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是每个穿越的人都有个悲催的出身

    没想到,王二也穿越了,王二不是本名,只不过是隔壁老王的第二个孩子,但名字又有什么关系。王二现在嗨得不行,用中指对着老天,告诉自己,老子也穿越了,哈哈嘿嘿嗷嗷。

    王二家里没有大钱,也不至于穷困潦倒,只是众多普普通通家庭中的一个。王二长得一张平平常常的脸,如果硬要说特色,眼睛不大,鼻子有点趴,嘴唇有点厚,如果这也算是特点的话。当然王二还是有自己得意的部位,不要想歪了,王二的耳垂很长也很厚实。

    记得听过一个传闻,耳垂大而厚有福。老王,也就是王二他爹也说过,要饭的人不少,你仔细看要饭的,也有耳垂大且厚的人。

    王二为此还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得出个结论,把老王弄得哑口无言。

    耳垂大而厚的比小耳垂要得多啊。

    为此老王很郑重地削了王二一顿,让你和老子犟嘴,没有天理了。

    王二穿越到一个类似中国古代的地方,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按照穿越前那人的记忆,家里人都是正常死亡,没有什么特别的。

    有时候王二也在想,怎么没有家传宝物秘籍,怎么没有一个富有的看不上自己的老丈人,怎么没人对他指指点点,这不科学啊。穿越之后不都是那样么,怎么到自己穿越了,屁毛都没有。

    难道自己不是猪脚,只是一次普通的穿越?

    于是王二又竖起中指对着老天叽叽歪歪了很长时间,直到他口干舌燥,真累得不行才罢口。

    找到家里的水缸,猛喝了几舀子水,都有种喝饱的感觉。一想到饱这个字,王二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才发现从早晨穿越过来,到现在是下午还没有吃过东西,于是很饱的胃毫无羞耻感地饿了。

    不论你多怨天尤人,吃喝拉撒是避免不了的,与其想那么多,还不如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王二翻找着食物,一小块玉米饼,一小块咸菜。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先垫吧垫吧再说。

    吃完不多的食物,王二觉得身体恢复了些力气,想接着上次没骂完的接着骂,回过头想了想,除了痛快痛快嘴,其实也没什么鸟用,还不如来点实际的,先翻箱倒柜,看看这个家里到底有些什么好玩意。

    用了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寻找,其实都不用找,眼睛都能看得过来。一张床,一套被褥,一个虎子,一张桌子,两个凳子,一个灯台,然后就是厨房有点厨具。出了门还有个小院,院子里种了点植物,具体是什么,对于王二这种五谷不分的人,能知道植物算不错了。院子里还有棵树,不是柳树,不是杨树,王二只认识这两种树。

    那十分钟还是王二撅个腚在床下与桌子下,在厨房里乱翻的结果。总共找到了,当然也不能算找,床下本来就有个箱子,一共一百一十四钱,就是一百一十四个铜板。

    想想还没有填饱的肚子,王二决定出去看看,能不能弄点吃的。

    幸好家还是临着街,不过王二还是在家门口摆了几块石头,找不找到家无所谓,不能认错家,误闯民宅被当了小偷,这场穿越就更不值了。

    到了街上,转悠了一圈,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也就是个小镇。一条主街大约五六百米,有几个岔路通向别处。街上倒也齐全,有集市,有驿站,有两个饭馆,街边有卖杂货的,还有个红楼。

    路过红楼,王二用眼睛扫了一会,不愧是乡镇,里面的女子脸上一层厚厚的胭脂,脖子以下与脸不是一个色,比较黑,看手一定干过农活,起码能看出茧子来。现在估计也不是干活的时间,只看见两个这样打扮的女人匆匆走过门口。

    王二选了一个门面还算差一点的饭店,站在门口偷窥。原因无它,主要自己兜里钱不厚,而且不知道这里的物价,还是不要出丑的好。

    他站得位置正好能看见墙上挂得今天的菜谱,菜谱下面还有价格。一个素菜十文到十五文之间,一个肉菜二十文到三十文之间,主食三到五文之间。他又伸长了脖子看看有没有吃饭的人,主要是看看菜码有多大。

    正在看呢,后面突然有人说话。“这位兄台,你是进呢还是不进,别挡在门口。”

