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就会看到防盗章  负责人没好气的说:“你要有本事出三千万, 改成你生日都成。”

    不同意没办法啊, 那可是金主、爸爸、大腿, 有钱才是硬道理。

    等总决赛时间敲定, 负责人毕恭毕敬的把事情汇报给了秘书, 并且旁敲侧击的问他为什么要换时间。

    秘书也不知道理由啊, 只能高深莫测的回答:“上面的意思, 谁能摸透呢。”

    要是他们知道换日期的原因只是因为怕影响邱秋考试, 恐怕所有人都要吐血吧。

    不知道该说是自信心爆棚还是该称赞心态好, 邱秋和傅瑞恩都笃定他能顺利闯过半决赛, 毕竟他有颜又有才华,他要是过不了那才是有黑幕呢。

    ……

    因为预算有限, 所以节目组只提供化妆造型, 不负责提供参赛服装。

    邱秋今天出门的时候,从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印花白t恤,套上一条深色牛仔裤, 清清爽爽, 干干净净,那模样不像是上台,倒像是上学。

    舍友大熊急了,拦下他问:“你能不能打扮的成熟点啊,你这身太像学生了。”

    邱秋态度很随意:“可我的卖点就是学霸校草啊。”

    “……你自己说出‘学霸’和‘校草’两个词时, 不会觉得羞耻吗?”

    邱秋满头问号:“不会啊, 这不是在陈述事实吗?”

    大熊真不知该嫉妒他还是羡慕他。

    最后在大熊的一力坚持下, 邱秋被迫脱下了原本宽松的牛仔裤,换上了一条紧身皮裤。

    这条黑色皮裤是大熊的私藏,别看他胖,但是他有一颗想瘦的心啊。所以他从大一入学的时候就买了一条小两号的皮裤挂在柜子里,时刻督促自己减肥。

    现在三年过去,这条皮裤小了八号了。

    紧身皮裤衬得邱秋腰细腿长屁股翘,明明包的一丝不漏,但就是有种隐隐的性感透出来。邱秋有些苦恼,因为他发现穿这个裤子弯腰时,内裤的痕迹特别明显。

    大熊沉醉的说:“看看我这眼光,你穿上前是学妹杀手,穿上后就成了寂·寞·少·妇的克星。”

    他又嘱咐:“这裤子你穿着让谁看都可以,但别让你干爹看。我怕他看了,你就贞操不保了。”

    邱秋有听没有懂:“……所以我干爹是寂·寞·少·妇?”

    “……你赶快去比赛吧,快去快回。”

    半决赛的比赛场地是a市电视台,傅瑞恩出资租了最大的演播室。那个演播室之前傅瑞恩上访谈节目时去过,设施新,灯光漂亮,保证能把他的宝贝儿子拍的帅帅的。

    傅瑞恩没能去现场观看比赛,他当天要飞新加坡谈生意,只派了司机送邱秋去赛场。

    今天送邱秋的车是傅瑞恩平常上班的商务车,外表低调大方,里面装饰的极为奢华,空间宽敞,甚至还有桌子能让邱秋写作业呢。

    不过邱秋可没时间写作业,他正和他干爹视频呢。

    傅瑞恩今天在新加坡和当地的快时尚品牌谈合作,会议中间茶歇时,他抽空和邱秋说了两句话——真的只有两句话,傅瑞恩和邱秋一人说了一句。

    傅瑞恩说:“今天的比赛好好发挥,不要紧张,更不要不紧张。”

    邱秋说:“新加坡超热的,你注意不要中暑,多喝水,多尿尿。”

    司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为了低调起见,车子没有驶向停车场,而是停在了电视台的后门外。邱秋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下了车步履匆匆的往接待大堂走,结果刚走几步,他就被人叫住了。

    “邱秋!”

    邱秋回头一看,发现他的“校友”、脏辫青年华翔从一棵树后探出了脑袋,嘿嘿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华翔今天依旧打扮的很出挑,他把一头脏辫梳成了马尾,这让他从一支飘逸的拖把变成了一支内敛的拖把。他脚上的皮鞋镶满了铆钉,牛仔裤上的破洞比碗还大,上身一件无袖无扣的黑色皮马甲,行动间隐隐约约露着钻石乳钉,真是要多摇滚有多摇滚,要多朋克有多朋克。

    邱秋问他:“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里面太吵,我出来吊嗓子啊。”

    “……原来唱摇滚也需要吊嗓子啊。”

    邱秋震惊,华翔比他更震惊:“邱秋,就算你是直升上来的,你别告诉我比赛之前,你没研究过其他选手的唱歌视频?”

    “呃……”

    “我哪儿像唱摇滚的了?”

    邱秋默默的指向华翔的头发、花臂和破洞牛仔裤。

    看这身打扮,就算不是摇滚,也得是重金属或者饶舌。

    华翔气的跳脚:“你这是侮辱我个人的穿衣风格!”

