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七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负责人没好气的说:“你要有本事出三千万, 改成你生日都成。”

    不同意没办法啊,那可是金主、爸爸、大腿,有钱才是硬道理。

    等总决赛时间敲定, 负责人毕恭毕敬的把事情汇报给了秘书, 并且旁敲侧击的问他为什么要换时间。

    秘书也不知道理由啊,只能高深莫测的回答:“上面的意思, 谁能摸透呢。”

    要是他们知道换日期的原因只是因为怕影响邱秋考试,恐怕所有人都要吐血吧。

    不知道该说是自信心爆棚还是该称赞心态好, 邱秋和傅瑞恩都笃定他能顺利闯过半决赛,毕竟他有颜又有才华,他要是过不了那才是有黑幕呢。

    ……

    因为预算有限, 所以节目组只提供化妆造型,不负责提供参赛服装。

    邱秋今天出门的时候,从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印花白t恤, 套上一条深色牛仔裤, 清清爽爽, 干干净净,那模样不像是上台, 倒像是上学。

    舍友大熊急了,拦下他问:“你能不能打扮的成熟点啊, 你这身太像学生了。”

    邱秋态度很随意:“可我的卖点就是学霸校草啊。”

    “……你自己说出‘学霸’和‘校草’两个词时, 不会觉得羞耻吗?”

    邱秋满头问号:“不会啊, 这不是在陈述事实吗?”

    大熊真不知该嫉妒他还是羡慕他。

    最后在大熊的一力坚持下, 邱秋被迫脱下了原本宽松的牛仔裤,换上了一条紧身皮裤。

    这条黑色皮裤是大熊的私藏,别看他胖,但是他有一颗想瘦的心啊。所以他从大一入学的时候就买了一条小两号的皮裤挂在柜子里,时刻督促自己减肥。

    现在三年过去,这条皮裤小了八号了。

    紧身皮裤衬得邱秋腰细腿长屁股翘,明明包的一丝不漏,但就是有种隐隐的性感透出来。邱秋有些苦恼,因为他发现穿这个裤子弯腰时,内裤的痕迹特别明显。

    大熊沉醉的说:“看看我这眼光,你穿上前是学妹杀手,穿上后就成了寂·寞·少·妇的克星。”

    他又嘱咐:“这裤子你穿着让谁看都可以,但别让你干爹看。我怕他看了,你就贞操不保了。”

    邱秋有听没有懂:“……所以我干爹是寂·寞·少·妇?”

    “……你赶快去比赛吧,快去快回。”

    半决赛的比赛场地是a市电视台,傅瑞恩出资租了最大的演播室。那个演播室之前傅瑞恩上访谈节目时去过,设施新,灯光漂亮,保证能把他的宝贝儿子拍的帅帅的。

    傅瑞恩没能去现场观看比赛,他当天要飞新加坡谈生意,只派了司机送邱秋去赛场。

    今天送邱秋的车是傅瑞恩平常上班的商务车,外表低调大方,里面装饰的极为奢华,空间宽敞,甚至还有桌子能让邱秋写作业呢。

    不过邱秋可没时间写作业,他正和他干爹视频呢。

    傅瑞恩今天在新加坡和当地的快时尚品牌谈合作,会议中间茶歇时,他抽空和邱秋说了两句话——真的只有两句话,傅瑞恩和邱秋一人说了一句。

    傅瑞恩说:“今天的比赛好好发挥,不要紧张,更不要不紧张。”

    邱秋说:“新加坡超热的,你注意不要中暑,多喝水,多尿尿。”

    司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为了低调起见,车子没有驶向停车场,而是停在了电视台的后门外。邱秋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下了车步履匆匆的往接待大堂走,结果刚走几步,他就被人叫住了。

    “邱秋!”

    邱秋回头一看,发现他的“校友”、脏辫青年华翔从一棵树后探出了脑袋,嘿嘿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华翔今天依旧打扮的很出挑,他把一头脏辫梳成了马尾,这让他从一支飘逸的拖把变成了一支内敛的拖把。他脚上的皮鞋镶满了铆钉,牛仔裤上的破洞比碗还大,上身一件无袖无扣的黑色皮马甲,行动间隐隐约约露着钻石乳钉,真是要多摇滚有多摇滚,要多朋克有多朋克。

    邱秋问他:“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里面太吵,我出来吊嗓子啊。”

    “……原来唱摇滚也需要吊嗓子啊。”

    邱秋震惊,华翔比他更震惊:“邱秋,就算你是直升上来的,你别告诉我比赛之前,你没研究过其他选手的唱歌视频?”

    “呃……”

    “我哪儿像唱摇滚的了?”

    邱秋默默的指向华翔的头发、花臂和破洞牛仔裤。

    看这身打扮,就算不是摇滚,也得是重金属或者饶舌。

    华翔气的跳脚:“你这是侮辱我个人的穿衣风格!”