    王二回头一看,一个还算眉清目秀的家伙正疑惑地看着自己,他挪了挪身体,咬牙切齿地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进去老老实实的,要不然有你好瞧地。”然后背着双手目中无人地走了。后面这位弄得莫名其妙,本来想进去,现在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最后咬咬牙还是进去了,不过显然谨慎了不少。

    王二还是到了集市,这里虽然不丰盛,但吃的东西还是便宜。钱是王八蛋,没钱却是万万不能地,还是留点钱在身,起码不会饿死,然后再找个行当,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最好是学学武功,泡泡妞,过自己快乐的小日子。至于称霸天下,王二觉得累,主要觉得妞太多了累,而称霸天下他根本不感兴趣。

    用七文钱解决了温饱问题,王二觉得自己有了新生,背着手像前世领导视察一样,到处看看,听听,还时不时点点头,这样他觉得自己很有派头,不过旁边的人基本无视他,估计那个异世还没有这么装的,或者是这会小城镇的人还没有见过这么能装的,总之,很少很少的人觉得他这样很有趣,但大部分人不知道他在干嘛。

    溜达回家,王二又开始抱怨,家里就没条狗猫之类的宠物,然后变成神犬神虎来拯救自己的主人,最后他又回到自己看到的网络小说,对那些写穿越的作者一顿鄙视。

    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天已经黑了,想起家里还有个灯台,点上灯也算有点光亮。趁着月光找到灯台,发现灯台里没有油,只有个已经发硬的芯在里面,这是很久没有油的表现,他只好放弃。

    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梦里他是个小地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有几个绝色的老婆,过着幸福的生活。突然间,梦里出现了呼哈的喊声,然后几句国骂,又有兵兵帮帮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凄惨的长音“啊……”王二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

    王二很少怀疑自己的人生,从这次穿越,他就开始怀疑了。而且他做梦从来没有这么曲折过,本来已经与他的美娇娘马上进入岛国片的时候,发生这么奇怪的梦境。要是王二没穿越前,一定接着睡觉,直到睡成岛国片,可现在在异世,他还是先消消汗,喝点水压压惊。

    走到厨房,拿起水瓢,就听见外面一阵鼓噪,仔细一听,是对骂的声音,然后人声鼎沸。古代的夜里是非常静地,一点声音就可以传的很远,何况两帮人在叫喊着什么。

    王二上学那会也打过群架,虽然不多也有过三四次,他一听就知道外面是怎么一回事,赶紧扔下瓢,出了屋门,爬到院子的树上张望。

    外面除了月光,街上已经没有光亮,就连彻夜不息的红楼,如今也是一片漆黑。王二只能影影绰绰看见一些人影,还能听到时不时的惨叫,以及某些人大声呼喊着什么以给自己壮胆。

    虽然看不清楚,但王二感觉,这比什么古惑仔,什么枪战之类的电影还要过瘾,毕竟他身在其中。

    声音是由远及近,不时有人向他家这个方向冲过来,然后几个人厮打在一起。

    中国人唯一的毛病就是不怕事大,王二现在有种心情,拿上一把瓜子,再来一杯茶水,最好有个椅子,翘着二郎腿,看着现在街上的武行,那才是过瘾的事情。可惜,他只能趴在树上,有个树叉还顶着他的裆部,当他看的激动的时候,身体也会跟着用力,结果顶着裆部的树枝时不时也会发力,唯一的结果,王二看硬了。

    这时候一人跑了过来,另一人追着他,他们跑到王二家门口的时候,后面的人追上前面的人,接着就是一刀。借着月光,还如此之近,王二看见血水喷流而出,前面那个人瞬间倒地,后面的人上来补了几刀,骂骂咧咧地跑了回去。

    王二开始还能感觉裆部是硬的状态,看完这些,他已经没有感觉了。是恐惧还是兴奋,王二自己不知道,不过身体有些颤抖,虽然随着颤抖,树枝还在顶,他已经没有感觉了。

    爬了半天,那边打架的声音小了许多,然后向别处追逐了,最后变得异常的寂静,王二才感觉自己腿麻了。小心在树上活动活动腿,又扭了扭身体,那个坚挺的树叉还顶着裆部,现在王二不是硬的感觉,而是有些尿意。

    再三确认没了声音,躺在他门前那个人也没有任何动静,王二才小心从树上下来,悄悄进了屋。慢慢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最后他忍不住悄悄出了门去看看那人的生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