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二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邱秋下意识的想藏, 但是玻璃后面空荡荡的, 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隐藏他的身形。

    小丽一见他,果然眼睛迅速红了。就这种说哭就哭的本事, 当编剧屈才,当演员才是正途。

    小丽扔下手里的应援物,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玻璃前, 她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应援衫, 衣服胸口印着邱秋的证件照,毫无设计感, 朴实的一塌糊涂。

    她仔细的端详着邱秋,不知是不是妆容和衣着的关系,这个男孩看上去十分陌生。

    他不再是那个会哄着自己、会给自己买小礼物的温柔小哥哥, 而是一个……初次见面的新人偶像。

    邱秋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以为分手之后, 他们就能井水不犯神仙水, 哪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见到。但想想也是,半决赛的信息都是公布在网上的,学校论坛上不少人在讨论, 她这么爱刷论坛, 肯定会知道。

    小丽开口说了些什么,可是他们之间的这堵玻璃幕墙隔音太好了, 根本听不见彼此说话。

    于是俩人只能面对面站着, 打电话聊天。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 邱秋恍惚了,他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后来才想起来——这不是小丽发表的《我和邱秋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事》里面的一个故事吗。

    故事里,宇航员“邱秋”要上天了,“小丽”含泪送别,当时俩人就是隔着玻璃幕墙打电话,最后“邱秋”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转身走向了航天器。

    ……结果载人火箭发射失败,“邱秋”在太空中炸成了一朵烟花。

    大熊看完这篇作品后哭的稀里哗啦,卫生纸用了一包,他还推荐给邱秋看,说是年度催泪大作,虐心程度五个加号。

    邱秋看完后觉得尼尔·阿姆斯特朗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电话里,小丽梨花带雨,说自己知道分手了不该纠缠,可还是忍不住关注邱秋的信息。

    她承认自己根本没有违约,十万块钱只是她借口想见邱秋的理由,没想到邱秋居然好心的送来了五万块钱。她决定把这五万块钱拿去买应援物,而她今后就是邱秋后援团的团长,负责代领大家给邱秋“打call”。

    邱秋根本没听过什么叫“打call”,他只听说过“打尻”。

    汉语言文学可是邱秋的专业强项,他知道“尻”就是屁股。

    ……果然小丽直到现在还恨着他吗?

    而且邱秋最伤心的是,小丽用来雇人打他屁股的五万块,可是他攒了二十一年的压岁钱呢。

    ※

    《超级新声代》赛区半决赛的网络直播在晚上八点开始。

    傅瑞恩因为心中有事,所以在会议中攻势凶猛,句句切入要点。对方有意与他合作开拓中国市场,所以两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他早早结束了会议,并且婉拒了合作伙伴的晚宴邀请,说是晚上有要事要做。

    而他的要事……就是守在电视前看直播。

    他回来的有些晚了,到宾馆时半决赛已经开始了。不过邱秋给他发了微信,告诉他自己抽签抽到了倒数第二个。

    在播放其他选手的演唱时,傅瑞恩把电脑连上电视机,静音放在一旁,抓紧时间批示了一下国内的文件,然后按部就班的吃饭、洗澡。

    他时间算的很准,当他裹着浴巾走出浴室时,第八名选手刚刚登台。

    傅瑞恩关了灯,只留下床头柜上昏暗的暖色灯光。

    他赤脚从羊毛地毯上踩过,浴巾从他的腰上滑落,露出了他布满肌肉并且比例良好的身体。屋内的空调温度刚好,微风打在他赤·裸的身体上,混合着醒酒器里红酒的香气,让他渐渐有些微醺。

    他靠坐在床上,迷恋的看着大屏幕上那个熟悉的男孩。他讶异的发现,今天的邱秋非常性感。

    他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紧紧的绷在身上,勾勒出了他笔直的双腿。身上的宽大t恤调皮的滑了下来,露出了一边圆润的肩膀和修长的脖颈。他画了舞台妆,脸上亮晶晶的,嘴唇丰润盈亮,他笑着和评委问好时,嘴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这种性感是专属于少年人的性感,他不谙世事、他天真豁达,但又混合着成年人才有的知性和分寸,举手投足之间,全场人的目光都被他牢牢的吸引了。

    傅瑞恩知道,在场的观众不管以前知不知道邱秋这个名字,这场比赛过后,他们都会疯狂的爱着这个男孩。

    傅瑞恩骄傲着,也忧愁着。

    邱秋的参赛曲目当然不是之前定下的《祝你平安》。傅瑞恩亲自给邱秋选了歌,选的是俩人初见那天,邱秋在迎新晚会上唱的那首英文小情歌。

    那首歌甜甜的,软软的,带着恋爱的香气,就像是邱秋这个人一样,让傅瑞恩无法抗拒。

    轻快的前奏响起,镜头渐渐推近,邱秋清俊的面容占据了整个屏幕。

    一想到这么完美的男孩曾经酣睡在自己卧榻旁,傅瑞恩便觉得有股冲动在体内逐渐升起。

    他很少自我抚慰,每当他想解决烦躁时,身边总会有人陪伴。

    他承认,他对干干净净的白衬衫小帅哥有特殊的偏好,当初看上邱秋也是因为他的外表合乎自己的心意。但不管他们有多少相似之处……邱秋永远是独一无二的。

    邱秋已经弄乱了他的心,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来弄乱他的八百平米大床?

