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七十三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一般人要是碰上一个心仪的对象, 第一想法都是怎么“追”到手。可傅瑞恩习惯了拿钱解决问题,而且他虚岁都四十了,没时间没心思没精力哄小男孩谈恋爱, 就想着靠包养来定义这段关系。

    包养多好啊?

    一个出钱,一个出爱,说开始就开始, 说结束就结束, 而且主动权永远放在他自己手里。

    他让秘书去调查邱秋的家庭背景,可问题秘书也他妈没做过这种缺德事啊。秘书心里一边骂着,一边兢兢业业的去查了。

    三天之后, 秘书把邱秋的家庭情况列了一个二十页的大表格交上来了,秘书心里其实特别忐忑,因为说实话, 邱秋这个家庭条件……不好包。

    邱家家境小康, 不穷不富, 家里所有人都是老师, 标准的书香门第。邱爸爸醉心中文,参与编纂过字典、词典、辞海, 小学语文书的扉页上都印着他爸的名。而邱妈妈相对女强人一些,现在是外派的孔子学院院长。

    邱秋从小就拔尖, 长得拔尖, 成绩也拔尖, 而且这孩子一步路都没踏错过, 走哪儿都是众人眼中的焦点。

    秘书苦口婆心的劝:“老总,这孩子真的挺难下手的……”

    一个不缺钱的孩子好好的日子不过,跑来给老男人包养,脑子得有多大洞啊?

    傅瑞恩想了想,说:“那就让他对我下手。”

    “……”

    “约他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店见面,说我觉得他很优秀,想要以私人名义赞助他奖学金。”

    “……老总,这能成吗?”

    傅瑞恩说的很直白:“谁不爱钱啊?”

    是啊,谁不爱钱啊。邱秋听闻有土大款要赞助他奖学金,欢天喜地的就来了,结果到了咖啡店一看,发现赞助人一点都不土,反而又帅又成熟,邱秋那两只眼睛啊一下就贴上去了。

    傅瑞恩这个衣冠禽兽,别看心里黑的要命,外表那是完全没得说。他风度翩翩、仪表非凡,一举一动都彰显了成功人士的完美气度。邱秋才二十一岁,哪儿见过这么有内涵有底蕴的长辈,话没说两句,心思就全飞了。

    傅瑞恩看着邱秋含羞带怯的脸,得意的想,这事儿成了。

    邱秋又憧憬又期待的看着他,心里却在想:要是我爸的发际线能有傅老板一半完整,该有多好啊。

    两人刚开始是隔着咖啡桌面对面的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邱秋就坐到傅瑞恩身边了。

    其实傅瑞恩觉得这距离还是有点远,他恨不得让邱秋坐在他腿上才好。

    傅瑞恩觉得时机成熟,把手轻柔的覆在了邱秋的手背上,眼神定定的看着他,也不说话,就只是饶有深意的笑。

    邱秋被他盯得红了脸,也跟着傻笑起来,右脸颊上的小酒窝陷得深深的,特别可爱。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大叔占了便宜,还觉得两个男人之间拉拉手没什么呢。

    傅瑞恩说:“其实我在开学典礼上就看上你了,你当时牵着一车花从我面前走过,但花的香味都没你身上香。”

    这话已经是很露骨的**了。

    偏偏邱秋没听懂,还在谦虚:“哪里哪里。那天我用的六神花露水是茉莉香型。”

    “……”傅瑞恩换了个话题,“你是个聪明孩子,应该懂我为什么把你单独叫出来,又为什么和你聊这么多吧?”

    “我明白的。”邱秋想,我造我造,你不是说要赞助我奖学金吗?

    “所以你愿意吗?”

    邱秋特别乖巧的点了点头。他全身上下哪儿都漂亮,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真跟玻璃珠似得,剔透极了,一眼能望到人心里去。

    他看着就是那种特没心眼、特老实、特乖的孩子,虽然有时候说话傻乎乎的,但傻点好啊,傅瑞恩是想包个小情儿,不是想包个姨太太,成天争这个要那个的,太闹腾。

    傅瑞恩恨不得当时就把邱秋拉到旁边的情人旅馆就地正法,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呢,秘书电话来了,说下午临时加一个越洋会议,需要傅瑞恩回去主持大局。

    傅瑞恩可不是那种沉浸在温柔乡里就会忘了工作的人,小情儿再好,没了工作还怎么包养?所以傅瑞恩急急穿上外套走了,临走前他掏出了自己信·用卡的副卡推到了邱秋面前,当做他的包养费。

    邱秋还没见过黑金卡呢,特别兴奋的拿在手里左看右看,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他还没问奖学金是多少呢。

    傅瑞恩的信用卡当然是无上限随便花的,可是傅瑞恩怕养野了这个男孩的胃口,所以故意划了条线:“五万。”一个月五万零花。

    邱秋却当成了一年五万的奖学金,天啊,比国奖还要高呢。

    他又问:“密码呢?”