    邱秋赶忙道歉,低声下气的询问他到底是唱什么的。华翔虽然都二十了,可还是高中生呢,明显闹了脾气,非说要保密,等上台了再揭晓。

    邱秋:“……可是你保密有什么用啊,我回头随便问个工作人员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华翔被他气走了。

    ……

    虽然比赛在晚上,但所有选手要求下午两点就报道。因为要化妆、走位、介绍流程等等,非常复杂。

    邱秋到的不算晚,化妆排在了第五个,这次排在他前面的是齐奇奇,化妆师还是上次那个。

    齐奇奇撅着嘴巴要求化妆师给他多涂几层口红,因为他妈妈不让他吃巧克力,所以他只能吃口红解馋。

    他爸爸就站在一旁,扶额道:“我说你怎么把你妈的口红都翻出来咬了一口,你老实点吧,屁股还没消肿呢。”

    因为奇奇总说口红是巧克力味的,所以邱秋化完妆后,试探性的舔了舔,发现真的有股特别浓郁的甜味。他就这么一会儿舔一口、一会儿舔一口,居然不知不觉间也把口红添没了。

    化妆师忙到绝望,塞给他一支口红让他去一旁补妆,邱秋就躲开奇奇,绕到通风口去补口红。

    从通风口的玻璃往外望去,不远处就是观众等候区,狭窄的视野里可以看到部分观众已经抵达了,现在时间还早,到场的人不多,观众们穿着颜色不同的应援衫、灯牌,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而在这些观众之中,有几十名观众穿着印有选手头像的t恤,手里举着印有选手头像的扇子,拿着写着选手名字的led灯,在聚精会神的听领头的一个女生讲话。

    如果这些人胸口的照片印的不是邱秋的话,邱秋一定会觉得挺有意思的。

    领头的女生一只手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另一手给那些观众发着灯牌、小扇子等等,看起来是邱秋的狂热粉丝。

    忽然,女生的塑料袋破了,里面的小扇子掉了一地,她赶快弯腰去捡,直起身时,她的视线刚好和邱秋撞在了一起。

    邱秋发现……那个女生居然是小丽。

    小丽发现……自己的前男友居然穿着紧身皮裤,在涂口红呢。

    眼看着副导演的脸色越来越差,原本一直在沉迷在游戏中的齐奇奇放下手机,奶声奶气的说:“导演叔叔你别急,他肯定是在睡懒觉呢。”

    副导演一想也是,华翔毕竟是考生,高考后正是放松的时候,晚上玩的太晚,早上起不来很有可能。算了,反正他是夺冠种子,搞特殊就搞特殊吧,迟到能有什么办法。

    短暂的上午在讲解比赛流程中飞快过去了,到了中午十二点,节目组给各位选手准备了清淡可口的盒饭。

    邱秋本来以为盒饭不会多好吃,可刚吃了一口,就发觉这个菜的味道似曾相识,简单的炒素菜都做的十分美味,口感层次分明,而且每个选手都有一小盅润喉汤,清香鲜美。

    他仔细看了看包装盒上印的店名,发现这家外卖他曾经吃过——之前他送猪肚汤去傅瑞恩的办公室时,和干爹一起吃的养胃外卖就出自这家。

    果然有其他选手察觉到盒饭的特殊,还和副导演开玩笑:“咱们节目组好阔气啊,这家养生私房菜我只吃过一次,预约排了大半个月。没想到他家还能订外卖,味道和店里的一样好。”

    副导演垮下肩膀,给他们看自己手里的盒饭。他那份盒饭浓油赤酱,有一个大大的红烧鸡腿,还有西红柿炖牛腩、地三鲜、肉炒蒜薹,单独来看已经足够丰盛,可和选手的一比,差距鲜明。

    “我们节目组可吃不起你们那么好的,”副导演三两口啃干净了鸡腿,晃荡着腿骨说,“你们选手吃的小灶是恩锐集团掏腰包赞助的,尤其那药膳汤,养肺润喉,用了好几种药材,光那一碗汤就顶我们十份盒饭。大家一会儿要好好唱,别辜负了金主爸爸的期待。”

    咦……原来是干爹特地选的吗……

    邱秋手里捧着小汤盅,顺着碗边,轻轻的啜饮着。

    这汤实在是太烫了,邱秋只喝了一口,从脸到脖子都被热气薰红了。

    ……

    吃完午饭,副导演又给华翔打催命连环call,可是华翔依旧是关机状态。

    这懒觉睡得也太懒了吧?

    一点、两点、三点、四点……直到节目开始前两个小时,依旧没人能够联系上华翔。

    当初海选报名时登记信息并不完善,没有要求选手们填写紧急联络人。而华翔每次比赛都是独自来独自走,没人见过他的亲人朋友。比赛即将开始,要是他再不出现,那他的名额自动作废。

    在《超级新声代》节目组刚立项的时候,主策就做了好几套紧急预案,其中就有 “选手弃权/失联/因故无法参赛”的情况,一会儿比赛开始后,主持人会找个合适的理由把事情圆过去。

    听到副导演的决定,其他几位选手私下交换了一个目光,眼中隐隐有着窃喜。华翔可是晋级的热门选手,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出现,少了这么一个大阻力,其他人的机会不就增加了吗?

