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低调的人生需不需要贵人扶持

    说一下王二这个名字,在这个穿越的世界里王二的确就叫王二。通过了解他已经知道,这个世界没有考取功名是没有正式的名字的,只能用数字与天干地支替代,如果能考上童生才意味着可以取真正的名字。当然,本家有考去功名的人,生下来的后代也准许有名字。

    很多江湖大侠是有名有号,那不见得是官府备案的名字。比如江湖中著名的冷血快剑西门吹雪,其实在官府备案的名字就叫西门丁。陆小凤叫陆乙丑,而传说中的无敌剑神孤独求败,也不过叫孤独癸二罢了。很多名字不要被表面所迷惑,说不上什么时候出个武林盟主叫王重阳,其本名也不过就叫王二。

    王二练刀法有点身心疲惫,而且他是照着秘籍的图画练得,姿势肯定不十分准确,他也没有办法,当然劳逸结合他还是知道的,昨天答应自己做套衣服,他想了起来,于是出门去服装店。

    量了尺寸,交了定金,王二又给自己买了双布鞋。那天晚上背死尸脚上沾了不少血渍,这是他没考虑到的,回来才发现,还特意洗了一遍鞋。只有一双鞋显然不够,多准备出一双鞋,以备不时之需。

    出了服装店王二本来准备回家,却看到街边有群人围着一个摊位,于是他也挤了进去。

    一个还算面目清秀的人在滔滔不绝推销着自己手中的产品,王二仔细一看,我去,这不是老头衫吗。

    王二来这几天是没见过有人穿这玩意,顶多是开衫的汗衫,现在有人叫卖这东西,难道有人也与他一样是穿越过来的?

    王二转身回到服装店,问老板有没有外面卖的老头衫,老板告诉他,是外面卖老头衫那人发明的,老板与他签下协议,今年只能给他做,明年老板可以自己销售。

    王二感叹这个时代的人真诚实,要是他那个年代,老板找亲戚再开一家店,也卖同样的物品,这个时代可没什么专利权。

    他挤回摊位,“小哥贵姓啊?”

    “免贵姓李,兄弟我叫李四,本地人,突发奇想今天做出一件汗衫,让大家凉快凉快。”

    “我去,李四,张三呢?我还真特么叫王二。穿越来的不能低调点,只问了一句话,就差祖宗三代都说出来了,典型的小屁孩。”王二心里想着,口上却说,

    “那这汗衫怎么个卖法?”

    “一件十文钱,多买多打折。两件十九文,三件二十八文。”李四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王二算了算自己口袋里的钱,还有二百多文,于是开口到,

    “那先来两件,不过说好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得给我退换。”

    “您放心,有问题,您回来找我,包您满意。”

    王二交了钱,拿着老头衫往回走,走过一家门面,往里看,是个纹身馆。前世王二一直想纹身,但始终下不了决心,来到异世,他可没有了那些顾虑,进去看看先。

    屋里挂着很多图片,不过他感觉没有前世那么精美,显然很粗糙,而且样式不是很多。于是找到老板,问清楚怎么个价钱,纹一个画片只需要五十文。他又问了夏天纹身是否合适,老板保证用草药糊上,三天就结痂,而且纹过画片不褪色,都是纯矿物质颜料。

    王二纠结了好一会,告诉老板自己画个图样让老板帮着纹上去,老板欣然同意。

    前世王二没有学过画画,对此也没有什么天赋,只有画鬼最像,因为大家谁也没见过,画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他歪歪扭扭地画了条凤,还告诉老板一些重点,鸡头、凤爪、孔雀尾,老板想了半天,画出个大概形态,王二认可之后开始纹身。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凤凰凤凰,凤是公的,凰是母的,所以陆小凤就是陆小公。

    纹了一个多小时,老板神色越来越满意,还根据王二的要求,把凤尾甩过右肩,收笔在右胸上。

    老板画完之后,说这是他纹身以来最好的作品,可以免费为王二再纹点什么。

    王二想了一会,左臂纹一圈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右臂一圈八个字“物极必反,过犹不及”。不过老板不识字,王二只能又写好字,让老板纹上去。王二的字倒不是丑,方方正正的,但也不漂亮。

