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他头脑一热, 驾车横跨整个城市,从别墅区飞驰来接这个不属于他的男孩。他以为在看到邱秋后他会更加心痒难耐,没想到看到邱秋的酒窝时,那股火气居然渐渐消散了。

    邱秋就是块糖, 无添加、无色素、无提炼,但只要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身影、想到他的存在, 就让傅瑞恩嘴里泛甘。

    ……

    五分钟前, 邱秋走进停车场时,冥冥之中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回过了头, 刚好看到一辆闪亮亮的跑车向自己疾驰而来。

    四周的车窗都贴了防别人窥探的玻璃膜,可即使邱秋看不清驾驶者的脸,仅凭那惊鸿一瞥时落入眼中的挺拔身影, 他就笃定开车的人是傅瑞恩。

    明明他们并没有商量好见面,明明车子已经从邱秋眼前驶过,可他从来没怀疑过,干爹会不会不回来接他。

    见爹忘友的邱秋完全把华翔抛在了脑后,乐颠颠的爬上了傅瑞恩的南瓜跑车。

    邱秋每次见到干爹就打心眼里觉得开心,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童话书里说,携光而来的仙女教母降临在灰姑娘面前,点亮了她平平淡淡的人生。可是仙女教母送给灰姑娘的马车靓裙是有时限的, 而傅瑞恩带给邱秋的心跳并没有时限。

    这还是邱秋第一次坐干爹的车呢, 之前每次去香江别墅时, 都是司机负责接送。而像傅瑞恩这样的大老板, 也不需要自己开车。

    邱秋做过最贵的车就是地铁了。他在跑车里左看看右看看,新奇的不得了,他觉得车内按钮好酷、仪表盘好酷,不过开车的人最酷。

    邱秋糯糯的问:“干爹,你怎么忽然想来接我啊?”

    傅瑞恩道:“电话里不是说了吗,我要来糟蹋你啊。”

    “……可,可我拍照的时候没露肉啊。”

    傅瑞恩故意逗他:“我糟蹋你还需要特地找理由?”

    邱秋惊得抖啊抖,他怎么忘了,他干爹哪里都好,就是性癖不太好,每次见到他都想吃他的肉。

    邱秋像是一团被勇者砍了八百遍的史莱姆一样,软软的团成一团,祈求的看向大魔王:“那……你能在半小时内糟蹋完吗,我下午还要回学校听讲座。”

    ……他面对霸道总裁时,总是好清纯好不做作。

    傅瑞恩又气又笑:“半个小时?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邱秋一脸问号:半个小时很短吗?大熊吹嘘他半个小时能和女朋友为爱情鼓掌鼓三次呢。

    ……

    顶级跑车的座椅安全带和一般汽车的不同。

    市面上的汽车安全带都是“三点式安全带”,安全带从肩膀处拉下,斜跨整个身体,固定在另一侧腿旁。但是跑车的安全带大多是“四点式”的,固定处为双肩和两侧腰,闭合的按钮在腰腹前方。

    但是傅瑞恩这辆跑车更高级,它是类似赛车的六点式安全带,邱秋哪见过这么多根带子啊,搞了半天都没有头绪。

    他拉拉这根扯扯那根,傅瑞恩见他笨手笨脚的,看不下去了,伸手帮他把上面四根带子系上。

    “张开腿。”傅瑞恩道。

    “……咦咦咦?”邱秋张大嘴巴,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花,他还是听说过“车震”的,可是没听过在车上糟蹋人还要绑安全带的啊,还有这种玩法?

    见邱秋傻乎乎的不动弹,傅瑞恩俯下身子靠过去,两只手覆在他的膝盖上,轻柔又不容反抗的掰开了邱秋并在一起的双腿。

    邱秋的小脸又红又白,就在他心尖颤抖的思考要不要闭上眼睛迎接之后的狂风暴雨时,傅瑞恩从邱秋的双腿之间、车座之下,扯出了两根保险带。

    “咔哒”一声轻响,六点式安全带终于系好了,邱秋就像是个玩具一样被牢牢绑在了副驾驶座上。

    傅瑞恩体贴的问:“是不是安全带太紧了?瞧你脸都憋红了。”

    ……哪里是糖儿子身上的安全带太紧了,明明是糖爹身上太好闻了。

    傅瑞恩在确认邱秋的安全带系好后,才驱动汽车行驶上路。这辆南瓜跑车价格不菲,开起来没有丁点震动,顺滑的像是悬浮在地面上一样。

    直到这时,邱秋才注意到傅瑞恩的安全带不是像自己这样的六点式,而是后改装成了最普通的三点式。傅瑞恩从不飙车,三点式就足以满足日常行车安全。

    邱秋动动手脚,六点式安全带勒的他皮肉疼。他不满的问:“干爹,哪有你这样只改造驾驶座的啊,副驾驶座也应该一起改了。”

    傅瑞恩随口回答:“当时图省事儿就没改,而且副驾驶座从来没人坐过。”

    邱秋小心翼翼的伸出头上的触角试探性的触碰他:“……那我是第一个坐上副驾驶座的人?”

    傅瑞恩侧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那你想不想当最后一个?”

    小蜗牛不敢接话了,飞速钻回到他的蜗牛壳里。

    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邱秋很惊喜的发现旁边那辆车里有他的新朋友齐奇奇。齐奇奇坐在儿童座椅里,专心致志的打手机游戏。

    ……原来儿童座椅也是六点式的安全带哦。

    邱秋兴奋的降下车窗,向他挥手:“齐奇奇!”

    齐奇奇惊喜的抬起头,没大没小的对他喊:“邱秋!”

