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八十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就会看到防盗章

    “等我考上大学, 咱就当不了校友了。”华翔长吁短叹, “我学的专业只有音乐学院才有,不过都在大学城, 回头找你更方便。”

    “你学什么专业?声乐还是表演?”

    “都不是啊, 我学戏剧专业。”

    “……武生?”

    华翔气极,这都要决赛了,他的好朋友连自己的比赛视频都没看过, 男人之间的友谊真是太虚假了。

    华翔生了好一会儿气,低头看了眼啃到一半的三明治, 勉勉强强的决定饶了邱秋一条狗命。“算了, 一会儿我上台试唱的时候你可不能再跑了, 干爹的电话不准接, 亲爹也不行!”

    邱秋赶忙举手发誓, 这次绝对站在场下当第一排观众。

    今天是不带妆彩排, 副导演依旧穿着那身黄马甲,忙前忙后的跑着。他一会儿跑去吼伴奏乐队, 一会儿跑去找灯光师, 累的跟狗一样。

    好在赛区决赛的赛制并不复杂,依旧是六人抽签后上台演唱,根据导师打分择优晋级。既然是彩排那就不抽签了,六位选手每位都可以在台上试唱半个小时, 抓紧时间的话能来个三四遍, 足够和伴奏乐队磨合。

    现在剩下的几位选手各自心里都有计较, 决赛淘汰率可是一半啊,只有三个人能升入全国大赛,谁都想成为最后的赢家。虽说彼此的水平在半决赛的时候基本就摸清了,可半个月不见,谁知道其他人有没有私下特训?

    于是当副导演把话筒递过来的时候,一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接,都想先看看别人的水平,自己再上台表演。

    就这么僵持了几秒钟,邱秋见无人争抢,便笑笑接过了话筒。

    他实力强,底气足,不怕被人窥了底牌,也不惦记着偷师别人的技艺。

    他抱着吉他走出了后台,站定在舞台中央。

    这次与上次截然不同,上次是万灯齐亮,台上星光闪耀,台下灯牌明灭,放眼望去人头攒动,而他站在高台上,被无数爱意的目光包裹。

    而彩排时为了节省电力,降低棚内温度,台上只追了一线灯光,刚好落在话筒支架前。因为他是吉他独奏,也不需要乐队配合,所以台上只有他一人,台下更是黑漆漆一片,除了摄影器械的亮光外,只有工作人员腰间佩戴的手台在闪烁。

    他还是头一次……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下,为了自己唱歌。

    邱秋定了定神,左手扶住琴头,右手握拳,手指关节轻叩共鸣箱。他使用的吉他是最常见的木质吉他,随着他有节奏的叩击,吉他琴身发出了通透的回响。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八拍过后,邱秋踏前一步,对着立麦轻柔开唱。

    “你说让我陪你看星光,我却想着地理老师说的黄赤交角。”

    “你说让我陪你游世界,我却在苦恼英语只会说hello你好。”

    “你说让我陪你打游戏,我却不能抛下练习册和你一起通宵。”

    “你在幻想我们穿上西装,可我希望,走出校门后还有机会谈天说地,逃课翻墙。”

    这次他选择的是依旧是一首小清新歌曲,不过不再是歌唱纯纯的初恋,而是一个学生在校园里的种种经历。踏入校门时的意气风发,苦战题海时的焦虑茫然,临近毕业的兴奋憧憬,以及面对恩师和同学的浓浓不舍。

    这首民谣没有多大的演唱难度,更没有炫技,但胜在感情真挚,催人泪下的同时又让人怀抱希望。邱秋站在聚光灯下,轻轻的,柔柔的,反复吟唱着这首歌,勾起了听众对于学生生涯的一切回忆。尤其配合着高考后各奔东西的毕业氛围,到时候绝对能把观众听哭了。

    节目组的主策和导演交换了一个眼神。其实哪些选手能晋级全国赛,除了看唱功以外,还有方方面面要考虑到,评委们手里的票其实没有这些幕后工作人员的想法重要。

    邱秋又会唱又聪明,放哪儿都是金光闪闪的金字招牌,这么大的一块宝石,还是漂漂亮亮打磨好的,咋之前二十一年都没人捡啊?

    ……

    邱秋下台后,华翔冲上来抱着他哭了一鼻子。妈的他才高考完,就听到这么一通情感暴击,他眼泪都要流干了好吗?

    邱秋被他抹了一身的鼻涕,无奈的说:“你不是说你都考了三次,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

    “老子感情丰富不行啊?!”

    邱秋唱完是齐奇奇唱,小家伙这次依旧唱了一首空灵缥缈的赞歌,仙气飘飘,要说小男孩的嗓音就是比成年人轻灵,几个高音不费吹灰之力就飚上去了。

    以他的能力,晋级应当没问题。

    之后又有三名选手依次上台试唱,表现平平,除了一个女选手略有威胁以外,其他两人都不足为据。

    等到其他人都下台了,华翔终于准备好了。他对邱秋发了个爱心光波,留下一句“你就等着听我的秘密武器吧”,就拿着他的镶金麦克风冲到了舞台上。

    邱秋遵守诺言,绕到了观众席的第一排,特别认真的坐直身子听自己好友的现场试唱。他真猜不透华翔究竟是唱什么的,华翔说他是学戏曲的,又不是做武生,难不成是唱老生的?

    结果当前奏响起时,邱秋无语的发现,那是一首耳熟能详脍炙人口的烂大街流行歌曲,甚至用的不是现场伴奏,而是后台播放的伴奏带。

    当前奏结束后,华翔拿起金话筒,跟着节奏摇头晃脑的唱了起来。他浑身上下的衣服就没有一块好布料,不是这里割开口子,就是那里少了一块,配上他满头黑人脏辫,就差一条拇指粗的金链就是活脱脱的嘻哈歌手。

    怎么说呢……这首口水歌选的倒是很符合华翔的人设定位,但是整首歌没什么特色,唱的中规中矩,实在不够出彩。就连邱秋都觉得,如果华翔想凭借这首歌晋级的话,恐怕会非常困难。

    台上的华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小伙伴已经走神了,他在台上又唱又跳,活力十足,走位格外风骚。

    然而就在临近乐曲高·潮时,伴奏忽然急转而下,现代流行乐突然变调,由传统民族风的乐器取代了之前伴奏里的西洋乐器,京胡、月琴、弦子粉墨登场,笛子、笙箫、堂鼓轮番亮相。

    只见华翔在台上一个腾挪,再转身时,他指尖轻捏,身段娇柔,脸上哪还有玩世不恭,只剩下活泼调皮的小女儿情态了。

    邱秋死死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

    噫!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他爸很不满意的说:“你怎么给我取名叫‘老邱’啊,太土了,现在都没人在网上冲浪的时候取这种网名了。”

    邱秋指出:“爸,我们现在不管上网叫冲浪了。”

    “……”

    孩子大了,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说那些腻味的情话,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邱爸爸是邱老师,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没闲着,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说:“秋秋,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