手背上,眼神定定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就只是饶有深意的笑。

    邱秋被他盯得红了脸,也跟着傻笑起来,右脸颊上的小酒窝陷得深深的,特别可爱。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大叔占了便宜,还觉得两个男人之间拉拉手没什么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