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第九十一章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负责人没好气的说:“你要有本事出三千万,改成你生日都成。”

    不同意没办法啊, 那可是金主、爸爸、大腿,有钱才是硬道理。

    等总决赛时间敲定,负责人毕恭毕敬的把事情汇报给了秘书, 并且旁敲侧击的问他为什么要换时间。

    秘书也不知道理由啊,只能高深莫测的回答:“上面的意思,谁能摸透呢。”

    要是他们知道换日期的原因只是因为怕影响邱秋考试,恐怕所有人都要吐血吧。

    不知道该说是自信心爆棚还是该称赞心态好,邱秋和傅瑞恩都笃定他能顺利闯过半决赛,毕竟他有颜又有才华, 他要是过不了那才是有黑幕呢。

    ……

    因为预算有限, 所以节目组只提供化妆造型, 不负责提供参赛服装。

    邱秋今天出门的时候,从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印花白t恤,套上一条深色牛仔裤,清清爽爽, 干干净净, 那模样不像是上台,倒像是上学。

    舍友大熊急了, 拦下他问:“你能不能打扮的成熟点啊, 你这身太像学生了。”

    邱秋态度很随意:“可我的卖点就是学霸校草啊。”

    “……你自己说出‘学霸’和‘校草’两个词时, 不会觉得羞耻吗?”

    邱秋满头问号:“不会啊, 这不是在陈述事实吗?”

    大熊真不知该嫉妒他还是羡慕他。

    最后在大熊的一力坚持下, 邱秋被迫脱下了原本宽松的牛仔裤,换上了一条紧身皮裤。

    这条黑色皮裤是大熊的私藏,别看他胖,但是他有一颗想瘦的心啊。所以他从大一入学的时候就买了一条小两号的皮裤挂在柜子里,时刻督促自己减肥。

    现在三年过去,这条皮裤小了八号了。

    紧身皮裤衬得邱秋腰细腿长屁股翘,明明包的一丝不漏,但就是有种隐隐的性感透出来。邱秋有些苦恼,因为他发现穿这个裤子弯腰时,内裤的痕迹特别明显。

    大熊沉醉的说:“看看我这眼光,你穿上前是学妹杀手,穿上后就成了寂·寞·少·妇的克星。”

    他又嘱咐:“这裤子你穿着让谁看都可以,但别让你干爹看。我怕他看了,你就贞操不保了。”

    邱秋有听没有懂:“……所以我干爹是寂·寞·少·妇?”

    “……你赶快去比赛吧,快去快回。”

    半决赛的比赛场地是a市电视台,傅瑞恩出资租了最大的演播室。那个演播室之前傅瑞恩上访谈节目时去过,设施新,灯光漂亮,保证能把他的宝贝儿子拍的帅帅的。

    傅瑞恩没能去现场观看比赛,他当天要飞新加坡谈生意,只派了司机送邱秋去赛场。

    今天送邱秋的车是傅瑞恩平常上班的商务车,外表低调大方,里面装饰的极为奢华,空间宽敞,甚至还有桌子能让邱秋写作业呢。

    不过邱秋可没时间写作业,他正和他干爹视频呢。

    傅瑞恩今天在新加坡和当地的快时尚品牌谈合作,会议中间茶歇时,他抽空和邱秋说了两句话——真的只有两句话,傅瑞恩和邱秋一人说了一句。

    傅瑞恩说:“今天的比赛好好发挥,不要紧张,更不要不紧张。”

    邱秋说:“新加坡超热的,你注意不要中暑,多喝水,多尿尿。”

    司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为了低调起见,车子没有驶向停车场,而是停在了电视台的后门外。邱秋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下了车步履匆匆的往接待大堂走,结果刚走几步,他就被人叫住了。

    “邱秋!”

    邱秋回头一看,发现他的“校友”、脏辫青年华翔从一棵树后探出了脑袋,嘿嘿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华翔今天依旧打扮的很出挑,他把一头脏辫梳成了马尾,这让他从一支飘逸的拖把变成了一支内敛的拖把。他脚上的皮鞋镶满了铆钉,牛仔裤上的破洞比碗还大,上身一件无袖无扣的黑色皮马甲,行动间隐隐约约露着钻石乳钉,真是要多摇滚有多摇滚,要多朋克有多朋克。

    邱秋问他:“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里面太吵,我出来吊嗓子啊。”

    “……原来唱摇滚也需要吊嗓子啊。”

    邱秋震惊,华翔比他更震惊:“邱秋,就算你是直升上来的,你别告诉我比赛之前,你没研究过其他选手的唱歌视频?”

    “呃……”

    “我哪儿像唱摇滚的了?”

    邱秋默默的指向华翔的头发、花臂和破洞牛仔裤。

    看这身打扮,就算不是摇滚,也得是重金属或者饶舌。

    华翔气的跳脚:“你这是侮辱我个人的穿衣风格!”

