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子,你穿越得吧,把钱掏出来

    来到王二家,牛车老板看了看情况,家里没什么家具,但还算干净,与车里的人说了一会,就答应住在他家。不过牛车老板说要包他家,王二问了住多少天,然后自己盘算了一下,四个房间每天算四十文,如果吃饭再加十文,住一个月是一千五百文,就是十五两银子。牛车老板爽快地给了十两银子做定金,就把车开进院子里。

    王二把院门关好,看见里面下来的应该是个女人,不过脸上遮着沙,也看不清楚长得什么样子。王二告知牛车老板一声,就上街买东西去了。

    说去买东西,实际也是上街打探消息,当然主要以流言为主。

    先去看了看纹身馆,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火爆,每个出来的人身上糊着草药,王二探脑看见纹着那只古怪的鸡,心里就不打一处来。让老板给换了药,死活待活的让老板把药费免了,心里才算平衡。

    又去了卖汗衫的李四处,发现已经没人了。一打听,原来货今天早上的已经卖完了,想要的话需要下午再来,而且开始限购,没人最多两件,多买需要加钱。

    王二一合计,不是这小子,就是他后面的人是穿越过来的,明显是他穿越前的手法。

    王二故作深沉了好一会,撇了撇嘴,然后向集市走去。

    到了集市,看了一会,没发现隔壁的吴三三,只能边买东西边听了。买了二两肉,买了点好米,再买了些新鲜的蔬菜,他跑到喝大碗茶的地方,要了碗茶水,开始听这里的人们说些新鲜事。

    几个穿着汗衫,短打扮的人也进了茶棚,王二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他们,耳朵努力的向后听着。

    开始,这几个人小声嘀咕着,王二也听不清楚什么,逐渐说话声音越来越大,还是让他听见了什么。

    这几个人应该是某个帮会的探子,先到这里打探消息,说得也都是谁谁到了,据说谁谁这几天可能要来,谁谁不会来的那么早之类的话。

    王二对江湖也不熟悉,努力记着人名,后来觉得算了,人名太多,他根本记不住。

    再听了几波人的谈话,王二大致有了了解,宝物出现大约至少需要二十多天,现在到的基本都是看热闹的人,当然还有一些门派帮派的先遣人员。前天晚上打斗的是两帮过路的人,因为一些口角发生械斗,死了五六个人。

    听完这些消息已经快到中午,王二提着买来的东西回到家。淘米洗菜切肉生火,把米饭煮开然后垫上一块铁片小火煮饭。接着炒菜,把油热透,加肉炒熟再加青菜快速翻炒,不一会几个小菜就做了出来。

    分出几个盘子装菜,给自己留一份,然后去叫白管家,就是牛车老板。

    白管家先尝了尝饭菜,等了一会发现没事,才把饭菜端进屋内。

    王二也不着急,先把锅刷了,把厨房收拾好,不一会白管家拿着屋内吃完的东西出来,他们一起吃起了午餐。

    王二也简单把上街听到的消息说了说,没有过分夸张,但也有选择的说了些,白管家夸了夸王二做菜的手艺还行。

    前世王二家里并不算富裕,所以小的时候看着哥哥经常帮着父母做饭,后来没事的时候自己也帮着家里做,再后来大学毕业去别的城市工作,租个小房子,为了省钱,也是经常自己做,所以这点事真不算事。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洗干净,就在树下消夏。看见隔壁吴三三正好也吃完饭出来,两人又隔着围栏吹了起来。吴三三有两个孩子,他也做点小生意,在集市上卖点草筐,草鞋之类的编制品,生活还算过得去。

    聊了一会,吴三三要回去睡个午觉,王二找了个没人住的房间,拿着树枝又练起刀法。

    一边练他一边想着事情。下午还要去旁敲侧击李四住的地方,最好能过去踩踩点。晚上溜出去,房客很有可能发现,还得想个办法。

    想完这些王二又出了门,先去了服装店,看看昨天定制的衣服好了没有,老板说还需要一会。王二又与老板扯了扯李四的汗衫,表达了想再买两件的愿望,老板说李四要下午四点多才能出摊。王二不会与服装店老板说过多的话,转身就出去了。

    来到茶棚,听见不是江湖人士在瞎扯,假装问茶博士,汗衫什么时候还能买到。这下引起了几个刚来的江湖人士的兴趣,讨论了一会,有几位性子急的马上就想去买,于是打听到了李四家,就走了过去。

