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论在游戏或穿越中翻尸体的好处

    嘚嘚瑟瑟的王二出了院门,看见一个人躺在血泊之中,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先看看这人是死活。

    伸手探了探鼻息,还真没有。旁边有那人丢掉的刀,王二捡了起来,一狠心对着那人捅了捅,刀扎在那人身上,那人也没什么反应,王二知道这个人死透了。

    对于处理尸体,王二没什么经验,不过他知道还是找个没人的地方,以免生出很多事端。

    他先回家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光着身子出来,没办法,自己现在就这么一套衣服,沾上血迹是不容易去掉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的时候做事情还是要想清楚。身上的血迹相对好处理,不过多洗几遍。

    然后,他出来抱起尸体,向一个方向走去,给人一个假象,流血的人被救起,这样与他就没什么关系。到了镇外,扒掉那人身上的所有东西,王二还很镇定地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遗漏的,才把那人扔到一堆荒草之中,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回到家里,王二先镇定了下自己,越快到家他心跳的越厉害,他在处理尸体的时候都没有跳的这么快。

    到了后院,尽可能不发出声音,挖了一个小坑,把所有的东西都埋了进去,再撒上一些土,用扫把轻轻扫平地面,最后在地面撒上一层水。

    做事情要注重细节,刚开始的挪人,就表示与自己无关,至于什么人挪的,大家想好了,反正不是王二。绕了一圈也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而回来不是先检查东西,主要还是因为没有灯,另外埋东西一定要注意不要留下痕迹,最后撒上点水,水与土凝固,明天早上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尤其是你刚穿越过来,低调总是没有错。

    王二回到屋子,用麻布仔细擦着身子,又冲了一遍才回到床上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喊他的名字,穿越后的这个人的确就叫王二。

    迷迷糊糊地起了床,披上衣服,王二走出房门,看见是镇子里的衙役。衙役询问了昨天晚上的情况,王二照实说,晚上睡觉,被喊声惊醒,然后嘚嘚瑟瑟在床上,没了声音也不敢出来,最后迷迷糊糊又睡着了,直到睡到现在。衙役没有任何表示,直接告诉他晚上以后不要上街,最近不是很太平,之后就走了。

    王二一看快到中午也没了睡意,穿好衣服去集市填饱肚子。到了集市,找了个吃饭的地方,边吃边听大家开始议论。

    各种版本满天飞,镇子里的富人得罪了人,黑帮血拼,江湖人士打架,最离奇的是镇子里出了宝贝,江湖人汇聚于此,开始夺宝。

    王二对此也不过就是听听,江湖人的世界与他没什么关系,上辈子除了在学校偶尔打个小仗,大学毕业后一直是守法公民。他也几个社会的朋友,最后都没好结果,有的进了局子,没进局子的也有变成伤残人士,最好的结果就是脱离了那个圈子变成普通人。所以,王二从来不羡慕那个圈子,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乐趣,只要你乐在其中就好。

    吃饭的时候,看见很多生面孔从集市门口路过,王二感觉到镇子变得危险,不过他能去哪里,哪里又不危险呢?

    吃完饭到了中午,不是一般的热,王二赶快回家。看看已经快干掉的水缸,叹了口气,挑起水桶去把水缸装满。装完水又是一身臭汗,衣服也湿透了,而且异味很重,不得以先洗了衣服,然后擦了擦身子。

    说起这副身体,就是个一般人的身体,有力气不算大,王二自己都想着是不是要锻炼一下,看看大热天,他决定今天不练了,以后再说。

    忙完下午两点多,人们都在家里避暑。王二看了看四下无人,把昨天的东西小心挖了出来,回了屋。先把衣服里的东西掏了出了,确认没有东西,把衣服塞进炉坑,把火点燃,上面坐上一壶水。

    剩下有一两多银子,一两银子是一百文,一本书,还有几包纸包,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当然还有一把他捅人的刀,不过已经被他藏到院子里的柴火中去了。

    小心打开纸包,都是各种粉末,上面没有任何标识,王二想了想把纸包都扔进火堆,这些玩意留着都是祸害。

    再看用牛皮纸包着的书,封面四个大字“狂风刀法”。还好这里的字他竟然能够看懂,马上他想到一个问题,于是在脑海里喊着“系统,系统,小精灵,小精灵,主神,主神请回答。”

