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辛田,可跳,过

    若购买v文比例不超过全文一半, 就会看到防盗章  邱秋指出:“爸,我们现在不管上网叫冲浪了。”

    “……”

    孩子大了, 会顶嘴了。邱爸爸气哼哼的把名字改成了“我是老邱”, 又拿了张一寸照当头像,待一切准备就绪,邱爸爸向邱妈妈发送了视频通话的请求。

    他们这边是中午,远在欧洲的邱妈妈已经是夜里了,但是视频通话第一时间就被接听了。这对在一起三十年的老夫妻当然不会像刚陷入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说那些腻味的情话,但两人的互动依旧甜蜜无比。

    夫妻俩互称“老师”, 邱爸爸是邱老师,邱妈妈是董老师。

    邱老师拿出自己最近写的散文让董老师品鉴, 董老师送了他一首英文诗,寄托夫妻异地的想念。

    邱秋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手没闲着, 拿了小本本出来做笔记。

    眼尖的邱妈妈看见了, 说:“秋秋,要做作业回屋里做去。我和你爸聊天别影响你。”

    邱秋说:“我没做作业,我就是记一下你们俩说的情话,回头念给我对象听。”

    不提这事儿还好, 一提这事儿邱爸爸有话要说:“对了,那天我在路上碰见你们文学院的王教授了, 他说你最近交了个女朋友, 怎么也不带回来给爸爸看看?”

    他们一家三口都是a大校友, 邱爸爸和王教授以前是同窗,据说当年还是名扬学校的‘双才子’。几十年过去,两位才子的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反倒涨了。

    邱秋心尖一颤,垂下头说:“……吹了。”

    邱妈妈忙说:“没事没事,感情这事不能强求,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啊。”

    邱爸爸便顺势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还是学生,要专注学习,单身也挺好。……对了,你上次说有个富豪要给你私人奖学金,你还认了人家当干爹,爸爸不是说要你请他回家坐坐吗,怎么也不带回来呀?”

    邱秋更委屈了:“……也吹了。”

    “女朋友吹了,干爹也吹了?”

    邱秋说不出话,只能满面愁容的点头。

    邱妈妈怪他爸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就是一个有钱干爹吗,像我儿子这样的大白脸,什么样的干爹找不到。”

    “妈,这话您刚才说了一遍了……”

    “不一样不一样,刚才说的是对象,这次说的是干爹。”

    ……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啊,董老师。

    邱秋犹犹豫豫的问:“对了妈,有个事儿我想问问您。”

    “你说。”

    “您……”邱秋一咬牙问出了口,“您实话告诉我,您一直说我从小到大的压岁钱您都帮我存着呢,是不是在骗我?”

    邱妈妈先是一愣,接着乐开了:“我儿子啥时候成小财迷了啊?妈妈说话算话,你的压岁钱妈妈一分没动。就在妈的卧室保险柜里放着呢。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小金库了,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啊。”

    挂了视频电话,邱秋拿着存有压岁钱的存折欢天喜地的回了房间。

    他家境还好,每年的压岁钱非常可观,零零总总加一起有五万多块钱。他想了想,对着存款余额照了照片,发给了老干爹。

    秋是秋天的秋:[照片]jpg

    秋是秋天的秋:你看,这是我妈给我从小到大存的压岁钱。

    秋是秋天的秋:钱都在,一分没少。

    秋是秋天的秋:你就会骗人。[愤怒]

    秋是秋天的秋:我知道你在看呢。

    秋是秋天的秋:我明天约了小丽见面,我要把这五万块钱给她。我想了想,是我提出的分手,我最初就不该答应开始,所以这个责任确实有我一半,我必须负责。

    秋是秋天的秋:而且,昨天晚上我打了一晚上喷嚏,一定是她在想我呢。[微笑]

    这次傅瑞恩回复了。

    爹是干爹的爹:不是

    秋是秋天的秋:什么不是?

    爹是干爹的爹:你打喷嚏不是因为她想你

    秋是秋天的秋:[好奇]那是谁想我?