    “我生日。”

    邱秋毫无所觉的问:“那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自己百度去。”

    傅瑞恩工作忙,邱秋学业忙,一个月都见不到两次。他们两人每次见面都在香江别墅,也是巧了,傅瑞恩总是会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过夜。好不容易有点空闲,邱秋就给他弹吉他、给他做饭、给他讲生活中的趣事。

    邱秋觉得自己是热心公益,关爱孤寡中年老男人,偏偏傅瑞恩觉得他是在讨好金主。

    就因为傅瑞恩过于骄傲、而邱秋过于迟钝,导致两个人鸡同鸭讲了好几个月,居然都没搞清楚彼此的关系。

    结果埋了三个月的雷,今天一下炸了。

    ※

    傅瑞恩强忍着火气处理完下午的工作,等到下班时间一到,他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了香江别墅。平常傅瑞恩都是自己开车的,但他今天情绪不稳,他怕自己把汽车开成碰碰车。

    不光他心情不爽,邱秋心里也很焦虑。

    这是怎么回事啊?温柔体贴的老干爹一下成了金主,这个转变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邱秋焦虑的洗了个澡,焦虑的贴了张面膜,焦虑的给花浇水,焦虑的晾衣服,焦虑的给一楼地板打蜡,又焦虑的炖了锅冰糖银耳汤,焦虑的尝了尝发现手艺没退步。最后看看时间还来得及,他又焦虑的搓了一局dota。

    傅瑞恩进门时,就见着邱秋在客厅里对着电脑屏幕聚精会神的骂脏话。

    因为邱秋喜欢玩游戏,所以傅瑞恩特地给他配了一整套昂贵的游戏设备,就连椅子都是专门的电竞椅,好几千一把。可邱秋每次都不好好坐,非要盘腿坐在椅子上,白瞎了这么贵的东西。

    傅瑞恩见他这幅没事人的样子,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他扔下外套,怒气沉沉的开口:“邱秋。”

    邱秋噌的就从椅子上窜起来了。他身板站的笔直,就跟军训时被罚站那样规规矩矩的站着,两只手紧压裤缝,其实完全是为了压抑住心中的惊惧。

    邱秋低眉搭眼的说:“干爹,你别叫我全名,我……我害怕。”

    傅瑞恩其实一直有个疑问:“……你是怎么听出来我叫的是你全名?”

    “邱秋”和“秋秋”发音明明是一模一样的。

    邱秋说:“我是靠语气判断的。你刚刚叫我时的语气,像教导主任一样……”

    “……”傅瑞恩想想校友会上见过的那个六十多岁还穿红戴绿的老头子,强压下心头的怒火,特意放柔了声音又叫了一遍:“……秋秋。”

    “诶!”邱秋答应的可快了,但脸上的表情更扭曲了:“……这次像我妈了。”

    “……”

    但现在有了恩锐集团的注资,节目组顿时有钱有人有时间去搞一些花样,便决定把所有半决赛参赛选手聚在一起,给他们拍一组样式统一的宣传照。

    网站主美的算盘打得特别好:到时候把长得最好看的邱秋放在视线中心,绝对能吸引观众注意力。

    哎,这怎么是个选秀比赛而不是选美比赛呢,要不然邱秋早就能当冠军了。

    ……

    拍硬照的那个周末,邱秋起了大早,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倒了三次地铁,才终于到了拍照的摄影棚。

    除了他之外没有选手选择公共交通工具,最差也是打车。可谁让邱秋最近穷的叮当响,兼职的钱还没到手,又不想向父母开口要钱,所以只能背着吉他挤地铁。

    幸亏是周末,车上人不多,他一手护着头上的假发,一手护着怀里的吉他,跌跌撞撞抵达了目的地。

    他到时,其他选手都到了大半了。工作人员把他领到了休息处,让他随便找张椅子休息。

    进入赛区半决赛的一共是十位选手,因为邱秋是拿着pass卡直升上来的,没有参加过一轮轮的淘汰赛,所以完全不认识其他人。选手中有相熟的已经攀谈起来了,邱秋到时,不少人的眼光直白的落在他身上,不住的打量他,像是在评定他的威胁等级。

    隐隐约约的,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句议论:“……据说是a大的学霸校草……长得倒是不错,不知道唱的怎么样。”