    这样纹完之后,糊上草药,老板告诉王二尽量少沾水,也尽量少出汗,这样三天绝对没事。

    王二出了纹身馆就把老头衫给套上,看了看时间,接着去集市吃午饭去了。

    如果酒馆是江湖人士打探消息的平台,那么集市就是老百姓以讹传讹的地方,各种真的假的,夸张的,经过加工的消息都汇聚与此。

    这不,王二碰上隔壁的吴三三,吴三三把已经听过的消息再次加工,传给了王二。

    “过两天许多江湖豪杰都要汇聚于此,传说七省总把头孙晓静也会来。”

    “江湖有名的几个魔头也会来到本地,有,也有杀人魔头。”

    “武林十大美人至少来六个,很多追随者也会前来。”

    “武林十大门派将全部汇聚于此,魔道十大门派也派人来此抢夺宝物。”

    吴三三的吐沫星子快把王二淹没了,王二只能抖动他弟弟王八之躯,感觉把吐沫星子都抖掉。

    “玛德,七省总把头是个娘们?孙晓静?”

    “这个时代,红楼是合法的,还有,那是真的。”

    “十大美人与,嘿嘿嘿!!!”

    “正魔十大门派,看来最近还是要锻炼下跑步,作者都写过捡尸体的重要性,捡完就跑更重要,没有小命一切都是白搭。晕啊,我嘚瑟地纹什么身,这几天还不能剧烈运动。”

    王二听着吴三三的话,自己也在琢磨着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

    回家的路上又去了一趟纹身馆,问了问如果出汗怎么办,老板说那样就每天换一次药,药不贵,七文一次,三天也能好。

    说着话,王二看见一江湖人士也在纹身,而且纹得正是自己早晨画出来的图样。于是他也凑近了看了看,我去,这是什么玩意?

    凤凰头就是个鸡头,而且非常的鸡头。一只公鸡长了两个不伦不类的大翅膀子,还有个鸡毛掸子一样的尾巴。

    王二十分怀疑的指着还躺着的那位问老板,

    “与我的一模一样?”

    “那是当然,还要多谢客官您,这是咱们大夏国独一份的图样,您走了之后,有人看到这图样都想纹,现在已经预约出十多个人了。”

    王二顿时有无数个苍蝇在眼前与桑眼飞的感觉,不是一般的恶心。

    “纹身能祛除吗?”王二问道。

    “我这可是用天然矿石做颜料,怎么洗都没事,你搓掉一层皮都不会掉,这点你绝对放心。”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王二低着头,很沮丧地往家走。

    经过家具店,想想最近可能来的江湖人士很多,客栈肯定不够住,除了自己住得主屋,还有三个房间都是炕,于是订了一张大床与几套夏季被褥,钱已经快见底了。

    回到家,伙计也把订得东西送到,让伙计把自己的小床搬到仓房,大床搬进主屋,把被褥与凉席都放进各屋,简单收拾了下几个屋子,他又开始连起刀法。

    第二天早起,出去晨跑,比昨天好上不少,起码已经可以慢跑起来。跑出去很远,看见对面有辆牛车往他这里走来。

    牛车老板看见他,笑着问,

    “这位小哥,离古仙镇还有多少路程?”

    “你要去古仙镇啊,正好我也要回去,跟我走吧,大约七八里。”王二回到。

    “小哥是镇上的人吗?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牛车老板问道。

    王二给了一个明白的眼神,“最近来了不少外地人,据说我们镇子边上有什么宝物要出现,具体是什么,镇子里没人能说得清楚。前天晚上在镇子里有人打了起来,据说还死了人,惊动了官府,最后也不了了之了。不过,听说客栈都住满了人,现在去没什么好房间了。”王二开始下套,准备给自己招揽生意。

    “哦,是这样啊。请问小哥,附近还有什么住的地方吗?”

    “嗯……!如果你们不嫌弃可以住我家,肯定比客栈要便宜,而且我家离镇中心距离也不远。”与其胡说,还不如开门见山。

    “我听说最近很多人要来镇子,就把家里空屋子收拾一下,如果你们有需要可以考虑,当然觉得不好,你们也可以自己找。”王二如实回答到。

    牛车老板显然与牛车里的人商量了一下,“那好,我们去小哥家看看,合适的话,我们就包了。”

    “另外,小哥的服装好奇葩,这是什么?”老板眼里带着兴趣。

    “你说我穿的这个,叫汗衫。你来得巧,是我们镇子里一个叫李四的人发明的,好多人已经穿上了。还不错,起码没那么热了。”

    “哦,那好,到了镇子也给我弄上几件,这天气穿长袍热得要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