    爹是干爹的爹:那是你感冒了

    邱秋好生气啊,他把干爹拉黑了,这样干爹以后就再也不能给他的朋友圈点赞了。

    傅瑞恩也好生气啊,傻小子有五万块居然想着先还小丽而不是先去别墅赎回吉他,真是太不尊敬长辈了。

    等到糖爹发现糖儿子拉黑了自己,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这下子,邱秋从里到外所有毛都被干爹捋顺了,原本因为遭遇火灾而有些惴惴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梨涡重现脸庞。

    等挂了电话,一直在旁边偷听墙角的大熊凑过来,心急火燎的质问他:“你刚才在和你干爹打电话?你们要同居了??”

    “什么同居啊,”邱秋心里一跳,结结巴巴的解释:“学校宿舍烧了,我家里又没人,我去借宿几天……”

    “朋友之间互相睡那叫借宿,你这么小包袱款款去投奔干爹,那叫主动被嫖。”大熊真担心几天不见,自己这位傻乎乎的好室友就被人欺负了。他冥思苦想了好一阵,怒道,“算了,你还是老实被我嫖吧。学校分配的是标间,那张床有人了,咱俩挤一挤凑合几晚吧。”

    “……可标间床才一米二,我睡你身上吗?”

    大熊气到吃饭都没胃口,中午学校给他们这些劫后余生的学生准备了压惊的手擀面,他一口没吃,只喝了三碗卤。

    ……

    因为事出突然,着火时,大熊只穿了一条内裤就跑下来了,他哭诉:“我现在一无所有,穷的只剩下一根大·**了!”

    邱秋比他稍微好点,至少他身上衣服齐整,背包里还装着笔记本电脑和两本课堂笔记。只是他的钱包被烧的连灰都不剩,没有卡就取不出来钱,没有身份证就补不了卡……所以在他爸出差结束回家拿出户口本之前,邱秋都只能吃大户了。

    傅瑞恩想的周到,特地派司机载邱秋去买生活用品。

    那张在包养关系“结束”后就被邱秋还回去的副卡,转了一圈,最终又回到了邱秋手里。

    邱秋看着这张薄薄的塑料卡,犹豫了几秒还是收下了 。

    他平常不挑吃穿,穿衣都是hm、优衣库这种档次,但司机带他去的那些高档商店,随便一件t恤就要三千块钱。邱秋没有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打昏头,他拿了两件最便宜的草草结账,还叮嘱司机把小票收好,他回头要记在小本本上。

    他从来不是被包养的,没理由一切花销都让傅瑞恩承担。

    即使是俩人搞对象,还得时不时aa呢。

    零零碎碎的东西买了不少,邱秋除了给自己买了衣服和洗漱用品外,还给傅瑞恩的家里添购了一些用得上的家居小玩意。

    傅瑞恩的屋里收拾的太规整了,没有柔软的抱枕,没有记录旅行脚步的冰箱贴,没有造型古怪的马克杯。邱秋还买了一堆零食和速溶饮料,用来填满熬夜看书时的空虚。

    最重要的是,邱秋买了个帐篷。

    他之前来干爹家做饭时,每个房间都转悠过了,这座三百平米的房子居然只分割出三室一厅,每一间都和教室一样大。一间屋子用来当书房,一间用来当健身房,唯一一间卧室里装着一张无边无际的大床,连床单都是按照尺寸特殊订制的。

    邱秋十分担心自己会在那张床上迷路,于是主动放弃了体验kingsize的机会。

    ……

    另一边,傅瑞恩今天干劲十足,原本需要加班的工作,硬是在六点前全部完成了。又乖又软又甜又巧的秋秋在家里等着,谁还愿意在公司对着这帮中年啤酒肚。

    虽然邱秋说等宿舍修好他就会搬回去,可傅瑞恩想留人,有的是办法。

    临下班前,他嘱咐秘书:“你给a大那边打个电话,就说我听说了学校男四宿舍楼失火的事情,非常关心同学们的生命安全。我出钱,把宿舍楼整体加固一遍,所有的防火设置重新铺设。”

    他手里的钢笔敲着桌子,发出清脆的声响:“工期拉长一点,至少三个月内不要竣工。”

    秘书咽了口唾沫,小声问,“老板,男四宿舍楼失火,真的不是你派人做的吗……”

    “……我哪儿像那么丧心病狂的人了?”

