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每个成功者的背后都有不光彩的历史

    王二现在对什么狂风刀法已经不太感兴趣,这东西与你前世的学习没什么区别。记得王二初中的时候,他后座的一个同学有天问老师一道很难的数学题,老师看了看,拍拍那位学生说,

    “这些题对于你来说太难,即使现在我给你讲明白,你遇到同样类型的题还是不会,对于你来说,打好基础比做难题要重要的多。”

    王二不知道这句话对那位同学有什么影响,但他一直记住这句话,基础是根本,活学活用基础就能做难题,但没有基础,什么都是白扯。

    他记忆中刀法有几种基础,砍、劈、扫、撩、斩、挡。虽然招式不一定准确,但适合自己的总是最好的。

    在屋子里试了试几种动作,决定明天开始训练,记得古龙小说天涯明月刀里的傅红雪,就是每天挥刀练基本功,那是相当牛。

    接着开始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平板支撑啥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慢慢来呗,活人还让尿给憋死。

    “你咋那么俏皮嗑,少喷点废话不好吗?”王二嘟哝着,也不知道在骂谁。

    锻炼完一身臭汗,去后院冲了冲,回到房间里准备睡觉。身体很累,可白天睡了不少,还是蛮精神的。

    胡思乱想了很久,也许是浅睡,听到有人开门。王二也不会太在意,谁还没有个起夜啥的。可动静到了他房门口就停止了,王二有意识加重了点鼻息声,表示自己已经入睡。

    房门悄悄被打开,看见王二在睡觉,又悄悄地关上。这里也不能说悄悄关上,王二家是老房子,应该很久没给房门的轴上油了,所有的门转动都会有响动。然后又是一系列敲门,开门,关门的动作。

    王二在这寂寞的夜里,听到这样的声音,是谁都没法不去遐想,甚至他都习惯性地摸了摸裆部。

    “玛德,这是要搞事情啊,隔壁听声是件很痛苦的事情,还是先听听声吧。哎,这寂寞的夜,寂寞的我与隔壁的叫墙声,声声入耳。”

    王二正在歪歪,又传出声音,他仔细一听,闹了半天,是两人走出屋子了。

    王二可不敢马上下地,还是竖起耳朵努力听着,好长时间没了动静,他下地来到窗户,用舌头湿了窗户纸,偷偷看了看,外面一片漆黑,应该是什么也没有。

    王二微笑着在被里垫了东西,拿另外的枕头竖着放在自己睡得枕头上,掖在被里,恍惚看着像个人在睡觉。擦上防蚊虫的艾草灰,他特意把脸上擦得厚实些,拿起刀,也出了家门。

    在镇外转了小半圈,没有什么发现,王二还是相当谨慎。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打斗声,他进入潜伏状态,这种地方更容易来人,当你不知道人在哪里的时候,只能更加小心。

    离着还算近的位置,王二不敢再前进,正好有个树,他爬了上去,借着月光,隐约看见几个人在打斗。虽然看不太清楚,貌似三四个人的样子,他开始耐心等待,不求用功,但求无过。

    因为看不太清楚,他还是多观察周围的动静,他并不确认之前有没有人来过,是否也藏了起来。

    打斗的人,其中一对向王二这边移动着,王二的神情也越来越紧张,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两人身上。两人离大树不远,突然一人甩出一把飞镖,被另一人灵活地躲开,而飞镖直奔树的方向而来。飞镖幸好没有放高射炮,越过大树落在大树旁边的草丛中。

    “啊……”草丛里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吓了王二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

    王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人来到这里,应该比他晚到,那个位置王二记得他曾经趴过。

    两人动作一缓,显然也知道这边的草丛里有人,打了几下,那个发飞镖的人又打出一枚,还是打到同样的地方,有一声惨叫。显然第一镖之后,草丛中的人并没有移动,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打斗的两人放慢速度,最后停了下来,转头都跑了。

    王二只在树上纠结了几秒,就快速下树,直奔叫声处。

    一个蒙面人倒在血泊中,看见有人过来,有气无力地说,

    “饶命,大侠饶命。我只是路过的,并不是有意去看你们打斗。我快不行了,求求你救救我。”