    傅瑞恩的手渐渐下滑,力度刚好的搭在了自己的私密之处。

    纵然他们隔着千山万水,但傅瑞恩相信,邱秋在唱这首歌的时候,脑中是想着自己的,他的眼神不会说谎。

    傅瑞恩的手逐渐加快了动作,他自取其撸的同时,眼睛一刻都不愿从屏幕上离开。

    这是他的男孩,他喜欢他,想要护着他一路成长,逐渐变成一颗闪闪发光的星星。

    音符越来越轻快,邱秋的声音也越来越动人,当音乐逐渐奔向最高点时,傅瑞恩的脑中闪现过无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然而就在这一刻,导播镜头一转,画面迅速从邱秋的脸上扫向了涕泪横流的观众席——

    ——小丽双手托腮的花痴脸特写出现在屏幕上。

    “!!!”

    傅瑞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大炮,被气歪了。

    站在前面的主策和编导没注意到黑漆漆的观众席上还坐着其他选手,小声议论起来。

    “这次他的编曲倒是挺有意思的,进全国大赛估计也能取得好名次。”

    “人家这是童子功,就凭这嗓子肯定是赛区第一名,其他人都没戏。”

    若是别的选手听到了,估计要狠狠嫉妒华翔了。可是邱秋听后只觉得开心,本来他还担心华翔要被淘汰,没想到对方深藏不露,能和新朋友一起前进,站在更高的舞台上,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华翔唱的是男旦,女声极为清脆悦耳。平日里他的声音就不低沉,带着少年人的朝气。他这首歌曲到了后半程时,女声与男声交替出现,配乐也是忽流行、忽戏曲,十分别致。

    邱秋不知不觉入了迷,华翔一连试唱了三遍,他就在底下入迷的听了三遍,只是在最后一遍时,华翔高音忽然劈了,不知是气息不足还是其他原因。

    华翔很快试唱结束,台上那个泼辣俏皮的旦角昙花一现,转眼又变回那个天大地大老子才是最大的公子哥儿了。

    他晃荡着金麦克,背着手颠颠儿跑到邱秋面前,很拽的问他:“校友,我唱的怎么样?”

    邱秋自然是一通猛夸,夸得华翔浑身飘飘然,都能原地起飞了。

    邱秋:“不过最后一遍你高音怎么没上去啊?”

    华翔抓了抓喉咙,大咧咧表示:“嗓子不舒服,估计是这几天准备高考没睡好吧。”

    邱秋就是个操心的命,赶忙叮嘱他回去多喝水,决赛就在十天后,可别小病熬成大病。

    华翔看样子根本没往心里去,他懒散的举手:“我发誓,我会像保护小鸡·鸡一样保护我的嗓子,您就放心吧!”

    ……

    十天后的决赛先不要去想,对于邱秋来说,迫在眉睫的考试周更重要。

    几周前经历了寝室着火事件的男生,一个个在宾馆里打游戏都打疯了,哪儿还记得起要复习啊,几乎每门考试都是临时抱佛脚,甚至还有人把邱秋的照片打印下来挂在门上,一天上供三炷香,就为了沾点学霸的气息。

    因为邱秋选择提前修够学分,所以他这学期有三门课要交论文,还有六门课要考试,比同班同学的压力大了很多。但是他特别会合理分配时间,即使每天待在家里,也严格按照自己写的复习计划看书,甚至还有精力练歌。

    傅瑞恩怕耽误邱秋学习,所以“剥夺”了邱秋做家务的权利,每天派人来做一日三餐。

    邱秋软软的抗议:“我又不是参加高考,干爹你不用这么紧张。”

    “你要是参加高考的话,我连公司都不要了,每天在家陪你复习。”

    邱秋的抗议向来无效,只能被迫接受了干爹的好意。

    不过傅瑞恩怕他闷头学习学傻了,就想让他养点东西调节一下心情,只是养什么要好好挑挑,一定要选个好养活、又不耽误时间的东西才行。

    邱秋说:“那养石头吧,我小时候养过,还挺有意思的。”

    瞧这傻儿子,多好满足啊。

    最后傅瑞恩让保姆阿姨发了一盆绿豆,用布罩上,放在客厅的矮桌上。邱秋学累的时候就给绿豆浇浇水,前前后后养了一周多,等到最后一门考试考完了,豆芽都吃过两茬了。

    这还是邱秋从小到大第一次养植物养成功呢,开心的不得了。他在傅瑞恩家里转悠来转悠去,觉得客厅落地窗前的阳光最好,打算沿着玻璃幕墙的墙角摆一排蒜苗、韭菜、尖椒。

    保姆阿姨是被临时调过来照顾他的,摸不清他的身份,好心提醒他:“这毕竟是傅先生的房子,听说花了好几千万买的,用来养菜不太好吧。再说那几样菜味道都大,您要不先和傅先生商量一下?”

    咦?在房子里养什么东西和房价有关系吗?他家以前那两套四合院里还种香椿呢。

    等到晚上傅瑞恩下班,邱秋就把打算在客厅里养菜的事情和傅瑞恩说了。

    “……”傅瑞恩侧头看了眼装修的清雅简约的客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想养就养吧,养多少都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