    “哪儿都像啊。”

    要不是这个秘书跟了傅瑞恩十几年了,他真想把这家伙给开除了。

    ……

    傅瑞恩归心似箭,在回家的路上频频看表,总觉得司机今天的速度比往常慢了两倍,其实理智上清楚,这全是自己的错觉。

    下车后,他拎着公文包走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镜中的他陌生的可怕,他就像是一个陷入了恋爱的普通男人一样,每当想到另一个人的身影,脸上就会出现愚蠢却愉快的笑容。他尝试把嘴角压下,可笑容却依旧顽固。

    不能再笑了。

    邱秋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又苦恼又得意的翘尾巴吧。

    他进门时,邱秋正在弹吉他放松。男孩嘴里哼唱着那首自己写的小情歌,中间部分早就录制成了傅瑞恩的专属闹铃,可是结尾他却怎么也填不圆满。

    还好邱秋前阵子来做饭时把吉他留在这儿了,要不然这个价值五万元巨款的宝贝就要一同葬身火海了。

    听到傅瑞恩进门,邱秋赶忙把吉他放下,懂事的迎了上去,像只小蜜蜂一样围着槐树转啊转,又是帮他拿外套,又是帮他放公文包。

    傅瑞恩顺势把他搂在怀里,微曲身子,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也不说话。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吹拂在邱秋的耳边,气息绵长而暧昧。

    邱秋任由他搂抱了一会儿,然后似模似样的抬手揉了揉干爹的头发,轻快的说:“干爹,上班辛苦啦!”

    “不辛苦,想着家里秋秋在等我,一点都不辛苦。”

    邱秋闷声笑了,却扭捏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只能抬起手臂回抱住糖爹的后背,拥住了那个宽阔的肩膀。

    傅瑞恩不想逼他太紧,反正现在已经住在一起了,什么掏耳朵、坐大腿、马杀鸡、掉浴巾、酒后乱性……还会远吗?

    傅瑞恩起身从帐篷里钻了出去,然而卧室中也没有男孩的身影。

    窗帘已经被拉开了,明媚的阳光填满了卧室的每个角落。傅瑞恩洗漱完毕脱下睡衣,从更衣室里拿了一套搭配好的西服穿上,镜子里的男人神采奕奕,眉眼间再也见不到昨晚的狼狈。

    他推开卧室大门向外走去,与此同时,一股浓厚却不腻人的食物香气扑进了他的鼻间。

    傅瑞恩循着味道望去,只见在开放式的厨房里,邱秋正忙碌的在灶台前穿梭。台面上的笔记本电脑正同步播放着教学视频,视频里带着高帽的大厨操着一口广普,教观众如何煲汤。

    邱秋专心致志的学着,小心的把最后一样食材投进了咕嘟咕嘟冒着泡的汤锅当中,精细程度不亚于高中时上化学实验课。

    大厨说:“有人以为最后一样食材放进去之后就结束了,不,我要说,还有最重要的东西要放进汤盅里,那就是厨师的爱意。这碗汤做给谁喝?是给父母的爱,是给朋友的爱,是给客人的爱?……来,跟我一起,把、爱、放、进、去!”

    傅瑞恩:……这厨师莫不是邪/教吧?

    可他的傻儿子真上了“教主”的当。

    只见邱秋对着汤锅念念有词一番后,右手指尖在左胸口一捏,似模似样的捏出了一把空气,然后把这缕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意在手心里聚拢,小心翼翼的投进了汤锅里。

    傅瑞恩失笑,这世上不管多傻气的事情由邱秋来做,都成了最美好的事情。

    邱秋刚把火调小,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他元气十足的回身打招呼:“干爹,早上好!……咦?你上午还要去公司?”