    邱秋赶忙道歉,低声下气的询问他到底是唱什么的。华翔虽然都二十了,可还是高中生呢,明显闹了脾气,非说要保密,等上台了再揭晓。

    邱秋:“……可是你保密有什么用啊,我回头随便问个工作人员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华翔被他气走了。

    ……

    虽然比赛在晚上,但所有选手要求下午两点就报道。因为要化妆、走位、介绍流程等等,非常复杂。

    邱秋到的不算晚,化妆排在了第五个,这次排在他前面的是齐奇奇,化妆师还是上次那个。

    齐奇奇撅着嘴巴要求化妆师给他多涂几层口红,因为他妈妈不让他吃巧克力,所以他只能吃口红解馋。

    他爸爸就站在一旁,扶额道:“我说你怎么把你妈的口红都翻出来咬了一口,你老实点吧,屁股还没消肿呢。”

    因为奇奇总说口红是巧克力味的,所以邱秋化完妆后,试探性的舔了舔,发现真的有股特别浓郁的甜味。他就这么一会儿舔一口、一会儿舔一口,居然不知不觉间也把口红添没了。

    化妆师忙到绝望,塞给他一支口红让他去一旁补妆,邱秋就躲开奇奇,绕到通风口去补口红。

    从通风口的玻璃往外望去,不远处就是观众等候区,狭窄的视野里可以看到部分观众已经抵达了,现在时间还早,到场的人不多,观众们穿着颜色不同的应援衫、灯牌,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而在这些观众之中,有几十名观众穿着印有选手头像的t恤,手里举着印有选手头像的扇子,拿着写着选手名字的led灯,在聚精会神的听领头的一个女生讲话。

    如果这些人胸口的照片印的不是邱秋的话,邱秋一定会觉得挺有意思的。

    领头的女生一只手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另一手给那些观众发着灯牌、小扇子等等,看起来是邱秋的狂热粉丝。

    忽然,女生的塑料袋破了,里面的小扇子掉了一地,她赶快弯腰去捡,直起身时,她的视线刚好和邱秋撞在了一起。

    邱秋发现……那个女生居然是小丽。

    小丽发现……自己的前男友居然穿着紧身皮裤,在涂口红呢。

    第二天他有专业课,上课的是副院长王教授,两节大课之间有十五分钟休息,王教授乐呵呵的把他叫到了台上,让他给大家唱歌。

    ……邱秋体会到了小学时逢年过节被迫给所有亲戚表演节目的恐惧。

    不过邱秋心理素质高,从来不怯场,大大方方唱完了,赢得了满堂喝彩。

    其实不少男生等着这位校园男神出丑呢,可就有人天生魅力点点的高,唱儿歌也能唱的观众心神荡漾。

    一个女生在台下大喊一声:“邱秋,我要给你生一窝小灰灰!”

    邱秋为难的说:“……可我只是一只羊啊。”

    有人把这段独唱录了小视频,发在了微信朋友圈,配以《震惊!a大学霸校草居然在专业课上不听讲,反而做这种事情……》的标题,在学生群体里传播迅速。

    邱秋的姨夫看到了这段视频,非常鸡贼的分享到了家庭群。

    邱爸邱妈看完视频,果然“震惊”了。

    我是老邱:……秋秋是校草????

    董你的心:……秋秋是学霸????

    我是老邱:董老师,您儿子随他爸,才高八斗、博古通今,绩点40,学霸那是肯定的。

    董你的心:邱老师,您儿子随他妈,脸小、眼大、腿长、腰细,不知道有多少大闺女想嫁。

    尚善若水:善,此子必成大器。

    秋是秋天的秋:(ノへ ̄)

    这家子可真不会找重点啊。

    现在邱秋已经是大三下学期了,课业紧任务重,本来还怕他爸批评他不务正业,没想到老邱压根儿没在意这事儿。

    他觉得孩子嘛,有时间就要多玩玩、多闯闯,现在不体验,等以后上班了,朝九晚五的,哪儿还有时间参加什么唱歌比赛啊。

    邱秋周末刚进家门,邱爸爸仔细端详他了半天,说他现在的形象太学生气了,要带他做个时髦一点的发型,好配得上他的校草称号。

    “就那种‘墨西哥头’,两侧剃的短短的,搓上去,上面头发长一些……我看现在好多小年轻都怎么剃。”

    邱秋稀里糊涂的跟着爸爸走了。

    等他坐到美发店的镜子前才知道,原来不是“墨西哥头”而是“莫西干头”,给他剃头的也不是“戴老师”而是“daisy老师”。

    邱秋近视很深,摘下来人畜不分的那种。他轻易不进美发店,因为他永远摸不准站在他身后的是美发师还是毁容师。

    等到一个小时之后他重新戴上眼镜,发现自己整个脑袋被重新刷新了一遍,而且刷新结果是404无法显示。

    daisy老师很热情的问他喜不喜欢新发型。

    邱秋:“……我有点方。”

    “方?没事,我给你剃圆喽。”

    “……”

    好好的一个小帅哥,愣是变成了只有头顶有毛的猕猴桃。

    邱秋回学校时,同学笑,老师笑,就连舍友大熊都在笑。

    “超级新声代”的工作人员过来给他送半决赛的比赛章程,见到他时震惊的合不拢嘴。

    今天来的人还是上次那个黄马甲,据说还是个副导演。

    副导演对他还挺客气的:“……羊同学,你为了节目效果真是牺牲太大了。”

    “我姓邱……”

    “对不住对不住,记串了,都怪你这发型,太像‘懒羊羊’了。”

    邱秋忧愁极了:“真的很丑吗?”