    他们不急,但是邱秋急啊,他不担心节目怎么样,他担心他的朋友出事。

    他知道华翔是a大附属中学的高五学生,他隐约记得王教授有个学生在a大附中任教。他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终于联系上了华翔的班主任,磨破了嘴皮才让对方把华翔妈妈的电话给他。

    好在华翔妈妈的电话是畅通的,邱秋向她自我介绍,说是华翔在选秀比赛中结识的朋友。华翔妈妈一听,赶忙说:“我们就在地下车库呢,小伙子,你帮我劝劝他吧。”

    邱秋一头雾水的乘电梯到了负二楼,电梯门一开,果然听到一阵喧闹声。

    邱秋循声望去,只见华翔整个人平躺在地上,而他身前,有个保养极好的美妇人,正以倒拔垂杨柳的姿势,拽着他的两只脚把他往电梯里拖呢。

    华翔那一头脏辫落在地上,让他活像个正在拖地的拖把。

    邱秋:“……???”

    这是什么,超级变变变的总决赛现场吗?

    见邱秋来了,美妇人热情的和他打招呼:“邱秋是吧?你帮我劝劝这孩子,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嚷嚷着要弃权,我实在劝不动了。”

    华翔不愿在熟人面前丢脸,不好意思再装拖把,只能黑着脸从地上爬起来。可他并不开口,脸色臭到极点。

    这小子明明只比邱秋小一岁,但从小被宠坏了,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齐奇奇都比他成熟。

    邱秋摸不清他的脾气,只能给他顺毛,问他为什么要弃权。

    华翔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说话——“我嗓子发炎了。如果上台时不能唱出最好的声音,那我宁可不开口。”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状态确实不好。华翔的妈妈说,高考结束的第二天他就开始发烧,医生说这是压力结束后的释放,很多学生在大考后都会生病。华翔一连病了好几天,前天才刚刚退烧,可声音一直没有恢复。

    现在他说话没有问题,唱动感的口水歌也勉勉强强,可如果想要发挥他的专长唱男旦的话绝对没戏,高音全部劈成低音,听着不像俏姑娘,反而像容嬷嬷。

    华翔赌气说:“我丢不起这人!我弃权,爱谁晋级谁晋级,反正老子不上台。”

    华翔做事向来冲动幼稚,但弃权这件事确实是他这几天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是歌手,靠嗓音说话,现在他引以为傲的歌声失去了颜色,不能帮助他站在那个绚丽的舞台上,那他除了退出还能做什么?

    华妈妈向来特别溺爱孩子,教歪了也舍不得修枝,只能无奈同意了他的决定。她埋怨道:“你要是真不打算出场了,那你心急火燎的让我载你来电视台做什么?”

    谁想华翔一把抓住邱秋的胳臂,声音沙哑的说:“托、弧!”

    他回到车上,从带锁的小箱子里掏出了自己的黄金麦克风,极为爱惜的抚摸了好几下。他把这柄经过高僧开光的宝器递到了邱秋面前,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像《天龙八部》里的无崖子,在身死道消之前,把自己的衣钵传递给了虚竹。

    邱秋接过这价值二十八万的宝贝,小声提醒他:“谢谢你的信任……不过那个词念‘托孤’,而且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他现在开始担心这位好朋友的高考语文成绩了。

    ……

    因为华翔临时退出,赛区决赛少了不少看头。

    毕竟华翔可是从海选时就金光闪闪的一颗星星,节目组私下认定,他至少能闯到全国决赛的四强,哪想到华翔这么不懂规矩,说失踪就失踪。

    邱秋拿着华翔借给他的黄金话筒走上了舞台。

    聚光灯下的他,仿佛被那个意气风发、肆意纨绔的公子哥附身了一样,上台时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表现的极为出彩。

    他唱歌时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感情,琴弦颤动,歌声幽幽。这首民谣里所表达的校园情谊,刚好贴合了最近毕业季的送别主题,引得到场观众纷纷落泪,网络直播的评论量也节节攀升。就连评委们都演技精绝的红了眼眶,点评时毫不吝惜赞扬之语。

    最终,邱秋以赛区第一名的成绩顺利晋级,齐奇奇勇夺第二,一位实力还不错的女选手成功捡漏,取得了第三名。

    当最终结果公布时,台下邱秋同学们的欢呼声瞬间淹没了演播室。打尻团在队长小丽和副队长大熊的带领下,整齐划一的摇摆着灯牌,组成了一片粉红色的影院海洋。

    邱秋站在高高的舞台上,看着台下熟悉的同学们为他认真应援,看着陌生的观众为他衷心祝贺,他从未体会过这种陌生的满足感和荣耀感。

    当节目结束后,邱秋抱着赛区第一名的奖杯步履匆匆的离开了电视台。路灯把他的影子拉的极长,脚下的影子仿佛会跳舞一样,代替他蹦跳着、雀跃着。

    电视台外的停车场里,傅瑞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晚上车流少,他把摩托车送回车库后,选了一辆舒适又豪华的轿车来接宝贝儿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