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都是穿越,你咋有组织

    用刀的手稍微加了点力气,让李四感觉到刀在脖子边上寒气。

    “不要太激动,也不要大喊大叫,声音虽快,架在你脖子上的刀也不会慢,而且割掉你的喉管,你的声音就发不出来了,大家和气生财。你要命,我拿钱。”

    “不用着急说话,能点头的不用说话,以免引起误会,谁知道你一个突然的动作,我的手会不会抖。我们都尽量把动作声音放轻,对你有好处。”

    其实王二说的时候,心里很有点慌。不过说着说着,心情放轻松了不少,不就是穿越吗,不就是玩吗,大不了就是个死吗,谁知道我穿越前死没死。

    心态上的轻松,自然在语气上也变得轻松,甚至有些玩味。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他还会怕什么?

    李四也好像发现了他心里的变化,而且感觉他说话越来越溜,李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对方变得轻松了许多。

    李四还是点了点头。

    “好。下面你轻轻地告诉我,你把钱都藏在哪里。”

    李四想了想

    “下面土炕洞里有一些,对面炕上的木箱里还有一些,桌子底下还有点,就这么多了。”

    “张嘴。”王二把抹布又塞进李四的嘴里,看着他。

    “小子,你不老实啊!你昏迷那段时间,我可先翻了一遍,还发现有你没说的地方有钱,还想留一手,那就怪我客气了呗。”

    说着用刀把猛砸李四的腹部。

    “嘿嘿!叫你小子不老实,我最喜欢骗我的人,这样我有借口修理你,要不出师无名,对我来说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王二又狠狠地砸了几下,李四身体卷曲着,死死盯着他,王二毫不在意地看了李四一眼。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你已经杀死我了,嘻嘻,我好怕。怎么样,想清楚了没。你先冷静一下,但别惹我不冷静,好好想想还在哪里放钱了。”

    王二眼光有点迷离,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这个变态,让我抓到你,非要弄死你。”怒视着有点病态的抢劫者,李四想吃他肉,喝他血。

    “你想怎样,我管不着,也与我无关,那只是你的事情。即使你想杀了我,也是你的事情,你想得事情多了,没几件事是真的。我只在乎钱在哪里,你的小命,我根本不在乎,所以看归看,怒归怒,还是老老实实把钱告诉我在哪里。等你有命活着再想那些事吧,小子。”

    王二拍了拍李四的脸,然后等了一会。

    “考虑好了吗?如果不出声,不想死,就点点头,然后咱们继续。”

    李四还怒视着劫匪,而王二淡漠地看着怒视他的李四。

    最终李四还是点了点头。

    把刀架到脖子上,把抹布从嘴里拿出来。李四这回老实多了,基本都交代了。

    “这回还算老实,放心,我说到做到,只图财不害命。看看你,觉得委屈就哭出来,不过声音一定不要大呦。”

    本来怒视着的李四,听到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自己也不容易,穿越过来,想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可刚起步就遇到了劫匪,老天真的不公,他不是主角吗?

    于是,竟然,李四真流下了眼泪。

    “我们穿越者联盟是不会放过你的。”

    李四一边哭一边含糊地说道。

    王二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穿越者联盟?娘的,人家穿越都有组织,还能找到组织,我怎么没人联系呢?

    王二赶快把李四的嘴堵上,听到这个消息,原本自由洒脱放纵的心也有点乱了。看着李四还在流泪,趁他不注意用刀把再次给他打晕。用李四家捡到的短绳子把他的手捆住,把自己带的长绳子割断,再找了几件做好没卖出去的汗衫,其中一个包裹着银两,一个把断绳子等杂物收拾好,吹了灯,拿下黑布,转身出来门。

    把这些通通扔进箩筐,背上箩筐悄然溜出镇子。

    回到小河旁边,脱下衣服跳进河里,把艾草灰洗干净,他也知道后背还有刚纹的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洗完身上的脏污差不多凌晨三点多,天蒙蒙亮,蚊虫已经下班了。

    穿了一件刚抢劫来的汗衫,把脱下的汗衫扔进箩筐。借着月光粗略查了一下,得有四十多两银子,高兴之余顺便摸了摸口袋。

    “剧烈运动之后来根烟就幸福了,可惜。”