    “不影响。你是实力派,靠才华不靠脸。”

    “……”邱秋知道这个发型真的很丑,丑的都让他从偶像派变成实力派了。

    俩人约在学校门口的咖啡馆见面,和之前随便搭台子的海选不同,这次的赛区半决赛相当受重视,只要赢过这一场,就能参加赛区大比。他们这里归属华北赛区,决赛决出的前三名会继续向上走,和其他赛区的选手们继续比拼才艺。

    赛区的比赛方式相对简单,就是两两比赛取优胜,等上升到全国比赛了那花样就多了,还要看场外支持率,还要搞复活赛,总之怎么吸睛(金)怎么来。

    之前邱秋从来没关注过选秀活动,这还是第一次老老实实听完赛制规则。

    他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现在是青铜,一层层往上打,打赢了就晋级,等我变得越来越厉害,就能成黄金了对吧?”

    副导演一拍大腿:“对对对,你们这岁数的孩子原来也看《圣斗士星矢》啊?”

    “……我说的是《王者o药》。”

    副导演被噎了一下,不过他脸皮厚,继续叨叨叨:“这次赛区半决赛和决赛的地点都在a市电视台,我们已经租好演播室了,最大的那个,可以容纳一千名观众呢,特别有名的那个恋爱节目《男女对对碰》就是在那个演播室录的。”

    那个节目邱秋知道,董老师追的一集不落,即使远渡重洋也要坚持看录播。

    副导演用一种吹嘘的口吻说:“想租那个演播室的节目组可多了,本来咱们是轮不上的,可是谁让咱们拉到了一个大赞助商呢。咱的金主爸爸特别慷慨,演播室的钱都是人家掏的。”他重重拍了两下邱秋的肩膀,说,“小伙子,虽然人数是有点多,但是你别紧张啊,可别上去了开不了口。”

    邱秋说:“不紧张。”

    副导演明显没信,以为小年轻在逞能。

    其实他哪里知道,每年a大的新生晚会都有两万学子在看呢。

    他们咖啡喝了半个小时,其中十分钟用来讲解赛制,剩下二十分钟都是副导演在吹嘘他们抱上的金大腿。他说自己明珠蒙尘,而人家慧眼识珠,现在正要强强联合,更上一层楼。

    金大腿不仅冠名了,还额外又掏钱又出力给他们做整体包装,现在节目组鸟枪换炮,再也不是十八线野鸡栏目了。

    副导演掏出了厚厚一沓子的节目介绍扔到了咖啡桌上,震得桌上的糖罐都在跳。

    而邱秋被封面上印着的宣传语吓得头毛都立起来了。

    ——“超级新声代”栏目由恩锐集团冠名播出。

    邱秋还是有点当糖儿子的自觉的——他糖爹傅瑞恩一手创办的公司,就叫恩锐集团。

    邱秋又不傻,他本来就觉得自己唱《别看我只是一只羊》能晋级很奇怪,他还以为是节目太水了,现在看来,这水也太浑了啊!

    邱秋糯糯的问:“……副导演大哥,这个节目冠名多少钱啊……”

    “不多不多,两千万。”

    “……”

    “以咱们的节目潜力来看,很值的!”

    “……”

    待导演走后,邱秋哭丧着脸给干爹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

    “秋秋,什么事?”

    邱秋很直白又很隐晦的问:“……干爹,除了那五万块钱的吉他以外,我是不是又欠你两千万了?”

    傅瑞恩停顿了几秒,淡淡的回答:“没有。”

    邱秋喜笑颜开:还好还好,原来干爹砸钱捧这个莫名其妙的节目不是为了他。

    傅瑞恩:“线下落地和线上包装,额外追加了一千万。”

    邱秋:“……???”

    负债一下从5万变成了3005万,邱秋在电话里哭着说今天晚上要睡不着了。

    傅瑞恩对这个结果还挺满意的:“睡不着刚好,多想想我。”

    “……”

    挂了电话,邱秋心里慌得要命。如果把他论斤称的话,他一斤都值20多万了。

    他惴惴不安的给傅瑞恩发微信。

    秋是秋天的秋:干爹,你真是财大气粗……

    爹是干爹的爹:不,我是财大器粗。

    邱秋盯着手机上的字羞红了脸——他居然看得懂黄色笑话了,一定是和干爹学坏了。

    傅瑞恩看不下去他这怂样,拿过来直接按了挂断。

    傅瑞恩数落他:“一个小丫头也至于让你这么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