    王二一看,这人小衣襟,短打扮,脸上还带着黑围巾,他说他路过,王二都不信。

    把黑围巾摘了下来,王二不是看这人长啥样,镇子里的人都没认全,这些江湖客,王二也没有兴趣看,他只是把黑围巾塞进兜里。

    看见两只镖都插在胸口,王二直接扒这人的裤子

    “大哥,大侠,你想干什么吗?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王二转过身来,回手一刀砍在脖子上,彻底灭了这人。再把裤子扒了下来,主要他相中了这条裤子。再快速地摸了下这人身上的东子,就选了一个方向跑了。

    刚开始还有些慌张,跑着跑着就觉得自己的情绪不对,开始时不时回头向后感觉有没有动静,以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慌什么慌,慌忙跑造成更大的动静,这样更容易让其他人注意,那样自己就会被别人关注。”

    王二在检讨自己的不足,随后一个矮身窜进一处高点的草丛,蹲着慢走,不过屁股在前,脸面向后方,一边注意后面的动静,一边把压倒的草简单扶起来。开始速度不快,越来越熟练,只是腿有点受不了。

    走到更高的里,王二才弓着腰快速离开。有人说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王二觉得这些人都是没事找事,哦,是没事找死,如果你能远离危险,那才是最安全的。

    找到一个看起来比较隐蔽的地方,王二趴在地上休息着,由于剧烈运动,身上乳酸积累不少,如果再有剧烈运动很容易疲劳。另外,小心肝噗通噗通还在剧烈跳动。虽然告诉自己玩的就是心跳,心跳过速也有碍于身心健康。

    休息了好一会,王二缓了过来,他发誓最近一定还要继续锻炼身体。

    辨别了一下方向,对不起他没看出来。在有月光的夜里,王二对镇外也不熟悉,况且刚才有点慌不择路,现在还能判断出在哪里,得是多烂的穿越小说。

    只能小心地选择一个方向前进,走一会就停下来仔细听听动静,又继续前进。

    前方似乎有些声响,王二赶快俯下身来,手紧紧握着刀,准备随时做出动作。

    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现,脸上也带着面罩,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裹。在王二眼前停下,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情况,转过身拿出一把小铲子挖土。

    一把刀伸到那人脖子旁边,王二细着嗓子说到,

    “我只劫财,不要命。听懂了就不要叫,我有的是时间干掉你。”

    前面发出一声低呼,

    “我艹,怎么又是你。”

    王二站起身行,不好腿麻了,不过那人离他太近了,他快速用刀把砸在那人后脑,那人身体一歪晕了过去。

    王二拄着刀,趔趄走了几步,不断活动着腿,走到那人身前。

    揭开面罩一看,差点没乐出来,原来是李四。

    弯腰拿起李四带着的小包袱,原来是今天的收入,王二欣然接受。

    看了看李四这身行头,小衣襟短打扮,正好是他向往夜行人的装扮,王二毫不客气开扒。

    扒得李四只剩下一条裤头,王二才满意,甚至有时间把李四那身行头穿在身上,虽然小了点,还能穿。把东西塞到之前中镖那人的裤子里,王二也没办法,出来只带把刀,虽说裤子有兜,能装多少东西。把那条裤子的裤脚挤死,就是个小麻袋。

    王二也知道自己走错了,顺着李四来的方向往镇子里走去。到了镇子边上,王二认清了方向,又转了一小圈回到自己家门口。

    他看了看屋门口自己设置的小机关,还没有动过,这说明房客还没有回来,把还没处理好的东西扔进柴房,打了盆水到房间把艾草灰粗略洗掉,钻进被窝睡了起来。

    梦不是一般的美,当然不是岛国片,梦见他一路捡破烂,捡到宇宙霸主。他在那个宇宙最有名的一句话,

    “什么都能捡,什么都敢捡,我是宇宙霸主王二。”

    梦总是美好的,醒了之后还要面对现实。

    王二充满了动力,虽然有点困,还是告诉自己必须起床进行锻炼。

    先进行跑步,然后找个地方开始挥刀,简单的动作,加上刀的重量,手臂很快就酸了,没办法只能咬牙坚持。

    他也开始控制自己的速度,快几刀,慢几刀,变速挥刀。

    前世他大学有个同学就是体优生,也见过那人的训练,就是变速跑,而他挥刀就是抄袭这种方法。

    王二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是蛮聪明的,虽说不能举一反三,但反一,反二,还是可以做到的,其实这与劳逸结合也有点相似。

    练完刀法,直接拿着刀跑回镇子。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