    无奈,背起箩筐往亲戚家的方向走去。

    其实,王二还有点闷闷不乐,凭啥他们能找到组织穿越者联盟,我就老哥一个穿越过来的,难道我是黑户不成。

    主要他也不敢多问,怕李四知道他穿越者的身份,低调的人生有低调人生的道理。

    王二也在想,是不是要寻找一下穿越者联盟,在这个异世也好混一些。可一想到被人约束,他又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在前世被约束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加入穿越的大军,那还要什么约束,也不需要别人在他面前指手画脚。

    我想怎样就怎样,我这辈子除了对得起我,不用对得起任何人。

    你可以说我自私,但谁又不自私。只是我知道自己自私,并放大了自私,总比很多人不相信也不敢承认自己自私好。

    与其做伪君子,不如做真小人。我就是我,不一样自私的烟火。

    走着走着,王二在与自己思想的斗争有了结果。

    他要做自己。

    这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能听见远处村子里公鸡的啼鸣声,王二知道自己该回镇子了。

    一身轻松,还愉快地哼起了歌。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当然,一点不大气,能感觉到很自私。

    磨磨蹭蹭回到镇子上,来的集市,一边吃早点一边打听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赵四那小子的事还没出来,看来最后那一下有点狠。

    聊完天,买了点早餐就回到家里。火生好,把各种布,那件汗衫通通扔进火堆,把钱藏好,开始煮粥。

    等客人吃完早餐,把碗筷刷干净,王二想起来背部还要去换药,这时候兴奋劲已经过去,感觉又累又困。

    赶快换了药,回家睡觉。

    中午被白管家叫醒,匆匆做了午饭,吃完就上街打探消息。

    来到茶棚,要上一碗大碗茶,美美喝上一口,先开始竖起耳朵听。江湖人士不会对小镇的盗抢感兴趣,他们大多还是吹嘘着一些江湖趣事,而王二的重点可不是这些。

    看见吴三三回家吃完饭正回到摊上,王二招了招手。

    “三三,昨天回农村亲戚家有点事,现在什么情况。”

    作为一个好吃懒做的乡村人,王二这种人在镇子里有不少,天天跟着大家一起嚼舌头,恨不得把自己当做故事的猪脚,这是他们每天的乐趣所在。活着为了啥,不就是乐在其中吗?钱解决不了乐趣,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快乐,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烦恼。

    就快乐与烦恼本身,小人物与大人物是没有区别的,都是力所能及,或者办不到。

    吴三三过来的时候,因为中午,还有点没睡醒,看见王二招呼他,就屁颠屁颠地走进茶棚,看着王二。王二领会意图,喊老板加了碗茶水,吴三三美滋滋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开始吹起牛来。

    张家长李家短,江湖人在镇里有什么新动作,各种传言满天飞。就是没有赵四的消息。王二忍了半天,才问到,

    “唉,今天早上我回来,怎么没看见李四出摊,我还寻思要不要再买两件汗衫。”

    “李四?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这事,谁知道呢,这小子最近赚了不少钱,是不是怕人惦记,跑路了吧。”

    “不会。现在才哪儿到哪儿,过几天人更多,他要是走了,不是便宜了服装店老板。”

    “也是。谁知道这小子怎么想得,有衣服不卖,还搞什么购,听都没听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在我看来就是愚蠢。”吴三三作为一个异世人,没见过世面的人,说的还是自有他的道理。

    “行了,帮我打听打听他什么时候出摊,我准备再弄两件汗衫,这玩意穿着的确方便。就是天太热,一天换一件,赶上下雨天,就没得换了。”王二扔下茶水钱,背着手走出集市。

    回到家里补了个觉,也不敢睡太多,要不晚上睡不着了,剩下时间,专心练着刀法。

    他发现这个世界与前世不一样,他不知道别人如何,他练刀还是蛮快的,就是没有实战经验。而且跑步也是,他才练了几天,现在已经可以小跑得很顺畅了,这要是在前世,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没有这种效果的。

    想那么多干嘛,没事偷着乐是件好事,不要告诉别人,自娱自乐才是乐的最高境界。

    晚上吃完饭,在树下消食,吴三三也收摊回家,准备吃饭。

    “王二,赵四下午出摊了,生意还是火爆,你要想去买得提前排队。不过,那小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知道让谁揍了。估计是不让人多买,得罪了人,呵呵,活该。”

    “行,我知道了,明天早上我去看看能不能买到。对了,你家也应该收拾出几个屋,买点被褥,过几天人多了,还能租出去赚点小钱。”

    “行,我与自家婆娘再商量下,我去吃饭了。”吴三三走回屋内。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