    可惜绿灯亮了,他们一个直行一个拐弯,只能互相说了句“再见”就分开了。

    傅瑞恩有些意外的问:“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小的孩子了?他是谁?”

    “他是你干孙子。”

    “……”他傅瑞恩四十岁风华正茂,先蹦出来一个大儿子就算了,哪儿来了一个大孙子?

    “奇奇也是这次晋级的十强选手,我以为干爹你知道呢。”邱秋回答,“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总裁投资了一个什么什么东西,他的秘书需要定期给他汇报进展。”

    傅瑞恩笑道:“我每天这么忙,哪有时间管这种三千万的小投资。底下有人专门跟进这个项目,负责这个项目的盈利。”

    傅瑞恩的秘书非常聪明,他为了邱秋的名声考虑,注资时没有明确点明“要邱秋晋级”,只是云淡风轻的告诉节目组——“多找一些有爆点的选手”。

    于是五岁神童、黑人脏辫、学霸校草顺利晋级到半决赛。

    傅瑞恩一边开车一边安排:“你好好唱,等你到全国赛了,我给你请个有名的声乐老师。你有天赋,会唱歌会作曲会弹琴,有我在你身后,你绝对不会被埋没的。”

    “……干爹,可是我比完半决赛就打算弃权了……”

    傅瑞恩猛地踩下了刹车。

    邱秋意识到自己辜负了傅瑞恩的心意,满怀愧疚,垂着头,受审一样面对着干爹灼灼的目光:“我虽然很喜欢唱歌,也不讨厌被大家注视。但我还是学生,学习才是最要紧的。”

    “……你是怕当明星耽误学习?”

    “呃,当明星那种事太远了,我还没想过……只是赛区决赛当天我有两门考试,是专业课,我不能缺席的。”

    如果别的金主听说自己包养的小情人居然为了这种荒谬的理由不去参加选秀,绝对会认为对方不识好歹。可傅瑞恩听了,却觉得限于苦恼中的秋秋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爱到……让傅瑞恩无数次想拉他上床,却在伸手的时候变成了拍拍他的头。

    虽然他俩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包养关系了,但是“包养不成、糖分还在”,身为一个糖爹,为了糖儿子解决前行路上的一切困难是他的责任。

    傅瑞恩掏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二十四小时在线的秘书很快回复了他。

    “……老总,行行好,今天是周末……”

    “你现在去联系《超级新声代》节目组,告诉他们赛区总决赛的时间往后顺延两天。”

    秘书:“……???”

    邱秋:“……!!!”

    噫,真是妖妃误国。

    邱秋拿到晋级卡的事出乎了小丽的意料,她让邱秋上台演唱《喜羊羊》的主题曲完全是为了让他丢脸。哪想到他不仅没丢脸,还大大的长脸了。

    她有种预感,以后邱秋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邱秋,而是“wuli欧巴秋”了。可是心里还有另一个声音说——他从来就没属于过你呀。手里的五万块钱就像是嘲笑她这段时间以来的痴心妄想,她把自己当作了戏中人,可是另外一个主演从来没有入戏过。

    邱秋也很吃惊,他捧着那张晋级卡就像捧着一只刚出锅的山芋,放哪儿都觉得不对头。他下台时同学涌上来恭喜他,大熊从人群最后挤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秋!苟富贵勿相忘!”

    可是邱秋从没想富贵啊。

    他其实没什么人生规划,十八岁的时候在父母的要求下写了一篇命题作文:《我的未来》。他在作文里写,他要在大学认真读书,争取保个研、直个博……可读完博士以后做什么呢?

    他不知道。

    可能是像邱老师一样,在办公室里修一辈子的字典,让每本语文书上都印着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像董老师一样,教书育人,把自己国家的文化传播到异国他乡。

    但总归……不应该是吃青春饭的吧?

    待看热闹的人群散去,邱秋转悠两圈,找到了一个穿着印有“超级新声代”黄马甲的工作人员,结结巴巴的表示想要归还晋级卡,放弃之后的比赛。

    工作人员看他的眼神就像灰太狼,觉得这只喜羊羊吃草吃到脑子瓦特了。

    晋级卡并不好拿,条件非常苛刻。“超级新声代”的海选参考了之前其他选秀活动的赛制,一共五位评委,如果三位或四位评委给了pass,选手晋级,如果五位评委都给了pass,那么就能拿到特殊晋级卡,以种子选手的身份直升省级半决赛。

    “你真的不比了?”黄马甲问,“别看这一场是网络直播,没多少人看,但是从省级半决赛开始,我们就要全站推广了!开机弹窗你懂吗?——所有安装了我们app的观众在打开软件的时候,都能看到广告,你想想,这是多好的出名机会啊!”

    邱秋为难的说:“我是学生……我不想出名,我只想好好读书。”

    “你可别谦虚了,我听他们说了,你年年都拿奖学金,成绩好的不得了,还不放松放松?……小弟弟,我劝你一句,年轻的时候就要做点疯狂的事情,等你老了才不后悔。”黄马甲忽悠他。

    邱秋还是摇头,一个成年人做事怎么能靠肾上腺素呢,要靠大脑。

    黄马甲见邱秋油盐不进,一下急了:“我可真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唱唱歌就有奖金拿,这种好事别人都抢着上,你怎么往后退啊?”

    结果这话一下戳中了刚从富户变贫农的邱秋,他很想装作视金钱为粪土,结果装的一点都不像:“有奖金?”

    “对啊,省级半决赛是十进六,只要拿到前六名,一人就有五万块现金!”

    邱秋的心思一下就活跃了——他留在干爹那里的吉他,刚好就值五万块钱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