    邱秋赶忙道歉,低声下气的询问他到底是唱什么的。华翔虽然都二十了,可还是高中生呢,明显闹了脾气,非说要保密,等上台了再揭晓。

    邱秋:“……可是你保密有什么用啊,我回头随便问个工作人员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华翔被他气走了。

    ……

    虽然比赛在晚上,但所有选手要求下午两点就报道。因为要化妆、走位、介绍流程等等,非常复杂。

    邱秋到的不算晚,化妆排在了第五个,这次排在他前面的是齐奇奇,化妆师还是上次那个。

    齐奇奇撅着嘴巴要求化妆师给他多涂几层口红,因为他妈妈不让他吃巧克力,所以他只能吃口红解馋。

    他爸爸就站在一旁,扶额道:“我说你怎么把你妈的口红都翻出来咬了一口,你老实点吧,屁股还没消肿呢。”

    因为奇奇总说口红是巧克力味的,所以邱秋化完妆后,试探性的舔了舔,发现真的有股特别浓郁的甜味。他就这么一会儿舔一口、一会儿舔一口,居然不知不觉间也把口红添没了。

    化妆师忙到绝望,塞给他一支口红让他去一旁补妆,邱秋就躲开奇奇,绕到通风口去补口红。

    从通风口的玻璃往外望去,不远处就是观众等候区,狭窄的视野里可以看到部分观众已经抵达了,现在时间还早,到场的人不多,观众们穿着颜色不同的应援衫、灯牌,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而在这些观众之中,有几十名观众穿着印有选手头像的t恤,手里举着印有选手头像的扇子,拿着写着选手名字的led灯,在聚精会神的听领头的一个女生讲话。

    如果这些人胸口的照片印的不是邱秋的话,邱秋一定会觉得挺有意思的。

    领头的女生一只手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另一手给那些观众发着灯牌、小扇子等等,看起来是邱秋的狂热粉丝。

    忽然,女生的塑料袋破了,里面的小扇子掉了一地,她赶快弯腰去捡,直起身时,她的视线刚好和邱秋撞在了一起。

    邱秋发现……那个女生居然是小丽。

    小丽发现……自己的前男友居然穿着紧身皮裤,在涂口红呢。

    “……”

    孩子大了,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说那些腻味的情话,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邱爸爸是邱老师,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没闲着,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说:“秋秋,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邱秋犹犹豫豫的问:“对了妈,有个事儿我想问问您。”

    “你说。”

    “您……”邱秋一咬牙问出了口,“您实话告诉我,您一直说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您都帮我存着呢,是不是在骗我?”

    邱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乐开了:“我儿子啥时候成小财迷了啊?妈妈说话算话,你的压岁钱妈妈一分没动。就在妈的卧室保险柜里放着呢。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小金库了,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啊。”

    挂了视频电话,邱秋拿着存有压岁钱的存折欢天喜地的回了房间。

    他家境还好,每年的压岁钱非常可观,零零总总加一起有五万多块钱。他想了想,对着存款余额照了照片,发给了老干爹。

    秋是秋天的秋:[照片]jpg

    秋是秋天的秋:你看,这是我妈给我从小到大存的压岁钱。

    秋是秋天的秋:钱都在,一分没少。

    秋是秋天的秋:你就会骗人。[愤怒]

    秋是秋天的秋:我知道你在看呢。

    秋是秋天的秋:我明天约了小丽见面,我要把这五万块钱给她。我想了想,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最初就不该答应开始,所以这个责任确实有我一半,我必须负责。

    秋是秋天的秋:而且,昨天晚上我打了一晚上喷嚏,一定是她在想我呢。[微笑]

    这次傅瑞恩回复了。

    爹是干爹的爹:不是

    秋是秋天的秋:什么不是?

    爹是干爹的爹:你打喷嚏不是因为她想你

    秋是秋天的秋:[好奇]那是谁想我?

    爹是干爹的爹:那是你感冒了

    邱秋好生气啊,他把干爹拉黑了,这样干爹以后就再也不能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了。

    傅瑞恩也好生气啊,傻小子有五万块居然想着先还小丽而不是先去别墅赎回吉他,真是太不尊敬长辈了。

    等到糖爹发现糖儿子拉黑了自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看这睫毛浓密的,就像是画过眼线又夹过睫毛一样,近距离看着更是让人脸红心跳,化妆师托着他的下巴端详很久,硬是找不到修补的地方。

    最后没办法,她只能向对待齐奇奇一样,给他草草画完口红就放他走了。

    这是邱秋第一次拍杂志照片,在镜头下他手脚都不会放。他是在场选手中唯一一个把衣服穿的规规矩矩的,空荡荡的大t恤罩在身上,就像是他偷穿了邱老师的衣服一样。

    不仅如此,他还特别不会摆姿势,黑洞洞的镜头对准他时,他只知道比v,连齐奇奇会的动作都比他多。

    邱秋刚上大学哪会儿去逛街,他从商业街的东头走到西头,硬是被不同网站的街拍摄影师拦下来八次,导致他现在看到单反镜头就有心理阴影。

    摄影师指导他做了一些跳跃、转身、扮酷等一系列动作,但都不尽人意。摄像师也不愿浪费这么好的一张脸,想了想,说:“你把上衣脱了,背着吉他来一张。”

    邱秋:“……能不脱吗?”

    摄影师乐了:“又不是小姑娘,露肉怕什么。”

    邱秋忧愁的说:“……我干爹要是知道了,晚上肯定不让我睡觉的。”

    “干爹”这个词确实让摄影师确实想歪了一秒,但见邱秋表情坦荡荡的,举手投足更是一副孩子模样,摄影师在心里自嘲起来:人家孩子说的是正经亲戚关系,自己在这个圈子混久了,思想太龌龊了,听到干爹就以为是金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