    “……还是个学生啊。既然是学生凑什么热闹,回去好好学习才是正经事……”

    “学生怎么了,现在小鲜肉多流行啊。而且别说学生了,那边还有一个没上学的呢。”

    邱秋不介意别人议论他——走在学校里被女生偷拍、拦下送情书是他的日常——他倒是对他们口中的另外一位选手很感兴趣。

    邱秋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还没上学”的小朋友,那是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留着瓜皮头,头帘剪的齐齐的,脸蛋嫩的像糯米团,看着和女孩子似得。

    他穿着一件印着小猪佩奇的t恤,短裤下露出两条胖的像藕段似得小腿,膝盖上星星点点不少青紫,看来是平地摔跤型选手。

    小男孩靠坐在墙边,胸口挂着一个参赛证,正聚精会神的拿ipad打游戏,玩到不算关键的地方,他还会分神挠挠下巴。

    邱秋喜欢小孩子,他现在的兼职工作是给小学生当家教,他对待小孩子温柔又有耐心,又长得像明星一样好看,不管多顽皮的小孩都喜欢听他讲课。

    邱秋走到小男孩身旁,想要看看他在玩什么。这个年龄的孩子嘛,估计都在玩dy rush、水果忍者或者跑酷一类的,他也见自己的学生玩过。

    ……结果邱秋发现小男孩玩的是《王者o药》。

    ……而且还是黄金段位。

    ……至今为止屡战屡败,到现在还是青铜级别的邱秋婉拒了小男孩“一起打一局”的邀请。

    不过进展还是有的——两个人交换了名字,邱秋得知男孩叫齐奇奇。

    邱秋惊讶的说:“咱们的名字这么像,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齐奇奇比他还惊讶:“叔叔,你都这么老了,还想当我哥?”

    “……”

    邱秋好生气啊,刚刚还有人嫉妒他是小鲜肉呢。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这才几分钟的的功夫啊,邱秋就给傅瑞恩找了个干孙子。

    就在邱秋和齐奇奇聊天时,其他选手们陆陆续续到齐了。工作人员把大家聚在一起,给他们讲述今天的拍摄日程。

    今天在场的一共有两组摄影师团队,分为ab组先拍单人宣传照,最后再拍几张合影。

    大家上前领了统一的拍摄服装,那衣服丑的可怕,人人都是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印了节目slogan的白t恤,松松垮垮的没个腰身。

    有聪明的小姑娘把下摆卷起来,系上了一个小结,显着腰身纤细,盈盈不足一握。其他选手也开始自我发挥,有的把领口剪大了,有的把袖子去了,有的把下摆剪成了一条条的……

    邱秋左右看看,也开始依葫芦画瓢的折腾自己的参赛服,傅瑞恩的视频电话打过来时,他都没手接,只能把视频点开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自己笨手笨脚拿着衣服瞎搞。

    “秋……”傅瑞恩刚吐出一个字,就立即收声了。从他的视角看去,屏幕里只能看到年轻人柔韧的细腰,腹部一层薄薄的肌肉,形状十分漂亮。他身上的t恤衫大的能装下两个人,弯腰时可以轻易从领口里看到细瘦的锁骨和淡粉色的乳♂头。

    邱秋笨拙的扯着t恤,一会儿撩起下摆,一会儿又试着把领口扯得更大一点。

    “你在做什么?”傅瑞恩声音低了,性趣却高了。

    邱秋完全不知道自己又双叒叕被老色鬼盯上了,他一边收拾自己,一边解释道:“今天来拍合影,节目组发的衣服太丑了,大家都在想办法改造。”

    “不准改。”

    邱秋很不开心的说:“凭什么啊。”

    “你要敢多露一点肉,我一会儿就到摄影棚,把你拖出去糟蹋了。”

    “……”

    中年人(?)真是不可理喻。

    ……

    换完衣服大家分男女两组排队上妆,为了镜头效果,粉底都要扑一层又一层,就连齐奇奇都被迫涂了红嘴唇。

    化妆师用的口红是巧克力味的,奇奇一会儿舔一下,一会儿舔一下,没多久就舔干净了。嘴巴上的巧克力味没了,他就屁颠屁颠跑去让化妆师补妆,他一连补了三次,把化妆师气的够呛。

    排在邱秋前面的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伙子,他估计是手机成精,坐在椅子上时一直处于振动模式,抖腿抖个不停。他穿了一双特别时尚的滑板鞋,一头长发弄成了“黑人脏辫”,大金链大纹身大墨镜,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是唱摇滚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