    喊了好一会,什么也没有发生,心里不住暗暗骂了句“艹,什么也不给啊,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没有办法,先看武功秘籍吧,里面有一套刀法,一共十三招。王二从外面树上摘了棵树枝,呃,就是昨天顶他裆部的那根,回到家里,在屋里练起刀法来了。

    学习任何东西都是开始兴奋,越往后越枯燥,可你想成为人上人就要忍受枯燥,再次把枯燥变成兴趣,这样你自己至少在心里累的程度能减轻一些。

    到了傍晚,王二觉得还是先把肚子填满是正事,人上人也不能饿着肚子吧,于是我们的人上人又开始了街边集市之旅。

    街上的小道消息在逐渐增多,很多外地人来到这个镇子,中午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总有几个不知廉耻的江湖豪客胡吹溜哨,现在镇子里基本都知道了,镇子附近真的出现了宝物,引着好多江湖人士来到这里,有的想抢夺,有的看看能不能捡到便宜,有的纯粹是凑热闹,估计说出镇子有宝物那家伙就是凑热闹的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集市上的人也开始收摊,由于江湖人士越聚越多,晚上变得极不安全,生意每天都可以做,但小命就一条。

    王二也随着回家的人到了自己家,呆着无聊,从柴堆里取出刀,回到屋里开始练刀。练累了,把刀放在床下睡着了。

    早晨四点多就醒了,说真的,古代城镇的空气不是盖得,灰常好,古人也是睡得早起得早。这不王二现在纠结着要不要起来,还是再睡一会。咬咬牙起了床,穿上唯一的一件夏装,王二决定今天有时间去镇里唯一一家衣服店再做件衣服。

    出来沿着道路王二开始跑步,知道这身体的情况,王二半跑半走,不一会就腿肚子转筋,他也知道必须要坚持,过了这个劲就好了。

    就这么坚持了大约一个小时,绝大部分都是在走,还不是快走,他像个拉拉胯的人一样走进了集市开始吃早餐。可能是早晨运动的原因,这早上他吃得很多,花了七文,往天只要四文就够了。不过一早上消息还没有汇到这里,偶尔有谈论的都是昨天的话题,一点营养都没有,王二吃完了饭又趔趄地走回了家。

    搬了一把凳子放在树下休息一会,王二对自己的生活不是很满意,如果有个躺椅就好了,贵妃椅沙发就更完美了,可惜这些只能想想。

    歇了一会,他还是站了起来,原来大学学过太极拳,不过大学毕业之后就忘了,没想到穿越过来对他前世所有记忆都深刻,于是歪歪扭扭地练起了太极拳。

    别把太极拳当做高深的武功,王二的前世,太极拳只是强身健体的运动,绝不是竞击运动,注意这个击是拳击的击,不是竞技运动。所以锻炼锻炼身体还是可以的,如果用王二学的这种太极拳去杀人,他都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这就好像他前世有段时间争论李小龙,有人说李小龙比赛不行,但很多人也提出疑问,李小龙的比赛都是与全世界很多武术大师进行街头无限制比赛。所谓街头无限制,就是可以击打任何部位,不像很多比赛这儿不能打,那儿不能打。而且街头无限制是没有围挡的,就是随便的场地随便的打。其实想快速击倒对手,人身体很多部位都是被攻击的部位,后脑,耳根,太阳穴,下阴都是一击造成对方无法抵抗的部位。

    这种比赛比当时国际流行的竞击比赛要开放的多,危险性也大的多。很多与李小龙试过招的武术大师都承认李小龙的能力,并表示李小龙太快了,快到专业训练的人都很难反应过来。更重要的是,打击上述危险部位不需要多大的力,就可以使人致残甚至致死。

    而王二也曾看过一个纪录片,讲武当山某些道士,其中一位说,武功就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比赛与表演的。换句话,用来比赛与表演的都不是真正的武术,只有杀人的武术才是真正的武术。而他表示,杀个人可以很快,短则几秒,多则几十秒,而杀人基本都是偷袭为主。

    王二对此深表理解,健身是必须的,而想杀人与健身基本没有关系。

    练完太极拳,又开始想着有没有可锻炼的方法,增强退步肌肉与臂力,然后是腰腹肌肉。

    想了想,有些可以完成,有些没有器具,还是算了,回屋里还是练刀法吧,杀人不一定,吓唬人足够了。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