    傅瑞恩一边系着衬衫的袖扣一边走向他:“是啊,工作排的太满,没办法休息,估计司机一会儿就到了。”

    他看了看锅里翻滚的食材,饶有兴致的问他:“一大早炖什么呢?”

    “猪肚汤,”邱秋说,“猪肚汤对胃好,这是我早上去市场买的新鲜猪肚。我看你昨天那么难受,以为今天你至少会休息到中午再去公司,想着刚好午饭时就喝了。”

    说到后来,邱秋的声音有些低落,看样子积极性被打击了不少。

    傅瑞恩哪舍得用爱当作料的邱秋露出这样的表情,干脆提议:“等中午煲好了汤,你要不要来我公司?……当然,如果你功课太忙,我让司机回来取也可以。”

    “没关系的!我可以去的!”邱秋眼睛瞬间亮了,“来回的路上我可以在车上看书,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他虽然在傅瑞恩身旁呆了这么久,但还从来没踏进过恩锐集团,甚至连傅瑞恩的书房都没去过。都说工作时的男人最帅,邱秋真想见识一下。

    既然考生都这么说了,傅瑞恩当然没有意见,能在忙碌的工作间隙看一看邱秋,抱一抱邱秋,最好再能亲一亲邱秋,不管多累都他都能恢复。

    ……

    吃过早饭,傅瑞恩被司机送去公司。

    刚走进办公室,秘书何遇就汇报中午有个午餐会。

    “推了,”傅瑞恩说,“中午秋秋来,你订好午饭,丰盛些,不用点汤,他早上给我煲了。”

    何遇心想,这段话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吧,瞧给老板美的,这语气哪儿像是糖儿子,完全是糖老婆。

    平常傅瑞恩忙起来,上午一眨眼就过去了,可今天他却觉得时间过得极慢,他忙一会儿看一眼表,恨不得走到时钟里推着指针前行。

    这才分开几个小时就开始想念,傅瑞恩头一次经历这种奇妙的心里状态,他逐渐开始理解为什么每逢过节,小秘书们一到下班就跑不见了。

    中午十二点,司机准时去公寓接邱秋。

    邱秋早就把提前把汤盛进了保温锅里,他把饭盒递给司机,自己拿着一本影印的复习资料准备路上看。出门前,他脑子一热又背上了吉他,司机略带笑意的看着他,邱秋没察觉对方揶揄的目光,一直在想一会儿唱哪首歌。

    房子距离恩锐集团不远,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司机把车停在了停车场的专属车位里,旁边就是总裁专用的电梯,可以直达傅瑞恩所在的顶楼。

    这电梯是半面透明的观光电梯,他们从地下冲出了地面,然后逐渐把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抛在了脚下,邱秋像小孩一样趴在玻璃上,着迷的看着那些小的像蝌蚪一样的人群。

    下次再来,他一定要从正门进,好好参观干爹一手创造的公司!

    升到顶楼后,电梯门开了,何遇等在门外,领着他走向了总裁室。

    这一层除了超大超气派的总裁室以外,剩下的空间都被会议室和秘书处占据。

    管理这么大的公司,傅瑞恩肯定不止一个秘书,何遇是他的机要秘书,有专属的办公室,剩下的小秘书都坐在秘书处里,归何遇管。

    本来现在是午休时间,大家都下去觅食了。可有两个年轻小秘书为了减肥,坐在位子上啃黄瓜,于是她们刚巧看到,她们的老大何遇面带微笑的领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那个男孩长得可真好看啊,是那种从小就会让幼儿园老师偏心的好看。他背上背着吉他,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汤壶,见到她们时眼里闪过一丝羞涩,略略颔首,用小酒窝和她们打招呼。

    “姐姐好。”

    ……姐姐们怀疑他就是故意勾引她们!要不然怎么每个五官都按照她们喜欢的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