    王二装作看热闹的人,乡村里从来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闲人,大家一起到了李四家。

    看到狗,王二心里一惊,这可有点麻烦了。在江湖人士与李四说话的功夫,王二走进土狗,想摸摸它。狗对着王二龇牙咧嘴,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王二也是狠下心来对着狗摸了两把,没想到狗还是很享受的样子,于是王二开始往下摸,不断帮狗揉着肚子,狗发出低低地呻吟声,王二脸上贱贱的笑意越来越浓。

    江湖人士与李四还没争论完,王二就准备离开,这时候狗还站了起来,期待地看着他,不断摇着尾巴。

    王二在李四家附近转了一圈,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起码找好逃跑路线。

    回到集市开始采购,在茶棚开始胡吹,家里也来了江湖人士,他家也变成了旅馆,听得旁边几个镇上的人一拍脑袋,然后匆匆离开了。

    吹着吹着,突然哎呀一下,也不说什么事就往药店跑去。告诉老板,家里来了个睡觉不好的客人,拖他买点能睡觉的药,药多一点,客人估计要住一个月。老板抓好药,告诉了王二如何吃药,王二继续回来吹。

    感觉吹得差不多,买了菜,还买了两个肉包子。去衣服店取了衣服,要了一块大黑布,还饶了一长条边角黑布。

    到吴三三家,只要他老婆与孩子在家,王二又买了一个箩筐,一段长绳,一个麻袋。

    回家吃完饭,告知白管家今晚不回来,要去附近农村亲戚家有事,明天一早回来。把东西收拾好装进箩筐,然后看着白管家进了屋,进柴房把刀放进麻袋里,就出了家。

    刚出家才想起忘了一件事,于是回屋包了一堆艾草灰,这玩意就是晚上对付蚊虫的利器,要不然还没抢劫,自己就成干尸了。

    出了镇里,按记忆中亲戚的方向走了很远,附近正好有条小河,弄湿艾草灰,把灰涂在身上。后背是涂不上去的,不过还好有纹身涂的草药,这下方便了。

    晚上还算晴朗,能看见月亮。王二找了个靠近李四家但很隐蔽的地方等着。对面镇子里有一片在这么远还能看见灯火,那肯定是红楼。

    王二不觉得鄙视了下这帮江湖人士,什么娘们都行,他估计只要是雌性动物他们都得往里冲。不过也别怪人家,这里不过一小镇,物价还是十分便宜,即使红楼老鸨涨了价,那群人还是提着裤子高喊着便宜,往里冲。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王二想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

    人呆着就会困,尤其白天王二折弄了一天,他还是强忍着睡意,时不时起来活动活动身体。

    感觉到了半夜二点多,主要是红楼那面早已没了动静。这个世界是十二个时辰,当然王二还是喜欢用小时来计时。有人会说不严谨,一个网络小说哪有那么严谨地,大家明白意思就完了,看小说就是一种乐趣,何必吹毛求疵呢。

    “我去,作者,你把我扔到这里,围观没有上万也有数千,不是读者了,是蚊虫,蚊虫,蚊虫,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还没有叽叽歪歪的,你输什么臭氧层啊,这个臭味。要不哥们回家睡觉了,你自己劫吧!”

    王二收拾好心情,悄然走到李四家,这时土狗闻了闻,摇着尾巴走到王二身边。王二拿出下重药的包子扔给土狗,土狗还先舔了舔王二的手才吃起包子,没多大一会土狗就摇摇晃晃地睡着了。

    王二溜进李四家,看见李四还在熟睡,用刀把猛击李四的太阳穴,李四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王二不换不忙把大黑布罩在窗户上,再把油灯点上,这样外面就不会看见屋内的光亮。用长绳子把李四捆个结实,再拿出脏抹布把他嘴塞上,开始翻起屋子。翻到的东西都先没有动,用细长黑布把自己的脸蒙上。

    不会有人问为啥进来不蒙,夜晚挺黑的,何况脸上还有艾草灰,那种光线能看出来得什么眼神。

    到了厨房找到一小段绳子,拿着水瓢过来把李四浇醒。

    “我只劫财,不要命,听懂了点点头。”王二细着嗓子还带着古怪的口音说道。

    李四逐渐清醒,也认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点了点头。

    “一会我会把抹布从你嘴里拿出来,不要叫,我有的是时间干掉你,如果你听清了点点头。”

    李四又点了点头。

    王二把刀放到李四的脖子上,慢慢地把抹布拿了出来。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